刚刚更新: 〔方平秦卿芸〕〔异能田园之农女谢〕〔老公每天不一样〕〔通天仙路〕〔醉酒娇妻〕〔叶新林清雪〕〔牧云王嫣然〕〔超级龙婿〕〔西游记之黑暗三界〕〔史上最强邪君〕〔开局就有顶级剑道〕〔傲婿临门〕〔大小姐的上门女婿〕〔豪婿临门牧云王嫣〕〔从今天起当首富〕〔总裁爹地请温柔〕〔重生之一剑破空〕〔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大道纪〕〔壮志凌云方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五章、偷袭
    李沐言以散修之身修成金丹,只是因为她本身修行资质恐怖。

    修行界对于各人资质早已有一套完善的判断法门,对被观察者运行此法门就能观察各人的修行资质,被观察者头顶就会显化出天资之轮,又称天轮。

    自远古以来流传于世的天轮最多者也只有十圈,且屈指可数。

    因此对从古至今所有修行界的人来说,十圈天轮就已经是震古烁今的资质,可说是十万年甚至百万年一遇的绝世鬼才,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之中。

    而九圈天轮之资就已经是横压九洲、纵横寰宇,盖绝一个大时代的风流人物了,任何一个大时代只可出一个,只要不中途夭折必然能执掌天下牛耳,举霞飞升也不过反掌。

    八圈天轮者已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奇才。

    不说三教九流,就算是一个大洲的顶尖宗门得此一子,都能视若心头珍宝,呵护有加,在修道未成之前都不可能让其遭遇一点点风霜雨雪。

    虽然仙路漫漫,也有两三圈天轮的资质低微者凭借大机缘、大气运、大毅力扶摇直上、得道长生,但终归是少数,多数还是由资质优异的天才们领跑修行仙路。

    而李沐言就是千年一遇的八轮天资,但是这个秘密知道的人并不多。

    她出生在一个凡间官宦人家,母亲是九洲之首的中央大陆一个一流宗门真传,因一次与仇敌追杀斗法重伤流落至南天大陆,被李沐言父亲所救,两人因此结合。

    成婚之后李沐言的母亲也是准备就此休剑,因为夫君没有修道资质,只欲伴随夫君白头偕老,等夫君归去青冥,了无牵挂之后再重踏仙路。

    问题就出在李沐言身上,母亲生出李沐言的时候突然天地齐喑,万丈彩霞由东方而来环绕李家生生不绝。

    方圆万里的天地灵气都以李沐言为中心汇聚而来,似乎连天地灵气也想看看这个天赐八轮资质的天地宠儿长什么模样。

    如此大的动静哪里逃脱的了仙魔妖三道巨擎感应,如果李家附近是正道宗门的大派那也还好,李沐言估计就是拜师学艺、一路翱翔的天地主角模板。

    但是距离李家不过千里的合川大山上隐修的是一伙名唤墨羽门的魔门宗派,门内有三千魔修弟子登堂入室,修为最为高深的墨羽门掌教自号千羽真人,已经是魔丹巅峰的大修士,只差半步就可突破魔婴。

    千羽真人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异动,掐指一算,居然是八轮资质的天地宠儿出世,而且就在自己山头附近不足千里,可以说是在家门口的距离。

    这哪里还忍的下来,为求速度,当即一拍遁光,不过盏茶就杀到李家,祭出法诀就要强行斩杀李家上下一百余口。

    然后再掳走小沐言回山,他不管是拿来祭炼邪术提升境界还是抽取气运炼宝,尚在襁褓的小沐言都是极佳人宝,也可以说是他踏入魔婴境界的不二神材。

    就在此时,李沐言母亲不顾身体虚弱,持剑而上恶斗千羽真人,李沐言母亲修行百年也只是金丹初期的四圈天轮资质,而且刚刚生产身体虚弱,哪里敌得过金丹巅峰赫赫有名的千羽魔头。

    不消一时三刻就已经要被千羽魔头当场斩杀,李沐言母亲无奈,只得用出宗门秘法,燃烧全身精气神魂逼退墨羽,扯了她夫君和孩儿就要遁走。

    然而千羽也不是什么修行雏鸟,一道无形无色的追踪法印就落在了李沐言母亲身上,便放她先离去。等他斩杀完李家上下一百余口人,将知情者全部抽魂炼化,确保李沐言的消息不会被后来者察觉之后,又循着印诀施施然追了上去。

    李沐言母亲感应到千羽魔头逼近,重伤之躯别无他法,只能把孩儿和夫君放于小镇。

    自己持着遁法远遁,走之前把自己身上唯一的灵宝天蚕绫留了下来,还留下了自身所学功法,希望李沐言能够凭借道法玄功在世上也有一些自保之力。

    李沐言母亲引走千羽魔头之后再未归来,是生是死也无人知晓,李沐言的父亲只得隐于小镇做一些抄写书信的苦活将女儿拉扯长大。

    但是因为本身并未修行,工作繁重又思念妻子,在李沐言十五岁生日未过之时就因相思成疾而撒手西去。

    李沐言父亲弥留之际将妻子留下的灵宝天蚕绫给了李沐言,并把自己李家上下百余口人与墨羽门的恩怨全盘交代。

    嘱咐幼小的李沐言修行有成之前千万不可莽撞报仇,日后修行途中更不可行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又怕李沐言心思单纯受到迫害,也嘱咐他若遇敌亦不用心慈手软。

    李沐言父亲虽是谦谦君子,也知道修行路上险恶重重,李沐言从小在小镇长大,心境纯良,如果没有狠辣手段以后修行肯定会吃大亏,因而留下最后一句嘱咐就撒手西归。

    “言儿,修行路上不论正邪,只求无愧于心,只要你觉得不违背本心,任何事都可行得,千万莫教自己吃亏,切记切记。”

    父亲的谆谆嘱咐仿佛又回荡李沐言耳边,父亲离去后李沐言独自游历修行,仅靠母亲留下的一本低阶玄功在无人指导帮助的情况下,独自艰苦前行,凭借自己八轮资质,短短五年就突破了金丹,远超自己娘亲百余年苦功。

    一路行来,李沐言杀得人不少,面对敌人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能一剑了账从不多说一句,但也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遇到能救的人也会顺手搭救,修仙先修心,违背本心的事情李沐言更是不可能去做。

    在她看来目前这种境况全是因为自己诛杀了一个霍乱凡俗的炼气期五行灵犬,引来了面前这头金丹后期的大妖,一路追追逃逃。

    任她怎么智计百出道法超群,但是两个小境界的差距已经让她这个无人教导更无重宝的小小散修深受重伤、无力再战。

    不得已她设计引开了犬妖,准备养伤之际却还想要救下面前这个贼头贼脑的少年,才会导致自己和这个少年一起被困水帘洞,让这个不过炼气期的少年和自己直面这种死局。

    既然这件事是因她而成,害了面前这位少年,那她就算是拼的性命不要,也要遵从本心将少年救下。

    虽然李沐言脑中转过许多念头,但时间也只过刹那,就在李沐言强打精神,暗运娘亲留下的秘法准备燃烧金丹大战犬妖时,方玉也醒过神来。

    这种情况,炼气期的方玉思来想去,就凭他修行时的疲懒,除了用妹妹给的保命玉佩逃命之外,其他办法一点都想不出来。

    只是玉佩是掌门赐给方云梦保命之用,本身神异非常,但是只能支持一个人‘随机传送’,多带一个人玉佩根本负担不起。

    传送中途也很容易因为玉佩灵力不足出现空间混乱,导致一些不可测的风险,此时也不住思索,一阵犹豫,该如何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同时让前辈也能安全脱身。

    思索片刻,方玉抬眼看向面前的‘前辈’虽然身姿瘦弱却袅袅而立,背对着方玉的身影已经如风中细柳一般摇摇欲坠。

    但还是坚定的挡在他面前,准备施展秘术燃烧自己的金丹退却犬妖,心中也不禁有些触动。

    如果是稍微有些心黑的其他人换做方玉,早就恨不得这一人一妖大战一场。

    最好是两败俱伤双双殒命,好教自己占完两位金丹大修的便宜。

    但是方玉现在也就十六有余的年龄,上辈子受了新世纪熏陶,别说害人,连只鸡都没杀过。这辈子更是第一次下山。

    还没与人斗过一次法,手上更是连血都没沾过,哪里生的出这种龌龊心思。

    方玉踏前一步搀扶住‘前辈’小手,再附耳而上。

    “前辈,我手上有一件亲人托放的保命玉佩,只要捏碎就能逃出此地并隐藏身形,眼前这只巨犬妖是无论如何都发现不了的,因为玉佩是只能一人使用,所以你不用理会我的生死,只要自己能冲的出去,我立马就能逃走。”

    方玉大手一转,妹妹给的保命玉佩出现在手心,手掌紧握,随时准备捏碎。

    李沐言听到方玉的话,并无太大触动。

    “你既然有此神物,不会连累到你的性命那我就可以放心了,只是我之前已经中了这犬妖的五行离火,火毒入体,刚刚就是在炼化火毒,本来已经把火毒全部逼入丹田,准备靠剩余的一丝灵力包裹火毒排出体内。”

    李沐言神色间闪过一丝疑惑,身体似乎有点站不住一样,微微一晃,继续说道。

    “但是刚刚炼化火毒的关键时刻应该是被犬妖术法偷过阵法防御,击中了丹田位置,力道虽轻,但是平衡被破,火毒此时已经散入体内,药石无救,你不用管我,自行离去吧,我且最后帮你拖住这犬妖一时半刻。”

    方玉听到‘前辈’的叙述,脸色古怪,想到刚刚‘偷袭’她丹田的好像不是犬妖....

    犹豫了刹那,看着前辈‘红彤彤’像猴子屁股一样的深红色娇媚侧脸,原来不止是因为我喷的血,还有火毒入体的缘故‘前辈’脸上才会如此发红。

    方玉脸面也有点发红,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隐瞒自己才是‘火毒入体元凶’的事情,主要是不想让‘前辈’在准备拼命之际还要乱了心境。

    “这头大狗真是可恶,居然察觉到前辈正在炼化火毒,落井下石让前辈火毒入体,真真太过狡诈,如果我日后修行有成,一定要宰了这条大狗炖肉吃为前辈报了此仇。”

    方玉在李沐言耳边正气凛然的为她抱着不平,心头却别有思量。

    “看来前辈会落到现在这个田地,十有八九都是因为我,那我又怎么好抛下前辈独自逃生,算了,搏一搏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方玉怎么也做了几十年男人,怎么可以抛下一个弱女子独自逃生。”

    皱眉看向暗自运转法诀,已怀死志的的李沐言背影,方玉似乎眼神一凝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决断。

    就在这时,犬妖的喷出的五行离火已经攻破了天蚕红绫的防御。本身布类法宝就受到火焰克制。

    何况还是不依靠主人灵力自行护主,能支撑着一时片刻就已经是拼了‘绫命’了。

    来不及多做交流,眼看五行离火已经近在眉睫,方玉突然出手,双手环住李沐言纤弱的腰肢,用力将其揽在怀中,手上发力就要捏碎玉佩。

    而方玉怀中的李沐言是万万没想到。

    在这种紧要关头,自身已经准备冒死拯救的少年,突然对他发动‘偷袭’。

    不知少年意欲何为的李沐言心神大乱,刚刚开始运转的爆体秘法也因为心神失守,施法反噬,‘噗`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伤势更加恶化,眼看就要不行了。

    李沐言全身最后的劲道也在这意料之外的‘偷袭’中丧失殆尽,软软的向方玉怀里倒去。

    就在这时,看着近在眉睫的五行离火还有晕在怀里的前辈,方玉不再犹豫,用力捏碎了玉佩。

    顿时一股玄而又玄的阵法青光将他们两人笼罩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