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赘婿秦立楚清〕〔此情惟你独钟阮白〕〔入门赘婿〕〔霸道王爷俏医妃〕〔系统欠我五百万〕〔我的手里有块地〕〔开局选择在大唐种〕〔时绵陆薄深〕〔隐世之王〕〔捡到一个空间〕〔重生从1987年春晚〕〔灵界战雄〕〔乱中取胜〕〔娱乐超级奶爸〕〔觉醒后我惹到了病〕〔叶凡唐若雪〕〔梁医生〕〔天降小妻霸道宠〕〔我能召唤诸天神魔〕〔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六章、系统惊喜
    五行离火直冲冲的撞在青光之上,被阵法青光完全挡了下来,随即青光一阵闪烁,裹带了二人消失在犬妖眼前。

    方玉只感觉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一亮就狠狠的撞向了坚实的地面上。

    幸亏玉佩的随机传送比较人性化,不会高离地面三米,这一两米的高度方玉还是能承受的住。

    随即身体用力一扭,把李沐言放在身上,自己做一个人肉垫子,背部朝下结结实实的承受了撞击。

    只是炼气期的方玉经过这一番折腾,加上这狠狠的一撞当即昏了过去,但是昏迷之际双手还是紧紧的抱着李沐言瘦弱的身躯没有撒手。

    不知过了多少,方玉幽幽醒转了过来。

    右手第一反应立即探向怀中的李沐言颈脖,感受到李沐言还有微弱的心跳,立刻将她轻轻的平放在地面,打量起了周边的环境。

    三面都是山壁,周边环境略微昏暗,方玉立刻知道他们的双人传送,中途十分命好,没有出现不可估计的情况。

    而且还很幸运的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山洞当中,只是洞口没有了水帘,应该是另外一个山洞,但是面积比水帘洞略小一些。

    借着洞口传来的微微晚霞,方玉判断现在应该是黄昏时候,只是天还没黑完。

    方玉鼻子嗅动,闻到了一股恶臭。

    “这股恶臭应该是来自一些大型动物的粪便,只是闻起来不太新鲜,看来这里的主人出去应该有一段时日了,幸好如此,不然我们两人就真的是强行送货上门了。”

    方玉打量了一下洞穴深处三三两两的枯骨,应该是这里主人之前遗留下来的,有人形骷颅头,也有其他动物的。

    “这里的主人随时都可能回来,但是残留的气息并没有灵气的感觉,应该只是普通的山间野兽,现在也不方便再继续奔波了,如果主人回来就直接杀掉吧,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看看前辈的伤势情况吧。”

    方玉稍微犹豫了一下,决定先不管这个山洞主人,或者说‘主兽’的事情,当即伏下身体,看向李沐言。

    李沐言还在昏迷当中,状态很差。本来就深受重伤再加上火毒入体。

    方玉那一记‘铁头功’好巧不巧,刚好在最关键的时候打断了她排出火毒的关键步骤,火毒直接蔓延全身,重伤之下再重伤。

    然后准备暗运秘法大战犬妖之时,又被方玉突然一抱,心境混乱真气逆行,又遭受了秘法反噬,双重重伤之下再添反噬。

    她身体伤势会严重到这个境地,有一大半的原因恐怕都要归功于方玉。

    现在还能吊着一口气没有咽下也是因为她体质特殊,天资绝世,本身恢复能力就比同境界的修士更强一筹,而且冥冥中还有一股报仇的执念撑着。

    换做寻常人,可能被秘法反噬的瞬间就已经魂归青冥了。

    用自己浅薄的灵力探入李沐言体内,方玉发现火毒已经遍布李沐言全身,且经脉碎裂大半,连金丹上面都有丝丝裂纹,身上还有几道应该是犬妖的利爪造成的惨烈外伤。

    方玉摸清楚李沐言伤势情况之后已经目瞪口呆。

    一时之间也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去救治。

    “我身上就只有宗门发的制式回气丹和金疮药,对前辈这种伤势根本没用,这可怎么办?”

    方玉思考一瞬,决定先把李沐言身上的外伤包扎起来,停止失血,再想其他办法治疗内伤了。

    想到就做,本身李沐言就已经拿自己身上仅剩的外衫用来施法引开五行灵犬,只穿着一套简单的男子内衫,也方便方玉观察救治。

    方玉当即拿出戒指中的小匕首,沿着李沐言身上的爪痕把衣服切开方便上药。

    李沐言腹部、大腿处、还有背部各有一道爪伤,爪伤入体三寸有余,深处可以见骨。

    不过对于方玉来说,‘庆幸’的是伤口都没有在一些敏感部位,而且天色渐黑,就不用经受一些别的考验...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很想经受这种考验吗?”

    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似乎带着一股戏谑的味道。

    “你胡说,我没有,我方玉岂是这种趁人之危的人,前辈为了救我伤上加伤,危在旦夕,我哪能再有这些龌龊的想法。”

    方玉眉间好似有一股正气盘旋,义正言辞道。

    “你刚刚在脑子里想的东西我隐约能感应。”

    系统机械的声音让方玉脸色一红,随即计上心头。

    “系统大爷,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不如帮我想想办法,要怎么救治前辈来得紧要,你只要能帮得了我这一次,我以后一定拿你当亲大爷对待。”

    系统的声音让方玉想起自己还有这个因果规则具现的金手指,不然光靠自己一个炼气期的渣渣来苦思冥想,可能等他想到办法,女子的坟头草可能都已经三尺有余了。

    “这个小姑娘怀里有一个空间袋,空间袋里面有一把魔门兵器追魂夺命钩,钩柄上有一个机关里面藏了一颗三品灵丹,你取出来喂她吃了,可以救她一命。”

    方玉大喜,当即伸手探入李沐言怀中一阵摸索。

    果不其然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空间袋,方玉毫无留恋直接将空间袋拿出。

    因为李沐言性命垂危,空间袋上的禁制也是稀薄如纸,方玉微微冲击就将禁制冲破,然后将袋中物品全部倒出。

    里面除了一些女儿家的衣裳外,只有几颗低级灵丹灵药和一堆乱七八糟的兵刃功法。

    在几把魔门奇形怪状的兵刃间方玉翻出系统说的追魂夺命钩,按照系统的指点取出钩柄处的丹药喂给了李沐言。

    幸好三品灵丹颇具灵性,入口即化,直接顺着喉咙流了下去。不然按照李沐言现在昏迷的模样,方玉还得另想方法喂下丹药。

    三品灵丹已经是修仙界内除了一、二品和仙丹以外最高等级的丹药了,寻常二流宗门可能找遍全宗也只能有一两颗。

    果然不到一时半刻丹药就开始发挥灵效,李沐言身上开始散发出阵阵烟雾。

    方玉一阵紧张,探入灵气仔细观察着李沐言身上的伤势,外伤处开始慢慢蠕动,不一会就全部愈合,伤口处的肌肤也完全恢复,光滑如玉,没有一丝伤痕留下。

    接着李沐言身上断裂的经脉也开始慢慢修复,遍布经脉深处的火毒被一种无形之力从体内逼迫,直接从身体外溢出。

    加上她本身自带的恢复体质,估计不出半月就能行走无碍,不出三月就能完全恢复了。

    方玉却是不知道她的体质,只以为是三品灵丹效力超群,暗暗对高阶灵丹流下一滩口水。

    火毒出体,李沐言体表开始燃起凡火。

    幸好凡火温度对李沐言金丹期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李沐言身上的内衫不过是凡人衣裳,又没有灵气护持,已经开始燃烧起来。

    观察了一阵,看到这火焰只是燃烧衣服,不会对李沐言身体有损,方玉立刻抬手擦了擦鼻血,转过头向着洞外走去。

    至于鼻血,应该是刚刚落地时撞击猛烈留下的后遗症,毕竟方玉可是谦谦君子且儒雅随和。

    方玉出到洞外,抬头开始观察周边环境。

    天色已近黄昏,但还是能看到他们应该是在一处矮山上,山势颇缓,山洞距离地面大概也只有几丈高度。

    方玉站在洞口往下望去,就着天空的晚霞能确定自己两人应该是在一处森林当中,

    树木郁郁葱葱,远处还有兽类嗷啸的声音,远远听来,颇让人有些恐怖。

    更远处的天空还隐约看见巨鹰盘旋,方玉瞄了几眼就不敢再看,生怕巨鸟跟他对上了眼,直接就杀将过来加餐。

    方玉在坡上看了一会风景,又在洞口周围捡了一些干柴,全部聚到洞口,刚好够生起一堆火焰。

    围着火堆,就着戒指内的清水,方玉三两口解决了晚饭,安抚了一下造反的肚子。

    估摸着李沐言的火毒应该排的差不多了,方玉举步走进洞穴。

    因为天色已经大黑,只能依靠洞口的一小堆火焰,因此洞内光景倒是不甚清晰。

    方玉趁着夜黑,随意在李沐言的衣服堆里面找了一件宽大的外袍,盖在李沐言身上,遮盖了全部春光。

    无事可做的方玉盘腿坐在李沐言身边做每日功课,打磨体内灵力。

    感受了一下自己炼气六层的浅薄灵力,又对比了一下在水帘洞内犬妖放出的灵力风暴,两者就好像是萤火和皓月的差距,不由得一阵沮丧。

    不过这次遇险也更坚定了方玉的求道之心,如果这次方玉不要说金丹境界,就算是只有筑基境界。

    也不会说面对重伤的李沐言都毫无反抗之力了,一条灵器就能把他捆成毛毛虫。

    后面面对已经受伤的犬妖也说不定能周旋少许,不至于只能用出妹妹给的保命玉佩。

    反思了一会,方玉感觉自己的道心更加凝练。

    随即运转起功法,突然感觉灵力修炼速度似乎比之前更快了一成。

    这一成修炼速度对他这种一圈天轮资质的人来说可以说是聊胜于无,毕竟他的底子就比别人差。

    方云梦如果说一次运转能吸收一百点的灵力,那方玉一次可能也就六七点。

    加强一成修炼速度也就从六点变成六点六,用处并不大。

    但是方玉却是非常欣喜,因为之前他修炼速度一直都是固定的,提升一个境界才能提升一点。

    从没有在同个境界能提升两次的,如果提升没有限制,一成两成可能看不出效果,但是七成八成甚至二十成,对他的提升就非常可观了。

    毕竟低资质者修行除了一些天材地宝、长辈护持以外,想要靠自己打坐感悟,来提升修炼速度,基本是绝无可能。

    “经历一次生死危局,可提升当前资质10%,提升次数无上限限制。”

    系统的声音陡然响起,话语很突兀。但是话语内容却让方玉喜出望外。

    “这个生死危局是怎么判断的呢?”

    方玉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因果规则会判断。”

    系统沉默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能瞒过世界规则也可以试试弄虚作假。”

    方玉顿时偃旗息鼓,他连妹妹都骗不了,怎么去骗世界规则。

    “能够依靠系统提升资质,已经是这个世界无数大能费尽心力都求不来的好处了,我又何须沮丧。”

    方玉心里暗道。

    “看来以后只能多多下山,在战斗中提升资质了...”

    方玉正在暗自畅想自己以后资质提升到了五轮、六轮,甚至赶超了师姐的七轮天资后,要怎么把师姐按在地上摩擦。

    “选择吧...”

    系统这个开场语让方玉浑身一颤。

    “1、使用系统提供的防水毛笔,在昏迷的李沐言脸上画一只乌龟。”

    “2、吃掉系统提供的毛笔。”

    系统的声音还是那么机械,但是方玉好像感觉叙述的过程中,系统好像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刚刚绝对是笑场了吧?”

    方玉话音未落,手上已经出现了一只毛笔。

    毛笔的笔杆和笔头都是漆黑,笔毛直立,应该是属于硬毫毛笔。

    硬毫的意思就是这个笔毛应该挺扎牙,不好消化。

    方玉又使力捏了捏笔杆,硬邦邦的触感反馈而来。

    “嗯,看来笔杆不是巧克力做的。”

    方玉绝望的声音从山洞中传出。

    “请问这只笔应该怎么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