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战神〕〔姑射山人之暗能量〕〔杨辰和秦惜〕〔退役战神〕〔无敌战王〕〔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木叶舞蹈家〕〔宫斗回来后的种田〕〔狂战奶爸杨辰秦惜〕〔第三流人生〕〔穿越种田记事〕〔暴戾意志〕〔乘龙医婿〕〔带着贝勒爷去旅行〕〔诸界之深渊恶魔〕〔林夕紫薇〕〔序列玩家〕〔叶辰萧初然〕〔端木卿黛宗九墨〕〔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七章、一只小松鼠
    李沐言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方才醒转了过来。

    此时外界天色已是大亮,虽然山洞颇有点深度,但是洞内也被烈日照的的清晰可见。

    李沐言迷蒙中,感觉自己似乎睡在极粗糙的地面,而且更加难受的是,粗糙地面还直接摩擦到自己肌肤,地面凉气拂过,极为不舒服。

    李沐言脑海中转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我居然还没死。

    而是,我怎么没穿衣服?

    李沐言心神巨震,当即睁开双眼。

    神识运转,想要召唤天蚕绫护体,但是神识呼唤几阵,李沐言也没感到天蚕绫的回应。

    这才反应过来,那晚自己坑害了一位少年,跟自己一起面对金丹大妖,天蚕绫在犬妖的离火之下已经完全破碎。

    必死的局面,不知怎的,自己居然没死,而且刚刚法诀运转之间,感受到体内本来残破不堪的经脉已然愈合了三成。

    惊讶之余,余光看到自己身侧似乎有人盘坐,这才转过头来。

    正看到一位男子,身着青衫,正背对着自己盘膝而坐,背影挺拔,只是头部时不时点一下,应该是正在小憩。

    男子虽在小憩,但似乎身体也未有放松,左手横抓剑鞘放于腿上,右手虚握剑柄倚靠着山洞内壁,似乎随时要拔剑应战。

    “看来这个男子是个仁厚的性子,似乎在这一直守护着我,没有片刻放松过。”

    李沐言在心里暗道。

    打量了男子背影几眼,李沐言收回视线。

    这才又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只盖着一件外袍,连忙运起还有些滞涩的法力,趁着少年似乎背对着自己在小憩,法力一转,将自己身上脏污全部除了干净。

    这才从怀里的乾坤袋中拿出衣衫,整个人埋进了外袍,迅速穿戴起来。

    不是李沐言不想直接运转灵力换装,毕竟她也是金丹境界,提起一丝灵气,都可以在瞬息直接‘一键换装’。

    只是她刚刚不过运转一丝法力清洁身体,就感受到体内经脉撕裂所传来的阵阵剧痛。

    反应过来,自己还重伤未愈,经脉还没愈合完整。这种时候还要强自运气,只会加重伤势,更加耽误自己伤势恢复。

    李沐言内心又羞急的不行,毕竟哪个女儿家不着片缕,身上就盖着一件外袍,身旁还有一男子盘坐,肯定都是这般羞急。

    法力运转不便,这才像凡人女子一般,把头都偷偷埋进外袍中,悉悉索索的的穿戴起来。

    李沐言又羞又急,不一会功夫就已经穿戴整齐。

    这才把宽大的外袍一掀,踉跄站了起来。

    身旁的男子似乎已疲惫到了极点,李沐言这连番折腾也没有任何反应,脑壳依旧在摇摇欲坠,虚持着长剑盘膝靠坐。

    “这小子莫非是蜡制枪头?动静这么大都没有察觉。”

    李沐言看到男子摇摇欲坠的脑壳未免有些闷气,这都没反应,到底是在守护个什么。

    带着些许恼怒,李沐言莲步轻移,转到男子正面。

    正午的烈日阳光从洞口探照进来,恰好照在,正对着洞口盘坐的方玉脸上。

    方玉的脸上似乎镀上了一层金箔,本来还稍带着些许稚气的俊脸,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阵阵金辉,仿佛如天仙带着神环下凡了一般。

    李沐言借着正午阳光,悄悄的打量着面前,跟自己同生共死了一场的少年。

    想到他已经如此疲惫,还在尽心守护着自己这个,害他陷入死局的‘坏人’,心底升起一阵触动。

    只是她不知道方玉此时也是有苦难言,三天前本来已经在李沐言脸上,偷偷画好了乌龟。

    结果这个劳什子系统,生怕自己死的不够惨烈,方才又让自己添一副小鸡啄米图。

    结果小鸡啄米刚画好小鸡,李沐言身上气机就开始波动,似要苏醒。

    方玉也不管不顾,慌忙用毛笔在李沐言脸上点了几下,补全了米粒,完成了任务。

    这才赶紧飞身而起,背对着李沐言盘坐在地,还拿出自己刚宰杀了熊精的大吉剑握在手中,装出了一副心地仁厚、疲惫至极的守护模样。

    只是希望面前这位前辈看在自己尽心尽力的份上,发现自己脸上的‘墨宝’之后,可以饶得他一条命来。

    也是幸好,李沐言现在伤势未愈。

    虽然李沐言刚也运转了法力清理了自己身上的脏污,但是系统出品的笔墨,没有五天五夜整整的时间,仅凭她操持的些许法力哪里清理的掉,就是连察觉也察觉不出来。

    这会悄悄瞧着方玉,若有所思,更没有顾得上照映打理容颜。

    方玉悄摸摸算准时间,猛然睁眼,双目如电,眉间还带着些许气势,直视向李沐言双眼,装作刚发现面前有人,惊了一瞬,然后才反应过来的模样。

    “太好了前辈,你终于醒了。”

    方玉面带关切,惊喜的问道。

    但是他微笑的嘴角微微抽搐,似乎在使劲憋着什么一样。

    任谁看到一个蹁跹仙子,俏生生的站在面前,面带好奇的打量你。

    但是左脸上却被毛笔画着一只可爱的小乌龟,右脸上却还有一副小鸡啄米图。

    并且连米粒都栩栩如生,肯定不会比方玉更能忍。

    方玉想笑,但是又不敢,憋得十分辛苦。

    李沐言看到方玉满脸涨红的看着自己,虽然是关切问好,但是神色却有些古怪。

    连忙俯看自己的衣衫,是不是哪里穿戴不甚整齐,惹了耻笑。

    一阵观察,发现自己并无何处不妥,只得先行压下心头不解。

    “小女子名唤李沐言,雨沐风餐的沐,一言九鼎的言,这次多半是...是...公子救了沐言性命,沐言不胜感激,日后但有所需,沐言刀山火海也要报答公子救命之恩。”

    李沐言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唤眼前少年为公子,以表谢意

    方玉看到这位自称小女子的金丹期大前辈,不顾伤势向自己行礼致谢,也不敢托大,连忙站起身来虚扶。

    “在下名唤方玉,方正的方,玉石的玉。前辈无需如此多礼,本来也是你先布下阵法,复又拼毁灵器,这才让方玉有了机会使用玉佩脱身。”

    “若是没有前辈拼死阻拦,方玉可能连拿出玉佩都反应不及,就葬身妖腹了,互相帮助,有何谢之?”

    两人各怀心思,又是推诿了一阵,方玉还称自己用了家传的,唯一一颗三品灵丹给李沐言服下,才救得李沐言性命。

    李沐言心底又对这个少年增添了几分好感。

    “我们互相救得对方性命,也算是同生共死,虽然沐言境界稍高,又年长几岁早修了几年道,公子无需如此生分,如果不嫌弃的话,唤我一声沐言姐姐可好?”

    李沐言本也不是什么扭捏性子,虽有其父谦谦风范,但是为报家仇,孤身多年,言行也颇带修士豪气。

    方玉本来就心怀鬼胎,担心李沐言发现自己脸上的‘墨宝’,连忙发挥自己三寸不烂之舌,三两下骚浪谦虚,就已经把自己和李沐言关系拉的极近。

    “沐言姐姐,那你直接唤我方小弟就可,我从小就一直幻想着自己能有个姐姐,今日终于得此所愿,姐姐今日才将将苏醒,还是多休息一会,修养伤势,莫要让弟弟心疼。”

    方玉面带真诚,连眼眶都有些许湿润,好像真在心疼自家长姐的伤势一般。

    “咕噜....”

    就在李沐言言真意切,方玉心怀鬼胎,刻意讨好之时,李沐言腹内突然传来一阵声响,虽然轻微,但是哪里瞒得过两个修道中人的耳力。

    李沐言一阵窘迫,立刻羞的满面通红,连耳朵根都红透了。

    她早已晋升金丹境界,辟谷许久,根本不曾留意自己进食与否。

    但是这次所受伤势本就十分严重,经脉碎裂,连本命金丹都出现裂纹,光是恢复到眼下的情况,就已经耗尽灵丹药力。

    现在伤势还有大半未愈,经脉阻塞又不方便运功调息,身体自然发出本能渴求,想要依靠进食来加快伤势恢复。

    “姐姐稍等,刚好我们这个山洞原主人是一头大黑熊精,只得聚气一层境界,前两日归来已经被我宰了,连皮带骨都被我存了下来,我这就给姐姐做些吃食。”

    方玉言罢,取出戒指里的熊掌和一张熊皮,将已经处理干净的熊皮平铺在地上,让李沐言先坐下歇息。又将熊掌洗净,浮在手心用火法烤制起来。

    毕竟光天化日,方玉也不太敢在这个危险的森林中抛头露面,怕沾染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没有去洞外聚集干柴,只能靠自己浅薄的火系道法来做些熟食。

    李沐言也不客气,盘坐在地,任由方玉为她忙碌,自己金丹神识离体,探查了一番周边环境。

    了解目前处境之后李沐言收了神识,悄悄打量自己新认的俊俏小弟。

    “方小弟容貌俊朗且心底纯良,道法运转又有大派气象,确实是世间少见的俊杰,只是境界似乎低微了一些,只得练气中期,我这个做姐姐的应该帮他一帮。”

    李沐言暗自神思。

    方玉之前在宗门内游山玩水时也经常野炊,因此做出的吃食不说十分好吃,至少也有七八分层次。

    李沐言又是饿极,金丹期体质,消化又快,不知不觉就四只熊掌少说十来斤下肚,尤自还不太满足。

    但是抬眼看到方玉顺手又取出两条熊腿,足足百十来斤的大小。似乎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这个便宜姐姐,还能再吃两条熊腿。

    “弟弟不用再烹制了,姐姐已经吃不下了。”

    不由得脸上一红,赶紧轻声叫停方玉。

    “沐言姐姐不用客气,你的伤势极重,虽有三品灵丹神效,但想快些恢复,还是多吃点好。”

    奸诈油滑似方玉,哪里看不出李沐言只是因为不好意思,才叫停自己。

    自顾自的又炮制起两条熊腿来,这回方玉更加用心,拿出自己戒指里的秘制调味品,直炮制的两条熊腿外焦里嫩,满洞飘香。

    李沐言本身饿意未平,哪里还受得了这种诱惑,直接接过一条熊腿,顾不上什么礼态仪貌,直接就上嘴啃了起来。

    方玉拿着另一条熊腿,丝毫没有下口的想法,装作温和模样盘坐在李沐言身前,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这位便宜姐姐,脸上带着两幅‘墨宝’狂吃海塞。

    李沐言被方玉看的羞涩不已,但是又不想违背身体的渴望去拒绝这等大补的美食,只得一边大吃一边转移方玉的视线。

    “弟弟,姐姐看你应是大派出身,怎么才炼气六层的修为就开始独身闯荡了?”

    李沐言随意问起。

    “沐言姐姐,我这次出来是为了完成一个宗门任务,倒也不甚危险,只是去南丘森林外围,采摘宗门早就圈定的一株哭魂叶,因为任务无需太多杀伐,所以让我这种炼气期弟子来完成。”

    方玉如实回答,毕竟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地方。

    “王勾孙棱?小弟泥火猪偶温朵在火肚?”

    李沐言两腮鼓鼓,活像一只准备过冬的小松鼠,连字也吐不清楚了。

    但是方玉还是听懂了她的意思。

    “沐言姐姐你是问我们所在何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