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的天价医妃〕〔满级大佬每天都在〕〔真实的克苏鲁跑团〕〔大魔主〕〔官霁白燕辛〕〔团宠龙女萌萌哒〕〔小阁老〕〔朕只是一个演员〕〔一世巅峰林炎〕〔秦羽方媛媛〕〔秦羽夏晓薇〕〔姑射山人之暗能量〕〔不败神婿〕〔现代异闻事件薄〕〔暗能量帝国〕〔偏执总裁的小萌妻〕〔重回九零之完美人〕〔苏合第一章恶魔监〕〔恶魔监狱苏合〕〔魔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八章、不要扯了,好痛
    经过李沐言肯定,方玉这才知道,原来自己阴差阳错,就被传送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南丘森林。

    方玉本就极少出门历练,哪里知道南丘森林长什么样。

    这三天也一直在守护李沐言,并不曾久离。

    自然就不知道自己眼前这个一望无际的大森林就是南丘森林了。

    “原来此地便是南丘森林,难怪那天看到的巨禽如此神俊,怕是已经铸就兽台,可以媲美我人族筑基期修士了。”

    方玉不由得在心底暗忖。

    对比了一下,自己应当不是那只大鸟的对手。

    看来真真要努力修行了,不然以后连只鸟都斗不过了。

    因为任务时间紧迫,本来就已耽误了三天时间了,方玉又多陪李沐阳养了一天的伤势。

    只得带了李沐言这个暂时无法运转法力的‘金丹期’拖油瓶上路,

    修行中人未至筑基境界是无法乘虚御风的,方玉本身穷的叮当响,自然是没有可御风的法宝。

    李沐言身为金丹期大修,稍微比方玉这个穷的四面漏风的人物好的少许。

    但是因为她身为散修,本身性子也比较洒脱,自忖受不得太多规矩拘束,也没有拜入哪家正道宗门。

    只得母亲留下的一面天蚕绫是灵器级别,本来还可撑住场面。但是在水帘洞里被犬妖生生用离火烤成了灰灰。

    这几年修行间隙,稍有闲暇就去替天行道,又不懂修行界潜规则,不问妖怪出身就直接打杀。

    毕竟就算是修行问道,也是妖有妖道,魔有魔道,仙有仙道。

    大家斗法之前先盘出道来,两人若是实力相当,又还要称量一下各家长辈,如果一方来头大过另一方,那多半就是化干戈为玉帛。

    所以近些年南天大陆也一直比较和平,除非两方真的借下死仇,否则就是仙魔两道,都甚少有动辄打杀灭门的现象。

    所以李沐言这几年踏入修行界,经常替天行道,然后被对方长辈追杀,侥幸逃脱,养好伤势,又去行侠仗义,然后又被追杀,又侥幸逃脱。

    陷入了这么一个奇妙的循环,不过幸好她的天资盖压同代,每次追逃当中都有所悟。

    所以一路坎坎坷坷也混到了金丹境界,就是因为忙着逃命时间甚多。

    李沐言现在身上也只得一些‘五虎断门钩’、‘大天魔钩’‘追魂夺命’这些名字听着响亮的魔修战利品。

    方玉也有点疑惑,为啥魔修都喜欢用钩呢?

    不过这些只李沐言是从一些小妖,小魔修身上缴获而来的兵器,品质可能也就与方玉的大吉剑相差仿佛。

    方玉带着李沐言一边奔行在茂密的森林中,一边思考要怎么从便宜姐姐身上‘借’法器来使使,挽回一下自己使用了玉佩的大损失。

    “姐姐,小弟如今身上只得一口乌龟...啊不,大吉剑,就是我手上提的这一把,甚是可怜。”

    方玉余光瞄着李沐言妩媚小脸一时走神,差点就祸从口出。

    李沐言外表看似精明,实则有些蠢萌,至今也没发现自己脸上的‘墨宝’。

    方玉更没有什么特殊喜好,自然不会主动给自己找不自在。

    “方小弟,姐姐唯一的灵器被犬妖焚毁,现在身上还余一口五虎断门钩,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就先拿来防身吧。”

    李沐言埋头在自己的宝贝空间袋里翻找了一阵,脸色微红,取出一口乌黑发亮的弯钩。

    方玉楞神,李沐言空间袋里面有什么东西,他可能比主人还要清楚,包括那一堆衣衫都是他叠整齐后又放回原处。

    他这个便宜姐姐神经大条过头,可能到现在也没有发现过自己的空间袋,早已被自己倒过一个底朝天。

    他这么问,自然是想试探一下李沐言这个金丹期大修士有没有暗藏什么宝贝。

    但是转念一想,那天晚上要不是他用出玉佩,可能这个便宜姐姐,坟头杂草都长出来了。

    那种危机关头,哪里又还能藏着什么宝贝。

    方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便宜姐姐也太便宜了吧。

    “除了身子还算馋人,身家是穷的响叮当啊,这么蠢萌的性子,是怎么修炼到金丹的,那天观察,似乎便宜还是无漏金丹,金丹五品当中最高品质。”

    方玉心里正嫌弃着自己这个便宜姐姐的身价,脸上却是一脸感动。

    “谢谢姐姐赐我宝物,弟弟感激万分”

    李沐言看到方玉一脸感动的收下自己手上乌黑乌黑的‘断门钩’,不由得脸上更加发烫。

    “是姐姐失礼了,这个钩子是法器,只是品质极差,你只当个玩物罢。等姐姐以后得了宝物,再重新补一份礼物给你。”

    李沐言一边给方玉许着将来,一边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

    以前孤身一人倒是没有考虑过法宝、灵器什么的,但是现在弟弟跟自己借用宝贝,自己只能拿出这种东西,羞涩的同时还不由得有点低落。

    相继无言,两人只得埋头赶路。

    本来方玉两人落地时距离目的地也不远,不过奔行一个时辰,就已经按照到达了生长着哭魂叶一片山谷前。

    之前神剑宗的长老路过之时就已经把谷内妖兽全数宰杀了干净,还下了禁制将山谷封闭。

    因此谷内倒是没有什么危险,就是从森林外围一路行来可能会撞见各种妖兽,因此对炼气期弟子风险较大。

    到了谷口就算是暂时安全了。

    方玉取出宗门下发的任务令牌打开禁制,带着李沐言大步走进谷内。

    因为时值正午,烈日当头,照的山谷内一片郁郁葱葱,方玉倒是没有看出有妹妹说的那种妖魔死亡聚合地的样子。

    只是些微感觉谷内的温度比谷外要低的一些,稍许风儿吹过也显得冰凉,并不舒爽。

    方玉按照地图带着李沐言在谷内晃了一圈,顺利摘取了长在巨石缝隙间的哭魂叶。

    哭魂叶早已成熟,倒是无需等待。

    “此番任务倒是不费功夫。谷内倒也安全,让姐姐先养好伤,直接一道遁光就能带我回到宗门了。”

    方玉摸着脑壳正在规划。

    随即转头看向李沐言,却见李沐言紧闭双目似乎在探查什么。

    “弟弟,这个地方不太对劲。”

    李沐言突然睁开双目,炯炯有神的望向方玉。

    “沐言姐姐,是哪里不太对劲?”方玉疑惑着问道。

    “这个山谷的阴气很重,而且...”李沐言欲言又止,随即指了指巨石下面。

    “这个大石头下面似乎有一个地穴,等我先调息两日,然后我们再看看地下什么情况。”

    说罢李沐言直接背靠着巨石盘坐调息起来。

    方玉一脸无奈,自己这个便宜姐姐做事也太随心所欲了吧。

    只得学着李沐言就地盘坐,打磨起自身的灵气来。

    之前经过一场危机,方玉不单是资质得到了提升,境界方面也有所感悟,更加扎实。

    方玉刚好这几天陪着李沐言修养,也已稳固当前的六层境界,只需有一个小小契机,就能跨入七层。

    动极思静,转眼两日呼呼而过,两人都各有事忙,偶尔聊得几句,吃些东西,倒也不觉无趣。

    这日李沐言收功而起,精神状态看出来比前两日好得不少。

    “弟弟,我实力已经恢复小半,剩余伤势只等他自己好转就行。”

    方玉闻声也不再打坐,站立到李沐言身边。

    随即李沐言抬手对准巨石一挥,巨石凌空而起飞到了五十米开外,露出一个幽深地穴。

    地穴入口有一斜坡顺延而下,幽幽不见尽头。

    两人也不害怕什么,并肩而下。

    李沐言放出一团火焰漂浮在前方,照的地穴小道光芒万丈。

    两人过得转角,方玉看到前方似乎有一丈粗巨蛇盘绕,转头看向李沐言。

    “弟弟无需担忧,那只是蛇妖遗褪,我如果没猜错,这里前不久曾有一只蛇妖盘踞,借助谷内阴气突破之后,蜕皮而出,已经化形走了。”

    李沐言神色轻松。

    因为妖怪修道和人还是有些不一样,人族修道炼灵气、筑道基、道基之上凝金丹,金丹破境才化元婴。

    而妖族前期也是聚气、筑基、凝兽丹。但凝结兽丹之后要立马修的人形,变为人身才能继续提升功力,破境化婴。

    “遗褪未干,这只蛇妖应该刚走不久,不过是金丹初期而已,姐姐我能打十个。”

    李沐言倒也不算吹牛,她天赋异禀,不但修炼速度快,战斗力也不是一般强悍。

    一打十可能还差点意思,但是寻常三五个金丹初期,应该不够她一只手捏的。

    方玉脸上做出崇拜的表情,脚步已经向着蛇妖遗褪走去。

    他知道妖怪化形之后会将原先妖躯全部分隔,只留人形,有的妖怪可能会收起遗褪,做个纪念,或者有合用的练成自己的专属法宝。

    有一些妖怪就直接把自己的遗褪随意一埋,也并不带走,因为不是什么小妖都有空间装备,带走自然麻烦至极。

    方玉找到蛇胆位置,用大吉剑划开巨蛇皮肉,三两下取出蛇胆。

    “姐姐,这个妖蛇蛇胆可是大补之物,你快吃了吧。”

    方玉抱着脸盆大小的蛇胆,笑嘻嘻的递给李沐言。

    “这东西对我基本无用,你自己吃罢,姐姐也没有别的宝物,这个蛇胆就赠与你把。”

    李沐言关切的脸色溢于言表,一脸的‘我是高手不需要,你是菜鸡快吃吧’的表情。

    方玉看到李沐言拿着‘别妖’的蛇胆送自己,有些气闷,也不再推辞,咬破蛇胆就把胆汁三口两口全部喝了下去。

    随后盘膝而坐准备消化蛇胆中蕴含的灵力精华,一鼓作气晋升练气七层。

    ————————————————

    就在方玉刚刚划肉取胆之时,距离他们两约莫一两千里的地方,森林外围的城镇里面,有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正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白裙女子满脸的兴奋,笑容满面,看到什么都要过去摸摸捏捏,似乎对什么都很好奇。

    突然她面色一紧,捂住小腹蹲下似有痛楚。

    “看来我与妖身感应还未断绝干净,是谁人这么无耻要破坏我的妖身,啊,别拿剑捅啊,嘶....别扯我的胆....好痛”

    白裙女子本来兴奋的脸蛋上满是泪珠,随即身影一闪,消失无踪,旁边熙熙攘攘的普通人似乎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蛇胆是方玉硬扯下来的,因为口子开的不大,剑也不方便伸进内部,只能靠蛮力硬扯。

    他也修道不精,哪里了解过妖怪刚化形的时候,还会与遗褪有同样的感觉。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扯胆’的动作,对于那只已经化形的蛇妖来说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李沐言本来就没把一只同境界的蛇妖放在眼里,更不会去提醒他这种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