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不约,隐婚甜〕〔许君不知情深浅〕〔我不想再当废物了〕〔[综]纲吉被迫咸鱼〕〔十六劫〕〔当游戏穿越进游戏〕〔剑尊叶玄叶灵〕〔灵卡世界大冒险〕〔我能加点成神〕〔超品命师〕〔陆先生,爱妻请克〕〔从变形金刚开始〕〔我真不是绝世天才〕〔龙王殿〕〔娱乐圈如此美好〕〔逆少重归〕〔蜜宠软萌小娇妻〕〔灵魂冠冕〕〔丹宫之主〕〔做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二十一章、三个软脚虾
    老魔修只感觉胯下一凉,一把门板大刀已经顺着两腿之间砍过了膝盖位置,连袍服都被砍成两半飘了起来。

    但是老魔修没有半分惊慌,冷酷的‘哼’了一声,似乎早有预料。

    双腿往中间一夹,已经将门板紧紧夹住,丝毫动弹不得。

    随后老魔修右脚往地上一踏,一个圆形的阵法光芒浮现,刚好将王大刀整个人笼罩在内。

    还没等王大刀喊出‘点子扎手,并肩子上’,圆形小阵就化为一道道光绳将王大刀捆了个结结实实,嘴也被封了起来,连手中大刀也坠落在地。

    老魔修立刻将手伸向王大刀头顶,似乎想先将这个筑基期的强敌解决。

    说时迟那时快,老魔修背后的地面炸开,飞出一把唐刀直直斩向老魔修颈脖处,持刀之人正是大刀的弟弟小刀。

    于此同时,王大刀身旁的地面也裂开,钻出一个女孩拉住王大刀就要后退。

    原来是一招声东击西,小刀砍向魔修逼其回防,孙诗翠则负责救人。

    但是老魔修丝毫没有意料之外的表情流露,只是嘴角冷笑了一声,背后出现黑色雾气,将王小刀完全笼罩进去。

    王小刀这一刀又快又狠,而且是从背后斩出,却被黑雾挡住,不得存进。

    而且黑雾还从刀身向王小刀的手掌快速蔓延过去,王小刀不得再进,只能抽刀而退,哪知道双手用力一抽,刀身却毫无动静,似乎已经被黑雾凝固在内。

    抽刀这一下没抽出来完全出乎了王小刀的意料,被这一下耽搁,已经来不及弃刀而退,直接被黑雾蔓延上半边身体。

    王小刀也是全身动弹不得,而且表情有些狰狞,似乎还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这边老魔修连头也没转就直接制服了王小刀,双眼紧紧盯着拖走王大刀的孙诗翠,手上灵力转动,似乎在操控什么法诀。

    这边孙诗翠拖着王大刀退了不到五米,突然发现王大刀身上的光绳有如活物,从王大刀身上分出了一股光绳向着她的手臂蔓延而上。

    孙诗翠急切之下直接持刀切入光绳与肌肤之间,鼓起灵力向上一挑,企图挑断光绳。

    但是光绳的坚韧也出乎了孙诗翠的预料,一挑之下除了把光绳与肌肤之间撑起一点缝隙,并没有切断的迹象。

    孙诗翠只能松开拖着王大刀的手,想要先摆脱光绳。

    她虽然松手了,但是光绳丝毫没有‘和解’的意思,呼吸之间,沿着手臂盘旋而上,也将孙诗翠绑了个结结实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直接像一只煮熟的虾米一样瘫倒在地。

    说来话长,其实从王大刀欲救凡人武者而刀斩魔修胯下,到三人全部被俘,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

    方玉在远处眺望,就眨了两下眼,三人就已经全部倒地。

    “我本来以为这个一脸憨厚的大刀哥已经够阴了,躲在地下突然砍人家那种地方,哪知道这个魔修手段更阴,估计早就发现三人的踪迹了。”

    方玉暗忖道。

    老魔修电光火石之间,就将天刀宗三人尽数俘虏,脸上也不禁有些得意。

    “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连你们三个才筑基的小崽子都敢对我出手了,刚好吸收了你们的生命力应该就能恢复一点了。”

    老魔修也深谙反派死于话多的定理,整个人显得心狠手辣话也不多。

    手掌一甩,两道风刃就直接飞向面前被龟甲缚,一动也不能动的王大刀和孙诗翠胸前,背后的黑雾也开始迅速向王小刀脸庞覆盖。

    眼看瞬息之间三人就要直接死于非命。

    就在这时,老魔修左前方的巨石后面突然闪出一道青光,直冲地上瘫软的两人,然后形成一道水幕,将两人包裹在内。

    随即巨石直接‘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从中飞出一把青光包裹的长剑,拖着青色的尾语刺向魔修。

    魔修终于露出一丝惊色,向后一招将黑雾招来,浓缩成一面黑色小圆盾抵住飞剑。

    不过瞬间,黑盾已经被刺穿,从中露出一丝剑尖,离魔修眉心不过三寸,眼看就要穿透黑盾。

    魔修大惊,一口精血直接吐向黑雾,黑雾瞬间将魔修精血吸收,颜色更加深邃,黑的有些发亮。

    飞剑与得到魔修精血加强的黑雾不过僵持了瞬间,直接被黑雾包裹覆盖,挤压成飞灰消散。

    “完了,沐言姐用的是我在许家买的凡间兵器。这三只软脚虾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啊,还害得沐言姐去救他们,法克。”

    方玉在远处看着五人这电光火石之间的交锋,感觉有些眼花缭乱。

    “没想到这魔修实力如此强劲,根本不是大刀三人组说的筑基,连已经晋升金丹中期的沐言姐,突然偷袭之下都没杀掉。”

    远处魔修在一连串的攻势之下显然已经动了真火,刚刚吐出的一口精血也让他脸色更加惨白。

    刚刚被黑雾控制的王小刀在黑雾离体,获得自由的瞬间就已经脚底抹油,现在连身影都看不到藏哪去了。

    魔修只得就近抓起手边的凡人武者,开始吸取灵肉,吸收速度比刚刚快了十倍,不过呼吸之间,一个接一个健壮的凡人武者就变成皮包骨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直接魂归九泉。

    魔修脸上的惨白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红润起来,连皮肤上的皱纹似乎都消散起来。

    李沐言见状立即从碎石之间奔出,手持另一把长剑,直接向着老魔修刺去。

    老魔修神色凝重,运起黑雾砸向李沐言,手上不停,继续吸收着凡人武者生命力。

    李沐言剑光大涨,从中分出丝丝细小的剑气,如三月的春雨一般,绵绵软软的向魔修覆盖而去。

    魔修的黑雾初一接触到李沐言的春风化雨剑,立刻呲呲作响,消融为阵阵白烟。

    魔修见状大惊失色。

    “春风化雨决?你是中天...”

    旋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鼓足体内全部灵力向黑雾涌去,同时左手一招,一把奇形弯钩剑出现在手中,右手一转,钩剑从侧面直斩李沐言。

    李沐言没有召回与黑雾僵持的长剑,而是拔出腰间挂着的另一把剑刺向弯钩。

    长剑碰到弯钩的瞬间,直接被一斩而过,断成两节,李沐言趁着断剑抵挡的那一息延迟,向王大刀两人急退而去。

    只是李沐言应该也没想到,手中注满灵力的长剑直接就被一斩而断,退的还是稍慢一些,弯钩剑直接从李沐言右肩一划而过,刮下一片血肉。

    李沐言吃痛之下,急忙将王大刀两人身上的水幕展开,将绕回来的弯钩抵挡住。

    然后将右手所持的半截断剑交换到左手,卡入王大刀身上的光绳之内,运力一挑,刚刚孙诗翠手持法器小刀都切不动的光绳直接被挑断,三两剑将两人松绑,然后提着两人衣领就往方玉这边飞来。

    李沐言的春风化雨决配套的春风化雨步法也是天下一等一的步法,尤其擅长瞬间爆发,脚掌一踏直接如暴风一样瞬间弹射而出,小山顶的地面都被这一踏之力压得碎裂开来,形成一条条的裂缝。

    不过三四个呼吸的时间,李沐言已经提着两人来到了方玉藏身的密林之内。

    山顶上的魔修也没想到李沐言速度这么快,顾不得细细消化体内庞杂的生命力,只得强行压下伤势,黑雾一掠,向李沐言追来,速度隐隐比提着两个人的李沐言快上一线。

    方玉看到李沐言身后急速追来的魔修,顾不得惊讶,当即咬破手指,将指尖血洒向身旁地面,然后蹲下身子,将小白蛇放到地面。

    “小白,你注入灵力,我来主持剑阵。”

    方玉低声对小白蛇说道。

    “为什么我只能做一条工具蛇,我的命好苦啊。”

    “别啰嗦,快点。”

    随着小白的兽丹期灵力注入脚下阵图,方玉手上的大吉剑好像吸了什么违禁品一样,开始疯狂震颤起来,发出清越的剑鸣,直冲天际。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剑鸣吓了一跳,方玉感觉手上的大吉剑好像在瞬间与自己融为一体,他的意识中感觉大吉剑就好像是自己的手臂延长部分一样,灵力注入没有丝毫阻碍,根本不像一柄法器。

    李沐言瞬息之间越过方玉,然后停了下来,将手上两人放下。又转身站在方玉身旁。

    “弟弟你快走,我来拖住他。”

    李沐言趁着方玉搞出的剑鸣之音,暂时吓住了追来的老魔之时,赶紧跟方玉协商撤退。

    “于兄弟,你才炼气修为,赶紧走吧,我配合这位前辈拖住这个老魔头一会。”

    王大刀也缓过气来,因为刚刚门板落在老魔身旁,没来得及取回,只得捏起拳头,就要再战。

    “你们如果想让我先走,刚刚就不要往我这边飞啊????”

    方玉一脸黑人问号的看向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