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不约,隐婚甜〕〔许君不知情深浅〕〔我不想再当废物了〕〔[综]纲吉被迫咸鱼〕〔十六劫〕〔当游戏穿越进游戏〕〔剑尊叶玄叶灵〕〔灵卡世界大冒险〕〔我能加点成神〕〔超品命师〕〔陆先生,爱妻请克〕〔从变形金刚开始〕〔我真不是绝世天才〕〔龙王殿〕〔娱乐圈如此美好〕〔逆少重归〕〔蜜宠软萌小娇妻〕〔灵魂冠冕〕〔丹宫之主〕〔做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二十六章、天刀宗江觅
    “沐言姐饶了我把,你现在把我放下来,大刀两兄弟至少会把我砍成两块的...”

    方玉也知道李沐言是在说气话,笑嘻嘻的,光看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

    “哼...”

    李沐言耳朵根都有点红,但是顾及到大刀两兄弟还追在后面,也没有真的把方玉丢下去,只是转过头没有再跟方玉搭话。

    “嘿嘿,原来沐言姐内心这么保守的吗......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系统你给我出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方玉的在心里的音调拔高了八度,可能想试图能不能吓住系统。

    “你问吧~”

    系统的声音懒洋洋的,好像刚刚睡醒一样。

    “系统也要睡觉的吗?不对,我的资质怎么涨了一轮,还有刚才的任务奖励呢?”

    方玉有些急切的在心中问道。

    “我更新之后就会变的更强啊,所以你的资质涨的就多了,刚才的任务没有奖励,只是为了解答你的疑惑而已啊,我还没有跟你收取发任务的能量费呢...”

    系统的声音懒洋洋,方玉恨得牙痒痒。

    “坑爹系统...”

    李沐言绕了一个圈直接往星罗群岛去了,看来不准备再进城休息了,可能也是顾忌在城内可能会遇到大刀三人,她也觉得有点尴尬,

    “从今晚的情况来看,沐言姐没有适合的兵器战力大跌了,就像剑仙没有剑也不能叫剑仙了,小白蛇就是什么都要,功法、战技、兵器,人家养个宠物都是往死里使唤,我养个宠物还得给它搞装备,苦啊。”

    方玉境界最低,体力也最差,今晚的战斗他的动作最少,但是运转了太多超过他境界的灵力,早就昏昏欲睡了,又吐了半天,在李沐言的搀扶下,迷迷糊糊就在路上睡着了。

    李沐言暗自生了半天闷气,渐渐气消之后,又转头想询问一下方玉今晚奇怪的行为。

    但是转头看去,发现自己抓着他一只臂膀飞行,他也能睡着,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今晚累坏了,不禁莞尔一笑,把他轻轻提起,举重若轻的放到自己有些消瘦的背上,又继续向星落群岛的海边飞去。

    ————————————————

    天刀宗,天刀大殿内。

    身材娇小的江觅正坐在天刀宗主殿内接待来自无极宗的雷火长老和他的得意弟子李闲。

    李闲面上不动声色的品着茶,但是余光一直在江觅脸上流转,时不时露出呆滞的神色,身旁的雷火长老喝完清茶,淡淡的叹了口气,复又扯上僵硬的笑容向江觅寒暄道。

    “听说江觅师侄前些日子刚破入金丹,就连杀离魂宗四位金丹期执事,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各领风骚数百年啊。”

    雷火长老人如其名,身材壮硕,性格暴躁刚烈,但是本人偏偏觉得自己是偏偏君子,时不时还爱引用两三句诗词,以展现自己的儒雅随和,但是半桶水晃荡,经常词不达意惹人发笑,不过还好他的拳头特别硬,境界极高,一手雷火法术在修行界也颇有声名,倒是没什么人敢当面笑他。

    “好!!雷火师叔真是文采过人,让弟子钦佩不已。”

    江觅本身就不喜欢这些虚与委蛇的事情,虽然是天刀宗十大杰出弟子排名第一,也就是天刀宗大姐头,但是实力也还没有强到,敢当面笑雷火长老的实力,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敷衍的应付着面前带着儒雅笑容的壮硕长老。

    “不知雷火师叔此来所为何事?”

    雷火长老向身旁的李闲指了指,面露难色。

    “就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自从上次六派大比之后拜于江师侄之后,这两年来经常神思不属,我观其识海似有心魔酝酿,应该是因败于江师侄所而来,所以这次也是厚着脸皮前来,想要让江师侄再跟我这不成器的弟子打一场,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借此看能否消灭心魔。”

    随即雷火长老站起身来,脾气暴躁的他带着僵硬的笑容,像江觅弯腰拜托。

    因为修行中人有两大难关,一是天劫,从金丹破、元婴成开始,每次大境界的提升都会遇上天劫,天劫内容不一而足,分为人劫、命劫、雷劫三种,天资越优异之人天劫越恐怖,这里暂且不谈。

    心魔则是任何境界的人都可能出现,一旦心中种魔,除非是一些魔门秘法,借助心魔修炼,心魔越强则实力越高。正道修行者一旦内心种魔,如果不及时清除,修为倒退走火入魔都是轻的了,严重的甚至会性情大变,嗜杀阴沉,完全被心魔占据识海,则沦为心魔奴隶,一生修为付诸东流,还会对身边亲人下手。

    所以修行界人人都非常重视心境的锻炼,并不是一味提升境界就行。

    李闲看到师傅给江觅行礼,连忙站起身来搀扶自家师傅。

    “师傅,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心魔真的跟那次败北毫无关系,你相信我啊。”

    江觅身材娇小,但是情商并不低,从李闲坐定大殿内到现在这一小段时间,她已经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情况了,又看见雷火长老弯腰行礼,只得蹙着眉头上前搀扶。

    “雷火师叔,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让我跟李闲说吧”

    江觅微微用力,扶起雷火长老,然后皱着眉头,看向苦笑着的李闲,淡淡问道。

    “你喜欢我?”

    李闲吓得当场跳起,没有想到这女孩的性情如此直爽。

    “没...没...我...是的,我是喜欢你。”

    李闲凌乱的回应了一下,复又镇定下来,看着江觅的眼睛郑重说道。

    “那好办,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不是我的对手,此事以后再莫提起,如何?”

    李闲面上喜形于色,江觅的性格李闲也摸得大概,这两年除了修炼,就是绕着圈打听江觅的事情,每多了解她一分,心中就更开心一分,但是他在宗门内一直沉心修炼,连师妹都没接触过两个,性子又绵软,且正直的有些迂腐,对这些事情有些羞于开口,更别说行动了,一直将这份单思之情压抑在心底,一来二去居然形成了心魔。

    “好,那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可战?”

    在江觅的耳中听来,喜不自胜的手下败将李闲,好像已经吃定了自己,让一心练刀的她听起来有些刺耳,不由冷冷一笑,“那就在殿外比试一番,让我看看你这两年长进了多少。”

    雷火长老一脸横肉,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家急切的弟子,看得正准备大步往外走的李闲脸上发红,只得停下脚步,向自家师傅请示一番。

    “师傅,弟子欲战...请...请师傅应允..”

    雷火长老摇摇头向着李闲摆手道。

    “去吧去吧,输了就跟我回宗闭关,等六宗大比之时才能出关。”

    “谢师傅成全。”

    李闲越过江觅,红光满面的向殿外走去,身上黑色雾气和红色灵力混合激荡,气势惊人。

    江觅见状,又是冷冷一笑,从空间袋中抽出一把比她整个人还要大的重剑,轻轻一拎,舞了个刀花,也准备向殿外行去。

    就在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一阵慌乱的喊声,“大姐头,不好了大姐头。”

    “不是跟你说过问刀之人,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吗?何事如此惊慌?还有,叫我大师姐。”

    江觅暂时停下了脚步,看向直接飞入殿内的七师弟。

    “大姐..大师姐,刚刚掌门突然...突然心血来潮推算了一番,算出孙师妹他们接的讨伐筑基魔修的任务出错,那个魔修是金丹巅峰修为,孙师妹他们都只是筑基,掌门担心孙师妹他们出事,借你疾风莲台代步,人命关天,命你火速支援。”

    七师弟只快速的喘了口气,立马将事情全部道出,然后将宗门秘宝的道器疾风莲台交于江觅。

    江觅脸色一变,知道原本情报内的筑基魔修突然变成金丹巅峰,对他们孙诗翠三人来说是什么概念,只得接过莲台,拱手对雷火长老致歉。

    “雷火师叔,孙师妹他们情况紧急,今日就先抱歉了,等我处理完事情回来,再与令徒一战。”

    随后江觅不待雷火长老回应,直接在殿内踏上莲台,看都没有再看李闲一眼,急速飞出大殿,向北方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