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的天价医妃〕〔满级大佬每天都在〕〔真实的克苏鲁跑团〕〔大魔主〕〔官霁白燕辛〕〔团宠龙女萌萌哒〕〔小阁老〕〔朕只是一个演员〕〔一世巅峰林炎〕〔秦羽方媛媛〕〔秦羽夏晓薇〕〔姑射山人之暗能量〕〔不败神婿〕〔现代异闻事件薄〕〔暗能量帝国〕〔偏执总裁的小萌妻〕〔重回九零之完美人〕〔苏合第一章恶魔监〕〔恶魔监狱苏合〕〔魔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六十章、风雨欲来
    天狼剑君没有御使天狼剑继续追杀劲装男子,而是将茶杯轻轻放于桌面寒声道:“王乾元,你哪里来得胆子敢如此慢待于我?看来当年给你的教训还是不够啊?”

    “张亚武,你以为我会怕你?我当年只是一时大意而已,不然谁胜谁负可还不一定!”天刀大殿门口缓步走进来一位高瘦绿袍男子,男子眼神阴鸷,双目如电地盯着天狼道君说道。

    “好,王乾元你现在都敢跟我龇牙了,让我看看你这么多年,到底有多少长进!”天狼剑君平淡地说道,这股淡淡的语气却是让王乾元有些暴跳如雷。

    王乾元怒不可遏,身上气势全数迸发,单手持两把碧绿柳叶刀,身侧还悬浮着一把,上下飘荡,似乎已经蠢蠢欲动。

    天狼剑君轻蔑一笑,将天狼剑召回身前,不再多说。眼神一凝,抬手就欲开战。

    “两位莫要冲动!”大殿之外忽然传来蕴含了合道境界威势的劝阻之声,随后话音未落,四位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身形鱼贯而入。

    居然是另外四大一流宗门的扛把子,很诡异的齐聚在了天刀宗大殿。

    天狼剑君见状,眉头一皱,淡淡说道:“王乾元,我就说你哪来的胆子跟我龇牙,原来是有其他人给你撑腰啊!”

    天刀宗掌教王乾元闻言,怒发冲冠,身形一闪就直接向天狼剑君扑去。

    天狼剑君负手而立,天狼剑在身前悬浮,并未有丝毫动作,甚至还挑衅的看了王乾元一眼。

    只是碧绿刀芒还在半空,其他四派掌门已经齐齐沉喝出声,三人封锁虚空,阻挡王乾元前冲轨迹。

    剩余一位是问情剑派掌门冷潇然,问情剑派走的是至疾至速之道,以速度称雄南天,不过剑光一闪。

    ‘叮’的一声响起,问情剑派掌门冷潇然手中长剑已然归鞘,竟直接在半空就将碧绿飞刀斩落。

    “冷潇然,你忘记你们是来干嘛的了?!!”王乾元转头怒视身形窈窕的冷潇然。

    冷潇然人如其名,性情冰冷,据说当年为了问鼎无情之道,年轻之时直接将自己相恋十年的道侣一剑枭首,从此功力大进,短短三百余年便直接合道。

    因此修行界风评好坏参半,但是一身实力之恐怖,就算在合道境界,也是一等一的强者!

    天狼道君算准了其他几位掌门心思,也不见什么动作,面色平淡的站在原地,没有其他反应,只是泰然若素道。

    “五大掌门一起来迎接我张某,真是让人喜不自胜。”

    王乾元怒气冲天,但是在其他几位掌门的眼神示意之下,并未冲动回话,反而是五人中唯一的女子,问情剑派掌门冷潇然踏前一步寒声说道。

    “天狼剑君,你这次来天刀宗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觉得张掌门会将紫青仙葫种交给你吗?嗯?”

    张亚武气势如山,单单自己一人,身上气势并不太输对面五位掌门合力,只是稍弱一筹,身形微微一动,似乎有些顶不住几人合力,快要被几人气势所迫退。

    三长老见状,落于天狼剑君身后,助其分担了些许压力,天狼剑君这才没有被气势压迫的后退,面色开始凝重起来,沉吟了一番认真说道:“你们不来,张乾元一个屁都不敢放。”

    “张老匹夫,你欺人太甚!!”王乾元堂堂合道大能,似乎被戳中心事,面色涨红怒吼道。

    “你敢让我喝一天的茶,我就欺你,你又能如何?”天狼剑君丝毫不退,他久历生死,也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一颗道心剔透玲珑,从未有后退一说。

    他只信一语,习剑者,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而且他深知,这种情况,但凡后退一步,迎接自己和神剑宗的,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惊涛骇浪了,有些时候能退,有些时候,不能退!

    八百年前的灭宗之战,当时的神剑宗掌门凌霄剑仙,一步未退,独战群雄,连斩十八位合道。

    其中就有面前这五大宗门的长辈宿老,仇恨源来已久,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王乾元的师尊就是在八百年前,被凌霄剑仙斩杀的十八位合道之一,他与师尊感情极好,所以一直以来处处针对神剑宗,恨不得灭神剑宗而后快。

    这次苏晚柠遭人设计的事情,神剑宗并未来得及隐瞒,也隐瞒不下,为了大张旗鼓的寻药,其他宗门自然得知了内情。

    又算准了天狼剑君下一步定会为了自己心爱的弟子,来天刀宗求药,所以暗中连横,齐来天刀宗,终于在傍晚刚好赶到,准备连手试探神剑宗一番。

    天狼剑君又轻笑道:“王乾元,你当年被我揍成猪头的时候,倒是没有现在这么硬气啊,是谁说把妹妹送给我,求我饶他不死的啊?你妹呢?叫她出来见见夫君啊...”

    “你...”王乾元气息一滞,竟是被自己这个一生之敌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你什么你?你妹呢?”天狼剑君有意缓和紧张气氛。

    王乾元能当上这个掌门多半是受了师尊当年遗泽,还有其他师兄弟一心修炼,不想与他争权的原因在内。

    在那个年代天刀宗内能与天狼剑君同台竞技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包含王乾元在内。

    所以如今面对天狼剑君,他是毫无底气的,原因无他,拳头没有天狼剑君大而已。

    冷潇然见状脸上一抽,似乎不知道人才济济的天刀宗,怎么会选了这么一个掌门,不过如今五宗暂时同气连枝。

    所以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王乾元,被天狼剑君的独家嘴炮打击的欲生欲死。

    “天狼剑君。”冷潇然神色永远像极北冰原上万年不化的玄冰一般,又淡淡说道:“紫青仙葫不可能给你,你知道的。”

    天狼剑君不退反进,面色凝重的向前一步,竟直接将面前的紫金石地板踏地粉碎,以坚硬著称的紫金石,光是巴掌大小,在修仙界内都要数万下品灵石才能换来。

    财大气粗的天刀宗用来做主殿的地板,却都被天狼剑君踩得粉碎。

    对面五大掌门见天狼剑君居然毫不退步,五人气势一凝,铺天盖地的向天狼剑君横压过来。

    “天狼剑君果然好气魄,就算是独战我们五人,我相信你也能从容而退,只是不知道你们神剑宗内是不是都是如此气魄的英雄好汉呢?”

    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从五人中缓步而出,笑吟吟的问道。

    中年男子气度儒雅,面白无须,带着一股让人如沐春风的气质,正是有笑面阎罗之称的碧水天心楼楼主彭君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