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平秦卿芸〕〔异能田园之农女谢〕〔老公每天不一样〕〔通天仙路〕〔醉酒娇妻〕〔叶新林清雪〕〔牧云王嫣然〕〔超级龙婿〕〔西游记之黑暗三界〕〔史上最强邪君〕〔开局就有顶级剑道〕〔傲婿临门〕〔大小姐的上门女婿〕〔豪婿临门牧云王嫣〕〔从今天起当首富〕〔总裁爹地请温柔〕〔重生之一剑破空〕〔女朋友太强怎么办〕〔大道纪〕〔壮志凌云方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七十三章、神剑之危
    这才狂笑出声,目光如电地看向丘康,带着轻蔑地说道:“天心公子,原来不过如此?”

    丘康闻言并未发怒,脸上春风一笑,开口说道:“在下本来就只是求道路上的小人物,若能有助于问道,那些虚名不要也罢,秦师弟以为然否?”

    “呵呵。”秦年余光轻笑出声,体内灵力鼓动,竭力压制着天心剑意的侵蚀,只是他本身剑意未成,光凭灵力只能减缓侵蚀。

    如果按照这个情况持续下去,就算丘康和他身后两女都不出手,秦年也会直接被剑气侵蚀破坏心脉而死。

    秦年心神急转,危机关头的他,感觉自己神识运转似乎比平时更加流畅。

    对于疾风剑意的感悟也比平时更加深厚了!

    身形微转,一股疾风从他身旁掠过,秦年双目一闭,顺着风向直接御剑向丘康刺去,这一剑剑势不缓不急,看起来只是恰到好处的跟随着风向而去。

    本来笑容满面的丘康见状不由得瞬间收起了笑容,皱眉凝神,手中天心剑也微微颤抖了起来,似乎为这个对手够资格跟自己交锋而兴奋不已。

    秦年居然在生死关头直接领悟了完整的疾风剑意!

    疾风剑意加身的秦年,迅速清除了体内丝丝缕缕的天心剑意,并且在身周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风墙。

    使自己的身体不再受到空间中风力和空气的阻碍,反而变成了他的助力。

    ‘呼’的一剑而过,蕴含了疾风剑意的一剑如清风一般,无影无形,看似从身前刺来,中剑处却在清风拂过的身侧。

    丘康猝不及防之下,被秦年的紫电划破了身侧的长衫,丝丝鲜血染红了他身侧的一小块破口之处。

    其间蕴含的疾风剑意也在瞬间侵入丘康体内,对其造成了二次伤害。

    丘康面容铁青,似乎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这一剑所伤。

    原本拿捏的高高在上的架子,也卸了下来,直接御剑攻向秦年,天心剑直飞秦年而去。

    他自己也是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欲配合天心剑进行近身攻击。

    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们讲究的是远近结合,并不是双方飞剑一出,然后两边就站在原地操控飞剑互拼,谁家飞剑败下阵来,谁就输了。

    而是操纵飞剑攻击敌人的同时,自身也会配合各种近身道法、近战身法,对敌人造成牵制或者辅助进攻的状态。

    大部分习剑者,都是远近皆修,远的时候给你来一发飞剑,近身了直接来一发剑指,甚至来一套长拳,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且大部分剑修都会至少预备两把剑,一把是以御剑之法操纵,凌空杀敌所用。

    另外一把一般是握在手间,近身制敌所用。

    当然,其他类似于刀修、锤修什么的,各有各的规矩。

    而刚刚秦年和丘康之间电光火石的交手之中,丘康是不想取第二把剑,秦年是来不及取,所以两人都是只用了一把剑交锋。

    现在秦年陡然之间领悟了完整疾风剑意,不再是之前那个半吊子,并且还在突袭之下配合诡异的剑意伤到了丘康。

    所以丘康也是毫不犹豫,在身形刚刚消失的瞬间,就从乾坤戒中取出了手持长剑,从侧面配合飞剑袭向秦年。

    秦年这些年在神剑宗内修行,也不是浑噩度日,除了艰难的宗门任务以外,还要处理周边大小宗门的事务,包括一些宗门的试探挑衅。

    在一帮师弟师妹等自己人面前,可能偶尔有些犯二,偶尔爱表现,偶尔会示弱。

    但是放在神剑宗以外,也算是一位杀伐果断的狠人,在外界对神剑宗年轻弟子的威名当中,也只是仅次于苏晚柠罢了。

    而且这次事件蹊跷无比,三大宗门天骄,上来就是一副要下死手的反应,秦年有些心忧其他师兄弟,所以直接放开手脚,希望能争取出一线生机后,再帮助到自家师兄弟们。

    丘康和秦年之间地战斗,乍一开始就直接呈现白热化阶段。

    天空之中风起云涌,两人头顶飞剑交击,加上手中长剑交击相加,声震十里方圆,打的惊天动地。

    过得片刻,两人交错而过,转身相对,没有继续拼斗。

    秦年嘴角溢出潺潺鲜血,虽然他完整领悟了疾风剑意,但是对于沉浸剑意多年的丘康来说,还并不足以造成致命的威胁。

    “这次任务你必须要死,所以对不起了...”进入激战状态的丘康面色平淡道。

    秦年闻言飒然一笑道:“如果你不让你身后那两位上来的话,谁死还不一定呢。”

    “呵呵,那让我看看你的剑,有没有你的嘴硬吧。”丘康冷笑道。

    旋即两人又战在一处。

    “叮”“叮”“叮”...

    长剑交击的声音连绵不绝,两人都放开了手脚,杀意弥漫虚空,赫然是生死之战。

    在旁观战的司静秀眉微微上挑,似乎对于丘康连一个秦年,都无法快速斩杀,有些愠怒。

    想起自己掌门的嘱咐,面上面容一沉,就待加入战场。

    就在这时,鞠晓似乎察觉到了身边女子的情绪变化,侧身过来对着司静微微一笑,轻轻抬手隔空虚按了一下司静持剑右手道。

    “司静师姐,切勿着急,这是丘师兄的安排。”

    “安排?难道是...”司静原本愠怒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鞠晓抬手指了指天空中战斗的两人道:“你觉得丘师兄会连一个秦年都要花费这么长时间吗?”

    “他在等秦年放神剑令?”

    “对,秦年身为此次神剑宗领队,身上必然有神剑令,那为了求得生机,他最后肯定会放神剑令求援的,我们就可以...”

    司静的脸上恍然大悟,神剑令没有神剑宗独门手法的情况下是无法释放的,如果丘康之间干脆利落的将秦年斩杀,那就算得到了神剑令,也释放不出。

    所以只能像现在这样,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点点的加重秦年的压力和恐惧,迫使他在重压之下,释放出神剑令,来为自己求得生机。

    至于秦年的师弟师妹,看到神剑令后,来援的路上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又或者其他宗门弟子会不会往神剑令这边聚集,都是属于不可控的事情了。

    但无疑,这对于神剑宗弟子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