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十一章 玛法里奥与新书
    “啊——哈——”

    次日清晨,赫奇帕奇的餐桌上,玛卡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睡眼惺忪地往嘴里塞着切片白面包,连果酱都忘了涂。身上的校服长袍也被他穿得歪歪斜斜,一看就是随意套上去的,这幅邋遢模样可与他平日里的整洁风格有点不太搭。

    “嘿,小学弟,怎么那么困啊,昨晚没睡好吗?”大大咧咧的夏洛特学姐显然并不在意别人的穿着打扮——虽然她自己总是打扮得美美的。

    “唔……是啊,有点。”玛卡无精打采地点点头,眼皮耷拉着,似乎下一刻就会陷入梦乡。

    “是在想哪个小姑娘呢?”夏洛特学姐趁机打趣道。

    “嗯,在想你啊,哈——”玛卡本能地回答,说罢还又打了个哈欠。

    夏洛特小姐显然没有想到,这货连半睡半醒的时候都能迅速地作出反击,不由得露出了一脸“我服了你了”的模样。

    “行啦!快清醒一下,一会儿就要上课了。”她扬起手,卯足了劲儿往玛卡的背后就是一巴掌,玛卡被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连嘴里的面包都落在了餐桌上。

    “我说学姐,不用这么狠吧?”玛卡一阵龇牙咧嘴,他感觉这会儿背上肯定有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就在这时,猫头鹰们来了。

    玛卡抬起头,看着那一大群猫头鹰在餐厅里飞舞着,将各自的包裹或是信件扔到收件人的腿上。

    “话说回来,我家玛法里奥整天窝在宿舍里(它连学校的猫头鹰屋都不想去),除了吃就是睡的,几乎没派上过什么用场!”玛卡幡然大悟一般拍了拍大腿,“那我买它干嘛?看来得给它找点事情做做……”

    就在玛卡琢磨着让自家猫头鹰出去溜溜弯儿的时候,一个黑影自餐厅的大门口飞掠而来,将其他猫头鹰们都吓得一哄而散。

    “啊?”玛卡闻声再度抬起头一看,只见自家的猫头鹰玛法正向自己俯冲而来,然后像是轰炸机一般将一个大包裹扔在了玛卡身后的空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咕。”玛法叫了一声,然后落到餐桌上啄起了玛卡餐盘里的另一块面包片。

    “这是你养的猫头鹰?”夏洛特学姐好奇地盯着玛法猛看,“它可真强壮,我也想养一只这样的,你在哪儿买的?”

    “翻倒巷的‘巨型蜘蛛’,”玛卡随口回答着,将夹在包裹上的一份单子抽了出来,“噢,我在丽痕书店订的书到了。”

    这是玛卡在临开学的前几天,特地跑了一趟丽痕书店订下的,一些有关于魔药学和草药学的书籍。虽然他订购的这些书在图书馆都可以找得到,但图书馆的书可不会允许你在上面乱涂乱画。

    夏洛特凑过去看了几眼,随即惊讶道:“小学弟,你是准备在一年级就将霍格沃兹的所有课程都学完吗?”

    玛卡将书单往包裹上一塞,一边说着怎么可能,一边拎起这个大包裹往休息室走去——他得在上课前将这些书放回宿舍里去。

    在经过格兰芬多学院的长桌时,哈利出声叫住了玛卡。

    “嘿,玛卡!海格叫我去他那儿喝茶,你去不去?”他挥舞着手里的字条朝玛卡问道。

    “什么时候?”玛卡说。

    “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哈利回答道。

    “我下午有课,你替我向海格问声好,我会改时间去看看他的。”

    哈利点点头,然后趴在桌子上往字条背面写了点什么后,便交给海德薇送了出去。

    今天上午,是赫奇帕奇的第一节变形课。

    变形课的任课教授是米勒娃·麦格,她与斯内普一样,是一名严格的导师。

    但和斯内普不同的是,麦格教授对四个学院都一视同仁,她会对任何触犯校规的学生严惩不贷。

    因此,虽然大部分学生都很害怕这位总是板着脸的资深女教授,但却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敬畏。

    相信,发自内心地尊敬着她的学生绝对不在少数。

    麦格教授的教课方式一向都是简练而有效的。才刚上课,她就给在座的所有学生来了一个下马威。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法术。”她说,“任何人要在我的课堂上调皮捣蛋,我就请他出去,永远不准他再进来。这番话,我和每一届新生都说过,希望你们将它作为一个警告牢记在心。”

    然后,她把她的讲桌变成了一只麋鹿,又变了回来。

    绝大部分都被这种神奇的魔法吸引住了,自然也是一种一个。事实上,玛卡恐怕是在座学生中,最能体会到其中难度的一个学生了,他在这之前就从《初学变形指南》上了解到了这一点。

    至今为止,玛卡已经将好几本学校要求的教科书都读完了,而其中他认为最难的,恐怕就要数眼下这门课程了。

    变形术的难度,不仅仅取决于巫师对其原理的研究,这只是一个起点。要想真正熟练使用变形术,最大的难点在于对变化前后的物体性质的透彻了解。

    学习变形术的巫师们,不仅要深入研究物体的物理性质,更要对物体的魔法性质有着尽可能高的理解和掌控——这是非常复杂而深奥的,并且可以说是永无止境。

    举例来说,刚入门的巫师如果可以将一根火柴变成一根差不多大小的缝衣针;那么,变形术大师则可以将这根火柴变成各种型号、各种材质甚至各种纹理,并将它维持上百年!

    当然了,这其中除了精度和消耗的差距以外,最大的不同还是在于对其的理解上面。

    这是一门相当耗费时间的长期研究课程,而玛卡更是发现,这里面丝毫没有捷径,只能靠日常的学习和研究来进行累积而已。

    课堂上,玛卡将分配给他的一根羽毛变成了一坨金属疙瘩。他对物体的形态还掌控得不是很好,但麦格教授还是对着他点了点头——对于初学者来说能让物体产生质变已经是一个极为不错的表现了。

    到了下午,则又是一节令人昏昏欲睡的魔法史课。宾斯教授总是用他那单调乏味的语调,絮絮叨叨地讲着枯燥的魔法界重大历史事件。那毫无感*彩的讲课方式,让几乎所有学生都对这门课提不起兴趣来。

    可玛卡却听得津津有味。因为他发现,宾斯教授讲的内容其实并不是照本宣科,而是被极有条理地梳理过的,而且偶尔还会有一些连教科书上都漏记了的内容。相信这位令人尊敬的霍格沃兹唯一一位幽灵教授,在每天晚上都会为自己的课程精心备课。

    当然了,这也或许是因为幽灵根本就不需要睡觉,这就让他多出来很多时间。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肯定会无聊得想再死一遍的。

    “我听说,宾斯教授在生前就是霍格沃兹的魔法史教授,直到他在某一天前来授课时,一不留神将自己的身体忘带了。”坐在玛卡身边的厄尼小声地说道。

    “如你所说,宾斯教授不仅为教学事业贡献了后半辈子,就连在死后都在继续维持着这份极为不易的坚持。”玛卡点点头,如此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啊!”

    厄尼楞了一下,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他不由得挺起腰杆认真地听起课来,可没多久就又趴下了——这门课本身实在是太枯燥了。

    魔法史的课程对于其他同学来说或许是极度难捱的,可玛卡却觉得,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

    “玛卡,你这是要去哪儿?不去休息室下一会儿巫师棋吗?”厄尼有点诧异地道。

    魔法史教室在二楼,会宿舍的小獾们都一边互相交换着各种八卦情报,一边往楼下走去,只有玛卡一人正踏上了朝上的阶梯。

    “哦,我得去一趟图书馆,有点资料需要查一查。”玛卡回头说了一句,脚下却没有停顿,很快就随着自动转向的楼梯消失在了厄尼的视线之中。

    位于霍格沃兹主堡五楼的图书馆,是一间拥有极大藏书量的庞然大物。

    在这里面,你几乎能找到所有市面上正在发行的、又或是过去发行过的各种魔法书籍。当然了,这里有很大一片区域是所谓的“*区”,如果没有校长或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签字条是无法借阅的。

    图书馆的管理员是平斯夫人,消瘦、年迈而且易怒,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因为饥饿而性格暴躁的老秃鹰。

    她将图书馆中的书籍视为她的生命,会将任何试图涂改破坏藏书的学生赶出这里。在她看来,这些宝贝书们都是她的禁脔,如果可能的话,谁都不要进来才是最好的。

    这会儿才刚过了下课时间没多久,图书馆里只有几个格兰芬多的一年生——他们学院今天下午没排课。

    “……神奇生物……神奇生物……在这儿!”

    玛卡踮起脚,从高高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名为《类人神奇生物习性与产地》的书籍,当即就站在那里开始逐页翻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