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亿万家〕〔楼兰刀客〕〔嗜杀嫡女〕〔怪谈异闻录〕〔寻天诛魔传〕〔世蹉跎兮自逍遥〕〔我在末世当大王〕〔重生之宅女魔尊〕〔剑凌九重天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夺舍了太阳神〕〔我的暗恋恰好是你〕〔在古代的锦绣良缘〕〔二次元选项系统〕〔妙手圣医〕〔禁咒法师〕〔谨姝〕〔农门秀色之医女当〕〔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七零佛系小媳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二十五章 一条咒文的故事
    当玛卡来到洛夫古德家时,谢诺菲留斯正在厨房那边为当天的午餐做准备,而卢娜则在小小的餐桌上摆好了三副餐具——玛卡已经通知了他们自己会过来。

    “午安,玛卡。”卢娜听到壁炉那边有动静,却不慌不忙地将餐盘都摆好了,这才转过身来平静地道。

    “嗯,午安卢娜!”玛卡看着眼前这个神情恍惚的少女,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慨——她果然一点儿都没变。

    “有段时间没见了,还好吗?”卢娜用轻飘飘的语气说着,仿佛这不是礼节性的问候,而只是随口一说。

    玛卡不客气地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笑着点了点头:“还不错,你呢?”

    “不知道……或许还行吧。”她歪着脑袋,似乎真的在思考最近的情况。

    这会儿,谢诺菲留斯也擦着手往这边走了过来。

    “欢迎来这儿一起过圣诞节,我的小读者。”他高兴地道,“最近几期看了吗?我写了很多关于弯角鼾兽的论述,读者们的反应都不错!”

    “哦,是的!那真是太棒了,一会儿您可以再和我说说。”玛卡当然没看,他哪有那闲工夫。

    虽然谢诺菲留斯每一期都会让猫头鹰给他带一本,一次都没有漏掉过。

    “好的好的,当然!但是先来吃午餐吧,已经准备好了。”谢诺菲留斯说,“等过了圣诞节我会比较忙,你知道的,《唱唱反调》年末特刊——我准备了很多有趣的内容。”

    他将玛卡拉到餐桌前坐下,给玛卡盛了满满一碗浓汤。

    “……所以圣诞节后,你代我陪卢娜去麻瓜的大城市逛逛吧!”他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对麻瓜很熟悉,我想总比我要强。”

    “哦,当然可以!”玛卡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卢娜一直想去看看麻瓜的生活方式——她对我给她买来的麻瓜装饰品总是非常喜欢。”谢诺菲留斯看着自己的女儿,眼中流露着宠爱的光芒。

    卢娜侧过头,将耳朵上挂着的甜樱桃耳环露给玛卡看。此时的她,带着一丝朦胧的笑容,大眼睛忽闪忽闪着,看起来确实很高兴。

    午餐还在继续,玛卡一边和面前的父女俩悠闲地说笑着,一边断断续续地思考着麻瓜与巫师之间的分界线。

    在仍由纯血巫师作为主要组成部分的魔法界,巫师与麻瓜的界限依旧分明。哪怕在很多先贤的努力下,魔法界已经出现了许多极为优秀的麻瓜巫师,可根深蒂固的区分理念却始终牢牢地扎根在大部分巫师的心中。

    对此,玛卡并没有太多想法,只想好好享受自己的平静生活。他有着身为一个普通人的自觉,就算成为了一个巫师,那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巫师而已。

    那些复杂而又麻烦的事情,就全部交给像邓布利多那样伟大的巫师去解决就好。

    “卢娜,到时候我们先去哪儿好呢?我觉得——”

    玛卡抛开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脸轻松地和卢娜商量起节后行程来。

    在洛夫古德家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这多半和卢娜的性格有关。和她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被她那天马行空的思维所影响,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空灵了起来。

    和卢娜在一起的时候,玛卡已经不再约束起自己的感性了,因为在卢娜这里很难找到悲伤。两人常会因为一些有趣的小事,而笑得直不起腰;也总会在独特而惬意的环境中,无声地享受这份平静。

    迷迷糊糊之间,圣诞节前夜已经悄然降临。

    谢诺菲留斯正在二楼工作间里忙碌着,玛卡和卢娜则跟昨晚一样,并肩靠在屋子的外墙上仰望着无尽夜空。

    最近的夜晚星星很少,大多都被一层薄薄的云给遮去了。一轮朦胧的下弦月在天壁上时隐时现,将银辉遍洒整个山坡。

    “妈妈将她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了我,作为我的名字。”卢娜抬头看着月亮,安静地笑着,就好似只是在和别的什么说话,而非坐在她身边的玛卡。

    玛卡点了点头,也不管卢娜看没看见。

    “你呢?”卢娜问,“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玛卡笑了,笑得不明所以,可卢娜却一点都没在意。

    “我自己起的,我本来就叫这个名字,”玛卡说,“一直都是。”

    “那也不错。”卢娜道,“妈妈常说,巫师的名字就代表了一个人的生命轨迹——从哪里来,又将会去哪儿。”

    玛卡闻言停止了发笑,他擦擦眼角的泪水。他甚至都搞不清,那究竟是高兴的?还是悲伤的。

    “是啊!它代表了从哪里来,或许也会告诉我们到哪里去……”

    次日一大早,洛夫古德家被猫头鹰围攻了……

    大量各种毛色、各种品种、各种体型的猫头鹰乱糟糟地停在了屋子前面的草坪斜坡上,因为屋顶和窗沿早就被其他猫头鹰站满了——他们都是来给玛卡送圣诞礼物的。

    玛卡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受欢迎,按说平时根本没几个人会来和他说话啊?

    当睡梦中的玛卡被一连串的啄击声吵醒以后,玛卡急急忙忙地赶出来,将大大小小的礼物全都弄进来,堆放在了卢娜家那间小小的客厅里。

    这时,睡得半梦半醒、比平时更显迷糊的卢娜,穿着她那身红绿相间的格子睡衣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玛卡,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她半睁着双眼,手里举着一个小小的信封含糊地问道。

    “是啊!打开看看吧!这是我今年送出的圣诞礼物中,耗时最久的一样了。”玛卡乐呵呵地道,“圣诞快乐,卢娜。”

    “那我的礼物呢?我的礼物呢?”一旁的谢诺菲留斯此刻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冲冲地朝玛卡问道。

    “马上就到。”玛卡脸上的微笑更清晰了。

    “唔……嗯,这是什么?”卢娜轻轻撕开了信封的封口,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挤满了细小字母和符号的薄薄的卡片来。

    “这是一条咒文,”玛卡说,“就是那条在试验时出错的咒文,我把它解析完成了。”

    根本不用明说,在场的父女俩都立刻明白了——这就是那条让卢娜失去了母亲、让谢诺菲留斯失去了妻子的咒文!

    父女俩互相对视一眼,都发现对方的眼眶有点湿润了。

    玛卡是对的,他们根本不会对这条咒文产生恨意——他们不恨任何人或者物。他们对这条咒文所拥有的感情,只有遗憾。

    卢娜的母亲,潘多拉·洛夫古德是一个极为热爱试验符咒的人,因为试验出错的突然性,她临死前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而这条咒文,几乎就成为了她的唯一遗愿。

    当谢诺菲留斯将亡妻下葬时,他将她的试验笔记和她一同葬在了墓穴中,希望这样能让她在那未知的地方,继续做她最喜欢做的事情。

    却未曾想,当时就在现场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卢娜会将它牢牢地记在心里;更没想到的是,玛卡甚至仅凭卢娜对事发现场的随口描述,就默默地将咒文找到并解析完成了。

    对于卢娜父女俩,玛卡的这份圣诞礼物,甚至要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来得珍贵。

    “……谢谢你,谢谢你!”谢诺菲留斯的嗓音很明显地在颤抖。

    而卢娜更是睡意全消。她一言不发地朝玛卡走来,用力地抱住了他,久久都没放开。在视线交错的瞬间,玛卡敏锐地发现:此刻的卢娜,完全没有了往常那般的恍惚,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良久,当两人分开时,卢娜手捧着那张薄薄的卡纸,神情又变得朦胧了起来。那景象仿佛在告诉玛卡,他刚才所见到的只是错觉而已。

    “好了卢娜,来帮我一起拆礼物吧!让我们瞧瞧,到底都是谁送的,我可不记得我交了那么多的朋友!”玛卡笑着道。

    当晚,谢诺菲留斯准备了大量的食物,烤肉、烤火鸡、肉卤蘸碟等等一应俱全,简直就像是将平日里节约出来的份都用在今晚了。

    当然了,洛夫古德家的各种特色食物更是五花八门,样样都有,看得玛卡一阵眼花缭乱。

    他们放开了肚皮大吃大喝,时而高兴地欢呼,时而呢喃低语。在气氛达到顶点时,平日里不怎么喜欢舞蹈的卢娜甚至都拉着玛卡跳了段舞。

    这一场仅有三个人的圣诞晚宴,交织在他们的欢笑声中,直至深夜……

    第二天黎明时分,天刚微微透亮,谢诺菲留斯施展随从显形,将两人带到了普利茅斯郊外的墓地中。

    玛卡静静地站在旁边,看着卢娜将那张写满了解析公式的卡片点燃,在她母亲的墓碑前一点点燃烧殆尽。

    直到此时玛卡才从谢诺菲留斯口中得知,卢娜的母亲潘多拉的故乡,竟然就在离此处不远的一个麻瓜小村庄里。

    玛卡看着蹲在墓碑前的那个有些孤独的小小背影。

    那头瀑布般及腰长的淡金色柔软长发,在刚刚升起的朝阳中,再次显现出一层美丽而纯真的光晕来。

    “呼神护卫。”

    玛卡心有所触,他默默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口中喃喃自语间,周身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银白色光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凤女嫁到〕〔轮回学府〕〔叶罗丽精灵梦之日〕〔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叶心白陆爵风〕〔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