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霜舞天下〕〔最后残仙〕〔盛世玄凰〕〔绝世妖帝〕〔最强丹神〕〔网文超级写手〕〔惊世凰后医手遮天〕〔万古龙神〕〔心痕记凡界篇〕〔娇妻捧上天〕〔神魂丹圣〕〔独步九天〕〔龙门枭雄〕〔一品女神探:皇后〕〔带着仓库重生〕〔汉元1836〕〔圣光在忽悠你〕〔黑金霸主〕〔首席大人的挂名妻〕〔欠你一场完美的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七十五章 拉斐拉龙吻
    夏季学期剩下来的那段日子,是在一片耀眼的阳光中度过的。

    霍格沃兹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大家不用再天天提心吊胆。而更重要的是,今年的考试取消了,学生们都为此欢欣不已——悠闲的时间显得更多了。

    可玛卡的生活却因此而更加紧凑了。

    在学期末的这段时间里,他天天把自己埋在有求必应屋里进行着各种研究,所研究的课题也更加深奥诡秘了。

    比如针对八眼巨蛛的血统改造,又比如,没事就把汤姆·里德尔“拎”出来折腾一番。

    之前,里德尔那番“吞噬恐惧”的言论,以及邓布利多的悲伤往事,都给了玛卡很大的启发。

    他有一种感觉,只要沿着这个方向把研究继续进行下去,就能得到正确的解决办法了。

    如此剩下的,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又到了放假的日子了。

    说实在的,每次放假玛卡都有一种不知何去何从的感受。

    当一个没有家的人面对“回家”的日期来临之时,他所失去的“伤感”便被转化成了“茫然”。

    只是今年暑假,却已经有人替他安排好了去处。

    ……

    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

    “布洛瓦小姐,突然邀请我去你家,是有什么事吗?”

    “种花。”

    “……”

    玛卡看了她一眼,发现维莉依旧是那副毫无表情的模样,随即他立刻放弃了追问。

    没办法,她说种花,那就肯定是种花没错了,这里面不会藏有任何深意。

    玛卡记得,之前那位管家先生曾经说过,维莉的家就在巴黎的布洛瓦堡。要知道,那可是一座著名的皇家城堡,虽说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景点,可要是有一个巫师家族住在里面,这其中的意义可就大为不同了。

    更何况,这座城堡的名字,竟然和维莉的姓氏是相同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飞机平稳地降落在了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跑道上。

    玛卡提着自己的手提箱,帮维莉去取了她托运的行李,然后一同搭乘机场巴士来到了卢瓦尔河边。

    当他站在布洛瓦堡的大门口时,他立刻赶到一股独特的气息朝他迎面扑来。

    这是一座很奇特的城堡建筑,它的主体是由四个侧翼围成的一个广场。

    大概是因为每个侧翼建造年代的不同,它们各自具有着不同时期的建筑风貌,同时有哥特式建筑风格、文艺复兴建筑风格及法国古典主义建筑风格。

    在其中缓缓步行时,常常会让人产生穿梭于不同时代的错觉。

    随着步伐推进,维莉带着玛卡来到了一座螺旋向上的大楼梯前。

    “这里。”

    维莉说着,取出魔杖敲了敲楼梯的扶手。随即,整座楼梯竟从上而下开始慢慢虚化淡去,变成了一座宛如梦幻一般的半透明阶梯。

    可周围的麻瓜似乎都看不到这等场景的变换一般,依旧行动如常,这般变化没有惊动任何人。

    等楼梯变化完毕,维莉率先往半透明的阶梯上走去,她的背影越来越淡,最终整个人消失在了玛卡的视线之中。

    他连忙跟着走了上去。

    当玛卡沿着螺旋状的楼梯往上走了几圈之后,他便来到了二层的一扇大门口。门是敞开的,里面的状况一览无遗。

    维莉正站在大厅里,而在她面前,正站着两个女仆,她们正在用法语说着什么。

    而就在门口,上次那位老管家正面带笑容看着玛卡。

    “尊贵的客人,欢迎来到布洛瓦堡,我代我家主人欢迎你的到来。”老管家笑着道,“关于你对我家小姐的照顾,有劳了。”

    “那是我的荣幸,管家先生。”玛卡礼貌地道,“你的英语依旧是那么好。”

    “你知道的,这是管家所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老管家眨了眨眼睛道。

    布洛瓦家的仆从干起活来很利索,他们很快就给玛卡安排好了可供随时入住的客房,房间很大,装饰也豪华地吓人。

    在这座城堡里,到处都有着突出法国皇室的徽章——百合花。光从这点就可以预见,布洛瓦家族和法国皇室的联系绝不一般。

    从房间的窗户往外头看去,可以隐隐绰绰地看到很多麻瓜的虚影,他们都是半透明的存在。在这里,麻瓜和巫师,被一种奇特的魔法给巧妙地隔离开了。

    玛卡在窗边看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沉浸到了思考中去——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习惯。只要看到什么神奇的魔法,就会不自觉地开始思索其中的奥妙。

    “咚咚”

    突然,一个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玛卡的思绪。

    “请进。”他朗声道。

    门被人轻轻推开,维莉走了进来。

    “种花。”她直截了当地道。

    “……好的。”玛卡不得不点了点头。

    是的,这次来就是给布洛瓦家当花匠来的,他明白,非常之明白……

    玛卡本以为维莉会带他去花坛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可维莉却带着他一路走到了某个偏僻的塔楼顶上。

    “在这里,种花?”玛卡问道。

    “母亲对花过敏。”维莉平静地道。

    维莉说是种花,那就肯定是种花。可这次要种的花,却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花”。

    “这是……拉斐拉龙吻?”

    拉斐拉龙吻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植物,它总是喜欢在高处生长,培育的手段并不复杂。可要它开花就不是一般的困难了。

    或者说,不是一般的费钱。

    当拉斐拉龙吻长出了青绿色的小花苞时,就需要每天用龙血灌溉。不同种类的龙血可以让它开出不同的花朵,每一朵花都和火龙的嘴巴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还会喷出龙息。

    然而,龙血的价格一直都是非常昂贵的,每一小瓶都要12加隆。要是用龙血灌溉的话,每天至少得花去上百个金加隆。再算一算拉斐拉龙吻开花所需要的时间……

    不准备个上万金加隆,是绝对看不到它开花的那天的。

    “是的,拉斐拉龙吻。”维莉依旧是那么地淡定,“我想看一看它长什么样子。”

    正是因为这种植物开花的条件太过苛刻,稀有程度简直让人抓狂。可要是算上这种植物的果实中所蕴含的药剂学价值的话,愿意花费上万金加隆去培育的魔药大师也不是没有。

    只是它的种子同样珍贵无比,能不能买到还是另一说呢!

    “看来,这次陪你过来‘种花’,还真是来对了。”玛卡摇了摇头道。

    当玛卡和维莉将这里的事情弄完的时候,太阳已经渐渐西垂了。

    在夕阳的照耀下,两人缓步走在城堡中间的广场上,他们的影子在身后拖得老长。

    此时,布洛瓦家的家主已经回来了,他颇为正式地和玛卡见了个面。

    “欢迎你的到来,麦克莱恩先生。”

    维莉的父亲名叫埃里克·布洛瓦,是一个满脸严肃的瘦削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正装,看起来总是那么一本正经的模样。就算是和自己女儿说话,语气也依旧没什么变化。

    虽然布洛瓦先生的相貌甚是英俊,气质也显得非常出众,可他与自己女儿一样,似乎脸上永远也不会显露出任何表情。

    但是至少,他待客的时候并没有像卢修斯·马尔福那样露骨的傲慢,虽然一直都绷着脸,可行为礼节上却没有半点怠慢的意思。

    看得出来,事实上他对自己的女儿在英国读书的情况,还是相当关心的。

    在当晚的丰盛晚宴上,埃里克和玛卡聊着维莉的话题,而当事人维莉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场面还算和谐。

    这顿晚餐,实在是玛卡这些年来吃过的最好的一顿了。姑且不提英国麻瓜那些蠢爆了的食物,就连霍格沃兹的晚宴也并不是很合玛卡的胃口。

    可布洛瓦家的这一餐,却让玛卡十足地饱了一次口福。

    虽然他暂时失去了享受美食时的愉悦之感,可味觉却并没有跟着丧失了。

    夜间,玛卡坐在客房里的书桌前,再次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

    “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很适合做一些理论性的研究。”

    他随口嘀咕了一句,便投入到了笔记本上的各种实验数据中去了。

    ……

    玛卡在布洛瓦家的生活过得很滋润,无论是起居还是用餐都有仆人照料,任何生活上的琐事都不用他去操心。

    可就在这期间,大概是8月份的某一天,英国却发生了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小天狼星布莱克越狱了!

    几乎所有巫师都知道英国这座巫师监狱的大名。

    它坐落在北海中央的某座孤岛上,最初的居住者是一名叫做“艾克斯蒂斯”的邪恶巫师。当他死去之后,这座建筑物才被魔法部发现,并改造成了一座由官方掌控的巫师监狱。

    这座著名的监狱中,所有看守都是一种名为“摄魂怪”的土著黑暗生物。他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丑恶的东西,他们以其他生物的快乐为食,因此会让接近他们的人感到阴郁和绝望。

    可若是在极端的状况下,他们也会吸食生物的灵魂,把生物变成一种行尸走肉的状态。可以说,谁都不会想到这座监狱里去呆上哪怕一刻钟。

    而这座令人恐惧的著名巫师监狱,就叫做“阿兹卡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