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七十九章 来自斯内普的委托
    “真可怕,”惊魂未定的纳威说,声调明显比他平时要高出不少,“那东西进来的时候,你们觉得冷吗?”

    “我觉得古怪,”罗恩说,不舒服地扭动了一下肩膀,“好像我再也不会高兴起来了……”

    金妮蜷缩在角落里不停地发抖,她环抱着自己的膝盖,低声抽泣着。赫敏走过去,用手臂抚慰地搂住了她。

    “金妮,如果不喜欢巧克力的话,可以试试这个。”

    玛卡又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小半瓶微微泛白的药液,看起来就像是兑了水的牛奶一样,可众人却光看着它就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金妮当然也感觉到了,她抬起头看着玛卡,怯生生地道:“我……可以吗?”

    “当然,喝下去会好很多。”玛卡将瓶子递给金妮,“只需要喝一丁点就够了,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小口。”

    “这看起来一定很珍贵,是你新发明的魔药吗?”赫敏好奇地问道。

    “哦,是的,”玛卡说,“嗯,我是说这确实挺贵的,不过还算不上是魔药——它并不是靠调配制成的。”

    “哦——我一直想问了——”哈利忍不住说道,“玛卡,你的外袍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啊?简直像个装满了各种魔药的储物柜!”

    玛卡闻言耸了耸肩,“这可是我的秘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金妮颤颤巍巍地拔掉了瓶塞,然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

    顿时,她清晰地感觉到,有一股暖流顺着喉管一直向下流淌,然后瞬间就在肚子里扩散了开来——她的心情不可思议地变好了。

    “哦——我感觉到了快乐。”金妮脸上露出了笑容,可转瞬间又苦着脸道,“不过它的味道真苦……”

    她将瓶塞重新塞好,打算还给玛卡,可玛卡却摆了摆手。

    “你可以自己留着,给需要的人使用。”他随意地道。

    “哦——谢谢,”金妮感谢地点了点头,“可我想最好不要喝第二次。”

    “她是不是变得开朗了一些?”罗恩奇怪地看着金妮说。

    “那只是暂时的,效果过去了就会恢复平常的状态了,嗯……大概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而已。”

    过了一会儿,卢平教授回来了。

    他进来时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微微一笑,说:“我没有在巧克力里下毒啊,你们知道……”

    他正说着,目光却被金妮手里的魔药瓶给吸引住了。

    “哦,这是?”

    “加了契夫花汁液的牛奶而已。”玛卡随口道。

    “那可真不错……”卢平嘴角抽了抽。

    虽然听上去很简单,可“契夫花”这种材料可不便宜,单独的契夫花汁液就能够起到和高级魔药“欢欣剂”相类似的作用,而且还不会有唱歌跳舞的后遗症。

    “……好吧,十分钟以后我们就到霍格沃兹了。”卢平教授说,“大家好些了吗?”

    在剩下的旅途中,他们没有多谈什么。

    最后,火车终于在霍格沃兹车站停了下来,下车的时候可真是一片忙乱:猫头鹰啼叫,猫儿们也时不时凑着热闹,就连纳威的宠物蟾蜍都在他的帽子底下呱呱叫着。

    那小小的站台已经结冰了,冷雨哗哗地下着。

    “一年级的到这里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

    海格已经弯着腰从火车里钻了出来,他这会儿正向惊慌失措的新学生招手,要带领他们去经历传统的渡过湖泊的旅行。

    “还好吗,你们三个?”海格越过那许多脑袋冲着他们喊道。哈利他们向他挥手,但是并没有机会和他说话,因为他们周围的人正推着他们沿着站台向前走。

    哈利、罗恩和赫敏跟随学校的其他学生走上了一条粗糙泥泞的路。

    在那里,至少有一百辆马车在等候剩下的学生,每辆车由一匹隐形的马拉着——哈利只能这样假定,因为等到他们爬进一辆马车并且关上车门以后,马车就自动行驶起来。

    车厢一路跌跌撞撞的摇晃着,马车里面有一股淡淡的霉味和干稻草的味道。

    马车滚滚前行,前方是一对宏伟壮丽的铸铁门,两旁是许多石柱,顶端装饰着带翼野猪的小雕塑。

    他们看到又有两名身材高大、带着兜帽的摄魂怪站在大门两旁守卫着,随着慢慢接近,似乎又有一阵寒潮向这边袭来。

    “都遮遮掩掩地藏在斗篷下面,还真是没法儿分辨哪个是哪个……”玛卡看着它们,心中如此想道。

    马车在长长的斜坡车道上提高了速度,一直驶到城堡前。赫敏探身窗外,看着许多角塔和塔楼渐渐向他们靠近。

    最后,马车摇摇摆摆地停下来了,大家都匆匆下了车。

    随即他们便看到,在通向城堡的石阶上正站着一个人。

    “麦克莱恩,过来一下。”

    那是斯内普,他一如既往地臭着脸,也没去看其他人,就朝着玛卡说了一声后便转身往城堡里走去。

    玛卡愣了一下,和哈利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快步跟了上去。

    斯内普的办公室里。

    “教授,找我有什么事吗?”玛卡问道。

    “狼毒药剂,知道吗?”斯内普直截了当地问道。

    “哦,是的——”玛卡顿了顿道,“卢平教授需要它,是要交给我来制备吗?”

    这回换斯内普愣了一下。

    “你知道他……嗯,你会熬制狼毒药剂?”他犹疑地看着玛卡问道,“成功率怎么样?”

    斯内普虽然对玛卡知道卢平是狼人这件事有点好奇,可他更关心的还是狼毒药剂的制备,它的熬制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应该会在百分之八十左右,具体的话得试过才知道。”玛卡坦然道。

    “嗯……”斯内普微皱着眉考虑了一下,这才说,“那你就先试试,狼毒药剂的服药时间想必你应该知道,在那之前必须制备完成。”

    玛卡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将这个任务交给玛卡是邓布利多出的主意,而斯内普倒是也没反对,只是他原本打算先给玛卡演示一遍的,谁知道玛卡在魔药学上的进步这么快。

    在上个学期,玛卡在学校里低调地活动着,和斯内普在魔药学上的交流也少了很多。可他却没料到,哪怕玛卡只是一个人埋头做研究,却也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飞快进展。

    可以说,玛卡在魔法上的天赋和勤奋,还真是一般人学不来的。

    但斯内普哪里知道,这其中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正隐藏在其中,连玛卡自己都丝毫没有察觉到。

    事情交代完了,玛卡告辞离开,打算去礼堂看看还赶不赶得上分院仪式的时候,却被斯内普叫住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教授?”

    斯内普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过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道。

    “有空的话,看好波特。”他不情愿地说着,还特意补了一句,“……这是邓布利多的意思。”

    “好的,教授。”

    两人一前一后,快步往一楼走去。

    礼堂里是一片尖顶黑帽子的海洋,每张长长的餐桌旁边都坐满了学生,成千上万支蜡烛照得他们脸庞发亮,这些蜡烛悬浮在长桌上方的半空中。

    麦格教授拿着一顶古老的帽子和一只三脚凳正往礼台的中央走去。

    “倒是赶上了,不过……”玛卡淡淡地摇了摇头道,“又得听帽子唱一遍……”

    霍格沃兹学校的新学生要戴上分院帽以便决定他们应该到哪一个学院学习,这顶帽子会大声叫出他们最适合就读的学院。可它总有个坏习惯——它总爱用一种奇怪的腔调把各个学院的特质给唱出来,期间还会插上几句它认为很有趣的寄语。

    当玛卡和斯内普一同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们。

    玛卡礼貌地微微倾了倾上半身表示礼貌,可斯内普却从不管这些,他大步地往教室席的空位上走去。

    “嘿——玛卡!这边!”

    在赫奇帕奇学院的长桌边,一个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大美女正朝他招着手——那是夏洛特·维特学姐。

    “晚上好,学姐。”玛卡走过去,坐在了她旁边留着的空位子上,“祝贺你升到七年级了,很快就可以毕业了。”

    “别提了!我还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通过‘超劳巫测’呢!”夏洛特愁眉苦脸地道,“那可真是‘超级疲劳’呀!”

    “有什么困难吗?兴许我能帮上你一些忙……”

    正当两人随口聊着的时候,邓布利多教授站起来说话了,礼堂中立刻安静了下来。

    邓布利多虽然很老了,但却总是给人以精力充沛的印象。

    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有几英尺长,戴着半月形的眼镜,鼻子钩得厉害。人们时常说他是当今最伟大的男巫,可大家尊敬他可不单单是为了这一点。

    连玛卡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年事已高的白巫师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感,你不由自主地就会对他产生出好感。

    “欢迎!”邓布利多教授说,蜡烛的光辉照得他白胡子闪闪发光,“欢迎在新学年来到霍格沃兹!我有几句话要对大家说……”

    “其中有一件事是非常严肃的,我想不如在你们被这顿美餐弄得迷迷糊糊以前,先把这件事给说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