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一十一章 特殊来宾
    随着日头渐渐西落,抵达麦克米兰家的宾客越来越多。

    大家似乎都互相认识,至少大多数家族之间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这也是玛卡第一次知道,在魔法界,家族势力交错之间,究竟有多么地复杂。

    傍晚,金黄色的夕阳直透过后花园外的冬青树,洋洋洒洒地落在了宽敞的后院里。

    有不少客人们刚从十柱戏的圈子里走出来,正互相交流着滚木球的手法。这种游戏似乎在贵族的圈子里相当流行——听说邓布利多也很喜爱这项运动。

    玛卡自然对这种贵族游戏没什么兴趣,他这会儿正和几个家族的年轻人看似随意地套着话呢!

    没过多久,太阳落下了山头,夜色也随之蔓延开来。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舞会现场已经布置好了,请大家移步大厅——”

    听到厄尼父亲的这句话后,几乎所有客人都不由得精神一振,就连玛卡也暗自点了点头。

    毕竟,这一下午时不时就听人谈论两句,可见他们口中所谓的“那几个家族之一”,其分量究竟有多重。

    玛卡正想跟着人流一块儿进去,却见厄尼的父亲往这边招了招手——那当然不是在叫他,而是在叫他身旁的厄尼过去呢!

    “抱歉,玛卡。”厄尼不好意思地道,“我父亲叫我过去。”

    “没事,你去吧!”玛卡回答道。

    他想了想,又转过头朝蕾拉和汉娜问道:“你们不去你家人那边吗?”

    蕾拉使劲摇了摇脑袋,小声地说:“才不去呢!肯定又要和陌生人说话,麻烦死了……”

    汉娜则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后也摇了摇头。

    玛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便带着她们俩往屋里走去……

    和中午的宴会比起来,这舞会的场面显然更加宏大了。

    宽阔的大厅里正靠墙放着很多取餐台,食物和酒自然不可或缺,可那却并不是今晚的重点。

    在大厅中央,留有大片大片的空地,那显然就是给大家预留的舞池了。

    而正中间,还搭着一个仅比地面稍高些圆形舞台。在舞台上,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乐器都堆在上面——看来一会儿将有乐队要上台演出。

    在大厅那高高的天花板上,一挂挂水晶灯从上面垂落下来,它们维持着恒定的光辉,将整个大厅照得灯火通明。

    客人们都分散在舞池的周围,可几乎没什么人还在互相聊天,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玛卡就往人堆里一站,他一个身子还没张开的孩子,一下子就淹没在了人群之中,几乎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他。

    可以注意到,厄尼的父亲带着他正站在门口,而埃弗里父子也站在那附近。两家人颇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

    一时间,舞会气氛浓烈的大厅,和莫名安静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当玛卡和其他人一样,有意无意地盯着大门瞧的时候,门却被人悄然推开了。

    走进来的仅仅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看起来应该是父女。

    他们穿着并不像大厅里的贵族们那样讲究细致,甚至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身上的服饰都是洗了又洗的旧衣服了。

    但是看过罗伊纳密室中一些图册的玛卡却一眼就明白,那两套均是年代感十足的古代巫师袍。

    这父女俩一进门,麦克米兰和埃弗里两家就立刻凑了上去,看他们那客气的模样,显然是都有所求的。

    当大厅里绝大多数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位中年巫师的身上时,玛卡却反而盯着他身旁的女孩儿猛看。

    虽然因为装束的关系,形象有着很大的变化,可玛卡还是很快就认出了那个女孩儿的身份。

    “夏洛特?”玛卡不禁低声自语道。

    霍格沃兹的三大美女之一,赫奇帕奇学院的夏洛特学姐。她确实很漂亮,是那种尤其耐看的美貌,让人很难会认错了她。

    可就算是玛卡也没有料到,这位大大咧咧、时常爱笑,甚至有时候还很“粗暴”的学姐,竟然有着如此深厚的家族背景。

    “早知道就不用绕远路,走厄尼这条线了……”玛卡咧了咧嘴,暗道失策。

    可既然如此,他也没有直接走过去搭话——那也太唐突了,而且也会给麦克米兰家留下一些不太好的印象。

    但这回就是他想错了,若是能轻松和这两人搭上关系,厄尼的父亲还真求之不得呢!说到底,玛卡还是小瞧了夏洛特背后的家族所代表的意义。

    就在玛卡正暗地里思索的片刻,门口那边却已经聊上了。

    “维特先生,里面请——”厄尼的父亲伸手相邀,“舞会刚好要开始了,不一起来欣赏一下音乐吗?”

    他正要挥手将乐队叫进来,却见那被他称为“维特先生”的中年男巫摆了摆手,随意地道:“不了,我是有事想要询问一下才过来打扰的,事情紧急,一切能免就免了。”

    另一边,老埃弗里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似是在笑麦克米兰不识趣。

    “维特先生,既然事情紧急,不如后院请吧!那里更安静一些,便于谈事。”他反客为主,干脆就把厄尼的父亲撇在了一边。

    “……你是?”维特先生看着他问道。

    “鄙人吉姆·埃弗里,有任何需要,请随时说话。”老埃弗里微施了一礼道。

    “哦,是埃弗里家族……”维特先生点点头,继续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那就先去后院吧!”

    他又转头朝自家女儿夏洛特道:“你自己在这儿先玩一会儿,别跑远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夏洛特嘿嘿一笑,完全不顾其他人那诧异的目光,抡起巴掌就往父亲的背上“啪”地猛拍了一下。

    顿时,原本轻声交谈着的客人们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人群中,玛卡看着夏洛特,感觉自己的眼皮在跳。

    “咳咳咳……你这丫头,”维特先生似乎被拍得呛到了口水,“还说你不是小孩子?也不瞧瞧自己的年纪,都快嫁人了还这么粗鲁莽撞……”

    夏洛特一听到“嫁人”这俩字,立马板起了脸。

    “……行了行了,你自己随意逛逛。”维特先生摆了摆手道。

    他总拿这个宝贝女儿没办法,可家族传统哪能随意违背?维特先生和夏洛特心里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很快就收住了话题。

    等维特先生和两位现任家主离开之后,夏洛特还没来得及左右瞧上一瞧,就被一群岁数相差不大的年轻男巫给围上了。

    无论是他们自己的想法,还是家人怂恿给的主意,无非都是些顺杆子爬的贵族习惯,大家心里都有数。

    玛卡自然没多大兴趣跑去凑热闹,他想了想,便打算偷偷往后院去听上几句。

    可他想走,有人却不同意了。

    “嘿!站住,小学弟!”

    玛卡顿觉不妙,他立马快速转过身来,却见一只白皙的手正往他胸口拍去。

    也不知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怎么的,玛卡也伸手凑了上去。

    “啪!”

    一记清脆的拍手声让客人们再度安静了下来。

    玛卡缩回手,看了看掌心,又瞧了正站在他面前的夏洛特一眼,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哟,晚上好啊!”他咧开嘴,僵硬地笑了笑。

    “反应不错嘛,小学弟!”

    夏洛特也朝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二话不说,扯着玛卡的肩膀就给他转了个身,随即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玛卡的后背上。

    “别乱动,这是礼仪!”夏洛特嘿嘿笑着道。

    玛卡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装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道:“学姐,你就不能轻一些吗……”

    “行了,别装模作样了!”夏洛特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帮我挡挡,你明白的。”

    玛卡却摇了摇头说:“你瞧我这年纪,想帮你也不够格啊?”

    “我说行就行!”夏洛特一把勾住了他的臂弯,小声道,“你以为贵族的传统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年纪算什么……”

    她说着说着,似是勾起了什么回忆,声音也越来越低。

    玛卡无所谓地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大致上明白了……那就跳支舞吧!”

    乐队在维特先生离开以后就进场了,这会儿轻慢的舞曲已经演奏了起来,可跳舞的客人却并不多。

    此刻,玛卡伸出手来,朝夏洛特邀请道:“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

    “没有!”夏洛特表面优雅地一笑,可嘴里却开始低声抱怨了起来,“我讨厌跳舞!从小就逼着学,可除了逢场作戏以外,还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起码能用来教我……”玛卡凑趣道。

    他这会儿正集中着注意力,跟随着夏洛特的步伐移动自己的双脚,简直就像是见缝插针一般。夏洛特退一步,他就用自己的脚填上那个空位。

    虽说舞步显然到处都是错漏,可表面上看居然没给人带来任何别扭的感觉。

    “那是什么新舞步吗?”有些客人盯着他们俩,窃窃私语起来。

    “错啦!应该前踏,不用侧移!这儿也不对……”夏洛特不停地说着。

    “可你不是在侧移吗?”玛卡申辩道。

    “我侧移和你有什么关系!”夏洛特一边保持着稳定的微笑,一边故意往玛卡脚上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