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一十八章 《如何安抚一只疯狗》
    当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又再次乱作一团的时候,正从“雪地女巫”往回赶的玛卡才刚刚走进通往打人柳的那条密道。

    可当他举着装有凝光砂的小瓶,低着头走过一半路程时,一个黑影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玛卡被那黑影猛然扑倒在地,手里的瓶子也落到了地面上,一路滚到了密道的石壁角落里。

    幸好,魔药瓶相当地结实,它不仅没摔破,里头的凝光砂更是因为剧烈的碰撞而大放光芒。

    这回玛卡看清楚了,踏在他身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尼玛格斯形态的小天狼星布莱克——那只消瘦却体型颇大的黑狗。

    玛卡立即挣扎着抽出了魔杖,却被一直紧盯着他的布莱克一爪子给拍飞了。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玛卡装出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停挣扎着,可黑狗的力气非常大,压得他动弹不得。

    这时,黑狗回过头望了一眼——他看的是霍格沃兹城堡的方向。

    顿时,玛卡的脑中急速分析起了眼下的状况。

    说实话,这次和布莱克在密道中的相遇,既是在玛卡的预料之外,但却又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的。

    这段时间里,玛卡来回出入霍格沃兹,总是在用这条密道。其实他也一直在琢磨,究竟会不会和布莱克在这儿“巧遇”一次呢?

    但是无论如何,只要在这里遇到布莱克,那对方就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或者想要做什么事的。

    这会儿,布莱克正在急匆匆地往外跑,那显然是已经办完事了——并且没有收获。

    他正在琢磨呢,不料对方相当心急,竟是张口咬着玛卡的衣领直接把他朝外面拖。

    玛卡瞧了一眼离他越来越远的魔杖,却并没有多作反抗,任凭布莱克把他迅速地来时的路拖去。

    他一动不动地瞪着密道顶壁,活像是一个被刚才的状况吓傻了的孩子。

    布莱克把他一路拖拽到了尖叫棚屋,随即,对方变回了人形。

    “荧光闪烁。”布莱克用嘶哑的声音念道。

    上一次在林子里太过阴暗,玛卡还没看清楚,这回他可算是将其看了个真切。

    这是一个黑发灰瞳、身材高大的男人,可长期的牢狱生活让他显得相当瘦削,头发也早已乱糟糟地纠缠在了一起。

    一口胡子像是被火燎过一般,贴着他那脏兮兮的脸蜷曲着,若是去好莱坞演个露宿街头的流浪汉都不用化妆了。

    玛卡还注意到,他手里的魔杖也换了,那并不是自己原来的那根。

    “小天狼星布莱克!”玛卡努力把自己的双眼瞪得溜圆,假装自己万分地惊恐。

    “别装模作样了,”布莱克不耐烦地冷哼道,“就你那演技,也就能骗骗孩子。”

    这回玛卡是真惊讶了,他这是知道了什么?

    好在,布莱克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暗自松了口气。

    “麦克莱恩,你是哈利的朋友,这我是知道的。”他皱着眉,快速地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找到这条密道的,但是你现在看到了我……我是肯定不能让你回去了……至少暂时不行。”

    他就差把“你会坏了我的好事”这句反派专属的经典台词说出来了。

    不得不说,在阿兹卡班度过了整整12年的布莱克,无时无刻不在为了当年的事情自责。一直到上学期末的暑假,罗恩的父亲要死不死的获得了《预言家日报》的年度大奖,去埃及旅游了一个月。

    更巧的是,那只没事找事的耗子斑斑正好被拍在了照片里面,登上了《预言家日报》的新闻!

    就这样,疯狗追捕癞皮鼠的好戏就在今年正式开拍了……

    布莱克是一个隐藏着自傲之心的男人,他愿意将好哥们儿夫妇俩的死亡归咎在自己身上,也愿意只凭一己之力手刃真正的凶手。

    为此,甚至不惜背负起一切骂名——他不在乎!

    眼下,布莱克这自傲到了自负的毛病又犯了,他伸出魔杖指着玛卡,似乎下一秒就要放个什么限制行动的魔咒了。

    “你不想让哈利一直认为,自己的教父是个杀人犯吧?”玛卡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开口质问道。

    布莱克握着魔杖的手微微颤了颤,可他却立刻就稳住了。

    “那又如何!我只想要把那只该死的耗子一口咬死!”布莱克的眼中闪烁着疯狂,他大声地吼道,“统统石化!”

    这该死的疯子!

    玛卡立刻往旁边一滚,一蓬灰尘飞溅而起。

    “你脑子里除了仇恨和自责,就再没其他了吗!”他在察觉到自己没被击中后,立刻继续说道,“想想你的教子!想想哈利!他已经失去自己的父母整整13年了!”

    布莱克的动作僵硬了,他脸上浮现起了纠结的神色。

    玛卡趁机翻过身来,也不顾满身的尘土,趁热打铁道:“你不觉得,你应该尽一尽自己身为教父的职责吗?你应该知道,他姨妈一家对他可一点儿都不好——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疼他爱他、处处为他着想的亲人!”

    说到这里,玛卡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走到了布莱克的面前。

    “再说了,抓住彼得又算什么?杀了他就算是替波特叔叔和——”玛卡很突然地顿了顿,随即又接了下去,“……和莉莉阿姨报仇了吗?”

    真尴尬,一时间差点儿没记起来哈利的老妈叫什么……

    还好,布莱克没注意到这一点。他瞪着眼睛怒视着玛卡,狂怒地大吼道:“就是报仇!报仇!彼得背叛了我们,背叛了波特夫妇!你是不会懂的——”

    就在这时,玛卡一把揪住了布莱克那脏透了的衣领,同样大声地道:“那伏地魔算什么!你倒是说说看!”

    “伏地魔?他不是死了吗?”布莱克愣住了。

    “你是不是太小看伏地魔了?”玛卡觉得,自己应该写一本书,题目就叫做《如何安抚一只疯狗》。

    他将布莱克轻轻一推,松开了他的衣领子——那滑腻腻的触感他可不想再继续感受下去了。

    “我就这么说吧,伏地魔再度归来,只是时间问题。”玛卡平静地道,“事实上,早在我和哈利入学那年,他就已经出现过一回了……”

    玛卡将一年级末的事情大致讲了讲,布莱克的脸色也随之阴沉了许多。

    “抱歉,这确实是我太过冲动——”他皱着眉,可话到一半却又顿住了,“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彼得他——”

    “耗子的平均寿命是1到3年,你说呢?”玛卡随意地摆了摆手道,“再说了,你们那张活点地图上的假名也起得太不走心了,多费点儿功夫不好么?”

    布莱克一脸尴尬地眨了眨眼睛。

    “那……”他想了想,开口道,“你真的认为,当年的叛徒不是我,而是彼得?”

    玛卡点头道:“至少我是这么推断的,而且,我对自己所掌握的魔法理论深信不疑……嗯?你偷听了那次三把扫帚里头、我和教授们的谈话?”

    自导自演的那场好戏显然收效不错,毕竟,从布莱克的角度来看的话,玛卡当日所说的那些就全都是“无意中”透露出来的“真实想法”了。

    以目前布莱克的状况来讲,想拥有一个盟友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他绝对是不会错过的。

    “那你能帮我个忙吗?”

    果不其然,布莱克开口了。

    可他那自负的老毛病恐怕是改不了了——他只是拜托玛卡帮他注意着小矮星彼得的动向,并找机会告诉他,仅此而已。

    说实话,这可不是玛卡想要的。在玛卡看来,这真是太不保险了。

    还好,玛卡的主要目的并不在这里。更何况,他要怎么做,还需要预先通知布莱克知道吗?

    “布莱克叔叔,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拜托你一下……”玛卡凑到了布莱克身边,低声诉说起来。

    ……

    当天夜里,霍格沃兹城堡中,格兰芬多塔楼里的人都没有睡觉。

    大家都知道城堡再次被搜查了,整个格兰芬多学院的人都在公共休息室里待着,等着听究竟有没有抓到布莱克。

    黎明时分,麦格教授回来了,她告诉大家说,布莱克再次逃脱了。

    第二天,他们不论到哪里,都看到安全措施加强了。

    弗立维教授拿着布莱克的大照片在教每一个看守前门的人识别;费尔奇突然在走廊上来回奔忙,从墙壁上的小裂缝到耗子洞都被他用木板钉死了。

    而脑浆子里都是油和胶的卡多根爵士惨遭解雇——他的肖像被放回八楼寂寞的楼梯平台那里去了。

    再然后,胖夫人回来了。

    他们对胖夫人进行了专业性的修复,但她仍然极其紧张。她回来工作是有条件的——她要求必须对她格外保护。

    不知道是那位教授决定雇佣一批粗暴无礼的侏儒来保护她,他们踏着威胁性的步伐在走廊里走动着,说话嘟嘟哝哝的,相互比较着手中棍子的大小。

    哈利无意中注意到四楼上独眼女巫的雕像仍旧无人守卫,也没有加以封闭。

    弗雷德和乔治——当然,现在是哈利、罗恩和赫敏——他们认为自己是惟一知道雕像里面有秘密通道的人,至少目前看来这应该没错儿。

    “你说我们应该告诉谁吗?”哈利问罗恩。

    “我们知道他不是从蜂蜜公爵那里来的,”罗恩不加考虑地说,“如果有人闯进那家店,我们会听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