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来自月亮的启示
    每个人在自己的童年,都会有一个滑稽可笑的梦想。

    有的孩子会想要当个科学家,有的孩子或许会选择警察,甚至还有的孩子会希望自己将来能当个拥有强*力的巫师。

    玛卡小时候的梦想他确实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他却可以肯定,自己绝不会……

    绝不会希望当一只鸟!

    “……这究竟是什么鸟玩意儿?”玛卡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可话从口出,却变成了几声婉转的低鸣。

    是的,玛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居然是一只鸟——而且是一只毛色鲜亮的蓝隐蜂鸟!

    先别提有什么战斗力了——体长连2英寸都还差上一点儿的蜂鸟能有什么战斗力?就看他这会儿连站都站不稳当,不好好练习一下的话,连飞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玛卡费劲地掌握着平衡,但这却需要头尾相互配合,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

    当然了,更糟糕的是——魔力消耗过大的他,至少短时间内是变不回去了。

    不过还好,这一点他还是有过心理准备的。

    “既然闲着也没事,那就先走两步吧……”玛卡“啾啾啾”地一阵瞎叫唤。

    说起来,上一次学步是什么时候来着?

    他一边摇摇晃晃地迈着步子,时不时还摔上一跤,看上去那小模样还挺萌。

    然而,自己作的孽,终究还是要自己来偿还的——正在房间角落里打瞌睡的克鲁克山,过来了……

    夜晚,正是大多数猫科动物们精神饱满的时刻。

    克鲁克山是一只很聪明的猫,它或许是除玛卡以外,第一个认出斑斑不是一只真正的老鼠的生物。

    而就在刚才,它更是将玛卡变形的过程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它早已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美味的小零食,其实就是玛卡本人。

    “啾啾啾……”玛卡回过头,正巧看到了已经悄然走到他身后的克鲁克山。

    它不会是想吃了我吧?

    克鲁克山凑上来闻了闻,接着又蹭了蹭。正当玛卡放下心来的时候,克鲁克山兴致勃勃地朝他挥起了猫拳……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玛卡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实践出真知”。

    克鲁克山似乎想要和他玩一会儿,可当体型差距太过于大的时候,这么玩儿可是要出事的!

    玛卡稀里糊涂地跑了起来,而克鲁克山就在他后头追着,几乎跑几步就会用爪下的肉垫“啪叽”一下把他摁趴下。

    时间一长,玛卡竟愕然地发现,他至少不会自己走不稳摔趴下了……

    然而,光会跑肯定是没法儿逃离克鲁克山的魔爪的,在受够了没跑几步就得和地板亲密接触一次的地狱之后,他决定试着飞飞看。

    要说,骑在飞天扫帚上的玛卡一定是王者级别的,但要是依靠自己的翅膀去飞,那就只能是塑料级别了。

    当他扑棱了好几次翅膀,结果却被克鲁克山的大毛脸压在地板上摩擦之后,他终于决定了——还是先跑再说吧!

    理论上来说,多活动活动筋骨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可玛卡却不敢肯定,在阿尼玛格斯变形的状态下锻炼身体究竟会不会产生效果。

    一直到克鲁克山玩腻了,玛卡却已经累成了一只死鸟。

    在接近黎明的时候,玛卡终于有足够的魔力恢复人形了。

    他迫不及待地变了回来,并果断地决定了——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是决不会再使用阿尼玛格斯变形这种不靠谱的魔咒了。

    玛卡走到克鲁克山身边,一把将它抱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又双目出神地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

    末了,他低声嘟哝了起来。

    “……听说猫肉是酸的?”

    克鲁克山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它挣扎着跳到了地上,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第一次变形是很消耗体力的,更别提他还身不由己地“锻炼”了大半夜,这会儿他还真有点儿饿了。

    早餐时间,玛卡一反常态地趴在餐桌上张口大嚼,完全不顾周围同学们那诧异的眼神。

    当哈利和格兰芬多队的其余队员进入礼堂时,大家的注意力终于从玛卡的身上挪开了,礼堂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哈利看到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桌子上的人也在为他们鼓掌,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而当他们走过斯莱特林院的长桌时,坐在桌旁的小蛇们大声嘘叫起来。哈利注意到,马尔福脸色似乎比平时还要苍白了一些。

    玛卡百忙之中抽空朝他望了一眼,暗自点了点头——卢修斯应该已经收到警告了。

    早餐过后,大家都挤着挨着,一块儿朝魁地奇球场走去。

    嗯,玛卡又不在里面。

    虽然之前有过放弃阿尼玛格斯变形的想法,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每一个魔咒都是值得研究的,如果运用得当的话,这也不失为一个后备手段。

    至少,借助体型小的优势,在复杂的环境中逃跑的能力肯定是不错的。就这一点而言,小矮星彼得便是一个就在眼前的例子。

    趁着大家都在魁地奇球场那边观看比赛,玛卡独自来到禁林旁边,在确认过这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再次展开了变形。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相对轻松了很多。

    随着身体一阵蠕动,他很快就重新变回了一只小小的蜂鸟。

    既然都变成一只鸟了,那他至少也得成为一只会飞的鸟不是?玛卡就在禁林边缘的草坪上不停地扑棱起了翅膀来,试图寻找那种飞翔的感觉。

    蜂鸟的飞行方式和普通鸟类是有很大差别的,别说玛卡没有研究过其他鸟究竟是怎么飞的,就算他能猜到一些,可那也未必管用。

    但这无非就是和气流作斗争呗!

    随着翅膀扇动的频率加快,再加上时不时地思考一下,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些感觉。

    果然,在没有克鲁克山干扰的情况下,用脑子解决问题才是最适合玛卡的学习方式。只可惜,要想一下子学会飞,这是不现实的,近乎一上午的时间也就能让玛卡学会了多扑棱几下而已。

    当玛卡来到魁地奇球场的时候,他刚好赶上了哈利接过魁地奇银杯的那一刻。

    大家都围聚在魁地奇场的草坪上,人头攒动间,气氛无比的热烈。

    平时总是装模作样的珀西也在那里,他跳上跳下像疯子一样,所有的尊严都忘记了。麦格教授比伍德哭得还厉害,用一面巨大的格兰芬多旗帜擦着眼泪。

    拼命往哈利跟前挤去的是罗恩和赫敏,他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满脸的笑容。

    说实话,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格兰芬多学院终于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次获得了魁地奇奖杯。

    玛卡站在人群的边缘,看着哈利他们那兴奋的模样,却突然就觉得心里好像缺了些什么。

    “你怎么了?”

    玛卡收回目光,往身边看去,那是卢娜——她看起来还是有点恍惚出神的模样,可脸上也带着一些微笑。

    “你觉得开心吗?”玛卡突然就开口问道。

    卢娜眨了眨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开心啊,大家都开心,我就也开心。”她歪着脑袋,神情迷离,似乎在确认着什么,“你不开心吗?”

    玛卡摇了摇头道:“我也想要开心,我正在努力寻找,让自己能够再次开心起来的方法——”

    “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卢娜依旧是毫不避忌地拉了拉玛卡的手,一脸纯真的模样,似乎只是在关心他而已。

    玛卡能够感受到那只手心传来的温度,可他却不知道如何回应。

    “也许有能帮到的地方,”玛卡静静地说,“恐怕,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没办法自己解决的……”

    “认识你之后我才明白的……有时候,过人的智慧也未必可以解决所有难题,”卢娜转过头,望着台上兴高采烈的人群,轻声说道,“学会依靠别人,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玛卡也将目光放回了那里,他点头同意道:“也许当初,霍格沃兹的四大创始者们决定聚在一起创建学校的时候,也曾这么想过吧!”

    “谁知道呢?”卢娜恍恍惚惚地望着前方,好像在看同学们,又好像在看着别的什么地方。

    ……

    赢得魁地奇奖杯使哈利感到非常愉快,这种兴奋至少持续了一整个星期。

    随着六月的到来,白天变得闷热而晴朗无云。

    大家都只想到户外散步,带着几品脱冰镇南瓜汁到草地上猛然躺下,也许随意玩上一场掷石子游戏或是看着巨大的鱿鱼在湖面上梦一般地前进。

    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做,因为考试又逐渐临近了。

    学生们非但不能在户外懒洋洋地打发时光,而且还不得不留在城堡里,忍受着窗外那夏日熏风的诱惑,迫使自己的大脑努力工作。

    高年级的学生们为了不久的将来能获得一份更好的工作,正在不懈地努力着,尤其是即将面临毕业的七年级生们。

    “嘿,玛卡,你一定很擅长考试吧?”

    某天午餐时间,大美女夏洛特突然嘿嘿笑着凑到了玛卡身旁。

    “你知道的,n.e.w.ts就快要到了……我拿它真的有点儿没办法了……”

    “所以你就来拜托一个才三年级的学弟?”玛卡咬了一口苹果派,歪着头纳闷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