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的咸鱼男友〕〔颤抖吧,渣爹〕〔从流量到影帝〕〔邻家美姨〕〔技能交流群〕〔糖心之恋〕〔水墨云清〕〔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仲夏夜的秘密〕〔太子追妃记〕〔宠妻攻略:神秘老〕〔商女为妃:世子大〕〔我被系统带偏了〕〔皇叔:别乱来!〕〔圣手玄医〕〔我有一个聚宝盆〕〔穿书后隔壁男主总〕〔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农门小辣妻〕〔珠光宝妻致富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三十章 花苞
    巴克比克的案件就那么草草收尾了,福吉站在后门口看了两眼之后,在文件上签了字,然后就带着另外两人回魔法部去了——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正等着他去办呢!

    当邓布利多也跟着离开后,哈利、罗恩还有赫敏三人就急急忙忙地推门走进了小屋。

    “玛卡,你真的做到了!”赫敏激动地说,“我们都瞧见了,巴克比克去了禁林——”

    “你们知道就行了,回头再把它送走,这事儿就算结束了。”玛卡点头道,“不过先别忙着高兴……哈利,我认为有件事你必须得知道一下,你可以去卢平教授的办公室,他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去吗?”罗恩奇怪地问道。

    “当然可以,事实上,这件事和你也有不小的关系。”玛卡说,“你们一块儿去吧!”

    “你不一起来吗?”赫敏追问道。

    但是玛卡却摇了摇头,“我还有事要做,就不去凑热闹了。”

    玛卡要做的事情确实非常多,可谁都想不到的是,他最先去的却是第七温室。

    他去那儿的理由没别的,只是因为那些不知名的植株,已经长出了花苞。可也正是因为那些花苞,第七温室已经没有人可以进去了。

    斯普劳特教授告诉玛卡说,那些花苞的出现,让那批植株对生物的吸引力更加强大了。

    大约也就是几天前吧!

    那天早晨,一位高年级学生来向斯普劳特申请进入第七温室,去观察某种比较危险的植物。

    喜欢学习当然是一件好事,而那名学生在草药学上的成绩也一向不错,斯普劳特教授很快就批准了他的申请。

    然而,一直到那天中午,那名学生都没来交还钥匙,斯普劳特教授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当她赶到第七温室外面的时候,她透过温室的玻璃,隐约间瞧见了一个身影正呆愣愣地站着,一动不动。

    而他面向的位置,正是玛卡所种下的那些植株的区域。

    斯普劳特教授立刻就回想起了那些植株一直以来表露出来的特性,她明白,那些植株极有可能长出花苞了……

    斯普劳特想了想,便闭上自己的眼睛、夹住自己的鼻子,甚至还戴上了滤气口罩——没办法,在这世界上,有很多奇妙的植物总是会令人防不胜防,对她来说,这正是那些植物们的魅力所在。

    可同样的,也正是让人头疼不已的地方。

    终于,准备万全斯普劳特就那么摸着瞎,全靠记忆摸到了学生那儿,把他给强行拽出了温室……

    而今天,正是玛卡和斯普劳特教授约好的日子——他们将互相配合着,一同去给那些植株写培育记录。

    “斯普劳特教授,我来了。”

    玛卡先去了趟草药学教授办公室,在那里,斯普劳特教授正坐在桌边的沙发椅上等着他呢!

    “哦——刚好,你瞧——我把具体的操作流程都记了下来!”斯普劳特微笑着道,“来吧!一块儿仔细看看它!”

    玛卡走上前,很自然地坐到了她旁边,拿起桌上的羊皮纸就看了起来。

    斯普劳特的办公室总是那么轻松随意,这里甚至连办公桌都没有,到处都摆满了各种花盆,一眼望去尽是花花绿绿的植物。

    从这间特别的办公室就可以看出来,斯普劳特教授确实是一个待人随和的老师。

    不过玛卡倒是早已经习惯了——他在好几个温室里都培育着用于魔药研究的魔法植物,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斯普劳特对他的特别照顾。

    斯普劳特教授作为赫奇帕奇学院的院长,她对玛卡这个极其优秀的学生实在是太满意了。别说她一直都很偏向于自己学院的学生,就算她如斯内普那么严格,恐怕也不会拒绝玛卡这样的学生。

    “教授,我觉得这份操作流程几乎无可挑剔——”玛卡细细读完了羊皮纸上的文字,他抬起头认真地道,“但是,我认为我们的任务应该调换一下。”

    “你是说,由你来对它们进行观察?”斯普劳特教授连忙摆着手说,“不,这太不保险了!我是老师,这种事应该我来做……”

    可玛卡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建议,他解释道:“教授,你听我说……我这个提议正是因为您对付植物的经验要比我丰富得多,我们需要由经验丰富的那一个维持着绝对清醒的状态。”

    斯普劳特教授闻言,她考虑了一番后,还是答应了玛卡的建议。

    流程确定完毕,那就该尝试着实际操作了。

    流程其实也不复杂,玛卡只需要在自己的腰间绑上绳子,然后佩戴上全部防护道具,摸着瞎走到位置上,并逐件取下护具,借此来尝试判断出那种植株的特性。

    若是玛卡被那些植株迷惑了,那就由斯普劳特拽着绳子将玛卡往后拉动,以他清醒过来的位置作为那些植株的影响范围。

    最后,由他们两人一同将这次的培育记录完成。

    然而,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却是相当困难的。难点在于,他们都无法确定,玛卡究竟能不能观察清楚他应该获得的那些关键性数据。

    因为,那名被植株所迷惑住的学生在清醒之后,当即就表示他根本不记得自己看到过什么!

    “教授,那我就进去了。”玛卡说着,便打开门往温室里走去。

    第七温室的布置还和玛卡上次来这里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很多看起来就相当危险的植物不停地张牙舞爪的,那种植株的影响效果似乎不会作用在其他植物身上。

    当然,这些情况玛卡暂且是看不到的,因为他可还戴着眼罩呢!

    温室的布置玛卡是非常熟悉的,哪怕是这里相当大,可他却一步都没有走错,很快就摸到了原定位置的附近。

    玛卡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侧,他再度确认了自己的具体位置和朝向之后,就果断地开始一件件脱下护具。

    而每脱下一件,他都会仔细感受一下,一直到确定没有任何影响之后,才会再脱下一件。

    没多久,他的听觉和嗅觉都已经恢复了,可情况尚是一切正常。空气中虽然弥漫着各种气味,但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下一步,则是触觉。

    玛卡伸手向前,手一点点移动着……下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指尖触碰到了植株的茎叶,但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他仔细摸了摸植株,随即,一个圆圆的、顶端冒尖的东西落入了他的指尖——这应该就是花苞了,它果然生出了花苞!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该摘下眼罩,用自的双眼去直接观察了……

    当玛卡取下眼罩、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一股奇妙的空白感充斥了他的整个脑海——就好像他什么都不用想了一般。

    或者说,他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只是维持着站立的姿势,双眼空洞无神地盯着那些花苞,没有了任何动作。

    但是没多久,大概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玛卡的手指突然抽动了一下。

    ……

    “这是……”玛卡迷茫地看着周围,脑子里就像是一团浆糊,“唔……这是哪儿?”

    他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床上,四周的环境让他感到非常熟悉,就像是……

    “……就像是……托波因特?”

    玛卡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正在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嗨,我这是睡糊涂了,可不是托波因特吗?”他忽然晃了晃头,伸手一把拉开了窗帘,外头的夕阳倏然照了进来,让原本昏暗的室内覆上了一层金色。

    他重重地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随口感叹道:“唔——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掀开被子、下床穿好衣服,紧接着,他推开房门快步往楼下走去。

    随着“嗵嗵嗵”一阵脚步声,一楼传来一声怒吼:“该死的,你小子走路就不能轻点儿吗?老子的祖传楼梯都快被你踩坏了!”

    “得了吧!你只要把你家祖传的英镑管好就行了!”玛卡一边说着,一边往二楼的浴室走去。

    当他洗了个澡,将自己收拾了一下之后,这才下到了一楼。

    这间双层带阁楼的大房子的一楼有一半空间都被这里的主人安格鲁改成了酒吧,而另外一半,则是后厨。

    过去,玛卡也曾在这里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帮厨。

    至于二楼,同样被安格鲁这个单身汉改成了数个单独的房间,租给了其他几个住户。只留下了一间稍大的房间给他自己居住。

    而玛卡,就只能住阁楼了——毕竟那是安格鲁大叔免费提供的。而且还别说,虽然玛卡总是嫌弃那里逼仄压抑,可窗外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嘿!安格鲁!”玛卡从后厨走到前头的酒吧吧台后面,嬉皮笑脸地道,“早上好啊!”

    “小子,别总把别人的日落当成你的日出看!”

    安格鲁是个留着一把大胡子的壮汉,平时除了接待顾客,唯一的喜好就是健身了。瞧他那一身腱子肉,配上他那将近两米高的个头,简直就像是一头棕熊!

    “瞧你说的,我这不是习惯了美好的夜生活了吗?”玛卡摆摆手,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他又回到了后厨,打算给自己找点儿吃的填饱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