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四十章 就地取材的手工艺品
    在阿兹卡班的日子确实非常平静,而且食物和水都不缺——魔法部会定期派人送来物资,然后由摄魂怪分发每天分发给每一个囚犯。

    这也是和摄魂怪们达成的协议之一,因为它们同样不愿意看到这些有限的“口粮”出现任何损耗。

    虽然,很多囚犯都因为难以忍受的绝望感而绝食了。

    不过至少,对于玛卡来说,这意味着他就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去折腾他的那些研究了。

    然而遗憾的是,在进到这里来之前,魔法部将他的物品都留在外头了,这使得他有很多研究都无法在这里进行……

    最近,玛卡一直在用先前打磨出来的石片削木头。

    在黑石堡垒后头的墓地边缘,有一片生长得相当茂密的苏格兰松。当然,它们在英国很常见,常常被人们用来当作圣诞树使用。

    但是现在,玛卡却选取了一些树枝,正在不断地削出一根根十多英寸长的小木棍,似乎想要做点儿什么手工活儿。

    而就在他屁股下面,一只摄魂怪正在不停挣扎着。它身上那身黑色斗篷和岛上的黑石地面颜色太过接近,远远望去还真有些难以区分。

    突然,玛卡扔下了手中的石片,又将地上的那些木棍拿起来仔细检查了一番。

    可以注意到,当他拿到手里时,隐约可以看到木棍的断口处都有一个小小的窟窿眼儿,他似乎是准备将某些细长的东西塞进去一般。

    “……行了。”玛卡点点头,随即站起了身来。

    在他身下的摄魂怪立马飘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想往远处逃去。可它怎么也没想到,玛卡伸出手来,一把就抓住了它的脖子将它扯了回去。

    他身上的银白色光芒瞬间大亮了起来,左手掐着摄魂怪的颈部,右手猛然抬起,狠狠地砸落在了摄魂怪的后脖颈上。

    只听到“喀啦”一声响,他手中的摄魂怪立刻猛烈地挣扎了起来,它手脚疯狂地挥舞着,但却伤不着浑身缭绕着银白色光雾的玛卡分毫。

    玛卡毫不犹豫,右手一起一落间,不断地斩击着摄魂怪的脖子。他就仿佛是一个拙劣的刽子手,拿着一柄钝刀一下一下地切割着受刑者的脖子。

    若是正常情况下,巫师们想要让摄魂怪受点伤都很难,更别提杀死它们了。可眼下的玛卡,却硬生生地靠这种变异的守护神咒给做到了。

    终于,伴随着一记清脆的“喀嚓”声,摄魂怪兜帽底下的脖子怪异地歪折到了一边。

    玛卡将不再动弹的摄魂怪扔到了地上,然后蹲下身来,几下就把摄魂怪的那身“标配制服”给扯开了。

    可以看到,摄魂怪虽说是一种人形魔法生物,可他们斗篷底下的身体,却和人类有着不小的区别。

    “虽然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厌食症到了晚期的人类……但是很明显,这骨架外头不是皮肤——它更类似于一种角质层,”玛卡将它翻来覆去地仔细观察着,“嗯,和人类一样有‘肋骨’,但却只有三对,而且显然要粗壮得多……也有‘盆骨’,不过形状截然不同……”

    经过数日的仔细研究之后,玛卡左手提着一捆用枝条捆起来的小木棍,右手拎着一根看着像是脊椎的可疑条状物,悠悠然地往黑石堡垒中走去。

    天上的云层很厚,时不时还有闪电自云间隐现,看起来,一场暴雨很快就要来临了。

    毕竟,在雨中干活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回到黑石堡垒的中庭边,玛卡就在楼梯上席地而坐,缭绕着光雾的双手左右开弓,使足了劲儿拧起了那根疑似脊椎的玩意儿。

    很快,随着一阵骨质摩擦的声音中断,他的右手轻轻往外一拉,一根灰扑扑,看起来就像是旧棉线一样的东西被他给扯了出来。

    玛卡捏着它放在眼前看了看,可光就这么看还真瞧不出什么来。

    他从那捆小木棍里抽了一根常常的草杆子出来,将那根“旧棉线”连在了草杆的一端。随即,他就像是穿针引线一般,将它穿进了小木棍之中。

    最后,玛卡从口袋里取出了两根短短的木钎,一前一后将木棍上的窟窿眼儿给堵住了。

    “飞鸟群群。”“嘭!”

    他将小木棍拿在手里,轻轻一挥,却换来了一记响亮的爆炸声。

    他黑着脸拍了拍自己的头发,免得它们一直冒黑烟。然后,他将木棍里那根“旧棉线”又重新取了出来,换到了下一根木棍中。

    “荧光闪烁。”“咔嚓——”

    这回更棒了!连拆都不用拆了——因为木棍自个儿就裂开了!

    一根根木棍逐个试过,但却没有一根成功过,不得不说,这次的实验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

    “果然,工具太简陋了……”玛卡摇摇头,低声自语道,“魔杖制作工艺之前在霍格沃兹倒是琢磨出来了,可这精度要求实在太高了些……”

    说是这么说,可在这里,一切都得将就着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暴雨不停地下着,玛卡也是不停地冒着倾盆大雨去采集木料。

    这个过程异常地枯燥,无非就是削木棍、穿“棉线”,然后再去削木棍……如此循环往复而已。

    终于,在某一天下午……

    “……熊熊火焰!”

    在咒文自玛卡口中念出的同时,几团火焰从小木棍的前端冲了出来,落在了岩石地面上自己燃烧了起来。

    “嗯……精度还是不太够,距离目标点有点儿偏差……”玛卡微微点头道,“不过好歹是做出……啊、阿嚏!”

    他不由得使劲揉了揉鼻子。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玛卡制作出来的第一根魔杖了。可老实说,用这么简陋的工具进行制作,还真是一件很糟心的事儿。

    他能感觉得到,取自摄魂怪的杖芯用起来虽然很顺畅,可明显有一种质的偏向性。相信要是用来施放有关灵魂的黑魔法,一准威力强劲!

    嗯,虽然这根长度大约在十二英寸左右的“魔杖”的卖相确实有些糟糕,控制精度也相对较低,但是它本身所具备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兴许,这还是世界上第一根用摄魂怪的脊髓后索作为杖芯的魔杖。”玛卡把玩着手中的破木棍,饶有兴致地想道。

    距离计划的下一步开始,还有些时日,急也是急不得的。完成了自己的新魔杖之后,他也没想着要把它打磨得更漂亮一些,而是继续忙其他的研究去了。

    ……

    就在阿兹卡班的大雨已经发展到了猛烈的雷暴雨的时候,哈利那边却是整日的晴空万里。

    说起来,魁地奇世界杯就快到了,韦斯莱夫人热情地写信邀请了哈利一同去观看比赛。

    但是大家都知道的,即便是一直都很热衷于研究麻瓜的韦斯莱先生,也只是对麻瓜的各项事务一知半解而已。

    打从一开始,他们选择用飞路粉前往德思礼家就是个错误——他们家的壁炉是被封死的,前面放着一个烧煤的假电炉。

    此刻,从壁炉后面正传来一阵重重的敲打声。

    “什么东西?”哈利的佩妮姨妈已经退到了墙边,她恐惧地瞪着电炉,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什么东西,弗农?”

    他们的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那被封死的壁炉后面传来了几个人的说话声。

    “唉哟!不对,弗雷德——回去,回去,大概是弄错了——快叫乔治不要——唉哟!不对,乔治,这里挤不下了,快回去告诉罗恩——”

    “说不定哈利能听见我们呢?爸——说不定他能放我们出去呢——”

    于是,好几只拳头重重地砸在电炉后面的壁板上。

    “哈利?哈利,你能听见吗?”

    德思礼夫妇像两只发怒的哈士奇,猛地对哈利发起了攻击。

    “怎么回事?”弗农姨父咆哮着问,“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他们想靠飞路粉到这儿来。”哈利忍不住想放声大笑,他不得不拼命克制着。

    “他们可以在火上旅行,只是你把壁炉封死了……等一等!”

    他走到壁炉跟前,隔着墙壁朝里面喊道:“韦斯莱先生吗?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拳头砸墙壁的声音立刻停止了。

    “嘘——!”壁炉台里面有一个人说。

    “韦斯莱先生,我是哈利……壁炉被封死了!你们不可能从这里出来的。”

    “该死!”韦斯莱先生的声音说,“他们干嘛要把好好的壁炉给封掉?”

    “他们弄了一个电火炉。”哈利解释道。

    “真的?”韦斯莱先生的声音兴奋了起来,“你是说,带电的?有插头吗?太棒了,我一定得见识见识……让我想想……唉哟,罗恩!”

    罗恩似乎也到了,他的声音也加入到了他们中间。

    “我们挤在这里做什么?出什么事儿了吗?”

    “噢,没有,罗恩,”弗雷德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副讽刺的腔调,“没出事儿,这正是我们要来的地方。”

    “哎呀,我们都在这里浪费时间。”乔治说,他的声音发闷,他大概被挤得贴在了墙上。

    “孩子们,孩子们……”韦斯莱先生模糊的声音说,“我在考虑怎么办……好吧……只有这样了……哈利,往后站!”

    哈利连忙退到沙发前,弗农姨父反倒向前跨了几步。

    “等等!”他冲着炉火喊道,“你们究竟想干什——”

    “轰!”

    封死的壁炉猛地炸开了,电炉一下子腾地飞到房间那头,韦斯莱先生、弗雷德、乔治和罗恩随着一大堆碎石墙皮被甩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