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各就其位
    经过一整个白天的等待,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魁地奇世界杯即将开始了。

    韦斯莱先生在前面领路,大家手里攥着之前买来的各种小玩意儿,顺着灯笼照亮的通道快步走进树林。

    他们可以听见成百上千的人在周围走动,可以听见喊叫声、欢笑声,还听见断断续续的歌声。

    这种狂热的兴奋情绪是很有传染性的,哈利也忍不住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在树林里走了二十分钟,一边高声地谈笑打趣,最后从树林的另一边出来了。这时,他们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座巨大的体育馆的阴影中。哈利只能看见赛场周围的宏伟金墙的一部分,但他看得出来,里面装十个大教堂都不成问题。

    “可以容纳十万观众。”韦斯莱先生看到哈利脸上惊愕的表情,笑着说道,“魔法部五百个工作人员为此忙碌了整整一年。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施了驱逐麻瓜咒。”

    他嘴上说着,脚下不停,领着大家走向最近的入口处。在那里,已经围满了许多大喊大叫的巫师。

    “一等票。”入口处的那位魔法部女巫师看了看他们的票说道,“顶层包厢!一直往楼上走,亚瑟,走到最顶上。”

    通向体育馆的楼梯上铺着紫红色的地毯,他们和人群一起拾级而上,慢慢地那些人流分别进了左右两边的看台。

    “我和他们不再一起。”卢娜向那个女巫递出了父亲给她买的票,迷迷糊糊地道。

    “哦——早知道就多弄一张票了。”韦斯莱先生遗憾地道。

    洛夫古德家一向都很缺钱,他本该想到的,但是卢娜的父亲来得太突然了,他也来不及准备了。

    虽说韦斯莱家也不富裕,但胜在有职务之便,不是吗?

    韦斯莱先生率领的这一行人一直往上走,最后到了楼梯顶上。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包厢里,位置在体育馆的最高处,而且正对着金色的球门柱。

    这里有二十来张紫色和镀金坐椅,分成两排,看起来确实很棒。

    而卢娜的位置却在更低几层的地方,不过好在,这是一场魁地奇比赛!对于一场立体式的运动项目来说,在观看座位上还真没太大的差别——就是太低的座位观赏起来可能有点儿费脖子。

    十万巫师正在陆陆续续地就座,那些座位围绕着椭圆形的体育馆,呈阶梯形向上排列。

    这里的一切都笼罩着一种神秘的金光,这光芒仿佛来自体育馆本身。

    从哈利他们那居高临下的位置望去,赛场显得像天鹅绒一样平整光滑。赛场两边分别竖着三个投球的篮圈,有五十英尺高;在它们右边,几乎就在与哈利视线平行的位置,是一块巨大的黑板,上面不断闪现出金色的文字,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字,然后又把它们擦去。

    哈利仔细一看,才知道那些闪动的文字都是给赛场观众看的广告。

    这时,赫敏正在急切地翻看她那本天鹅绒封面的带流苏的比赛说明书。

    “比赛前将有球队吉祥物的表演。”她大声念道。

    “哦,那永远是值得一看的。”韦斯莱先生说,“你知道,各国家队从本国带来一些希奇的动物,要在这里做一番表演。”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他们所在的包厢里渐渐坐满了人。韦斯莱先生不停地与人握手,那些人一看就是很有身分的大巫师。

    已经毕业,并到魔法部就职的珀西一次次地匆忙站起来,看上去就像坐在满身是刺的豪猪背上。

    当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本人驾到时,珀西因鞠躬鞠得太低,眼镜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尴尬极了,用魔杖修好镜片,然后就呆呆地坐在座位上。

    而当康奈利·福吉像老朋友一样向哈利打招呼时,珀西更是朝哈利投去了嫉妒的目光。

    哈利和福吉以前就认识,福吉像父亲一般慈祥地握着哈利的手,向他问寒问暖,并把他介绍给坐在旁边的巫师。

    当然了,要是让他知道,他眼前的这个人已经把玛卡送去了阿兹卡班,他恐怕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不过那件事因为涉及太深,至今为止,仍旧是一件高度保密的事情。因而,就连同在魔法部里工作的人,知道的也并不多。

    “哈利·波特,你知道的,”福吉大声告诉他身旁保加利亚的魔法部部长——那人穿着华丽的镶金边黑色天鹅绒长袍,看样子一句英语也听不懂,“哈利·波特……哦,想一想看,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就是那个神秘人手中死里逃生的男孩……你一定知道他是谁了吧?”

    保加利亚巫师突然看到了哈利额头上的伤疤,立刻兴奋地用手指着它,嘴里大声地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

    “我就知道总会让他明白的。”福吉疲劳地对哈利说,“我对语言不太擅长,碰到这类事情,就需要巴蒂·克劳奇了。啊,我看见他的家养小精灵给他占了一个座位……想得真周到,保加利亚的这些家伙总想把最好的座位都骗到手……啊,卢修斯来了!”

    哈利、罗恩和赫敏立刻转过头去。

    挤进韦斯莱先生后面第二排仍然空着的三个座位的,正是家养小精灵多比原先的主人:卢修斯·马尔福、他的儿子德拉科,还有一个女人,哈利猜想她一定是德拉科的母亲。

    卢修斯这会儿仍旧阴沉着脸,可当他看见福吉时,还是走过来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

    “啊,福吉,”他走到魔法部部长身边,伸手介绍道,“你好!我想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妻子纳西莎吧?还有我们的儿子德科拉。”

    “你好,你好,”福吉说,笑着对马尔福夫人鞠了个躬,“请允许我把你介绍给奥伯兰期克先生——奥巴隆斯克先生——他是保加利亚魔法部的部长,没关系,反正他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让我看看还有谁——你认识亚瑟·韦斯莱吧?”

    卢修斯瞥了韦斯莱先生一眼,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他可没精力去和韦斯莱吵一架了,他现在正愁着呢!

    不多久,当大家稍稍闲聊几句之后,魔法部体育运动司司长卢多·巴格曼活力满满地冲进了包厢。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他那圆圆的脸像一块巨大的球形干酪一样闪闪发亮,“部长,可以开始了吗?”

    “你说开始就开始吧,卢多。”福吉微笑着道。

    卢多抽出他的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说道:“声音洪亮!”

    然后他说的话就像雷鸣一样,响彻了整个座无虚席的体育馆。他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回荡,响亮地传向看台的每个角落。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的到来!欢迎你们前来观看第422届魁地奇世界杯决赛!”

    观众们立刻爆发出一阵炸裂般的欢呼和掌声。

    几千面旗帜同时挥舞,还伴随着乱七八糟的国歌声,场面真是热闹非凡。他们对面的黑板上,最后那行“比比多味豆——每一口都是一次冒险经历!”的广告被抹去了,现在显示的是:

    “保加利亚:0,爱尔兰:0。”

    “好了,闲话少说,请允许我介绍……保加利亚国家队的吉祥物!”

    看台的右侧是一片整齐的鲜红色方阵,此刻那里爆发出响亮的欢呼声。

    “不知道他们带来了什么。”韦斯莱先生说,从座位上探出身子。“啊!”他猛地摘下眼镜,在袍子上匆匆地擦着,“媚娃!”

    “什么是媚——”

    只见一百个媚娃已经滑向了赛场,哈利的疑问得到了解答。

    媚娃是女人——那是哈利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不过她们看起来不像真人——她们的皮肤为什么像月亮一般泛着皎洁的柔光,她们的头发为什么没有风也在脑后飘扬……

    就在这时,音乐响了起来,哈利不再考虑她是不是真人了——实际上,他什么也无法考虑了。

    媚娃开始跳舞,哈利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只感到一种极度的喜悦。

    世界上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他能一直看着媚娃就行,因为如果她们停止跳舞,就会发生可怕的事……

    而就在哈利所在包厢的正对面,赛场另一头的顶级包厢中,一个小小的身影也在出神地看着那些媚娃。

    她就那么安静地看着,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却无形中透着一股寂寞感。

    “维莉,别在意,那和你没关系。”一个中年男人在她身边柔声安慰道。

    “没事,爸爸。”

    那个小小的身影,正是被自己父亲特地从霍格沃兹接到赛场来观看比赛的维莉·布洛瓦。

    另一边,随着媚娃的舞姿越来越快,一些疯狂的、不成形的念头开始在哈利晕晕乎乎的脑海里飞旋。

    他想做一件特别是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就做。从包厢跳进体育馆怎么样?看来不错……可是够不够精彩呢?

    “哈利,你在做什么?”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赫敏的声音。

    音乐停止了,哈利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他站在那里,一条腿架在包厢的墙上。在他旁边,罗恩做出似乎要从跳板上跳水的姿势,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赫敏发出很响的砸嘴声,她伸手把哈利拉回到座位上。

    “哎呀,你怎么这样!要是玛卡在这儿,肯定不会像你们这样丢人!”

    一旁,福吉在听到“玛卡”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