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简而言之我爱你〕〔凌霄江惜月〕〔一梦来到青春时〕〔宋艺顾行洲〕〔猎赝〕〔绝世兵王之贴身保〕〔我真不想躺赢啊〕〔女总裁的近战保镖〕〔仲夏夜的秘密〕〔无敌传人〕〔带着火影到大唐〕〔超能之王在都市〕〔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家天使萌萌哒〕〔长公主吐槽日常〕〔别歌帝后〕〔你不是我以为的快〕〔吞噬异界Ⅱ〕〔第一豪婿〕〔快穿之守灯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百八十章 迟到的麦克莱恩
    不知怎么的,哈利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邀请了帕瓦蒂·佩蒂尔,结果反而连罗恩的舞伴问题都顺利解决了。

    “我真闹不明白,你们俩是怎么把全年级最漂亮的姑娘弄到手的。”迪安低声嘟囔着,“佩蒂尔姐妹居然答应了。”

    “只是谢天谢地。”罗恩闷闷地回答这,一边把袖口的线头揪掉。

    在他身上,是一条领口和袖子上都带着花边的礼袍,那是韦斯莱夫人给他准备的。说实在的,这身礼袍就像一条裙子,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

    为了给袍子增加一点男子气,他孤注一掷,给那些褶皱和花边念了一道切割咒。

    还算管用,至少衣服上的花边没有了,但他的活儿干得并不利索,当几个男生动身下楼时,他的领口袖口仍然泛着毛边,真令人泄气。

    公共休息室里看上去怪怪的,里面的人们不再是青一色的黑袍,而是穿着五颜六色的礼袍。

    帕瓦蒂在楼梯下面等着哈利。她看上去确实非常漂亮,穿着扎眼的粉红色长袍,乌黑的秀发用金丝带编成辫子,手腕上的金手镯闪闪发亮。

    哈利见她没有发出咯咯的傻笑,不由松了口气。

    当他们来到门厅里时,他们便发现这里也挤满了学生。

    大家都在来回打转,等待八点钟的到来——那时礼堂的大门才会敞开。有些人要与其他学院的舞伴碰头,便侧着身子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寻找对方的身影。

    “你好。”帕德玛·佩蒂尔长得和她姐姐一样漂亮,穿着一件艳绿色的长袍。

    不过,她似乎对罗恩做她的舞伴没有什么兴致。她乌黑的眼睛上下打量着罗恩,目光一直在他礼袍上起毛的领子和袖口处徘徊。

    “你好。”罗恩随口答道。

    罗恩看起来也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眼睛并没有看着帕德玛,而是在人群里东张西望。赫敏似乎不在这儿,玛卡也不在……好像还少了什么人,不过他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且先不提赫敏,玛卡这会儿当然不会在这儿,因为他现在可正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对着一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女性发出了舞会的邀请。

    关于这件事,还得从昨天晚上开始说起……

    当距离圣诞舞会还剩下一天一夜时,玛卡终于放下了手头的各种研究,开始着手邀请他明天晚上的舞伴了。

    虽然他之前就接连否定了两个看似最合适的人选,可出于礼貌,他还是决定先询问一下再说。毕竟,真要说起来,他能邀请的舞伴人选其实并不多。

    刚吃过晚餐,他就先把卢娜叫到了城堡外的草坪上一块儿散散步。

    “……跳舞?”卢娜手里还拎着一本《唱唱反调》,她一边随手翻看着,一边踱着步,“如果你找不到别的舞伴的话……”

    “不,还是算了……”玛卡摇摇头,终究还是放弃了邀请卢娜的念头。

    跳舞总会让人与人的心灵离得非常近,而卢娜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却很不擅长去靠近别人。

    和她的守护神形象一样,卢娜本身就像是一只心灵通透的野兔。她渴望朋友,可当她面对他人时,天生对人性的敏锐却又让她永远不会去主动接近对方。

    正因为玛卡隐约明白这个道理,他才更不会去平白无故地增加卢娜的心理负担。

    玛卡想了想,便随口换了个话题。

    “对了,今年你不回家里过圣诞节吗?”

    “爸爸要我看着你……”卢娜合起了手里的《唱唱反调》、背起了双手,抬头紧盯着玛卡的脸道,“呐,就这么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吗?”

    玛卡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仰起脖子望向了星空。

    “咳咳……谁知道呢?”他干咳了一声,避开了这个话题。

    孩子之间的事情,大人总是会更热心一些,尤其像卢娜这样心思纯真的女孩儿,洛夫古德先生就更容易多操心了。

    在草坪上随意地散了会儿步之后,玛卡将卢娜送回了拉文克劳塔楼。

    既然卢娜这边确实不太方便,他又实在不太想去邀请赫敏——没办法,自上次他从赫敏身上察觉到了什么之后,他就不太敢去招惹赫敏了。

    所以,他只得又去找维莉问了一句。

    “不行。”维莉非常果断地用一个词给出了明确的回答。

    当时,就在天文塔的塔顶,两人陷入了一阵非常漫长的沉默。过了许久,维莉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

    “我、不能跳舞。”

    这是一个不算解释的解释,不过她的意思倒是表达的很明确了:我不是不愿意当你的舞伴,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跳舞。

    浓缩一下,就是所谓的“我、不能跳舞”——至少玛卡是这么理解的。

    然而,当维莉也拒绝了他之后,他就立刻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合适的邀请对象了?

    “既然如此……”

    玛卡一边念叨着,一边就下了一个谁都没能预料到的决定……

    现在,八点就快要到了,大门该打开了。

    “怎么不见赫敏?”罗恩似乎非常在意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好几遍了。

    这时,一群斯莱特林的学生沿着台阶从他们的地下公共休息室里上来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马尔福,他穿着一件黑天鹅绒的高领礼袍,活像一个教区牧师。潘西·帕金森则穿着满是褶边的浅粉红色长袍,她紧紧吊着马尔福的胳膊。

    克拉布和高尔都是一身绿色,像两块长满青苔的大石头——他俩都没能找到舞伴。

    橡木前门被打开了,大家转过头,看见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和奥森教授一起走了进来。

    玛卡仍然不在队伍里,只有克鲁姆走在最前面,身边是一位哈利他们都不认识的穿蓝袍子的漂亮姑娘。

    而奥森教授,他看起来好像非常焦急,而且脸上隐约还带着一丝无可奈何。

    越过他们的头顶,大家能看到,城堡前面的一块草坪被变成了一个岩洞,里面闪烁着星星点点的仙女之光——这意味着有几百个活生生的仙女,她们或坐在魔法变出的玫瑰花丛里,或在雕像上面扑扇着翅膀,那些雕像似乎是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

    这时,斯内普教授那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勇士们,都到这边来!”

    帕瓦蒂调整了一下她的手镯,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她和哈利对罗恩和帕德玛说了一句“待会儿见”,就向前走去,叽叽喳喳的人群闪出一条通道,让他们经过。

    斯内普教授今晚显然要比平时穿得庄重了一些,他身着一套黑色的礼袍,胸口别着一片银叶胸针——就那飘忽的发型来看,他好像还洗了洗头发。

    他板着脸叫他们站在门边等候,让其他人先进去。等同学们都坐定以后,他们再排着队走进礼堂。

    芙蓉·德拉库尔和拉文克劳魁地奇队的队长罗杰·戴维斯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

    戴维斯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竟能得到芙蓉这样的舞伴,他简直无法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塞德里克·迪戈里和秋·张也站在哈利旁边。哈利移开目光,这样他就不用跟他们说话了。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克鲁姆身边那个姑娘身上。然后,他吃惊得张大嘴巴。

    那是赫敏!

    可是说实话,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赫敏了。她对她的头发做了一些手脚,它们不再是乱蓬蓬的,而是变得柔顺而有光泽了,在脑后挽成一个高雅的发髻。

    她穿着一件用飘逸的浅紫光蓝色的面料做成的长袍,而且不知怎的,她的气质也不一样了——也许只是因为卸掉了她平常总挎在身上的二十多本厚书吧。

    值得一提的是,她脸上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带上微笑,而是时不时就到处瞄一眼,就和刚才的罗恩一模一样。

    罗恩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好,他只朝赫敏看了一眼,就一直都把目光放在了别的地方。

    礼堂的门打开时,图书馆里那些克鲁姆追星俱乐部的成员大步走过,都朝赫敏投来极度憎恨的目光。

    潘西·帕金森挽着马尔福的胳膊走过,瞪眼望着赫敏,就连马尔福似乎也找不出一句话来侮辱她。

    而罗恩呢,他径直从赫敏身边走了过去,看也没看她一眼。

    当大家都在礼堂中落座之后,斯内普微微皱了皱眉——玛卡这会儿还没到!

    “稍等片刻。”

    他丢下一句话之后,就立刻风风火火地往邓布利多那边大步地走去。

    “麦克莱恩还没到。”斯内普小声地对邓布利多说道。

    邓布利多头也没抬,他只是平静地坐在主宾席的正中间,轻轻摆了摆手。

    大家都在等待着,有些学生已经开始疑惑起来了——麦克莱恩去哪儿了?他怎么还没到?

    “一会儿就到了,再等上几分钟他就——”邓布利多正说着,突然就顿了顿,他抬起头来,朝大门外头望去。

    “……他到了!”

    勇士们回过了头,礼堂中的小巫师们也伸长了脖子朝外头张望,然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