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二百二十五章 潜入狼窝
    正如莱娜所说,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中段,就在一家商铺侧面,正有一条通往地下的水泥台阶。

    玛卡就在建筑物之间的过道中落地,他腿脚利索地左右拐了拐,很快就来到了那条阶梯的入口前。

    朝通道下面望去,隐约便可以看到有灯光闪烁不停。他抬了抬头,地下酒吧的招牌就挂在一侧的墙壁上。

    “血腥玛丽?”

    对于一间酒吧来说,拿鸡尾酒的名字命名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要是里头藏了一大堆毛茸茸的生物,这个店名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叫‘血腥莱妮’好像也挺不错,起码不会像现在这么烂大街……”

    说起来,那对儿狼女姐妹里,妹妹莱妮倒是一直把自己名字挂在嘴边卖萌,可她姐姐叫什么玛卡还不知道呢!

    想起最后留下的那句话,玛卡不由得嘿嘿一笑,然后抬腿朝那通往地下的台阶走去。

    说要下杀手什么的,当然只是随口吓唬人而已。

    虽说玛卡现在根本不怕狼人,可数量多了也是比较糟心的一件事。他这次来,目的也就两点而已,一是抓个狼人回去交差,另一个则是问出芬里尔·格雷伯克的去向。

    当然,就他个人而言,后者自然要更加重要一些了。

    狼人之所以突然间活跃了起来,无非就是伏地魔那边的命令,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邓布利多想要确认一下,顺便将频频发生的狼人袭击事件给解决掉,这是邓布利多的想法。

    而玛卡只是顺手帮个忙而已,他的目标一直都是伏地魔这个扰乱他生活的罪恶根源。

    至于其他的骚乱,交给魔法部和凤凰社的其他人去搞定就行了。他们有搞定事件的能力,也有爱与和平的信念,可玛卡却从没有那么高尚而伟大的想法。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玛卡一直都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希望生活平静的普通人而已。

    “……可有些时候,人总是会身不由己。”

    玛卡显然是想起了《罪恶之书》的那档子破事,顿时他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了。

    在阶梯的尽头往右转,就可以看到这间地下酒吧的入口。玛卡并没有打算伪装什么,因为他现在看起来,根本就和普通的麻瓜没什么两样。

    那群狼人为了隐蔽起见,这间酒吧并没有拒绝普通麻瓜的进入。或者反过来说,那些狼人之所以始终维持着这间麻瓜酒吧的对外运营,正是想要借此隐藏他们狼人的身份。

    当然,过去他们还偶尔会在客人当中挑选几个当做零食,可现在风头正紧,他们倒是不太敢在藏身用的据点里随便下手了。

    推开酒吧的大门,玛卡甚至都没能听到门上挂着的铃铛发出声响,便立刻被一阵力量感十足的硬摇滚彻底淹没了。

    嘿!这儿的隔音效果不错啊?

    这是一间人头攒动的火热闹吧,大量的伦敦市民丢下了白日的包袱,在舞池中疯狂甩动着双臂和腰肢,尽情发泄着满腔的情绪。

    在酒吧的最后方、舞池的对面,一个服饰新潮的乐队组合正狂放地奏响音乐,主唱那嘶哑有力的嗓音通过麦克风和大功率音箱,毫无保留地传达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在另一边,则是吧台的位置,那里的人数要稍少一些,可还是没太多的地方可以挤。

    玛卡熟门熟路地跟着节奏摆动着身体,摇摇晃晃地朝吧台走去。

    在这种场所里,就算是扯着嗓子喊也是听不见的。所以不是有服务员来接待,就是吧台上已经贴好了清晰的价目表了。

    而这间酒吧,显然就是后者。

    要是一般的顾客,当然是根据自己的喜好点单了,可玛卡今天又不是来喝酒玩乐的。

    随便走了走,他就靠着能感知魔力的便利选定了一个目标。

    放着不远处的空位不坐,玛卡硬是抽出一张紫色的英镑,塞到了目标旁边的那个男人手里,然后挥挥手把他给赶走了。

    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在一瞬间的不满之后,那男人立马就乐呵呵地走开了。

    玛卡坐上高脚凳,朝调酒师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身旁那位的酒杯,比了个“2”的手势。

    紧接着,又是一张英镑推了出去。

    他选的目标是个翘着腿、一脸慵懒之色的短发女子。长相平平却并没有化妆,就那么半靠半趴在吧台上,双目迷蒙地看着吧台里的酒柜,似乎在发呆。

    她倒是看见了玛卡的动作和手势,却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耳边的音乐躁动不安,周围又混乱不堪。对于玛卡来说,这里实在不是一个搭话试探情报的好地方。

    虽然舞池里有更多的狼人在跟着音乐一同发泄着,可那里的环境显然更不适合,说到底还是得在这边下手才行。

    稍加琢磨,玛卡决定在眼前这个目标身上多花上一些功夫。

    酒上来了,他将其中一杯推到了那女子面前,随意地朝她笑了笑。

    对方也是毫不客气,她的酒杯早已经喝空了,这会儿顺手就拿起玛卡推过来的酒喝了一大口,可接着便将视线移向了别处。

    好嘛!酒喝了,人不感兴趣——是这个意思吗?

    玛卡暗自摇了摇头,过去在托波因特,他早就看过了无数次的搭讪,可自己却从没有实践过。

    没办法,哪怕是现在,以他的年龄也仍旧不太适合干这行呢!

    在糊弄人这一方面一向顺风顺水的玛卡,这回却一不留神吃了瘪,说实在的,他还真有点儿小郁闷的。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要是自己能长得着急一些就好了。

    然而,他却没想到,其实对方的心里可比他还要憋屈——难得能在这种地方碰上一个会主动搭讪的小鲜肉,结果最近头儿还再三声明不准在据点下手!

    眼瞧着有一块入口即化的嫩肉却不能吃,老娘可太难受了!

    另一边,玛卡又想了想:既然暗示没有用,那不如明示一下看看效果?

    想到就做,他干脆伸手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见对方转过头来,他伸出拇指就朝门口一指。那动作干净利落,谁都能看得明白。

    女子心下一喜:头儿,这可是人家勾引的我,换个地方下手总没事了吧?

    可有些时候,事情总会朝令人意外的方向发展,让你感到措手不及。

    正当女子站起身来,顺势就朝着玛卡肩头靠去之时,却一个趔趄差点儿磕在了隔壁那个秃头中年的后脑勺上!

    不为别的,正是因为玛卡发现了另一个更有价值的目标,接着他便果断地闪身钻进了舞池当中。

    在人群拥挤的地方移动对他来说是再熟练不过的事了,一路随手拍了拍几人的肩膀、待他们转身的时候,他就顺着空隙一转眼就窜到了舞池对面。

    就在乐队所在的高台旁边,那条通往后台准备室的通道口附近,一个与莱娜的某段描述极为相似的壮汉就站在那里,和另外几个人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很快,其他几人便又迅速离开了,而那壮汉也再次朝准备室的通道走去。

    那一定就是塔里诺情报中讲的,那个现任头领“罗根”了。

    玛卡在一根柱子后头晃了晃,等他再走出来时,已经给自己灌了一口仙隐药剂。

    见对方已经快要看不见了,玛卡立刻快步跟了上去。虽然通道口有两个狼人在守着,可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已经隐身了的玛卡。

    仙隐药剂的隐身效果有别于其他隐身药剂,消除存在感的特性让嗅觉比狗还灵敏的狼人也无从察觉到他的经过。

    只要玛卡不主动对别人做出什么增强存在感的行为,想发现他是很难的。

    可以说,当初他对仙子翅膀的特殊发现,甚至要比他现在的很多魔药研究成果都要更有价值得多。

    跟着那壮汉罗根一路往里走去,在经过了化妆区和工作人员休息区之后,玛卡发现后头居然还有一条通往地下二层的通道。

    紧紧跟在罗根身后,他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空间比上层酒吧小上一半的地下室中。

    这第二层地下室被分为了两个区域。

    前面这块是一片宽敞的休息区,而再往后,则是一条两米宽的走廊了。在走廊两侧,还隔出了不少独立卧室,有些门正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的简单陈设。

    此时,这地下二层里并没有多少人在这儿,估计不是在上面玩乐放松,就是和莱妮姐妹一样在外头搜寻猎物了吧?

    而罗根的目的地,却是位于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

    当对方开门进去,并打算将门带上的时候,玛卡一闪身就跟着钻了进去。

    “砰”

    就在门被罗根带上的那一瞬间,玛卡果断出手,卸力咒和全身束缚咒连续施放,正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可他没想到,即便他已经保险起见多用了几分力,可那罗根哪怕只是人形,抗魔能力却仍旧强得惊人。

    这等抗魔程度,简直堪比普通狼人满月时的完全形态,甚至让玛卡都感到了一丝意外。

    “什么人?”

    罗根反应很快,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可在踉跄后退的同时,皮肤中大量暗灰色狼毛即刻汹涌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