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乱中有序
    “……我来看看你这边需不需要帮助。”

    刚从树后边钻出来的高尔闷闷地说着,又往这边走了两步。

    贝拉特里克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不需要,你回去帮克拉布他们就行了,我这边不用你来掺和。”

    对付一个刚正式任职的傲罗小丫头,她贝拉特里克斯哪里需要别人的帮助。朝人高马大的高尔瞪了一眼之后,她又继续往唐克斯逃窜的草丛追去。

    可她却没想到,她才刚转过身,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一闪即逝的红光。

    “昏昏倒地。”

    “什——”

    贝拉特里克斯反应也是不慢,只见她立即想要往旁边闪避,可终究还是没来得及。嘴里才刚吐出半个单词,她便感到后腰猛地一股大力袭来,随后就直直地扑倒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她身后的“高尔”才嘿嘿一笑,身形面容一阵变化,重新变作了唐克斯的模样。

    事实上,要不是这里环境复杂、在没有地形掩护的空地上的话,并不善于正面作战的唐克斯完全就只有挨揍的份儿。

    可一旦有了遮蔽视线的障碍物,唐克斯的优势便真正发挥出来了。

    “这大个子还真不好变,肉也太多了……”唐克斯一边抱怨着,一边又不放心地给躺在地上的贝拉特里克斯补了一道全身束缚咒。

    可正当她想要将对方弄走的那一瞬间,一个念咒的声音从她侧面的树林里悄然响起,随即又有一道火光闪过。

    她连忙又是一个翻滚,再也顾不上她使计放倒的贝拉特里克斯,在林间快速移动起来。

    在林子里战斗就是有这么个坏处——凡是经验不足的人,很难在茂密的树林中寻找到偷袭者的准确位置。

    虽然有点不甘心,可要是脑子一抽死守在那儿,敌暗我明的情况就始终无法改变,那就太被动了。

    傲罗训练的苦可不是白受的,唐克斯很明白其中的危险所在。

    然而,先不提唐克斯这边为了竭力摆脱偷袭者而在林中周旋,卢平那边又苦于敌人纠缠腾不出手去帮助她……

    此时在大道上,双方的主要战力正战得火热呢!

    其实,说是主要战力,但却并不是指食死徒的主要成员在这儿。这次伏地魔指派人手,最多的却是一些实力并不算强的外围成员。

    凤凰社这边有精英傲罗金斯莱压场,还有蒙顿格斯和德达洛等人策应,可毕竟还是抵不过食死徒那方人数较多。

    幸好他们主要目的只是尽可能地拖住对方而已,并不需要强撑着令对方不得寸进。是以哪怕是且战且退,只要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多拖上一会儿,那就算是赚到了。

    不得不说,金斯莱不愧是凤凰社的主力之一,战斗起来毫不含糊。

    他用魔咒筑起了几堵土墙,并不停地干扰对方的前进。即便看起来狼狈了一点,可他一个人便拖住了数个普通食死徒,确实实力不凡。

    在大道上那些用魔咒临时筑造的障碍物之间,魔咒的各色光束不断来回交错,一来一往间、石屑土块高高地溅起又零散落下,砸得人脸生疼。

    偶尔食死徒那方还有人被魔咒击中,或躺或趴在地上,也没人去管顾,那群恶徒的人性淡漠已是表露无遗。

    可即便人数已经减了好几员,却鲜有人往林子里窜。他们的单体实力并不强,要是往林子里去,一旦分散、优势便荡然无存了——他们并不都是傻子。

    这会儿仍是月明星稀的夜间,而他们的任务又是试探性进攻,在大道上战斗才是他们的首要选择。

    至少,伏地魔就是这么命令的。

    夜风仍在轻描淡写地吹拂着树叶,泛起层层绿浪,但各种魔咒的声响和时断时续的喊叫声,却将树冠间的沙沙作响彻底掩盖掉了。

    在今天这个本就不会宁静的夜晚,种种战斗之声却使之更添了几分躁动和不安。

    伏地魔还没有出现,食死徒的那些中心成员也不过就来了几个,谁又会知道,他们究竟在哪个犄角旮旯等待着出手的机会呢?

    “倒挂金钟!”

    金斯莱又是一道魔咒放出,随后他便往障碍物后一闪,轻轻吐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他们这边的援军到底会在什么时候赶到呢?

    ……

    再说霍格沃兹城堡前的空地上,疯眼汉穆迪已然恢复到了他本身的模样。而眼下,他却正追着那两个学生模样的家伙跑呢!

    “盔甲护——”

    “除你武器!”

    自那两个家伙鬼鬼祟祟地离开了魁地奇球场,又试图离开霍格沃兹范围,却不料穆迪已经盯上了他们。

    当穆迪现身时,其中一个已经在不经意间就倒下了。

    另一个家伙立即想要给自己套上一个铁甲咒防身,但却没想到穆迪的魔咒来的异常迅速,他咒文尚未念完,就被穆迪打了个措手不及。

    虽然他并没有被夺去魔杖,可这么一闪,便立刻落入了下风。

    老穆迪的真正实力似乎在逐渐表露出来,这也正是证明了一点——他的出现通常就会引起食死徒的恐慌,而这次也不例外。

    “障碍重重。”

    穆迪上一个魔咒才刚发出,下一个魔咒就紧跟着用了出来。

    对方刚才只顾着躲避,这会儿显然还没来得及站稳,就立刻发现自己就像是掉进了粘稠的胶水里,动作当即就变得迟缓了起来。

    “昏昏倒地。”

    当穆迪第三道魔咒直冲对方脑门的时候,那人陷于障碍咒的效果之中,彻底没了抵抗的能力。

    这场战斗异常地迅速,老穆迪以一敌二,虽然其中一个成果是偷袭所致,但却丝毫不难看出,这位资深老傲罗仍旧英勇不减当年。

    将拉文克劳的金冕又重新夺了回来之后,穆迪便马不停蹄地往后门方向赶去——那儿是一片湖,一般来说,那并不是一条合适的进攻路线,但却也不得不防。

    至于那两个潜伏在学校抢夺金冕的食死徒,在他们通风报信之后,现在已经没有价值了。穆迪只是多补了一个控制型魔咒,便将他们同样隐去身形暂且搁置在了附近的角落里。

    ……

    若说伏地魔这一次的计划,其实在安排上还是相当细致的。

    无论是内外接应夺取拉文克劳的金冕、还是全方位试探性进攻,都足以让霍格沃兹现有的守备力量都忙得焦头烂额。

    哪怕有斯内普这个双面间谍在,只要他一日不能暴露身份,就无法将伏地魔那边的消息完全透露给邓布利多听。

    可现在玛卡也在伏地魔那边搅和,这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即便斯内普将消息全都传达给邓布利多知道,并利用这些消息完美地部署防御,斯内普也可以将消息泄漏全都推到玛卡身上去。

    斯内普是邓布利多钉在伏地魔那边的重要的钉子,只要他还在那边混着,凤凰社就永远不会变成一个空有余力的瞎子。

    邓布利多对这些道理当然很明白,而现在,他虽然去了校门口,但却并没有立即去对凤凰社的成员们施以援手。

    一个是因为他发现他们这边并无太大的危险,而另一个,就是伏地魔的后手了。

    他这个最大战力,要用来压阵才行。

    因为谁也不知道,眼下还没出现的伏地魔,今晚究竟会不会出现?要是他亲自现身的话,那他又会出现在哪里?

    邓布利多一边藏在暗处紧盯着凤凰社的成员们,一边静静地等待着。

    随着夜深,月色逐渐浓重了一些,夜空中的云似乎并不多——想必明日,又是一个晴朗的白天。

    可在天亮之前,伏地魔带来的威胁却是度过今晚的一道最大的难关。

    正当小巫师们都被教授带去城堡礼堂,惴惴不安地打地铺休息的时候,禁林深处似乎闪过了几道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

    ……

    与霍格沃兹城堡的混乱相比,此时此刻远在阿尔巴尼亚的山林之下,玛卡正蹲坐在地上记录着研究笔记。

    而他研究的对象,自然便是眼前那座巨大的蛊惑之碑了。

    因为《罪恶之书》中有着不少的信息,现在他研究起来,倒是比想象中的要稍稍简单那么一些。

    可再怎么说,对于这种神秘的远古级魔法道具,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研究明白的。

    玛卡也很清楚这些,而且,留给他的时间并不算多。

    他在手记上匆匆地写着,字迹显得有些凌乱,但却也没工夫计较那些了。

    他现在写的内容无法用魔咒自动书写,很多和规则相关的东西都需要他亲自用魔文记下,手写却这次研究当中必不可少的步骤之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羽毛笔往墨水瓶中一放,顺便揉了揉手腕放松一下因为长时间书写而略显僵硬的肌肉。

    “……算算时间,估计霍格沃兹那边差不多已经开始了吧?”

    他取出魔法怀表,打开表盖看了看时间,然后又重新塞回了衬衣背心的口袋里,这才用力伸了个懒腰。

    “不行,还得加快点速度才行……”他琢磨了一下,便又给自己灌下一整瓶提神醒脑的魔药,接着便立刻又再次投入到了研究之中。

    在他身前,那座蛊惑之碑的底座旁,一个符文阵图正在隐隐泛着幽蓝色的光芒,给这间主墓室又增添了几分神秘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