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二百七十章 迷雾中的提娅
    山谷中,突然间就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的灰黑色掩盖了提娅的视线。

    这无疑是令她很不安的。

    提娅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都很平凡,平凡得甚至让她有点儿想哭。

    提娅也是一个很时常受人欺负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都受人欺负,记忆中的每一点每一滴都充满了晦涩。

    每当遇到突如其来的变化时,提娅总是会手足无措。哪怕她上个月已经度过了23岁的生日了,也依旧如此。

    23年,她这一生已经消磨了23年的时间了,可她却好像半点儿都没有成长一般,过得浑浑噩噩、穷困潦倒。

    是呀!她从小就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家麻瓜孤儿院里长大,并在11岁时被伊法魔尼魔法学校招入就学,并异常艰难地毕了业。

    但是,这般无父无母的悲惨身世,却从来都没能成为她掩盖自身懦弱的遮羞布。这只是因为,和她有着同样身世、甚至比她还要凄惨得多的孩子比比皆是,在她成长的那家孤儿院中的孩子们,不大都是这样的吗?

    她没有抱怨的本钱,也没有抱怨的机会——至少她自己认为是这样的。

    别的孤儿能依靠自己的天分和努力,换来不断向上攀登的动力,但是她提娅却不能。她是软弱的、是无助的……可原因却只出在她自己的身上。

    “上天给过我机会的,只因为我的懦弱,才让那些机会白白流失掉。”

    提娅常常会这么想,还是麻瓜的时候就是如此,成为了一名默默无闻的女巫之后,也仍旧如此。

    她不明白,为什么在伊法魔尼城堡大厅中等待分院时,代表学者之智的猫豹雕像会发出嘶吼、代表冒险之魂的雷鸟雕像会振翅飞翔。

    她只知道,自己迷迷糊糊地度过了魔法学校的学习生涯,勉勉强强地跨过了毕业及格线的门槛,并成为了一名连糊口工作都找不到的可怜女巫。

    这一次,或许是她这辈子第一次,鼓起勇气离开那生活了整整23年的孤儿院,来到这片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土地。

    最近,在英国魔法界闹得纷纷扬扬的“吉德罗·洛哈特个人视听会”近乎人尽皆知,哪怕提娅这个远道而来的外国人也不可避免的听说了。

    可与那些为了一睹“视听会”真相、顺便凑个热闹的巫师们不同,提娅是冲着那部分免费供应的食物而来的。

    本就没几个钱的提娅,早在一周前就已经身无分文了,要是再不找些东西吃,她怕是就要饿死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了。

    她很庆幸,居然有这么多免费的食物和饮料供应!

    那些财大气粗的商家估计是想趁着这次的活动大肆宣传一番,可她哪里会懂这些。她只知道,自己终于能再多撑些日子了。

    在那栋据说是视听会举办现场的巨大建筑物中,似乎就将会有很多有趣的活动将要开场了,但是提娅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将这些免费的食物尽可能多地塞进空瘪瘪的胃袋里——因为这些东西只在现场供应,是不允许被打包带走的。

    然而,正当提娅坐在某个主食摊位前,拼了命地往嘴里塞着薯条的时候,她却发现天空一阵压抑。

    她鼓着装满了薯条的脸颊,一脸茫然地抬起头,便立刻看到了空中不断沉降下来的灰黑色云雾。

    “……怎么了?”

    她那懵懂不堪的脑瓜子里,只闪过这么一个疑问,紧接着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周围原本拥挤的人群消失了,耳边不断回荡着的嘈杂叫卖声也消失了,就连她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薯条也一并消失了。

    似乎……连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她又如以往那般蹲在了原地,哆哆嗦嗦地紧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将略有些脏兮兮的脸深深地埋进了自己的臂弯。

    “……别、别欺负提娅……提娅知道错了、提娅知道错了……”

    在提娅的潜意识中,当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切反抗都会引来更粗暴的对待。是以她从小时候开始,就再也不会争辩了,甚至连解释都没有。

    她只懂得求饶,只懂得认错,只懂得告诉别人……自己是一个懦弱而无趣的女孩儿。这样的话,至少,她就不会被欺负得太久了。

    可是这一次,却和她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没有那些爱欺负人的麻瓜对她踢打、拽她头发;也没有那些坏巫师用魔法让她长出脓包或是别的什么令她痛苦的东西。

    她的耳边,似乎隐约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

    提娅悄悄睁开死死闭着的双眼,畏畏缩缩地抬起了头来。顿时,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身处在一片空旷而静谧的田埂之上。

    绿油油的田野沐浴在晨露之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辉;细密的土壤湿润松软,隐隐散发着清新的气味。

    这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在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嘚哒嘚哒嘚哒。”

    马蹄声自提娅背后由远而近,她忙回过头去一瞧,立时便看到一辆马车在往这边轻快地驰来。

    而在她背后不远处的马道边,一座造型奇特的农庄就坐落在一片果林中间,有一条平整的土路蜿蜒而来,延伸到了马道上。

    “唏律律——”

    牵引着马车的两匹枣红色骏马被车夫往旁边一勒,“咯哒咯哒”小跑了两步,在那条土路口停了下来。

    “洛哈特老爷,到家了。”

    “好的,辛苦你了……在这路边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在提娅迷茫的视线之中,马车的帘子被掀开,紧接着,一个身姿挺拔、容貌英俊的男子轻松地跃下马车。在与那车夫道别之后,他便迈着稳重的步伐朝那农庄走去。

    那马车夫朝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这才一抖缰绳,驱马靠在了路边。

    提娅看了看正往那农庄走去的洛哈特,又看了看坐在马车驾坐上的老车夫,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他们……都看不到我在这儿吗?”

    她明明就蹲在距离马道不远的田埂上,可不管是洛哈特、还是那老车夫,都根本没往她身上瞧过一眼。哪怕视线都在她附近掠过了好几次,却依旧视而不见。

    提娅虽然学习成绩并不算好,但她至少也是一名已经毕业的女巫了。这会儿,她终于迟钝地意识到,自己恐怕是陷入到了某个奇特而又诡异的魔法之中……

    “……又是……谁在戏弄提娅吗?”

    她紧紧地环抱着膝盖,轻咬着下嘴唇,怯懦地想着这个令她恐惧而又不安的问题。

    即便她常常会受到别人的戏弄和欺侮,可她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是谁在用一个这么强大而可怕的魔法欺负她呢?

    这……值得吗?

    “……提、提娅知道错了……不管是谁,求求您,请放过提娅吧……”

    她怯生生地求着饶,但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周围依旧是一片宁静,只有田间的野蛙在轻轻鸣叫着,野趣盎然。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马车上的老马夫打着盹儿,两匹枣红色的骏马也是异常地乖巧安静。

    提娅一动都没有动,她不敢动,生怕只要自己一动,就会引发什么可怕的事情。

    一直到洛哈特又提着两个行李箱从农庄出来,放好行李登上马车,往那前路嘚嘚行去的时候。却见那马车在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蓦然腾空而起。

    就在这时,周围的场景突然一阵模糊,待提娅又一眨眼,却见视野中的一切都变了一个样。

    “……这又是哪里?”

    这是一片青翠的草地,似乎时常有人修剪,使得它们看起来平整极了。

    一扇高耸的栅栏门就立在她身前不远处,往门里遥遥望去,在一条蜿蜒向上的坡道尽头,坐落着一座令人惊叹的古朴城堡。

    这座城堡线条粗犷自然,大块的灰黑色墙砖堆砌得严丝合缝,使其看起来厚重而又扎实,仿佛坚不可摧一般。

    在提娅的眼中,这是一座比她的母校——伊法魔尼城堡,更加宏伟壮阔的古堡。

    在她正愣神间,又是一连串的马蹄声自她背后响起。待她回眸一望,仍是那辆载着洛哈特的马车自空中落下,小跑着停在了校门口。

    “吱呀——”

    提娅一惊,连忙再回过头去,随后便吓得又将脸埋进了臂弯之中。

    那扇高大的栅栏门开了,是一个面色阴冷的男子打开的。刚才明明还没有人的,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是幻影移形吗?还是……

    提娅很害怕!非常地害怕!她最怕的就是一脸冷漠、目光尖锐的男人了!

    “哦——您就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吗?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吉德罗·洛哈特,前来任职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

    “……你好。”

    一个是欢快而从容的声音,一个却是冰冷而无情的声音。若是过去,提娅肯定会更倾向于前者,至少这么阳光的男人不会轻易就来欺负她。

    可不知怎么的……

    提娅突然抬起了头来,再次向那面容阴郁的男人偷偷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