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三百九十九章 凌晨2点的纽约
    当日玛卡与哈利分开之后,他便径直离开了霍格沃兹的范围,消失在了校门口的灌木丛中。

    就小天狼星让海德薇传递血书的情况看来,他一定是处在某个非常糟糕的状况之中了。可既然连海德薇都能飞走,那或许还能来得及。

    可玛卡怎么也没想到,当他从门钥匙的空间移动中重新出现时,竟然直接就直接跨越了北大西洋。

    ……

    美国纽约,凌晨两点。

    深夜的纽约并非是昏暗阴沉的。

    哪怕才刚下过雨,空中的乌云仍未随着夜风散去,炫目的霓虹灯和大量的车流前照灯将整条街道照得恍如白昼。

    流连于纽约夜间生活的麻瓜市民们,在街边或快或慢地行走着,享受雨后所独有的美妙空气。

    而就在这条繁华的街道旁边,某个阴暗潮湿的小巷中,有一只小小的蜘蛛正倒挂在一家烘焙店的屋檐之下。

    突然间,那只蜘蛛的腹下一阵微光闪烁,伴随着一声微不足道的轻响,屋檐下的空间一阵诡异的收缩扭曲。

    “哗啦——”

    一位服饰有异于麻瓜的少年在那扭曲的空间中蓦然出现,然后一屁股坐进了位于那蜘蛛正下方的垃圾桶里。

    “呼——”

    少年表情微妙地叹了口气,随即轻轻一摆手。

    顿时,垃圾桶猛地翻转了半周,将他连带里头的垃圾一块儿倒了出来。可未曾想,这名少年身手敏捷,稳稳当当地站在了地面上,而那些垃圾也都停滞在了半空中。

    只见他再次伸出手来,似是掸掉灰尘一般挥了挥手,那垃圾桶与空中的各种垃圾立刻如同影片倒带似的恢复成了原状。

    这位少年自然便是玛卡。

    正如上次潜入英国魔法部那样,他在每一只八眼巨蛛的肚子上都画上了定位用的符文,灵活使用门钥匙可以让他稍稍缓解一下不能正常幻影移形的麻烦。

    “时差吗?”玛卡左右望了望,随口说道,“小八,下来!”

    他头也不抬地朝上方的屋檐招了招手,却见爬在屋檐底下的那只蜘蛛眼中灰芒一闪,乖乖地松开八条腿落到了他的手背上。

    “下回别再找这种地方趴着了。”玛卡没好气地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再度确认没有目击的麻瓜……或是其他什么。然后,他转身就往巷子深处走去。

    “小八,小天狼星呢?”

    在街道灯光找不太到的昏暗小巷中,他抬起手背向蜘蛛询问情况。

    “……袭击……分开……”

    让蜘蛛学会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们的父亲阿拉戈克在海格的帮助下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而小八它们显然会比它们的父亲更擅长学习。

    但即便如此,在它那嘎吱嘎吱的话音之中,断断续续的词汇拼凑仍显得相当零散。看样子,若要等它们能够流畅的对话,玛卡还需要多花上不少的功夫。

    因为时间并不宽松,玛卡稍稍用了用摄神取念术,轻柔而又准确地读取了小八心中的所想所见。

    “默然者……吗?”

    虽然小八大多数时候都躲藏在小天狼星的附近,可以它的智慧还不足以明白该观察一些什么。

    在小天狼星离开布莱克老宅的这些时日里,它除了偶尔趁着小天狼星休息的时候跑出去捕猎以外,其余时间一直都躲在小天狼星的破袍子里。

    一直到小天狼星突然遭受猛烈袭击的那一瞬间,它才主动跑了出来,为保护小天狼星而加入了战斗。

    然而,他们的对手却是数蓬诡异而强大的黑雾。

    说实话,经玛卡之手改良过的异化八眼巨蛛确实非常可怕。虽说蛇怪的即死凝视能力因为某些原因,似乎并未能完全继承下来,可其四对灰色眼珠的石化效果却是出类拔萃的。

    不论是活着的生物还是已死的幽灵,都逃脱不了石化视线的影响。

    即便是玛卡目前还未探明具体本质的默然者黑雾,也在小八的注视之下覆上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色,行动也变得迟缓了许多。

    可惜的是,袭击小天狼星的默然者并非一两名,而是整整四个!

    小八拖住了其中两个,可在另一个方向冲击而来的黑雾,却逼得小天狼星不得不且战且避,就此脱离了小八的保护范围,进而不知所踪。

    “希望小天狼星能安然无恙吧……”玛卡将小八纳入了巫师袍的袖管之中,蹙眉思索着,“关键是……他来美国做什么?”

    哈利的猫头鹰海德薇并没有附上维持远距离飞行的魔咒,而且就时间来看也对不上号。他现在并不确定小天狼星是否还在美国。

    可小天狼星既然来到了这里,又因为受到袭击而搁置了自己的行动。那么,只要他还没死,就一定会再次踏上纽约的土地。

    按照小天狼星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固执性子,玛卡认为自己的推测应该不会有错。

    “所以说,现在问题是……他在哪儿?”

    到头来寻找小天狼星,确认其状况,自然还是第一要务。他可不想就此再也见不到那个虽然莽撞,但是拥有一股热血的真性情汉子。

    在经历过邓布利多的死亡后,玛卡心中明确了一点——就算是死,也该有一个恰如其分的理由,以及一块可供人凭吊的墓地。

    是死是活,他都应该找到那个无可救药的蠢蛋。

    再次确认周遭无人注视之后,玛卡取出了法杖,向前平伸而出。在他的视界之中,魔力的流动变得迅捷了起来,在法杖顶端勾勒出了小天狼星的姓名。

    “每个人的名字都是具有魔力性质的,当那个名字使用的时间越久、获知的人数越多,其对应的魔力效用就会越强。”——这是《姓名魔力学》中的一句话。

    可知道归知道,如何应用却是一个扑朔迷离的课题。

    针对自己的名字用魔法附加意义,就像伏地魔所做的那样,这一点在玛卡个人看来并不算是难事。

    可如果对象是别人的名字,所要涉及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

    利用名字来找人,哪怕只是感知一个大概方位,也需要花费相当的精力去解析对方的性格、习惯、外表、经历等等。

    总而言之,必须尽可能多的了解对方。

    幸而,玛卡对小天狼星的了解还算丰富,该知道的方面、不该知道的方面,他都有所涉及。

    “……嗯。”数分钟后,玛卡甩了甩脑袋。

    感应的结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混乱”。

    在探测寻找的过程中,所有和小天狼星有关的人或物都会对探知形成干扰,与其联系越紧密的事物,干扰就越大。

    要是将小天狼星的某个宝贝当成了他本人,玛卡就有得头疼了。

    不过还好,玛卡所确认下来的目标,似乎就在纽约的某个地方。如果要说大体方向的话……

    “……西南偏西吗?”

    若是感知到了别的位置,那玛卡的猜疑一定会更强烈一些。可要是一样在纽约,是小天狼星本人的可能性就大多了。

    毕竟他可没听说过,小天狼星曾经还在纽约滞留过。

    再不多想,玛卡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幻身咒后,便脚踩着厚重的魔法书朝感知的方向腾空而去。

    在快速的飞行中,玛卡身下那霓彩万千的街市逐渐向后退去,被他悄然抛在了身后。没过多久,下面的灯光开始减少了起来,夜晚的昏沉慢慢变成了视野中的主色调。

    头顶上的乌云看起来仍然厚重而压抑,先前的降雨似乎还并不会成为这一晚最后的一场雨。潮潮的空气在玛卡的耳畔不停呼啸着,令他产生了一丝被染湿的错觉。

    他继续在城市上空并不太高的地方向前飞掠,可就在某一瞬间,他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脚下的魔法书带着他的身体霍然一旋,往地面猛然降下。

    那是一条无人的狭窄街道,周围的房屋也都不算是太高,不远处就是一片密集的中等住宅区。

    而在这条街道两旁,夜间不再营业的商店都紧闭着大门,只有一两家超市还亮着灯。在这寂静的街上、在那淡黄色的路灯边,洋溢着些许孤独的感觉。

    玛卡没有去在意超市,他在快走了两步之后,便果断地转身走到了一家老式披萨店的侧面前。

    这间披萨店看起来要比两侧的商店更加陈旧,不仅招牌破损褪色,就连窗户都已经只剩下一圈框架了。

    而在披萨店的侧门把手上,正贴着一张“暂停营业”的通知。

    玛卡之所以留意到了这间披萨店,就是因为这里正不断散发着规律的魔力波动,显示着其中所隐藏的魔咒。

    “总之先进去瞧瞧吧……”

    他解除了身上的幻身咒,又收起了有些显眼的法杖,然后伸手握住了门把手,“喀嚓”一声将其拧动。

    门扉被他顺利地打开,他轻跨一步往里边走了进去。可他的身体却并没有走到视线所能看到的披萨店店内,而是随着一阵微弱的波动消失了。

    披萨店的侧门缓缓闭合,一阵微风拂过门前,吹动了树立在侧门旁边的老旧招牌,发出了几声“嘎吱嘎吱”的轻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