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四百三十三章 佐伊与约书亚
    “啊——”

    “……我真的不知道……在保密等级降低前,那些文件的内容我是不可能看到的……”

    “别……别再……呃啊!”

    一声声痛彻心扉的惨叫自隔壁的房间中不断地响起,一阵接着一阵,就仿佛要将喉咙生生撕裂一般。约书亚抱着头缩在房间一角,使劲捂着耳朵,可声音却仍能够穿透一切遮挡,深深地钻进他的耳蜗之中。

    常年饱受惩罚之苦的约书亚,几乎是一听到那种蕴含痛楚的惨嚎,就会浑身发抖缩成一团。哪怕此刻承受苦楚的并不是他,可他却也似是感同身受。

    那种连昏厥都做不到的精神与*的双重折磨,一定是钻心咒——约书亚知道一定是那个没错。

    良久,大概是因为“主人”不想让那个女人因为痛苦折磨而精神失常的缘故,惨叫声终于停止了。

    随着隔壁房门在“砰”地一声响后重新紧闭,这里又再次恢复了寂静。

    是的,约书亚在偶然的一次外出中,便就这么不幸遭遇了默然者的探查行动——他被昔日的同伴抓回到了主人的面前,而等待着他的便是一次比刚才那个女人更加可怕的拷问与惩罚。

    默然者对钻心咒的承受能力要比普通巫师更加强大。或许是因为体质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无数次重复所带来的耐性。可不管是什么原因,这都只会令约书亚承受更多、更久的强烈痛苦。

    “……啊,背叛主人果然是不对的吗?”约书亚伏倒在地板上,略有些意识模糊地想道,“哪怕被抛弃了,也不应该作出背叛主人的行为……更不应该让那个人除去主人赐给我的烙印标记……主人……生气了啊……”

    “咔嚓——”

    他正迷迷糊糊就将睡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房门锁舌被开启的声响。毫不迟疑的,他立刻又爬了起来,再度缩进了房间的角落里。

    “主人,不要……我已经什么都告诉您了……真的……”

    “把他带出来!”

    那黑袍巫师此时已经摘下了兜帽。可以看到,藏在他那兜帽下面的,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苍老面容。

    大把乱糟糟的白胡子与那满头白发一样显眼,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体格看上去却又不似一般老人那样瘦削,看起来还很强壮。

    非要说的话,其实这个老巫师其实和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有那么些相似的地方。只是两者最大的不同点,就在于那双眼睛。

    这老头子的那双黑色瞳孔深处,似乎暗藏着某种病态的阴鸷和疯狂。

    经他命令一出,跟在他身后的一名默然者立即走进了房间,将丝毫不敢反抗的约书亚毫不费力地拖了出来。

    他一手紧紧地攥着约书亚的手腕,亦步亦趋地跟在了老巫师的身后,随着主人来到了隔壁那间房间的门前。

    老巫师伸手解开门上的魔咒,然后转动门把再次打开了门扉。

    “把他扔进去——”老头儿冷哼一声道,“这个据点的房间有点儿少,可不能给你小子浪费了……你就和那愚蠢的丫头呆一块儿吧!”

    他身后的默然者忠实地执行了老巫师的命令,将约书亚一把仍进了房间里。可正当老巫师要将门关上时,却又稍稍顿了顿。

    “约书亚,”老巫师看着他道,“如果你还想回归我们这个大家庭的话,就给我说服那个丫头好好配合,明白了吗?”

    随后他也没等约书亚回话,就立刻将门给重新关上了。

    “说、说服?”约书亚趴在地板上,喃喃自语着,“怎么说服?我该说些什么……我该怎么做……”

    他正满脑子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听到一个虚弱而轻微的声音自他背后响起。

    “……别白费力气了。”

    约书亚连忙翻身朝后头望去,在他身后不远处,那个形容憔悴不堪的女人就歪倒在地板上,半耷拉着眼皮看着自己。

    “什么?”他下意识地道。

    “我是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女人说罢,微微闭上了双眼,显然是不想再说第三遍了。

    她便是被那老头儿从伍尔沃斯大楼掳来的佐伊,一个不幸被卷入这场纷争之中的一介小小文案职员。

    虽然她职位很低,可她却并不笨。她知道,那个可恶的老头子对她的折磨,恐怕才刚刚开始呢!

    那可是钻心咒啊!连最顶尖的傲罗都不一定能在那等魔咒之下藏得住多少秘密,她一个才刚从伊法魔尼毕业不足两年的女孩儿,又怎么可能扛得住呢?

    可无论她怎么说,对方都不会相信的——对那些丧心病狂的黑巫师有所了解的佐伊,心里边很是清楚。

    因为约书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佐伊又想好好休息一下,一时间房间里便再度安静了下来。

    说实话,佐伊确实是一位相当漂亮的姑娘。

    细腻洁白的皮肤、偏黑的柔顺长发、欣长的睫毛,以及不错的身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柔媚的气息。即便是因为刚才的折磨而显得憔悴不堪,却似是为她更添了几分娇弱的感觉。

    就连对异性多少有些难以适从的约书亚,也不禁朝她多看了几眼。

    因为在特殊的环境下长大的缘故,生活在约书亚周围的女孩儿都不会打扮,更别提化妆什么的了。

    毕竟他们差不多都是那个老巫师养大的孩子,虽然对方还是很看重这些“实验体”的,对他们的教育即便偏颇、却也都很用心。

    可你要一个只会研究魔法的老头儿顾及穿着打扮,显然是有些为难他了。

    所以,当约书亚看到玛卡带去棚屋的那个女孩儿阿比盖尔时,他就已经暗自为之惊艳了。可眼前这个女人,无疑更加令人在意。

    过了好一会儿,约书亚耐不住心头如忍不住动了动身体,发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你……你醒着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佐伊撑开沉重的眼皮,无力地瞥了他一眼,紧跟着却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别盯着我看了,胆小鬼——”她敷衍着道,“我叫佐伊……还有,别和我随便搭话,离我远点……”

    “我、我叫——”

    “你叫约书亚,我知道!”佐伊立即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说了别随便说话吗?”

    她这话说得有气无力的,明显是因为体力还未恢复。可话语中所包含的拒绝,却是铿锵有力的。

    约书亚又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已经不敢再说什么了,他只得复又闭紧嘴巴再次沉默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异性,约书亚的内心愈发混乱了起来。他其实非常想同佐伊再说几句话——随便说什么都行,可他又怎么都开不了口。

    在这世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地滑稽。此刻的约书亚,就像是一个见到了领居家漂亮大姐姐的小男孩儿一样,他的心弦无意间就被触动了。

    若是这会儿玛卡在这儿,他一定会情不自禁地为之感叹。那种深藏地底、位于魔法部神秘事务司里那间被锁着的房间中的所谓“爱的力量”,确实如邓布利多所说的那样,包含着莫名其妙的强大。

    这种强大,可以在一瞬间压制住被黑巫师折磨了十数年的恐惧、阴郁、乃至憎恨。

    虽然提起“爱”这个词眼,玛卡总觉得有股相当别扭的感觉,可它的强大之处却是他所无法否认与忽视的。

    哈利的母亲莉莉为了保护她的孩子,可以借助这种源自精神的力量施放古老的爱的魔咒,将射向哈利的死咒反弹;而眼前的约书亚,则在这种奇妙的力量之下,竟是隐隐有一种试图挣脱自幼束缚的*。

    “……佐、佐伊……你……想要逃出去吗?”约书亚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可以帮你。”

    “什么?”佐伊顿时睁开双眼,犹疑地盯着他道,“怎么帮?”

    她的摄神取念天赋让她在隐约间明白,约书亚虽然说得有些迟疑与含糊,可其中所包含的心思却似乎是实实在在的。

    “主人……他以为我没了烙印标记,就不能好好使用力量了……”约书亚怯怯地低着头,小声地道,“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还能使用……”

    他说着,整个身子猛地一颤,一股黑雾瞬间自他身周弥散了开来。

    “我带你出去,去找那个人……”约书亚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嘀嘀咕咕地道,“对,找那个人!那个人强得可怕,一定能帮我们远远逃开的……”

    “……‘那个人’?”佐伊紧盯着他道,“‘那个人’是谁?”

    “我……他好像叫……麦克莱恩……”约书亚身边的黑雾在逐渐变得越来越浓郁,而他的说话声也在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我……那个人……找到他……”

    只是片刻间,那磅礴的黑雾便几乎笼罩了大半房间,不敢触碰到黑雾的佐伊勉强撑着地板,吃力地推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可就在这时,房间门被人从外面“哐”地一声打开,两名默然者狠狠地往屋子中间约书亚的所在直冲而去。

    “哼……本想看看能不能从这小丫头的嘴里掏出些实话来,想不到……居然会有意外的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