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宜应寒年〕〔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游戏王之传说再临〕〔美食从和面开始〕〔重生之时代先锋〕〔偷爱〕〔岂是心动〕〔至尊狂兵〕〔影视世界当首富〕〔男星的契约保镖〕〔乡间轻曲〕〔总裁校花赖上我〕〔同桌大佬又犯规〕〔我什么都懂〕〔夏日生花〕〔我偏偏是巨星〕〔超级度假村大亨〕〔谢家小婉〕〔逆流纯金年代〕〔我真没想拯救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四百四十三章 疑云遍布
    “……卢娜……卢娜?”

    刚一跑到拉文克劳塔楼底下的草坪上,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玛卡就立刻瞥见了一抹熟悉的淡金色。

    卢娜侧身倒在地上,身上还穿着一套颇有些奇怪的睡衣,一眼看去倒是似乎没什么明显的伤势。

    玛卡急忙上前,半跪着扶起了少女的上半身,让其靠在了自己腿上。随即他便略显焦躁地为她检查了起来。

    “……还好,应该只是头部受到了撞击,晕过去了而已。”

    片刻之后,玛卡终于松了一口气。在小心翼翼地给她喂了几小口魔药之后,他便将卢娜顺手抱了起来。

    直到此时,他才有功夫去观察其他学生的情况。

    大致数了数,从塔楼中坠落下来的小巫师一共有九人。其中三个显然是被黑雾直接剐蹭到了,身上一些部位已然出现了生机被侵蚀的灰黑色皱缩。

    所幸,在那黑雾团直直地朝塔楼冲击而去的时候,玛卡的守护神将它的飞行方向给撞偏了些许,要不然眼下一定会更加糟糕。

    正当玛卡又施放了一个漂浮咒,打算将他们都先带回城堡之际,麦格等教授也迅速赶来了。

    “麦克莱恩?”麦格教授焦急地询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的守护神是在和什么东西交——”

    她正语速飞快地询问着,可当她看清了玛卡的样子后,顿时被吓了一跳。

    “……你……玛卡,你没事吧?”

    玛卡闻言,带着些疑惑看了看麦格教授,随后他便顺着对方的视线低头看去。他身上穿着的那套巫师袍上,满是暗红色的淋漓鲜血,甚至还有一些已然分辨不出原样的黏腻碎块。

    “哦,没事!这不是我的血……”玛卡飞快地道,“具体的一会儿再说——我现在也不完全明白,总之,先将学生们都带进去,立刻进行检查和治疗。”

    他用漂浮咒托着那些大都处在昏迷中的小巫师,怀里抱着卢娜,快步往城堡大门口走去。在他身后,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脸上带着同样的担忧。

    小个子弗立维教授倒是显得还算镇定,他只是紧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索着玛卡刚才提到的“默然者”一词。

    而站在最后边的斯内普,则仍是绷着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他注视着大步走在前头的玛卡,以及玛卡怀中的女孩儿,稍稍顿了顿才又跟了上去。

    大概是因为刚才所闹出的动静实在是有点儿大,不少学生都纷纷被惊醒,这会儿已经有一部分学生跑出了寝室,穿过各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来到了大厅里。

    麦格教授当即便严厉地呵斥了起来,将他们全部往回赶去。

    仓促之间,玛卡隐约瞥见了赫敏他们三个的身影。或许他们不光看见了自己,同时也看见了正在他怀里昏迷着的卢娜。

    可玛卡显然暂时还没时间去为他们解释什么。

    一路疾行至校医院,庞弗雷夫人就在走廊边等待着——她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另一边,此时倒是安然无恙。

    只是病房那边却简直是一团糟。

    里面不仅外墙上破了个大窟窿,就连室内也像是被飓风席卷过一般,无比的凌乱。约书亚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看样子似乎是晕厥了过去。

    跟着过来的弗立维教授快速地施放了一个修复咒,一时间,各种损坏的物件立刻悬飞而起,逐个开始拼凑起来。

    塌了的病床吱吱呀呀地撑直了床板,被撕裂的床单和被褥自动合拢了裂缝,掉落的画像旋转着挂回了墙壁的铁钉上,崩碎的床头柜一块块拼合对接……

    当被撞坏了的墙壁中,最后一块砖也自动填进了砖洞里后,一切都变得好似没发生过那般完好无损。

    当然,除了歪倒在病房一角的那只大蜘蛛以外。

    玛卡朝那已然殒命的“小十一”看了一眼后,先将漂浮在身后的小巫师们、墙角的约书亚、以及怀中的卢娜都一个个安置到了空着的病床上。

    “……这儿居然还有一只蜘蛛,”弗立维教授谨慎地盯着那弯曲着四对蛛腿的小十一,犹疑地道,“难道是之前我们漏掉了一只吗?”

    “不,那是我饲养的。”玛卡有些沉重地道,“事实上,它本是我留在这里进行监视的,可哪曾想……”

    “监视?”一旁的斯普劳特教授顿时侧目道,“监视什么?”

    “你忘了吗?”弗立维教授听到玛卡这么说,很快就露出了一副如有所思的模样,“之前这病房里应该还躺着一位病人。”

    玛卡轻轻点了点头。

    “斯内普教授,你配制的解毒药剂给她服下了?”他转过头问道。

    “没错。”斯内普的表情显得有些阴沉,“不过解毒药剂发挥效用也是需要时间的,她不应该在今晚就苏醒过来。”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玛卡似是有些心不在焉,随口答道,“或许是因为默然者的体质问题,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他稍稍一顿,却又立即摆了摆手:“教授、庞弗雷夫人,我们先为学生们检查一下,其他的之后再考虑。”

    说罢,他便率先往那离他最近的床铺走了过去。

    今晚的月亮相当明亮,那清冷的银辉不仅照亮了城堡外的宽广校庭,就连病房里也显得通透了起来。

    正在为一名受了默然者能量侵蚀的学生进行仔细检查的时候,玛卡眼角的余光似是瞥见了什么黑影。

    他立刻警觉地转过头,朝窗外的草坪上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什么东西?”

    玛卡皱了皱眉,心说自己应该不会出现看花眼的情况。可校庭的草坪那么平坦,从这里望过去一览无遗,根本藏不住人。

    尚是有些担忧的他,决定在确认这些学生没事之后,就去外面再仔细探查一番。

    ……

    深夜,在校园内外搜索了好几圈的玛卡,又重新回到了病房里。

    经过之前对那些学生进行细致地检查之后,由本次意外导致的伤亡情况已经被确定下来了。

    除了海伦·舍恩以外,其余那包括卢娜在内一共十名学生,其中三人因为遭受到了默然者能量的侵蚀,伤势相当严峻。而其他人,倒是只受到了程度不等的物理伤害。

    此事若是发生在麻瓜世界当中,那几位遍体鳞伤的学生恐怕就得英年早逝了。他们不得不庆幸,这事毕竟是发生在了魔法界。

    只要是纯粹的物理伤害,大多数情况下只要还留着口气,就非常有可能会在强力治愈性魔药、以及恢复类魔咒的帮助下迅速地痊愈。

    而那几位受到了可怕魔法伤害的学生,显然就更得庆幸不已了。

    因为这里不仅有斯内普这位重量级的魔药大师,更是有着已经对默然者多少了解过一些的玛卡在。

    或许还要花费一番手脚,可要想恢复过来多半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

    至于昏过去的约书亚,他反倒是不可思议地毫发无损。就他的身体状态判断,与其说是受伤导致的晕厥,还不如说是吓晕过去的会来得比较合情理一些。

    不过,此刻的玛卡明显是还没太多的心思去为他们专心救治的。他更关心的,是那躺在病床上沉沉睡着的洛夫古德小姐。

    嗯,即便这位女孩儿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也是一样。

    事实上,刚才在玛卡离开病房出去搜查之前,卢娜就已经醒来过一次了。她的状态还算不错,仅仅是脑门儿上有一块淡淡的淤青,大概是在什么地方磕到了一下而已。

    在瞧见一脸担忧的玛卡时,她却依旧是那副恍恍惚惚的神情,还朝玛卡悠悠然地笑了笑,梦呓似的问他圣诞节要不要一块儿去槲寄生里找蝻钩。

    眼下玛卡就坐在她病床边的圆凳上,静静地瞧着她脸庞那柔和的轮廓。淡金色的细腻长发铺散在枕间,伴着明澈的月光,泛起如雾似幻般的光辉。

    这幅使人平静的画面,令玛卡心中的躁动也稍稍沉寂了下来。

    直到现在,他才有余裕去整理思绪,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在脑中反复过了几遍。

    首先是默然者藏身的那处秘密庄园,在重放咒现象中出现的佐伊,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只是很可惜,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突然控制了老巫师伦尼的格林沃德给驱散了。

    毫无疑问,佐伊显然知道了什么真相,抑或是某些接近于真相的线索。而这些东西,是格林沃德绝对不想让玛卡知晓的。

    他犹然记得,佐伊说是曾经读取过老巫师伦尼的一部分记忆。

    然而,伦尼本人却被格林沃德极其果断地炸了个稀烂,这直接导致了玛卡不得不将全身的衣物都给换掉了。

    嗯,先不提换衣服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关键在于,紧跟在伦尼化为一蓬血雨的同时,霍格沃兹这边就遭到了默然者的突然袭击。

    那个海伦·舍恩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关于这一点,玛卡始终有着隐隐约约的猜测。只不过,光就现在这种情况,他心底却不禁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就好像……

    “总觉得……应该还漏掉了点什么。”玛卡的眉宇间,再度微微紧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