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四百六十三章 幽灵往事
    “嘿!谁能告诉我一下,刚才那个‘平安夜的约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迷路的幽灵能在不经意间穿墙而过,进到施有赤胆忠心咒的布莱克老宅中,这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防御漏洞。

    可既然能提前得知漏洞所在,那自然是一件好事。

    比起这个来,玛卡现在更好奇的是那位幽灵先生。因为就卢平和蒙顿格斯的反应来看,对方身上一定有着什么有趣的故事。

    在这么一个使人放松的假日期间,来点儿好玩的故事开心一下肯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顿格,你来说一下吧!看样子,你知道的可比我多……”卢平将这个讲故事的权利交了出去。

    “哦,很荣幸能为麦克莱恩先生讲讲这个小故事!”蒙顿格斯谄笑着点了点头道,“嗯,没错……既然他被称为‘平安夜的约翰’,那他的故事自然总是发生在平安夜里的……”

    约翰·克里奇,是一名非常擅于使用定向咒的巫师。可早就他这么一个定向咒大师的,却是他那百分百路痴的罕见天赋。

    一般而言,哪怕是一个路痴,也不至于随时随地都在迷路,但约翰却可以。

    所以,他为了弥补自己的缺陷,也为了避免每回都因为走丢了而迟到几个星期。他奋发努力,将定向咒和幻影显形都练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

    自从这两个魔咒再不曾失误之后,他终于能够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到哪儿都得依靠这两个魔咒来帮他来去。

    后来,就在约翰二十八岁那年,他和一名女巫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非常地幸福,至少约翰觉得是这样。因为他的爱人,是一个既漂亮又懂得浪漫的女人。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三年美好的时光,并且有了两个孩子。

    结婚之后的日子过得很甜蜜,他的妻子即便已然当上了一个合格的母亲,可由她操持打理起来的家庭却仍旧浪漫四溢。

    在某个寒冷却又温馨的平安夜,克里奇夫人带着两个孩子好好地布置了一下他们的房子,让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童话中才能找得着的圣诞宫殿一样绚烂多彩。

    为了同工作归来中的丈夫开上一个小玩笑,克里奇夫人给自己家的那座房子施了一个漂亮的隐藏咒——她打算让约翰好好地找上一找。

    不得不承认,克里奇夫人本以为丈夫是这个世界上最擅长找地方的巫师了!

    然而,当晚早早结束了工作的约翰,如平日里一样用定向咒确认了自家的方向位置,并高高兴兴地幻影移形了。

    可当他出现在那本该是自家门前的花园中的时候,他却发现,那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三层小楼——消失了!

    哦!我们的约翰先生吓坏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定向咒或是幻影移形咒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了!

    从小到大,他不是在迷路当中,那就定然是在即将迷路的半路上。魔咒再怎么熟练,他的心里边也从来都是没有底的。

    焦急之下,约翰又重新用定向咒尝试着定位。只不过,他当时根本就站在目的地上面,再怎么施咒,他手掌心里的魔杖也只会滴溜溜乱转而已。

    以为定向咒彻底失控了的约翰,开始手足无措了。

    在慌忙间,他原地打了好几个转,踱着步子开始想办法。可一想到今晚是平安夜,老婆孩子都在家里眼巴巴的等着自己,他就越是心焦难耐。

    终于,转着圈子没想出个办法,却把自己给转晕了的约翰,施放了他的幻影移形咒,打算找个谁去问问路。

    就是这仓促恍惚间的一个幻影移形,他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了某堵墙里面。

    所以说,幻影显形咒为什么不仅要单独开出为期十二周的课程,而且必须年满十七周岁才能报名参加呢?因为这条魔咒的危险性,是不容许任何一名巫师对其有所忽视的。

    往小了说,缺胳膊少腿是一种失误,那通常是由于移动的意念未能遍布全身所造成的后果;而往大了说,就会像我们的约翰那样,在显形时将整个身体都和别的什么物质混在了一块儿!

    在和墙壁“不分你我”之际,约翰·克里奇先生当场死亡。可或许是因为他想要回家想了一辈子,致使停留世间的怨念太过于强烈,他最终变成了一个幽灵。

    而我们知道,幽灵是无法施放魔咒的。他没了定向咒的帮助,便彻底陷入了永无止境的迷路之中。

    “……每当平安夜这晚,约翰就会比平日里更加努力去寻找。可大概是因为知情者都觉得他太可怜了,所以谁都没有告诉他,其实他的妻子和孩子早就不在人世了。”待蒙顿格斯慢悠悠地讲完这个可笑又可悲的故事之后,卢平如此补充道。

    “他就不清楚自己已经找了多久了吗?”玛卡奇怪地道。

    “大概他是没办法搞清楚吧!因为他一直都在迷路……”卢平耸了耸肩道,“要是一个人只能依靠天亮和天黑来计算日子的话,用不了多久,谁都会数不清的。”

    “或者,只是他这个人本来就比较迷糊?”玛卡想了想,轻笑着道,“不过,或许就让他这么一直迷路下去,对他来说才会比较轻松吧!”

    魔法界中有这么一句俚语:说是“每一个幽灵背后,都隐藏着一段忧虑的往事(every apparatn,hid a apprehensn)1”。

    因为强烈的滞留意志而化身为幽灵的巫师,他们的背后总会隐藏着某个值得一听的老故事。可这位“平安夜的约翰”先生的往事,似乎就有点儿没那么可歌可泣了。

    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在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规划得了自己的死亡呢?

    一个饱含圣诞节气氛的小故事听完,玛卡不由得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突然就站起了身来。

    “我去给这栋房子再加点儿防御措施,免得下回再有什么东西隔着墙就飘进来……”他一边往门外走,一边随口道,“等弄完了,我还得出去转一圈,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麦克莱恩先生。”

    玛卡还没走出厨房的门,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怎么了?”他回过身来道,“莱娜,还有什么事吗?”

    “请稍等片刻。”

    莱娜朝玛卡微微示意了一下,随即快步往厨房的里间走了进去。玛卡朝卢平望了一眼,发现卢平也是一脸不知情的模样。

    不多久,莱娜捧着什么东西走到了玛卡身前,然后将其轻轻抖开。

    “麦克莱恩先生,请试试看合不合身。”

    玛卡惊讶地看了看,却是一件黑底银边的巫师外袍。因为内侧还加了一层羊绒里衬,使得它看起来就非常暖和。

    “哦,这是你做的吗?”他高兴地道,“谢谢你的礼物。”

    正说着,他随手一挥,眼下正穿着的外袍轻巧地自他身上滑落下来,自己飞到了一旁的椅背上。紧跟着,他伸手将莱娜提着的新外袍复又穿到了自己身上。

    “不错,大小刚刚好。”玛卡点着头道,“很暖和。”

    莱娜站在他前面,左右打量了好一会儿,这才仿佛是确认完毕了似的,也跟着玛卡点了点头。

    “怎么会想到给我做衣服的?”玛卡好奇地问。

    “我想给莱妮做一身新衣服,所以就去请教了韦斯莱夫人。”莱娜直截了当、毫不含蓄地这么说罢,还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这下就可以放心做了。”

    “哦,是吗?”玛卡嘴角一抽道,“嗯,我能派上用场可真是太好了。”

    随后,在卢平和蒙顿格斯那偷笑的视线当中,玛卡终于得以离开了厨房。

    “……圣诞快乐,麦克莱恩先生。”

    莱娜在他身后,礼貌地目送着他的背影在门外逐渐消失了。

    ……

    为布莱克老宅补上几个防御性魔咒,对于玛卡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很快,他就收起了法杖,然后借助门钥匙的力量出现在了霍格沃兹的大门前。

    如果一会儿还有时间的话,他或许还能去一趟陋居。不过目前最优先的,却是到霍格莫德村看望一位同样孤单一人过圣诞的“老朋友”。

    与其他地方一样,今天的霍格莫德村也是一派绚丽多姿的场面。

    各种带着圣诞色彩的灯火照亮了这个常年遍布积雪的巫师村落,大大小小的雪人在雪地里摇摇摆摆地前进着,时不时会拔掉同伴脸上那根当做鼻子的细长胡萝卜,令他的同伴气得好一阵蹦跶。

    在这里,还可以瞧见几个留在霍格沃兹过圣诞的学生。这样的学生不多,可总是有那么一些的。

    他们即便是不能和家人相聚在一起,但无论是在霍格沃兹、还是在霍格莫德,他们都能尽情地享受这段美好的假期。

    玛卡在村里的街道上不断前行,在转了个弯之后,便来到了那间门口挂着颗野猪头的老旧酒吧门前。

    霍格沃兹的那位邓布利多已经走了,那猪头酒吧的这位邓布利多,多少也会为此感到一些寂寥的吧?

    尤其是在这种本该全家团聚的日子里,心头的那份怅然,恐怕会令阿不福思的心更加地空虚——哪怕他们哥儿俩很早以前就因故不和了。

    “吱呀——”

    玛卡伸手,推开了酒吧的门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