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四百八十六章 规则的枷锁
    关于时间回溯的话题,无论是麻瓜还是巫师都有过相当复杂的探索与研究,可到头来,却始终都没有人能找出一个定论。

    作为一个曾经的麻瓜,玛卡不是科学家,不知道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等等一系列关于时间悖论的规则推述;而现在他作为一名巫师,却也同样远未达到能够接触时间规则的程度,更不可能了解其中玄之又玄的魔法至理。

    即便他甚至已经与未来的自己相见过一次,即便他曾亲眼目睹未来的他就那么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可他仍然未能准确地估量时间规则的真正可怕之处。

    现在手握时间转换器的他所知道的,仅仅只有一点——时间回溯会给人带来极大的负担,若是回溯时间超过五小时二十三分钟左右1,人体就会出现损伤。

    这一条规则,不是什么理论研究得出的结论,而是往年使用过时间转换器的巫师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测试出来的。

    若是对照着当初遇见未来的那个自己的情况来看,这一条没有丝毫理论依据的规则,就显得容不得半点忽视了。

    可是,五个多小时究竟能用来做些什么?

    玛卡不知道,但却也容不得他现在多想了。他必须立刻就使用时间转换器,等用过以后,再来思考也不算迟。

    在将多余的四个转换器放进腰间口袋里之后,他迅速将留在手中的那个转换器的金链子挂在了脖子上,着手拨动起了金色圆环中间的那枚小沙漏。

    就在玛卡开始转动那枚沙漏的一瞬间,耳畔蓦然间出现了“咣”地一声巨响,就仿佛是有人在他耳边铆足了力气敲响了破锣。

    强烈的不适感令他顿时蹙起了眉,可手上却没有停下。

    随着小小沙漏的转动,他身边的一切都好似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雾霭。那雾气并不浓重,更没有任何的色彩,却让他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任何事物。

    而紧跟着,当大量色彩斑斓的物体进入他的视野之时,他终于明白当初未来的自己稍稍提到过的“四维视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时间不断回溯的同时,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些斑斓事物也在不停地变长着、延伸着……从他身后延长至前方,再从前方又绕回了他身后,错综复杂环绕不休,在他眼中留下了一条条蜿蜒曲折的长条物。

    玛卡猜到了,那些长条状的物体,应该都是一个个的人。那是人类在四维世界中表现出来的模样,也就是未来自己口中那所谓的“令人作呕的长虫”。

    如果将某人每一个时间点的空间位置都固定下来的话,就会形成那样的景象。

    可既然四维世界中人类是那样的存在,那么,正在使用时间转换器的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他在继续拨动沙漏的同时,快速地转过头瞧了瞧。

    没有,自己的身后没有任何的东西。也就是说,作为时间旅行者的自己,是既脱离了时间限制、又被固定在了原有空间坐标上的。

    可若真是如此的话,当他停止转动沙漏的那一刻到来时,自己显然是会置身于一片虚无的宇宙之中的吧?

    哪怕他没有学过什么复杂的理论知识,却也知道地球是在时时刻刻转动着的。而且还不单单是自转那么简单,要知道,它可还是在围绕着太阳公转的!

    如果再往大了去想的话……

    不,还没等他来得及继续发散思维,沙漏就已经转够了五圈。玛卡急忙将脑子里那些有的没的收起来,手上也立即停止了动作。

    顿时,他的视野猛地一阵晃动,并且浑身扭曲了一下。随即,他便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神秘事务司的时间厅里边了。

    在急匆匆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竟然正站在霍格沃兹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

    “……刚才那是幻影移形的感觉?”玛卡想了想,然后又点了点头。

    或许没错,在最后出现的那一次全身扭曲,应该就是幻影移形咒。

    那种就像是把整个人拉长揉扁、塞进了管子里的不愉快体验,就算不是幻影移形本身,也应该是一种类似的空间移动方式。

    稍加思索,他就肯定了这一点,并明白之前自己的担忧完全就是不必要的。更何况,时间转换器又不是没人用过,他这完全就是在自己瞎想。

    时间回溯并不会将旅行者固定在一个空间坐标上,而是跟着时间的回转倒退的。而在回溯结束的那一刻,旅行者便会被时间转换器移动到那个时间点的自己所在的位置附近,以脱离过去的自己身处的那个坐标点。

    在撇开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时空关系问题后,玛卡不禁叹了口气。因为他发现,哪怕是他已经体验过一次时间旅行了,可其中关隘却仍旧不得要领。可想而知,关于时间的规则符文,还远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接触的。

    这是二级规则吗?不,这绝对是那少数几个三级规则符文才能达到的深度了。

    虽然对这种玄奥的知识有着某种强大的渴望,但眼下显然不是多想的时候。这会儿应该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再有四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伏地魔和身藏落地圆镜的格林沃德就会接踵而至。

    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伏地魔他不用多作考虑,格林沃德才是他要对付的目标。即便对付似乎从未有过针对性的恶意,但他必须阻止对付的行动。

    可格林沃德现在身处何地,他却根本无从知晓。

    脖子上挂着时间转换器的玛卡,能够听到耳边有一个轻微却又明晰的声音在持续地响动着,“咔嗒咔嗒”响个不停,有着明确的间隔规律。

    这个响声就仿佛是在时刻地提醒着他,时间正在毫不留情地往那可怕的未来一步步地迈进。

    而他目前所能尝试着去做的,首先就是疏散城堡中的人群。

    然而,玛卡的右腿才刚刚跨出一步,整个人便立马僵住了。时间一秒秒地过去,而他却迟迟没能迈出第二步。

    “……不能过去。”

    是的,他不能过去。因为他发现,如果自己在这个时间点进入霍格沃兹,他就必定会被这个时间点的自己所察觉。

    如果过去的自己发现了未来的自己,会发生什么事?

    曾经亲身经历过类似情况的玛卡,顿时便陷入了好一阵踌躇。他无法确定,当时未来的那个自己的死亡,究竟是不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同样无法确定,那个球形的立体符文阵图中,是否也有着防止这种情况发生的功用。

    记得邓布利多曾对赫敏说过,在时空旅行之中,需要尽可能地让自己避免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之中,尤其是过去的那个自己。

    这一刻,玛卡不由得首次对自己能够感应魔力这件事生出了苦恼的情绪。

    等他在原地呆愣了十多分钟之后,他才深深地体会到了身为一名时空旅行者的艰难。一把名为“规则”的枷锁,已然重重地套在了他这个违背规则者的身上,压得他产生了一种寸步难行的错觉。

    直到此时,他才堪堪明悟——那个死在了自己面前的老玛卡,究竟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能够打破这坚不可摧的枷锁走到了自己跟前的。

    现在的他甚至都不敢说是明白了什么,他只是猜测,其中定然有无数个为他所不了解的难题。而为了解开这些难题,他必将至少付出自己的一生。

    与自己的种种忌惮对峙良久,他茫然地叹了口气。

    在一边感慨自己最近的叹息尤其地多的同时,他也只得将那些未知的危险放在了第一位,以尽可能避免那最恶劣的事态发生为前提,开始筹划起了下一步该走的路。

    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仅仅是一个时间规则,就比迄今为止他所研究过的所有课题加起来都要复杂繁冗得多,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树起万分的谨慎。

    如果自己一步踏错死在了过去,那就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玛卡又一次环顾了一下四周,满目的雪景夜色与冰冷的空气,均是令他精神一振。可身处环境再怎么提神,也压不住他心头的烦闷。

    再度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干脆就挥手扫开一片积雪,然后席地而坐。

    眼前不远处就是霍格沃兹,可他却根本不敢靠近那里一步。无尽的担忧使他一次次地却步不前,即便那些担忧或许只是无谓的猜测,可他却仍旧难以前行。

    “这会儿……自己应该还在城堡前庭检查符文阵图吧?”他暗暗一想,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完全是白费功夫。”

    就这样,玛卡愣是在霍格沃兹附近的这座雪坡上思索了整整两个小时。当东边的山头隐隐泛起一层灰蒙蒙的亮光时他才反应过来,黎明竟是已然不期而至。

    “既然如此,干脆就在霍格沃兹的外围把格林沃德给截下来!”

    遥望着在视野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那座城堡,玛卡默默点了点头,取出了他的法杖。算算时间,再等上一会儿邓布利多的葬礼就该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