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唐〕〔朔明〕〔天道罚恶令〕〔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独宠小萌妻〕〔一胎二宝,腹黑邪〕〔诸天神帝〕〔黎明之剑〕〔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今天先败一个亿〕〔一胎二宝:总裁宠〕〔闪婚总裁契约妻〕〔逍遥包租公〕〔女战神的黑包群〕〔八零娘亲是女配〕〔驭夫有道:捡个侯〕〔重生最强锦鲤少女〕〔启禀陛下,娘娘又〕〔画堂归〕〔香火炼神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五百零一章 曼查克沼泽
    曼查克沼泽,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附近。这片大半面积都浸润在积水与腐泥之中的湿地,有一个在麻瓜世界都广为流传的名字——“幽灵沼泽”。

    自古以来,葬身于这片诡异的沼泽地中的人就不在少数,无论是麻瓜还是巫师,都曾有过很多不幸遇难之人。

    为此,美国魔法部早已派遣傲罗,去那里施放了用以驱赶麻瓜的魔咒。

    毕竟,巫师们在知道那里有着莫名的危险后,通常都会敬而远之。可麻瓜却总是会像一只充满好奇心的猫一样,明知哪里有危险却偏偏就想往哪里凑。

    当然了,有时候也别总把巫师们所说的话都当回事儿。因为他们往往是嘴上说着,等一回头,却指不定就颠颠跑去一探究竟呢!

    就好比最近,这片幽灵沼泽的边缘地带就多了一名年迈的巫师。或许是老来无事,又或许是发挥余热……总之,他显然正是这么一位想要进去感受一下神秘气息的“老冒险家”。

    只是因为心知其中异常不可以常理判断,他只是盘踞在外围,很长时间都没敢轻易涉足其中。

    这几天,正是沼泽里起瘴的时期,从外面望进去,满目尽是绿茫茫的一片,几乎就看不了多远的距离。

    “……动手的时机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是计划出了什么差错吗?”

    那老巫师站在沼泽边缘,双眼直视着前方的瘴气,深邃而又锐利的目光几欲穿透其间,直达那沼泽中心而去。

    这位老巫师可不是什么“老冒险家”,而是当年的第一代黑魔王,将整个欧洲魔法界搅得天翻地覆的强大黑巫师——盖勒特·格林沃德先生。

    不过现在他可不是什么强者了,在败给老朋友兼老对手邓布利多之后,他全身的魔力都被邓布利多彻底禁锢,连他这个人都被囚禁在纽蒙迦德巫师监狱之中长达五十余年。

    而今他虽然离开了监狱高塔,禁锢着他的魔咒也自动解除了。可那魔力长年无法流动,早已失去了大半的活性,哪怕能用用魔法,也只剩下烧个火做个饭之类的能力了。而这还是因为他本身天赋强大、魔力充沛的缘故,换了别人,现在就是个半点魔法都不能用的哑炮。

    可他那强大的魔法用不了,脑子却没有坏。像他这么一位世间罕见的枭雄人物,头脑的精明或许比魔法来得更加可怕得多。

    且看玛卡,身怀万中无一的强盛实力,脑子还转得并不慢,却依旧在不知不觉中着了他的道。他的智慧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这一次,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

    长时间的囚禁生活,让他明白了很多事情,也知道了自己过去的一些错误。只是他这却并不是在为往年的杀戮和野心作出忏悔,他仅仅是觉得,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可笑的。

    他与邓布利多这对曾经的挚友,在某些方面或许有些相似,因为他们都有着坚定追求的信念。可在他们之间,更多的却是那截然相反的行事理念。

    当年他败了,失败之后也反思了,甚至还由于对邓布利多的钦佩而产生了向其靠拢的想法。

    可格林沃德始终是格林沃德,即便是把那诸多的*化为了对个人魔法道路的渴求,他却仍旧走在他自己的那条道路之上。

    很久以前,格林沃德获得过卑鄙的海尔波的残本手记,并从中解读出了一些关于这片沼泽的信息。当他知道自己或许能在那面古镜的帮助下,很快追上邓布利多的脚步之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纽蒙迦德,前往追寻邓布利多的旅程。

    然而,再周密的计划,也会因为实际情况发生异变,这便是那颠扑不破的世间真理。原本预想中的景象,似乎并没有按时地到来。

    正当格林沃德微微佝偻着背、心中产生了些许疑虑之际,一个令他期待已久的变化发生了——就在那瘴气弥漫的沼泽深处,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转瞬间便传到了他踏足的地面。

    那震动一波接着一波,每次都隔着十余秒钟的间隙。

    “开始了……终于还是开始了……”

    即便是以格林沃德现如今的心境,眼下也不由得心生喜悦。他那波澜不惊的心湖之上,随着一次次的震感泛起了波涛,隐然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事实上,若是玛卡在这里的话,或许就能感应到一副奇景——周围的魔力在一阵强过一阵的震动中,如海啸一般一浪跟着一浪往里涌去,而汇集地点却不止一处。

    在格林沃德面前这片偌大的沼泽地中,一共有六处地点都在吞吸着大量的魔力。而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某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忽然从沼泽泥潭中窜了出来,夹杂在魔力的浪潮中,一并跟着朝里飞速游去。

    那些小东西就仿佛是一缕缕细小的黑烟,可又好像是一条条拖着尾巴的蝌蚪。是的,比起烟雾来,它们更像是某种不知名的活物。

    在平时,它们大都潜伏在沼泽地下择人而噬,而此刻的异动,却似是引动了它们一般,大片大片地往沼泽深处聚集了起来。

    格林沃德没有那本事感应到这些诡异的景象,可他却始终驻足在原地,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急躁。海尔波的手记中写得很清楚,这时必须要耐心地等待,还没到进去收获成果的时候。

    就在这片刻间,那沼泽深处隐隐传来了“喀嚓”一声轻响,那声音若有似乎转瞬即逝,不仔细留意的话根本就注意不到。

    可随着这不起眼的动静蓦然响过,格林沃德立时感到脚下的震动变得更大了!那惊人的震颤不再是一阵阵的出现,而是持续不断地摇晃了起来,格林沃德连忙扶住了身边的一棵大树,才不至于被一下子震倒在地。

    但这震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间,却见沼泽地里倏然蹿起了六个光点,它们反射着当空的阳光,化作六道弧线往那沼泽中央聚集了过去。

    如果离得近些的话或许就能看清,那正是六片光洁如新的镜子碎片。瞧那飞聚而起的架势,俨然是要合而为一了。

    几乎就是那古镜碎片互相拼合的一瞬间,之前聚集在沼泽深处的那些“小蝌蚪”们如找到了母亲似的,全数汇入了那如雾似幻的镜面之中。

    地震停止了,那面古代魔镜也成功脱离了封印,足以制造出滔天巨祸的灾难之源,就此重现世间。

    沼泽边缘的格林沃德冷静地等候在原地,手中却不知何时多了一串银灰色的项链,上面镶嵌着的那颗黑色宝石兀自泛着沉稳的气息。

    不多久,一阵无形的晦涩波动猛地自沼泽中央扩散了开来,只是刹那间便掠过了整片沼泽湿地,并直往更远处蔓延了出去。

    不用说,格林沃德也一同身陷在了波动涵盖的范围之中。

    只不过,还没等那诡异的震荡与收缩产生,他就将项链挂在了自己脖子上。顿时,吊在胸前的黑宝石项坠立刻弥散出了一圈黯淡的灰气,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嘭!”

    那神秘古镜引发的灵魂震荡终于开始发威了,远处好几座靠近这边的村庄都在它笼罩的范围以内。一时间,近百条半透明的灵魂被震出了人们的身体,在一股只针对灵魂的吸扯之力下被迫朝那沼泽中央飘飞而去。

    当然,他们是听不到那好似敲击战鼓般的声响的,能听到的,只有这一刻的格林沃德一人。

    他那不知从哪里得来的项链抵御住了这次的震荡,保护着他的灵魂,使他堪堪逃过了这一劫。

    但是隐约可见,他身体周围的灰气也随之少了几分。

    心知这串项链恐怕是抵挡不了太多次震动的,为了成功掌控那面神奇的古代魔镜,他必须要尽快赶到沼泽的中心地带才行。

    格林沃德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将它带去邓布利多的遗体面前使用,他从来就不是那么矫情的人。那个计划只不过是最后的锦上添花罢了,他想要的,是成为那面古镜的主人,将那条通道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

    一去不回,可不是他格林沃德的风格。

    ……

    阿尔巴尼亚深山,地宫石室中。

    玛卡就站在一旁,看着厄里斯魔镜那破碎的镜面,脸上带着些许若有所思的表情。而他的左手,正轻轻扶着晕厥过去的海伦,将她放在了铺开的毛毯之上。

    就在刚才,他将厄里斯魔镜取了出来,然后便将剩下的事情都爽快地交给了海伦。虽然一开始仍旧迟疑不决,可她很快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间下定了决心。

    也不知格林沃德是跟她怎么说的,玛卡只知道,当海伦就那么往镜子前面一站,才没多久她体内的那股力量就沸腾了起来。而就在那镜面之中,一团清晰可见的黑雾在不停地收缩着、颤动着、再收缩着……

    最终,镜中的那团黑雾仿佛是要炸开了似的,猛然膨胀了起来,将那镜面彻底炸了个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