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内胭脂铺〕〔我有一尊炼妖壶〕〔佞臣的庶女嫡妻〕〔奶凶忠犬护悍妻〕〔神医嫡女:帝君,〕〔钻石王牌之强棒驾〕〔狂暴逆袭〕〔圣武星辰〕〔我的幻想生物〕〔红衣女修〕〔泯灭之世〕〔蚀骨缠绵:痴情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恋爱吗竹马先生〕〔宿主大人求你走剧〕〔遇见你遇见白月光〕〔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帝少今天又醋了〕〔从穿书开始的神级〕〔谍海争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五百零三章 不幸的马尔福少爷
    无论海伦的背后还藏着多少内情,这都不是眼下最主要的事。玛卡这次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甚至还付出了某些代价,这才成功地让自己出现在了现在这个时间点,他不是来听海伦讲故事的。

    当下,他还有着等待他去完成的事情,为了最后的结局能够让自己满意,他必须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集中起来,将那些得自蛊惑之碑的规则符文注释彻底转变为自己的知识。

    在稍事休息之后,他便不再理会海伦的追问,全身心地扑到了手记的书页之上。

    而就在他埋头研究的这段时间里,邓布利多的公开葬礼再度一天天地迫近了。霍格沃兹和离城堡不远的霍格莫德村,也逐渐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宾客,所见之处均是人头攒动。

    葬礼,总是一种令人内心沉重的群体活动。哪怕所来之人未必都是为了追悼而来,可一旦置身于这种场合之下,多少也会因为气氛的改变而受到或轻或重的感染。

    就比如,近年来愈发低调的马尔福家小少爷,便正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位。

    世人常说,家庭的氛围时常会给孩子带去改变,而父母的秉性,又常常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到子女的处事方法。

    可这都是建立在孩子的世界观尚未成型,独立判断能力尚还不足的前提之下的。

    以前德拉科确实受了父母的很多影响,尤其是他那墙头草老爹卢修斯,为人处世通常以自身利益为先,是一个十足的投机者。

    或许魔法界中有很多人都认为,卢修斯·马尔福是因为支持纯血统至上理论才站去伏地魔那边的。可事实上,他关心的并不是纯血的利益,而单单是他马尔福家族的利益罢了。

    然而,无论是最初的邓布利多和伏地魔,还是后来的玛卡和伏地魔,他们交锋之间的那块地方又哪里是那么好站的?

    有这么一位能力不够,心气却是不小的父亲,德拉科的压力可着实不小。

    不过压力这种东西,有时候能将人压垮,有时候却也能令人成长。

    当伏地魔逼着卢修斯站在他那边之后,马尔福家便一刻都未曾安宁过。随着近期凤凰社与食死徒之间的明争暗斗愈发激烈,随着伏地魔的人手一次次地剧减,卢修斯也不得不站到了抗争凤凰社的第一线。

    是的,说是“抗争”正是一点没错。

    伏地魔几次挫败于玛卡的计划,导致了他的凶名也在不断下降,原本势力就已然不甚充足的他,做起事来其实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而他又不愿轻易派出黑死徒,毕竟要是没有了黑死徒,他现在还真不敢随意出现在玛卡的面前。

    正因如此,原本是出钱多过出力的卢修斯,最近也被迫去那大街小巷一展身手去了。

    可像卢修斯这种角色,脑子还没糊涂的伏地魔又哪里会放心?于是,德拉科和他母亲纳西莎便隐隐成了一对人质。

    就比如这次圣诞假期,德拉科一回家就能见到贝拉特里克斯那个疯女人。那女人不仅一贯地性格乖张凶狠,还有着一身不俗的魔法实力,上次竟是差点就要在他身上用钻心咒!

    偶尔,只是偶尔罢了,偶尔伏地魔也会去马尔福宅邸住上一两日。那伏地魔虽然相貌英俊,甚至见到他时还言行温和。可他德拉科又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这个看似和善的家伙,实则却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黑魔王?

    在这种环境下,德拉科很快就将察言观色的技能给无师自通了,而平日里也变得更加低调。当然,那个家他是能不回去就尽可能不回去的了。

    圣诞节刚一过去没多久,他就拾掇了行李打算偷偷回霍格沃兹……不,霍格沃兹还有那个麦克莱恩在,他最好也别过去。

    想来也算悲哀,正是因为他那老爹当了一阵子的墙头草,以至于现在他马尔福家两头不是人。在学校的话,其他三个学院的学生都不会给他好脸色;在家里,伏地魔和贝拉特里克斯又让他整天提心吊胆。

    这种日子,是真的不好过呀!

    然而,正当他偷偷摸摸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却听到身后忽然冒出来一个声音,吓得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德拉科,才刚过完圣诞节,假期还长着呢!你这是要去哪儿?”

    听声音就知道,是贝拉特里克斯那个老女人,伏地魔最忠诚不二的追随者!

    “我……我想去对角巷,找奥利凡德先生检查一下魔杖……”德拉科顿时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用左手压住了提着箱子的右手,“自从上次练习过魔咒之后,它就一直不大对劲。”

    只可惜,他现在两只手都颤颤巍巍的,无论用哪只手压都是压不住的。

    “哦?我想那可不是钻心咒的问题,”贝拉特里克斯像是在跳舞一般,晃晃悠悠地转到了德拉科的身边,“还是说,其实你的魔杖更喜欢夺魂咒?”

    被长时间关在阿兹卡班的经历,让这个本就疯狂的女巫变得更加不似常人,时常会自顾自地做出些夸张的举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便是为主人的辉煌起舞,可那怎么看都是精神失常的迹象。

    “不,不是魔咒的问题……我想……索命咒会更美妙。”

    和他们这些黑巫师在一块儿,时间一久便也明白了该怎么说话。这么回答的话,贝拉特里克斯似乎会觉得比较舒坦——至少德拉科是这么觉得的。

    果不其然,那疯女人好一阵狂笑,那笑声如同荒野中的秃鹫见到了尸体一般,尖利刺耳中却又带着莫名的欢愉。

    待得德拉科附和着那贝拉特里克斯一同干巴巴地笑了一阵之后,他这才紧了紧手中的提箱,将那不知所谓的笑容稍稍收起了一些。

    “……那个,布莱克小姐……我可以走了吗?”德拉科知道,用贝拉特里克斯的本家姓氏称呼她,有时候会让她更加高兴,比如说现在这种她老公不在场的时候,“等我换一根更加强大的魔杖,就能看到别人更加痛苦的表情了……那……那感觉一定非常甜美。”

    “哦?”

    贝拉特里克斯用一种“你这小鬼终于开窍了”的眼神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便笑得更大声了。

    “没错!哈哈哈……没错,在看到敌人痛苦地躺在我们脚边哀嚎的时候,正是我们最为享受的时刻!甜美,确实是甜美!啊哈哈哈……”

    见这疯女人笑得停不下来,德拉科偷偷地左右一望,脚下已经试着往门口挪了一步。那疯女人显然是看见了,但却并没有阻止——看来今日逃脱有望!

    可谁知道,就当他转身想走的那一刻,另外一个声音却让他再次停下了脚步,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魔杖出了问题?”那个温和的声音轻柔地道,“不比非得去奥利凡德……或许我能帮你瞧一瞧,德拉科。”

    是伏地魔!哦不……应该是……黑魔王!

    “我……”

    在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而与此同时,一股寒意从他脚底心里腾地一下窜上了脊背,顺着脊梁骨一直钻到了他的头皮。

    一时间,他连准备好的借口都说不出来了。

    “德拉科,真的是去对角巷吗?”伏地魔从门厅一旁的走廊里缓缓行出,轻轻地问道,“既然是去对角巷,为什么不用壁炉去呢?”

    德拉科听到后,心里边儿顿时猛地一颤。是呀!他干嘛不用飞路粉呢?就算他们家连通到霍格莫德村的线路已经断开了,他也可以先去了对角巷在转去那里啊?

    现在他直接往外跑,不是明摆着让人家起疑心吗?

    正在为自己的愚蠢而后悔不迭的德拉科,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了。

    “是想回霍格沃兹吗?”伏地魔踱着步子来到了德拉科的身前,一脸平静地看着他,那双暗藏着黑焰的眼睛直直地盯住了德拉科的双目,“现在可是难得的圣诞假期……你走了,你的母亲可是会很伤心的呀?”

    听得伏地魔这句话,德拉科登时抿紧了嘴唇,微微垂下了眼帘。

    他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虽然平日里傲慢无比,可在与这个儿子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满心的宠溺。说实在的,她或许不是一位合格的母亲,但却依旧是一位深深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

    就在前几天,贝拉特里克斯想要送给德拉科一份“圣诞礼物”的时候,便是纳西莎阻止了事情的发生。要不然,一道钻心咒下去,那滋味……怕是德拉科这辈子都忘不了今年的这个圣诞节了。

    “黑魔王大人,您说得对……我哪儿都不去了。”德拉科略低着头,闷闷地道。

    然而,伏地魔却是看着他微微沉吟了片刻,使得德拉科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见这黑魔王不说话,他显然是更加心慌了,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丢了这条小命。

    就光是在家里留了几天,他就已经见证了好几次死亡的瞬间。眼下他还能站在这里,便已是殊为不易了。

    “不,你可以去……”就在这时,伏地魔突然道,“你不光要去,而且还必须在邓布利多的葬礼上现身,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轮回学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