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五百四十四章 16岁的春天
    在人们感到悠闲无处不在的情况下,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地上的积雪已然消融殆尽,寒冷的空气也逐渐变得温暖而湿润了起来。

    二月份,冬季将这片天地的主导权递给了春天,万物复苏、草长莺飞。

    在一整个一月当中,除了最初那段时间以外,玛卡觉得实在是没活出多少精彩和特色。

    有关炼金术赛事的提议他已经和我们的部长先生沟通过了,伤脑筋的事大半都在对方那边;而对于卢修斯的事情,连他也没想到解决得竟会比意料之中的还要顺利,他只是随手写了封信送去了魔法部,找了个所谓“卧底”的烂借口,卢修斯就被安然释放了。

    可想想也是,现在他和斯克林杰先生可是正处于蜜月期,关系好得就仿佛同穿在一条裤子里。再加上他本人就是打倒黑魔王的巫师,他说谁是卧底,那谁就一定是卧底——就算不是也可以给他变成是了。

    在那之后,马尔福父子专程来他这里道了次谢,然后卢修斯就忙不迭地去找纳西莎……嗯,也就是卢修斯那失踪的妻子去了。

    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一件件抚平褶皱,玛卡突然发现,似乎一切都变得顺畅了起来。需要费心的事情变少了太多,以至于慢节奏的生活让他一时间都有些适应不过来了。

    于是,在一月份的后半段时日中,他除了偶尔去那渔夫费希尔家,再其他就基本都在霍格沃兹城堡度过了。日复一日的讲课与研究魔法,时不时地在逐渐解除冰封的湖畔散个步,日子过得惬意而又舒张。

    要不是冷不丁还会咳个几下子的话,他都几乎要把去年年末所经历的那段混乱时光给完全抛之脑后了。

    是的,过度的时空旅行,终究是给他留下了一些不算起眼、但却无法忘却的痕迹,而他至今还是没能琢磨出来,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

    当然了,比起玛卡的轻松闲适来,赫敏、罗恩等那群五年级生的小日子可就不怎么好过了。

    每天晚上的作业量逼得他们恨不得天天都熬夜,而像哈利这样还必须参加魁地奇训练的院队选手,时间就变得更紧迫了。

    本学年的魁地奇杯比赛进程已经过了一半了,去年还因为各种各样的紧急事件而搅得队员们心神不宁,以至于这一整个五年级的魁地奇赛都多少显得有些无力。到现在为止,格兰芬多队的成绩不好不坏,要想获得最后的冠军还是颇有些风险的。

    正是在这般忙碌的时间段里,也说不清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那令大半小子和妙龄少女们暗暗期待着的情人节,这就快要到来了。

    在英国这片土地上,16岁正是一条奇妙的人生分界线。或许很多过了这个年纪的人都不再会太过在意,可当大家即将面临这一道坎的时候,青涩的情怀就将蠢蠢而动。

    因为这个年龄,正是区分你是否可以寻找人生伴侣的那一条粗糙刻痕。

    先不说结不结婚的,那对一个大孩子来说还早着呢!可一旦有了能有所为的权利,当你在见到自己心仪的对象之际,怦然心动的感觉简直就是欲罢不能。即便是在为o.w.ls考试而忙碌不已的五年级生们,也免不了要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骚动一番。

    哈利就在发愁,他在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多盯着点儿其他女孩儿。要不然,在看着周围的男生都在为人生第一份爱情而奔波的这个时节,他哪怕再迟钝,也不免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活隐约就少了点儿什么滋味。

    罗恩显然也在发愁,因为那个拉文德·布朗,居然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突然就向他表白了!当时他虽然被充斥于胸臆的骄傲感冲昏了头脑,一不留神就答应了下来,可回头到了寝室却又捂着脑袋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赫敏……嗯,她也同样在发愁。事实上,出生比哈利他们都要更早些的她,在去年九月份就已经满16岁了。

    虽说她早先就已经用偷袭一般的告白堵住了玛卡的嘴,可在之后的日子里,看着那逐渐和自己关系变得越来越好的卢娜,她已经拿不准自己的决心究竟还剩下多少了。

    那姑娘确实总有些怪怪的,但是在接触多了之后,她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对方内心的纯粹。和那么一个心地纯白似雪的女孩儿争个玛卡,她是越来越觉得愧疚了。而这份心情,直接导致了她始终无法再度往前迈出一步,将自己和玛卡之间的距离一直都维持在了某个不远不近的程度。

    在那不日就将到来的2月14日,自己应该去厚着脸皮约一下玛卡吗?

    赫敏·格兰杰小姐,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孩儿。但是这回,她的理智和善良,却让她自己陷入了某个怪圈,天知道她都在那封闭的圈子里头绕了多少回了?

    至于卢娜和玛卡,前者对情人节什么的似乎还没多少概念,而后者,他注意倒是注意到了,但近期有一件事让他不得不将那男女孩儿们增添感情的日子暂且放在了一边。

    倒不是说发生了什么意外,在他看来,这日子过得还是一如既往地按部就班,一切都好似在情理之中不断推进。只不过,马克西姆夫人自布斯巴顿又送来了一封信件,随之而来的,还有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会议决定。

    一场世界级的炼金术赛事,已经有了展开的契机,马克西姆夫人正式邀请他过去见上一面,顺便为初步探查尼克·勒梅炼金实验室的计划来上一个面对面的会谈。

    不说赫敏还在为是否要约他过情人节,就算他想陪卢娜过这个节日,多半也没有那个空余时间了。

    就在受到这封信的当天中午,他将一本魔法书轻轻合上,顺手就给搁在了身旁的书堆顶上。

    最近他在参看一些炼金术的文献,不过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这一门学科的知识很多都是残缺不堪的,很难让人总结出一个比较系统的理论体系。从他查阅过的资料中可以发现,其实这门学科在最完整的时期必然是异常宏大的,光是他所能看到的东西,就可以分出很多看似截然不同的学术分支。

    他曾尝试着用自己所研究的物质规则去套用分析,发现在炼金术当中,“物质和精神”都有相对应的研究方向,简直就可以脱离魔法的范畴,单独形成一个特定的知识体系了。

    就尼克·勒梅的最高炼金杰作——魔法石多少可以判断,他所研究的方向应该是以物质体系为基础、精神与规则为辅助的炼金术分支。而在他的实验室当中,或许会遇到很多独特的炼金产物也未可知。

    不过总的来说,他对那些炼金阵之类的玩意儿,还是不甚明了就是了。那些炼金符号和他研究的古代魔文有着很大的区别,两者之间的不统一性给他的炼金术研究带来了很大的干扰。

    也许,只有到了尼克·勒梅的实验室中,他才能找到一个较为可靠的解读方式了吧?

    玛卡站起身来扭了扭脖子,然后绕过那几乎堆成了墙的书籍资料,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往外面的走廊行去。

    这几天他对海格养的那些弗洛伯毛虫提起了兴趣,因为自海格当日提起之后,他发现那些小家伙确实不大对劲。比较离奇的是,近些天来它们居然停下了大口大口啃食莴苣叶的举动,莫名其妙地又再次到处乱窜起来。

    按理来说,它们的活跃期一般都是在春季的末尾,那时候它们会为了繁殖后代而四处忙碌起来,为自己留下尽可能多的后代。可是现在,却正应该是它们大吃特吃的时候!

    一路行至海格的狩猎小屋,他绕过屋子,直奔后院。在那里,海格早已张起了大片的藤编毯子,以供那每一条都足有将近十英寸长的“大胖小子”们能够舒适地生活。

    别的不说,至少玛卡和斯内普要用的增稠剂是十几二十年都不用愁了。

    “海格,它们今天怎么样了?”玛卡站在篱笆外,一边看着里面的虫海,一边随口问了句废话,就权当是打招呼了。

    “还是不怎么吃,也没有交配的迹象,就只是一个劲地爬来爬去!”

    海格那人高马大的身影在这小院子里显得尤为醒目,看着他不停地将那些几乎就要爬出后院的毛虫抓回藤编毯上,玛卡不得不用魔法去给他搭把手。

    不过说真的,海格对于这些活儿是乐在其中的,论起对神奇生物们的爱来,他绝对不输给任何人。

    “我早说了,你该给它们弄个罩子……”玛卡将那些弗洛伯毛虫都赶回到中间,这才再次劝说道,“要不然,你整天就净顾着给它们搬来搬去了!”

    “不,我觉得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它们一定该有新变化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海格显得很兴奋。他最喜欢的就是培育新品种了,尤其像弗洛伯毛虫这种遗传特性极其稳定的物种,异化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他真想看看,最后这些小东西们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