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五百八十五章 你阴我也阴
    说到底,无论是对玛卡来说,还是对老爱德华来讲,他们所缺少的都只是一个要能说得过去的理由罢了。

    尼可·勒梅的遗产,是要面向全球魔法界公开的,而如今闻风赶来的那些个势力团体,几乎就囊括了这个世界半数以上的国度。想要将“知识”传递给所有巫师,就必然是躲不开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的。

    因此,即便老爱德华在很早以前,就与马克西姆夫人商定了在霍格沃兹进行一场合理合情的分配,可终究还是得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

    那么,这个理由就一定得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获取一份来自老爱德华的人情吗?不,当然不是这样的。

    玛卡所要做的,其实是了解那些巫师中大部分人的心中所想。只要了解了那些势力代表人想要通过什么方式来取得炼金遗产,他就可以与老管家配合着,按照多数人所想的方式先一步完成他们的计划。

    如此得来的果实,其他人虽然肯定会心有不甘,可更多的怕就是懊恼那个幸运儿为什么不是自己了。

    用大家都在想的方法赢得胜利,这对在私底下达成协议的玛卡和老爱德华来说,无疑便是最不起眼、同样也是最不会引人怀疑的获胜捷径了。

    当干练的女管事梵妮再度轻轻走进礼堂时,她发现里边仍旧处在一种僵持的局面当中。比起不久前他们离开那会儿来,或许也是有那么些进展的,可偏偏在最重要的一点——老管家的去向上却依然无人得知真相。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老爱德华可是自己主动服下仙隐药剂隐去身形的,他这个所谓的“被害者”,实际上却是这次失踪事件的制造者之一。

    此时此刻,梵妮发现礼堂中这些被蒙在鼓里的巫师们都还在为那泰福勒家主的目的、以及那一高一矮两名陌生巫师的来历而犹疑不定。群众的矛头,正直指这仿佛身处在事件最中心的两方。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想你也应该表明一下身份了吧?”那名轻佻男巫师仍在一刻不停地针对着那个高个子,显然是和对方卯上了。

    “这和各位的目的有什么关联吗?”那高个儿巫师脸色不善,依然在强自死撑着,“我们想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为了想办法将管家先生安然无恙地救回来,不是吗?”

    “哼,你说的是没错,”轻佻男子撇了撇嘴,满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却又立马换了个角度,“但是说实话,你们二位要是一直就这样遮遮掩掩的,恐怕在场的各位就都无法真正放心吧?我们大家虽说都各自分属不同的势力,但起码多少是知根知底的,可你看看……你们呢?”

    或许那两人都有着某些不便明示的来历,又或者他们还藏着些不可告人的打算,不过无论如何,他们始终都在坚持着,有一种绝不泄露身份的决心。

    值得一提的是,这拉锯般的争执持续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礼堂中的很多人都开始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至于那位从一开始就被围在中间来去不得的泰福勒家家主,这会儿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他偶尔也会朝自己的儿子那边瞥上一眼,不过更多的时候却只是盯着那高个子巫师面露冷笑。

    “几位,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让我来说几句?”

    冷不丁的,一个清透的声音自礼堂一侧的人群后头突然响了起来,那些挡在前面的巫师听到后,纷纷回过头看了过去。而当他们发现了是谁忽然开口之后,便大都主动地让出了一条道来。

    说话的是梵妮,法国布洛瓦家族的本家女管事。若要论起身份地位来,单单是一个“布洛瓦”的姓氏就足以证明很多事情了,更何况她还是一名处理着布洛瓦家族诸多内外事务的本姓管事。

    眼下礼堂中来的其实也都是各个势力中类似层级的人物,对于梵妮的发言要求,他们自然没什么理由反对。

    可是她怎么就开始发表意见了呢?要知道,之前这位女管事可是一直都杵在那麦克莱恩身边一言不发的——这不免就让那些心思灵活的人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起来。

    说到底,这秉性低调的布洛瓦家族和霍格沃兹之间到底维持着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就足够让各大势力猜测个没完了。

    见没有人表示“有所介意”,梵妮这才沿着众人让出来的过道、从容不迫地往那纷争中心地带走去。

    “我知道,各位先生女士都在为某些逐渐浮现出来的未知数表示担忧,”她边走边说,视线还故意往那高个子巫师身上瞟了一下,“可归根结底,我们要做的还是找出爱德华·勒梅老先生。我想……不管那个掳走管家先生的人究竟是谁,他都不可能轻易地承认自己所做过的事情的,不是吗?”

    说到这里,梵妮微微蹙了蹙眉,秀美的脸庞上露出了她一如既往的严肃。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在这里争执起哄又有什么意义呢?”她说,“我建议大家,还是尽快去寻找管家先生的踪迹吧!而这几位……‘嫌疑人’,就先由我和马克西姆夫人带人看守起来,等管家先生回来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这番话堪堪撂定,不少巫师都大点其头,显是对此深以为然。其实倒不是她说出来的建议有多么地精妙,而是大家其实都在这么想,只是对那泰福勒家主和两名陌生巫师的存在还抱有怀疑,谁都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而漏过什么重大线索罢了。

    “那你们布洛瓦堡又怎么说?”人群中,一名其他势力的巫师忽然高声道,“法国可是你们布洛瓦家族的地盘,要是那位管家先生已经被偷送出了布斯巴顿,最后还不都是你们布洛瓦堡的事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梵妮认真地道,“法国除了我布洛瓦家族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势力!”

    说着,她好似是想到的什么一般,转而又接着道:“当然,趁着这个机会我也代表布洛瓦家族做一个说明——至少在这次商议会中,我们布洛瓦堡是没有任何参与的打算的。我这次过来,只是以个人的身份来参观一下这座城堡的。”

    “……真的假的?”

    有些人明显是不太相信她的这套说辞,可因为背后的势力拳头不够大,所以只能混在人堆里嘀咕。

    “当然是真的,”梵妮一下子就听到了对方的话,她立刻转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朗声道,“这位先生,你是对我们布洛瓦堡有什么怀疑吗?”

    “不不,怎么会……”经梵妮那镇静地一望,适才说话之人顿时就缩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另一个声音的蓦然出现,让所有人已经变得有些僵硬的脖子又获得了一次松松筋骨的机会。

    没办法,老是伸长了脖颈往前观瞧,实在是累人的很!

    “布洛瓦小姐,不是我想对你们布洛瓦堡有所怀疑,只是有些事实,却令我不得不斗胆怀疑一下了……”

    此时发话之人着实令人感到惊讶,因为那竟然是霍格沃兹的玛卡·麦克莱恩!从他话语之中多少可以听得出来,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关于布洛瓦家族的隐秘消息了。

    嘿,对于在场的势力代表人来说,这可是一条大新闻!

    起初他们还以为布洛瓦堡和霍格沃兹怕是要联合起来了,这种强强联合的趋势,实在是让所有势力的心都猛地一沉。可现在看起来,双方之间的联结似乎并没有他们先前想象的那么扎实可靠嘛?

    “麦克莱恩先生?”梵妮面色一紧,看着那出现在礼堂门口的玛卡似是有些疑惑,而其中多少还隐含着一些诧异,“你说的是什么事实?又要怀疑些什么?”

    “唔……”玛卡是从礼堂正门进来的,这会儿就站在门边上,面露少许沉吟之色,“我觉得,这个‘事实’恐怕还是由当事者亲自来为大家说明,或许会更好一些……管家先生,请进来吧!”

    话音未落,随着他伸手一邀,那原本空无一人的门外突然就走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瞧那令人念念不忘的管家服,以及那张刻满了皱纹的和蔼脸庞,不是勒梅家的管家老爱德华又是谁?

    就当老管家现身的那一刻起,礼堂中当即便安静了下来。

    “各位,首先我还要感谢大家为我的遭遇而费心劳力,”老爱德华那苍老的嗓音,在突然静默下去的礼堂中轻轻回荡了起来,“是的,刚才发生了一次我被人掳劫的小插曲……不得不说,这在我的人生当中也算是一段难得的糟糕回忆了。至今为止,我的人生并不算长,比起家主来可要短多了……”

    他随意地开了句小玩笑,中间隐约还掺杂了些许轻微的讽刺,明显是在暗暗职责礼堂中的这些家伙。他都出事了,这些巫师却还只顾着瞎折腾,哪怕是他好脾气也多少是有些生气了。

    “可是……”老爱德华顿了顿,却又接着道,“我也没想到,对我下手的人居然会是一直低调内敛的布洛瓦家族成员……这就让我感到非常惊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轮回学府〕〔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