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六百一十六章 哈利与彩蛋
    比起那些对传说故事总是不大感兴趣的巫师来,麻瓜们对待历史的态度显然要更加严肃得多。虽然他们因为种种天然的限制,常常难以看清那些所谓“传说”背后的真相,可忠实地记录下来却是他们的优点之一。

    在麻瓜的记述当中,巴力是一位西亚异教的神明。而他那个降生于春分月圆后第一个礼拜日的妹妹娅丝塔路,则是由一只从蛋里孵化出来的兔子变化而来的。

    是的,哪怕麻瓜们只是在用他们那一双双平凡无奇的双眼,见证着一个个从历史长河当中飘摇而过的传奇。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确实是“看到了”的。

    在娅丝塔路消失后的第三十二年春天,已经五十多岁的巴力以一名炼金术师的身份,让他所在的那个国度记住了他的名字。而使得他获得如此成就的动力,却正是当年他妹妹娅丝塔路的牺牲。

    复活节为什么会被冠以“复活”之名,就是因为在那一天,一位身死三十二年之久的少女真的复活了!

    春分月圆之后的某一日,巴力在那包围着瓦尔基哈堡的林海之中画下了一张炼金图谱,而在大量炼金符号的包围之中,一枚火龙蛋大小的四色彩蛋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纹。随着裂缝越来越大,蛋壳中有一只纯白色的野兔一跃而出,并在巴力的面前变成了一位笑容明媚的美丽少女。

    “哥哥。”

    “哦——我的娅丝塔路、我亲爱的妹妹,你终于回来了!”

    玛卡对这如同麻瓜的言情电视剧一般的戏码并不感冒。在巴力和重获新生的娅丝塔路相拥而泣的时候,他往前走了几步,盯着地面上的那片炼金图谱仔细瞧了瞧。

    这一瞧,他心中的疑问自然更深了。

    “这么细致明确的炼成阵,真是让人想不起疑都难啊!”玛卡一边念叨着,一边又回头望了莎拉一眼,“你说是不是?”

    可那小丫头却只是用一种“谁管你啊”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就再没有其他表示了。

    玛卡无奈地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也不逼你。不过你可别忘了,我对这还真是挺好奇的……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说了,记得先告诉我!”

    他嘴上这么说着,视线又再度落到了刻在地面的炼成阵上。虽然他本就不太懂炼金术,古代的炼金符号就更是看不明白了,但这却并不妨碍他饶有兴致地细细观摩。

    这越是看,玛卡心里边儿就越是感到好奇,毕竟光是“长生”一词就足以让人心向往之了,“复活”又岂不是更加地吸引人?

    要知道,哪怕是当初的尼可·勒梅,受了重伤也是一样会死翘翘的。长生不老药只是能延续他的身体活力罢了,可挡不住非自然的死亡突然降临。

    但是……

    “这世上真的存在能使人‘复活’的方法吗?”在思索间,玛卡忽然就嘀咕出了声。

    他的这句话,看似是在自言自语,却也并非没有询问的意味在其中。就他所不甚了解的炼金术知识当中,虽说他从没有听说过有“复活”这种炼成理论,可他不知道也并不代表就是不存在的。

    此刻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不就正站着一个小小的炼金术天才吗?

    不过玛卡多少也清楚,之前连问了两次她都不肯说,以她的机敏聪慧,这次怕是一样不会被诱出实话来的。

    然而这一回,他却猜错了。

    “复活是不存在的。”莎拉在后面的树荫下,幽幽地道。

    她的这句话,就好似是给整个故事画上了一个句号。当整个世界都重新散开、化作那无尽的朦胧白雾之际,玛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仿佛是在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当他猛然发现眼前一暗,几秒钟后,他就发现视野中的一切都在不停地晃悠。

    “嘿!玛卡,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三把扫帚酒吧的吧台前,海格正把手伸过斯拉格霍恩的头顶,推搡着玛卡的肩膀。虽然看得出来,他已经足够小心翼翼的了,可玛卡却还是连着屁股下面的高脚圆凳一块,被他推得好一阵歪来倒去。

    “哦,别摇了,海格!”

    玛卡突然就从之前的恍惚状态中回过了神来,他这一回来,就连忙让海格住了手。要不然,再过一会儿他就该被直接晃倒了。

    其实,他之前在莎拉构筑的精神世界里时,就已经察觉到了海格的魔力。虽然当时那种状态下他并不会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晃动,可这种事随便一猜就知道了。

    “玛卡,我还以为你被人下了咒呢!”海格一脸疑惑地道,“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到底这么了?”

    “没什么,”玛卡连上带着笑意,有意无意地朝莎拉那边瞥了一眼,“就只是陪人家玩了个小游戏而已。”

    那小丫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玛卡的眼神——这无疑令她心里边儿更不痛快了。

    “什么?陪谁?”

    另一边,海格纳闷地问道。

    “都说了没什么,你就别问了。”玛卡摆了摆手,顺便就朝斯拉格霍恩的背上拍了拍,“起床了!醒醒酒,我们该会学校了——莎拉,你也赶快把你的哥哥给叫起来吧!”

    “你自己叫。”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和玛卡的这种对话模式,莎拉的这句话说得异常地自然,几乎就是脱口而出。

    ……

    正当玛卡还在尝试着把那胖少爷叫醒的时候,哈利他们却在图书馆扎堆复习。赫敏为他和罗恩制订的时间表可是从今天就开始的,密密麻麻几乎就找不到间隙。

    至于其他的同学们,有的提前提交了回家的申请,昨晚就离开了。而剩下那些选择在霍格沃兹过的嘛……简单来说,就是“各忙各的”。

    纳威和汉娜凑在一块儿复习魔法史,瞧那一对难兄难妹,学习效率多半是低得令人发指;卢娜正和赫敏一起翻看着以前玛卡发给大家的魔咒资料,她们两个看样子是要再设法让自己的施咒水平更进一步了。

    值得一提的是,金妮这会儿刚巧从图书馆门口进来,她左右扫视了一圈,然后径直就往哈利那边走去。

    “……哈利?哈利……我正跟你说话呢!哈利……你在听吗?”

    “唔?”

    埋首于大堆书籍与羊皮纸卷当中的哈利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他一脸茫然地扭头瞧了瞧,却发现金妮已经在他身边的位子上坐下了。

    “哦,抱歉……”他说,“这些考点弄得我头都晕了,刚才没听见……你是和我说了什么吗?”

    哈利说着,又扭了扭脖子,颈椎骨好一阵嘎拉拉地乱响。

    “嗯……其实也没什么,”金妮摇了摇头,朝他笑了一下,“学习是很重要啦!可也该注意休息呀?”

    哈利无奈地撇了撇嘴角,将那张被压在了书本底下的时间表抽出来,往金妮面前轻轻一放。

    “瞧,赫敏给我们做的假期复习时间表,我和罗恩每人一份——”他说着,忽然又朝金妮的脑袋上看了看,不禁哈哈笑着道,“你们女生现在流行这种发型吗?”

    不知怎么的,金妮的那头红发眼下却是一团糟,就好像被一双手使劲地揉了一遍似的,让她看起来好像是一头正在发怒的雄狮。

    “啊!”金妮顿时一愣,随即赶忙用手梳理起了头发,口中还不停地解释道,“刚才我们几个预备队员在魁地奇场练习呢!刚刚结束……”

    “哦……嘿,”哈利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苦着脸道,“这听起来不错,唉……我也好想去外面飞两圈,真的,就两圈就好……快跟我说说,都练了些什么?”

    “就只是一些基本的战术动作而已……”金妮说,“唯一的意外就是杰克·斯劳珀,最后大家送他去校医院了。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忘了整理头发的……”

    “他受伤了?”哈利惊讶地道。

    “唉,其实我们都不大清楚,不过我想,他大概是被自己的球棒给打昏了?”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的技术不太好,我觉得他应该很难晋升为正式队员了。”

    说到这里,她似乎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朝哈利做了个“等一等”的手势。紧跟着,她伸手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了一个用牛皮纸包起来的盒子,将它放到了哈利的面前。

    “妈妈寄过来的,里面是复活节彩蛋。”金妮说,“我刚才数了数,我们每个人都有……玛卡那边妈妈好像是另外寄的……来,你也挑一个。”

    哈利看着那个盒子眨了眨眼睛,然后小心地将手伸了进去,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漂亮的巧克力彩蛋。这蛋壳上涂了鲜艳的彩色糖浆,还有一些糖衣做成的金色飞贼,看起来精致而又闪亮。

    他用手托着彩蛋左右瞧了瞧,突地就发现自己的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般,一股酸涩而沉闷的感觉自心底一涌而起。

    “哈利?”金妮看他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忙关切地叫了他一声。

    “我没事……”

    哈利的声音有些沙哑,喉头哽得发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