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六百九十三章 夜幕下的喧嚣
    不论本质上是否合情合理,至少对在场的观众们来说,第一晚的比赛内容无疑是相当无趣的。

    玛卡在和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人一起盘算计划了诸多赛事进程,甚至连场外的一些娱乐活动和消费点都事无巨细地顾及到了,却反倒是忽略了比赛本身的趣味性。

    总之,不管炼金术到底有多么重大的研究价值,对于前来观赏比赛的普通观众来说,“赛事是否有意思”这一点显然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是以,就当晚的结果而言——比起围观一批批炼金术师将原矿转化为汤匙的这一过程来,最初由玛卡提议的“可以穿插一些热闹的表演”这个建议,反倒成了今晚最受观众们欢迎的节目。

    原本只是为了给大家放松一下的赛程间小插曲,突然就变成了客人们主要的观看内容,这是令玛卡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的。

    “霍恩海姆先生,我建议在这第一轮比赛过后,评委组出题也应该考虑添加一些趣味性在里头……”

    在第一晚的赛程告一段落之后,玛卡在统筹办公室内正与评委组的成员进行商讨。今天是比赛进程的首日,在实际观察过赛事之后,将暴露出来的问题尽快修正解决也是举办者们理应要去做的事情。

    “可是……”

    莎拉的这位肌肉男父亲在听到玛卡这么说以后,却露出了些许为难的表情。

    “研究工作永远是一件枯燥而朴实的东西,我们需要得出的是实实在在的成果……麦克莱恩,你也是一名魔法知识的研究者,相信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玛卡当然能理解霍恩海姆所说的话。

    事实上,或许有些研究成果在常人眼中也会显得异常夺目,但是绝大多数研究工作都是了无趣味的。就比如他自己,在一天天的伏案推演和计算中,才能得出一个精简魔咒咒文的微小变化方法,从而让魔咒的施放速度比原来缩短一个、乃至半个音节。

    这种作业,往往是连过程带结果都非常不起眼的,但其价值却不言而喻。

    “是的,我能明白……”玛卡点了点头,可很快却又轻轻摇了摇,“但是,前几天你不是才和我提到过近代炼金术的无奈之处吗?”

    他稍稍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

    “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想的……或许选手们和那些场外的各国势力,都在为尼可·勒梅的遗产而殚精竭虑,不过——”他说,“就这场比赛最大的意义,我认为是在于重新唤起巫师们对炼金术的期待。我想,如果想要增加对炼金术感兴趣的人,我们就必须得让那些对炼金术一无所知的孩子都心生雀跃才行!”

    “这个……”

    或许确实是“尼可·勒梅”这个名字被赋予了太多太多的意义,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比赛后的奖励上面。

    人,总是会将视线放在自己所能触及的利益上的。对掌权者来说,这场赛事就是对最终遗产份额的争夺;而对研究者来说,这场赛事就是“接触那处于当代炼金术巅峰的知识”的桥梁。

    但是在如此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往往会忽略了这场大赛,对那些普通巫师民众的意义和影响。

    就算尼可·勒梅真的将长生不老药、乃至魔法石都留在了他的遗产当中,可这又和那些到场围观的观众们有半枚铜纳特的关系吗?

    至少,是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可言的。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有的是希望炼金术再度兴起的人士。比如美索不达米亚的那群炼金术师恐怕就是其中之一。

    再比如说,玛卡眼前的这位霍恩海姆先生,似乎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霍恩海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确实,我们已经把太多的精力都放在炼金遗产上面了……嗯,这么一想,这场比赛的确是一个很合适的机会……今晚我会慎重考虑一下的。”

    在送走了评委组的成员之后,玛卡坐在办公桌后头,忍不住偷偷地咧了咧嘴。

    刚才说了那么一通冠冕堂皇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大义凛然得很,可他就真是那种愿意为全球魔法界考虑并付出的人吗?

    不,他只是顺着尼可·勒梅的遗愿找了个看似很了不起的由头,借以将这场在霍格沃兹举办的大赛弄得更声势浩大些罢了。

    对于霍格沃兹来说,这场赛事的正面影响绝对是越大越好的。只要有能力有方法,搞得多大都不会过分。

    正当玛卡扭了扭脖子,松了松筋骨,打算再去赛场内溜达一圈看看有什么问题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黑点忽地沿着他的鞋面、裤腿、外袍,一路爬到了他的手背上。

    “唔?”

    他抬起手来,盯着手背上的小蜘蛛看了看,随即翻手将其纳入了袖管中。

    “这就来了吗……”

    下一刻,他右手轻轻一挥一抖,在幻身咒的作用下整个人都彻底隐去了踪迹。

    ……

    与此同时,霍格莫德村猪头酒吧。

    由于这几天的国际炼金术大赛声势空前,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巫师前来观赏游玩,原本顾客数量远不及三把扫帚的阿不福思这里也早已聚满了酒客。

    眼下今晚的赛程才刚刚结束,还有大批客人正在往霍格莫德来,想必待会儿又会迎来一波新的消费浪潮。

    说实在的,最近阿不福思一直都感到很恼火,因为他根本就不想见到这么多的人。

    对他来说,当年接手这家酒吧本就是看重了这里的冷清,再加上大哥阿不思·邓布利多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搜集市井情报,才使得他在这里当起了老板兼服务员。

    要不然,就他这暴脾气,哪儿干得了这种必须具备奉献精神的服务行业?

    可是现如今——

    “……嘿,再来杯纯麦威士忌,加冰。”

    柜台外面,一个早已喝得晕晕乎乎的澳洲男巫半靠半趴在吧台边缘,用他那软趴趴的胳膊肘砸了砸台面。

    阿不福思冷着脸看着他,右手随意地从身后的酒架上抓住了一个酒瓶,左手则从吧台底下捞起了一个酒杯。

    “嘭!”

    他将酒杯重重地拍在了对方面前,杯子几乎就是擦着那人的鼻尖撂下去的。要是再往前一丁点儿,这力道准能敲断这个醉汉的鼻梁骨。

    在把一个冰疙瘩往杯子里一丢,发出了一阵清脆的碰撞声之后,右手中的酒瓶也随之倾倒出了琥珀色的酒液。

    只可惜,阿不福思面前的这位烂醉男巫,怕是享受不到这杯正宗的波本桶纯麦威士忌了。因为就在阿不福思将酒倒好的一瞬间,他就突然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滚到吧台下面呼呼大睡去了。

    “该死的……”

    阿不福思自己端起酒杯,一口吞下了杯中那冰凉芬芳的酒液,然后转身就将酒杯连带里头的冰块一块儿塞进了水池。

    “……这杯酒和你这个人,我都已经记住了。该付的钱,一个铜纳特都不会少!”

    在恶狠狠地嘀咕了一句后,他的视线在酒吧里扫了一圈,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到了最后,他才又下意识地往天花板瞥了一眼,却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自家哥哥在霍格沃兹上头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哪怕因为妹妹阿利安娜的意外身死,他这一辈子都在埋怨哥哥阿不思,可两人毕竟是亲兄弟。

    现在哥哥也走了,走得和当年的那个阿不思一样洒脱而又专横独断。于是,他在这世上的亲人,好像就这么一个都不剩了。

    那么,他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到底还能指望些什么呢?

    正当他不经意地思索着这些他从小就不怎么爱琢磨的“人生哲理”之时,吧台前蓦地又冒出了一个脑袋。

    “……嘿,再来一杯……纯麦威士忌……加冰?”

    回过神来的阿不福思面无表情地瞥了对方一眼,那正是刚才已经趴去地板上的烂醉澳洲男巫。

    “你已经喝完了。”

    阿不福思说着,伸手就将对方伸出来的脑袋一把给摁了回去。

    就在这时,酒吧的木门又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披着斗篷的身影随即走了进来。阿不福思只是瞧了瞧,就一下子认出了那道并不高大的身形本应属于何人。

    果不其然,对方在冲这边稍稍点了下头之后,便径直往酒吧内侧匆匆行去。那里有一扇紧锁的门扉,后面是通向酒吧二楼的楼梯,上头的魔法可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解开的。

    可那道身影仅仅是在门把上触碰了一下,就轻易拧开了门扇,一闪身就消失在了被开启的门缝中。

    门扉被重新关闭的声响,在闹腾的酒吧里仿若海中的一朵小小浪花,几乎谁都没有注意到。

    阿不福思微微摇了下头,他又拿起了手边的那个酒杯,漫不经心地擦拭了起来。

    “就这样吧,”他喃喃自语道,“反正也已经这么大把的年纪了,早死晚死都一样。既然如此,还不如为这些年轻人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

    今夜的猪头酒吧,仿佛格外地喧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