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药王〕〔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催更大魔王〕〔帝长歌〕〔我的房分你一半〕〔婚色荡漾:顾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我和超级大佬隐婚〕〔太古龙帝诀〕〔最后一个大魔头〕〔贴身狂医俏总裁〕〔仙御〕〔天才萌宝:爹地,别〕〔未婚美妻超级甜慕〕〔如水微澜暮寒凉〕〔一往情深,傅少的〕〔慕微澜傅寒铮〕〔未婚美妻超级甜〕〔一往情深,傅少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六百九十五章 斯莱特林内讧
    正如那神经大条到总是喜好凭感觉交友的格兰芬多们一般,在斯莱特林学院,学生们更多的则是以考虑自身利益为优先事项。

    所以说……

    嘿,要知道,就连小狮子们都会时不时地吵架冷战一番的。那么,平时那些精明的小蛇们到底是如何相处的,简直就是不言自明了。

    眼下,就在那有着“斯莱特林地牢”的蛇院公共休息室内,气氛已经紧绷到了耳畔仿佛隐隐响起“绳索即将被扯断时的嘎吱声”的程度。

    事实上,造成这等紧张氛围的,无疑便是正冷笑着站在门口的马尔福了。而就在他面前不远处,一名表情狰狞的学生正拼命地挣扎着,试图从抱住他上半身的两个同学手中脱身出来,然后……

    看他那青筋暴突的模样,怕是想要直接给马尔福脸上来上一拳了。

    “冷静,冷静点……厄克特……”

    很显然,在这间斯莱特林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今晚是异常难得地出现了这么粗鲁而又“失礼”的一幕——这个名叫厄克特的男生,明显是已经快气炸了。

    要说在往日,这些个斯莱特林大都秉持着他们那虚伪与矜持原则,即便也常常会对某个对象产生不满,却也总是将那份恼意压在心底的。

    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为此,他们也极为看重所谓的“面子问题”。哪怕是想要发泄那份不满,也绝不会像格兰芬多那样什么事都喜欢放在明面上去解决。

    换而言之,只要将事情放在了暗地里的话……那发泄的方法可就多了去了。

    可是就在今晚的这一刻,往常那份仅浮于表面的假客套,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一下子打破了。

    “别这样,厄克特……不就是一个帕金森吗?”

    拽住厄克特的那两名同学在他耳边不断地小声劝说着,尝试着让他安静下来。可在提到“帕金森”这个姓氏之后,厄克特挣扎的力道似乎更大了——这无疑是起到了反作用。

    然而,就站在厄克特前方的马尔福却仍旧保持着他脸上的冷笑,双眼之中还毫不顾忌地表露出了一股子浓重的轻蔑。

    “身为一名荣耀的斯莱特林,却做出了这种只有那些愚蠢而又野蛮的格兰芬多才会去做的举动。”他哼笑着道,“厄克特……要我看,你还是去找麦格教授申请转院吧,我想你一定会成为一个特别‘优秀’的格兰芬多的!”

    在斯莱特林学院,“格兰芬多”这个词汇根本就是用来骂人的,马尔福的这番话中附带了浓浓的讽刺。

    “闭嘴!”对面的厄克特用他那嘶哑的嗓音吼了出来,“马尔福!我要你立刻向帕金森小姐道歉!像你刚才那种粗暴对待女士的行为,才是真正为斯莱特林所不齿的!”

    但是马尔福却只是对此嗤之以鼻。

    “粗暴对待?”

    在将这个词重复了一遍之后,他侧过头朝着左边看去。在那里,一名女生正跌坐在地板上,双唇抿成了一条惨白的直线。

    “潘西,你说说……我有‘粗暴对待’过你吗?”

    马尔福的这句话一出口,反倒是令厄克特突然镇静了一些。他不再尝试着挣脱同学的阻拦,而是同样将视线投向了地板上的那个女孩儿。

    只是与马尔福眼中的玩味不同,此时厄克特的眼神里,正充斥着某种复杂的情感。那里头有一些爱慕,也有一些期待……他在等待着,等待着对方和他一起指责马尔福。

    是的,厄克特是喜欢潘西,但是他现在并不奢望对方也能喜欢他。他只是希望在这种时候,潘西能和他厄克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哪怕只是为了她自己也好。

    只可惜,在某些情况下,现实总是会与人们的期待走向另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不……德拉科只是碰到了我的手臂,是我自己没站稳摔倒了……”

    即便是在这会儿说话的时候,潘西的嘴唇还残留着刚才抿起时所造成的白印。而从她口中流出的话语,也几乎就像她的唇瓣一样苍白。

    “听明白了吗?”

    马尔福的嘴角勾起了阴冷的微笑,他轻轻向前跨出一步,将他那张俊朗却又森然的脸一下凑到了厄克特的面前,两者之间近乎只剩下了一指的距离。

    “想玩英雄扮演的游戏就去格兰芬多塔楼,别在斯莱特林地牢丢人现眼!”

    话音未落,厄克特的脸上瞬间爆发出了比刚才更甚几筹的怒气,一直抱住他以免事情闹大的那两个同学一时没反应过来,顿时被他挣脱了一只右臂。

    而下一刻,厄克特那饱含怒意的拳头便铆足了力气猛然甩出,在在场所有学生眼中落向了马尔福那白皙的脸颊。

    可就在那一刹那,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马尔福的右掌便如同瞬移了一般出现在了厄克特的手腕边,牢牢地扣住了对方的手臂。

    厄克特的拳头就停在了马尔福的脸侧,看似只差那么一丝就能触及脸上的皮肤了,却根本无法再往前挪动一分半毫。

    无论他怎么使劲,马尔福的手都像是铁箍一样死死地扣着他的右腕,偏偏他还完全看不出马尔福脸上有任何发力的表情。

    “你在……搞什么鬼……”

    对于厄克特的质问,马尔福又怎么可能会回答?只见他捏住厄克特的手腕倏地一甩,后者便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带倒在了地板上,坚硬的石砌地面一下子磕破了他的肘部,泛起了丝丝血渍。

    “身为一名高贵的巫师,竟然只会用拳头砸……你这种野蛮的行为,又何止是在侮辱斯莱特林学院?要我说,你连在霍格沃兹学习的资格都没有!”

    马尔福这话说得好似掷地有声,即便此刻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总有些对他的行为感到不满的学生,却也不得不承认,至少这句话他说得确实有理。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现在在这霍格沃兹之中,若说最渴望有一天能用拳头尽情地砸人的,便就数他们眼前这个看似“高贵”的德拉科·马尔福了。

    “马——尔——福!”

    倒在地上的厄克特用左手捂着右腕,他看向马尔福的双眼就仿佛燃烧着熊熊的怒火,连周围的其他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到。

    但马尔福却仍旧如刚开始一样,脸上仅仅是带着一抹冷笑。

    “厄克特,你要知道你是幸运的——”他略略摊了摊手道,“你虽然因为某些可笑的缘故肆意冒犯了我,但我却可以宽容大度地原谅你。还有,别以为我留了一级你就可以站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了……就你,可还不够格呢!”

    就在这时,马尔福忽然凝起双目,用一种冰冷而又强势的眼神在整个公共休息室里扫视了一圈。当那种莫名的紧绷感再次散布开来,压得一众小蛇们都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他再度开口了……

    “今天这件事就到此结束,我不希望它被传播到别的学院去,明白了吗?”

    说完,他抬腿便往通向寝室的通道走去,转眼间就在那门洞处消失了。一直到他的脚步声也随之淡去,公共休息室中的学生们才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刚才……那到底是什么……马尔福以前有这么可怕吗?”

    一名今年已经到七年级的斯莱特林毕业生干巴巴地问了一句,可一出声他才愕然惊觉,自己的嗓音竟是因为干渴而变得沙哑了许多,这使得他忍不住使劲咽了口唾沫。

    “在上次休学之前他的样子就有点不大对劲了……呃……谁知道呢?”

    “我听说,当初那个黑魔……咳,你们知道的,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好像在马尔福家住了好多天呢……”

    一时间,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嗡嗡的讨论声此起彼伏,可竟然谁都不敢太大声。就好像……就好像生怕刚刚才离开的马尔福又会突然出现似的。

    要说伏地魔的事件,受到影响最大的无疑便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因为他们之中有不少都和食死徒有着直接或是间接的关系。

    由于玛卡和邓布利多的几次强势胜利,使得在凤凰社与食死徒之间的明争暗斗达到最顶峰的那段时期期间,这群小蛇就成了霍格沃兹里最为担惊受怕的学生。

    而现在,好不容易才勉强安定了下来的他们,对马尔福的这种异常就显得格外敏感了。

    当周围的同学们都窃窃私语之际,原本跌坐在地的潘西·帕金森已经重新站起了身来。说到底,这件事的起因也就是她又想接近刚回来的马尔福,然后被对方不耐烦地推了一把罢了。

    可是就这么跌了一跤,却会引出这么一场闹剧,是连潘西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而更没令她想到的是,马尔福居然会……

    潘西一脸木然地站在原地,耳边满是同学们的说话声,可她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仍然杵在那里怔怔地出神。

    这一刻,为她站出来的厄克特就在一旁的地上抬头望着她,右腕上的指印清晰可辨,可她却连看都没去看上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