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雄杰〕〔开局一条小渔船〕〔圣手玄医〕〔第一娇〕〔灿唐〕〔楼乙〕〔刺骨〕〔庶门风华〕〔悲催村女重生记〕〔超品农民〕〔长生四千年〕〔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渣年记事〕〔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双珠传〕〔重生青梅逆袭记〕〔米奈希尔之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七百四十七章 “罪”的解读
    对于“禁止踏入阵图中”这一点,玛卡是明明白白提醒过的。不管是起初就在这里的卢修斯,还是刚刚才回到家中的纳西莎,他都说得很清楚。

    正因如此,当纳西莎经受不住儿子的哀求,下意识地就想往前迈去之时,斯内普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虽然那一瞬间几乎就没人注意到,不过很显然的,斯内普是想要施法制止纳西莎的行为了。而以他的施咒速度,仅需挥一挥魔杖就可以轻易阻拦住对方的不智之举。

    但在那一刻,偏偏是从头到尾都在警告他人不要踏足阵式的玛卡,不着痕迹地扯住了斯内普的袖管。

    当斯内普握着魔杖疑惑地转头往玛卡这边看来之际,后者却依旧只顾着往德拉科身上猛瞧,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恍然的惊喜。

    事实上,从之前的种种迹象便可知道,德拉科的精明确实不容小觑。若是他这会儿还有余力往玛卡这边瞧上一眼的话,或许就会立刻意识到——自己怕是又上了玛卡的当了!

    随着纳西莎蓦地走进阵图之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德拉科的身前,她当即就一把抱住了自己这可怜的孩子。

    “哦……德拉科,别害怕……妈妈在这儿!”

    可以想象得出来,纳西莎现在拥着儿子的那种感觉……大概就和抱着一块大石头没有太大的区别。

    是的,德拉科身上的石化效果可还有大半都没有去除呢!那硬邦邦、冰凉凉的触感,多半是不怎么舒服的。

    但是纳西莎心里很清楚,自己抱着的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而这也就足够了。

    “孩子……放心,这儿有妈妈呢!只要妈妈在,就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好起来的……这段时间妈妈去找过很多了不起的治疗师,有几位已经预约好了,他们一定能让你永远告别那些可怕的噩梦的……”

    纳西莎小心翼翼地拥抱着德拉科,口中絮絮叨叨着,从她念叨的话里就可得知,她对德拉科那些异常的认知似乎仍旧停留在过去噩梦连连的那段时期。

    而就在纳西莎抱住德拉科的那一秒起,德拉科的猛烈喘息声似乎一下子轻了许多。有某种变化,在其体内发生了……

    “他安静了下来……是纳西莎起到作用了吗?”斯内普抖了抖袖子,示意玛卡可以放开他了。

    “对,”玛卡随之松开了捏住斯内普袖管的左手,“这是邓布利多教授教给我的一个道理……他曾经对我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叫做‘爱’。”

    “母……亲……”

    就像是在配合着玛卡的话似的,德拉科的口中隐约吐出了一声轻唤。这句“母亲”和刚才的几句都不太一样,就仿佛包含着一股格外细腻的暖意。

    近乎于理所当然的,德拉科那柔软的一面在苏醒了。

    “哼,真是邓布利多的风格……”斯内普不置可否地轻声道。

    “听起来确实有点儿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玛卡一边紧盯着那对母子,一边耸了耸肩道,“不过,这也只是一种称呼方式罢了……如果我们愿意,其实也可以用别的什么词汇来称呼它……”

    “……比如说?”

    邓布利多的说法虽然总是难以令斯内普表示认同,可那位伟大巫师的智慧,却是斯内普也深感敬服的。

    而玛卡,却又是另一个让斯内普不得不为之感叹的新一代杰出巫师,而且相比起邓布利多来,玛卡对世间万物的看法总有些和他不谋而合的地方。

    因此,斯内普确实很想听一听玛卡对邓布利多之言的体悟。

    “嗯,其实我也才刚明白,比如就又可以称之为……”

    玛卡边说边提起了右手中的法杖,几乎在同一时间,正处于母亲怀抱中的德拉科喉头,忽然又开始发出了一阵“喀喀喀”的轻响。

    “罪!”

    就在德拉科突起异变的刹那间,玛卡将法杖重重地往地板上一顿。紧接着,他的魔力便沿着杖身飞速地传递到了地面上的符文阵图当中,并一下子就扩散了开去。

    随着魔力的汹涌蔓延,阵中那一条条纹路、一个个魔文均是眨眼间就放出了幽蓝色的光辉。不多久,尚在阵中央的德拉科和纳西莎便已然被那似幻似真的光幕瞬息淹没。

    至于先前他所说的“禁止踏入阵中”的话,显而易见就是糊弄人的了。

    “纳西莎——德拉科——”“教授。”

    站在外面的卢修斯一见,连忙就想要做些什么。玛卡见状,立即朝身边的斯内普使了个眼色,后者便干脆利落地施咒将卢修斯定在了原地。

    “‘爱与罪’,听起来似乎是相对的,可实则却又是一体的。”

    玛卡透过符文图阵中的蓝色幽光,望着被母亲抱得更紧的德拉科。可以看到,德拉科背后逐渐地凸显出了一团漆黑如墨的阴影,并持续不断地在被某种力量拖离身体。

    “德拉科是被一种能够扩大人内心的‘罪’的能量给依附了,我想那应该是伏地魔灌输给他的……”

    “但是,即使过大的‘罪’已然完全压制了‘爱’,‘爱’却始终还是存在的。除非那股能量将德拉科的精神彻底侵染占据,否则就必定还有希望。”

    斯内普听过后,若有所思地道:“要想侵占德拉科的精神,就必须要调动能量;而一旦调动了能量,就相当于是给了你动手拔出的机会?”

    “没错。”

    玛卡点了点头,注意力依然集中在运转的阵式之中,时刻关注着里面的情况。

    “夫人,不必担心,你只要继续抱着德拉科,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得到一个活蹦乱跳的乖儿子了!”

    纳西莎的拥抱可以说是非常关键的,她能把德拉科内心深处那份被压抑着的一面激发出来,引导着儿子的精神一步步迈向正常状态。

    而这种恢复的过程,便又会引动德拉科体内那股沉眠的能量,并且自发地去试图继续扩大‘罪恶’的另一面。

    但是这,却正是玛卡想要的状态。

    置身于符文阵图之中的纳西莎,对那些围绕在自己和儿子周围的大量幽蓝色魔文感到甚是心惊。可当她在看到儿子那渐渐舒展开来的眉宇之后,顿时就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说实话,在那晶莹的蓝色光雾四散流转之间,一位母亲紧拥着自己的孩子,这一幕通常都会令人感慨万千。可此时站在一边的斯内普,却对此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他只是在回想着,先前玛卡为达成这一幕所做的种种布置。

    玛卡先是与卢修斯谈话,使得对方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却反而未能流露出最为纯粹的感情,让德拉科占据了口头上的优势;

    紧跟着,他又趁德拉科略感得意之际,用一个或许会失败的计策牵着对方的鼻子走。要是成了固然最好,哪怕真的失败了,也可以起到分散注意力的作用。

    一直到最后,纳西莎的出现的瞬间,怕就是真正一锤定音的时刻了。

    要说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不确定之处,无疑便是纳西莎回家的时间了。可即便是这一点,却也同样在玛卡的掌握之中……

    “差不多了。”

    正在稍稍回顾今日整个过程的斯内普,被玛卡这句话给打断了思绪。他在略微摇了摇头之后,也便和玛卡一样看向了德拉科的方向。

    玛卡能通过对魔力的感应“看”到其背后的那团阴影能量,可斯内普却是看不见的。因此他所关注的,是德拉科表情的变化。

    由于此刻德拉科还被母亲纳西莎紧紧抱着,从这边望过去,只能看到一个侧脸。

    但只是这么直观地一眼瞧去,就足以令他发现——德拉科的脸上已然再没了先前的那种诡谲,而是变得无比平静了起来。

    玛卡右手拄着法杖不动,左手在腰间掏了掏,取出了一块小小的暗色宝石。

    却见他一手托着宝石,另一只手直接挥动了法杖,将那股诡异的能量一举纳入了那块宝石之中。

    待得符文图阵没了魔力的持续供给,幽蓝色光辉逐渐暗淡下来之后,举着宝石的玛卡便能看到——那宝石里面似有氤氲在微微流转,光是这么一看,其实还挺漂亮的。

    当然,若是再加上宝石表面所刻的细密纹路,这玩意儿就再难称得上是“漂亮”了。非要说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那就是“诡异”。

    “教授,可以为马尔福先生解除束缚咒了。”

    在将宝石塞回腰间的口袋里之后,玛卡才边说着,边往纳西莎与德拉科那对母子身边走去。

    在斯内普施展反咒的同时,他还得为德拉科去除身上残留的石化效果。至于“让受惊的母子多享受一下温馨时刻”这种事,还是等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在说罢。

    半个多小时后,二楼的小客厅中。

    “纳西莎,你……你不是说要在麦克米兰家用过午餐后才会回来吗?怎么,他们家今天这么早就结束午宴了吗?”

    卢修斯对自己妻子早回家这件事感到颇为奇怪。

    毕竟,她回来的时机实在是太准确了,就好像……就好像是事先就知道家里的情况似的,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笑傲之问道巅峰〕〔嫡女炼丹师〕〔仙王的日常生活〕〔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空间药香:猎户家〕〔全球诸天在线〕〔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