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仙王在都市〕〔氪金成仙〕〔最强上门女婿〕〔月光如水照心扉〕〔一场繁华一场梦〕〔我对你动了心〕〔原来我很爱你〕〔爱我你就抱抱我〕〔悠悠情不眠〕〔怪物乐园〕〔都市全能小仙医〕〔吞天帝尊〕〔姜小姐今天也不乖〕〔贞观贤王〕〔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长生三千年陈落苏〕〔露西的试炼之旅〕〔总裁校花赖上我〕〔浮生如梦你如糖〕〔快穿: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七百七十七章 比死亡更可怕
    “等等,那是什么?”

    老尤恩的一句话,使得先前已然变得颇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间缓和了几分,而老尤恩的视线,也从玛卡的脸上移到了玛卡的右手中。

    不,说得更准确点的话,其实是玛卡右手中那柄刚取出来的法杖。

    “长杆法杖,”玛卡在说话的同时,内心也仍保持着应有的警惕,“虽然短魔杖从千年前你们的那个时代就已经成为了主流的一支,但我想起码比现在要多得多吧?怎么了?”

    “我当然知道那时长杆法杖,”老尤恩边说着,边吃力地撑着轮椅扶手,好让自己的身子坐得更直一些,“我是想问,顶端的那块石头上,刻的是什么?”

    这根大体上是用蛇怪身上的素材制作的法杖,说起来也算是陪伴玛卡有不少的时间了,使用期间其实也做过了很多改动。然而,那也不过是对其杖身上雕镂的符文阵图进行改良罢了。

    至于法杖顶端那块石头上所刻的纹案,自然也是一样。

    “既然你这么问,我认为你本就是知道它的。”玛卡斟酌着自己心中的一词一句,并谨慎地将一部分变作了话语。

    可老尤恩在听到后,却只是摇了摇头,不过原本自他体内充分活跃起来的魔力波动倒是又逐渐安分了下去。

    “象征真理规则的远古符文,”老人缓缓地道,“……当然,我只知道罗伊纳是这么称呼它们的,其他的就近乎一无所知了。”

    “没错,这就是规则符文,”玛卡顺着对方的话道,“其中的一枚。”

    他虽然这么说了,可实质上却仅仅是将老人的话给简单复述了一遍,没有提及任何其他的信息。

    对玛卡来说,规则符文的相关知识是一个秘密。

    要是有除他以外的人得到了这份秘密,那知识就不再只是知识了,它们更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丝毫不亚于那些灾厄之源的巨大危险。

    “这么说,”老尤恩闻言,就像是确定了什么事一般点了下头,“你确实是由罗伊纳和她的三个朋友一同甄选出来的……”

    老头儿没有说下去,他只是在说到这里时,将目光径直投向了玛卡的双眼。

    玛卡知道,对方这是想要由他来将那句话补充完整。

    “……备选者,”玛卡平静地道,“我进入过罗伊纳的密室。”

    “果然!”尤恩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可随即又产生了更多的犹疑,“可是,既然如此,你应该也去过萨拉查的密室,并且……你为什么会不知道萨拉查为‘那个人’留下的后手呢?”

    听得老头儿又一次提及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所谓“后手”,玛卡其实要比对方更加地困惑不解。

    他总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是被他给遗漏了的,但除了恩斯的事情以外,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到什么相关的线索了。

    “对此我只能说……备选者似乎可以同时有两名以上,”玛卡随口说了一句,紧接着就转而问道,“你说的‘后手’,到底是什么?挑选备选者,又到底是为了防备什么?”

    难得逮到一个知情人,而且感觉上去还是一个愿意多说几句的知情人,玛卡自然要多问几句。

    可是,老尤恩却果断地摇了下头。

    “我不知道,”他一脸坦然地道,“那是罗伊纳和她的三个朋友一块儿商量的,她并没有让我知道太多……她只对我说,那将是为了解决一场天大的灾祸,若非迫不得已,最好谁都不要去试图了解。”

    话到此处,老尤恩的脸色忽然就多了一分淡淡的晦暗。

    “一旦盲目地触及了某些真相,”他垂着眼睑,闷闷地道,“最终都将会不可避免地引动灾难,将事情导向最坏的结局。”

    “最坏的结局……”

    玛卡咀嚼着这句话,不由自主地便想到了原版《罪恶之书》末尾所提及的内容。那虽然只是不甚清晰的寥寥数语,但其中所蕴含的“孤独”与“恐惧”,却是毋庸置疑的。

    “是的,‘最坏的结局’。”老头儿也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我不知道那具体是指什么,但我却知道,那一定远比‘一个人的死亡’要严重得多!”

    “什么意思?”

    听到这种奇怪的说法,玛卡不禁蹙了蹙眉,可老尤恩却好似沉浸在了某种感怀之中,不满岁月痕迹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就是字面意思,”他淡淡地道,“或许你不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当初罗伊纳,其实是自杀身亡的。”

    这显然又是一条大新闻。

    据玛卡所知,在魔法界的众多历史文献当中,罗伊纳·拉文克劳的过世本就是一件颇有争议的事情。

    在11世纪,这位霍格沃兹四大创始人之一的杰出女巫莫名地就早早去世了,并且从头到尾都没有过相关的正式记载。

    有人传说,她死于一场异乎寻常的重病,正是最擅长魔药学的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出走,让她失去了最后一分存活的希望。

    又有人传说,她其实是死于一份心病,女儿海莲娜偷走她的金冕远走他方,结果却与派去寻她的巴罗双双失掉了性命。

    可是现在,玛卡眼前的这位“尤恩·拉文克劳”,却告诉他罗伊纳之死实则却是自杀。

    “先不说这个了,”在停顿许久之后,老尤恩这才微微叹了口气道,“既然你确实是备选者,那就没错了……或许正如你所说,备选者也可能存在一名以上,这的确符合罗伊纳那有备无患的性格理念。”

    无论如何,能继续好好说话,这也是玛卡所想要的。

    说真的,他并不想和这个老头儿成为敌人——至少他不想过早地与对方动手。毕竟,他还无法确定对方的实力究竟几何,盲目地敌对是不可取的。

    当然,要是在面对像海尔波那样不可理喻的家伙时,另一方往往就只有“敌对”这个唯一的选项了。

    除非,站在海尔波面前的是一个毫无危机感的傻子。

    “所以呢?”玛卡在听到后,便顺势问道。

    “所以,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老头儿直截了当地道,“萨拉查的后手没能将‘他’置于死地,那就该轮到我这个‘备用计划’登场了……也许它难免会使你觉得很荒谬,但是我得说,当找不到第二个办法的时候,荒谬的办法就会成为我们最后的选择。”

    说到这里,他稍稍整理了一下头绪,之后才继续道:“一旦‘他’再度复活,就必然会去寻找那面本属于他的古镜……当年,萨拉查用蛊惑之碑将其砸成了碎片,而罗伊纳则将碎片封印在了某处地底,防止它自动拼合完整。”

    “而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把它给找出来!”

    当尤恩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玛卡的内心还是很微妙的。又或者说,那是一种带着零星疑惑的微妙感。

    他疑惑的是,在尤恩的话语中,找不到任何萨拉查·斯莱特林与罗伊纳的不和;而他为之深感微妙的,便是对方所说的那两样东西,现在可都在他手上呢!

    然而,疑惑也只是疑惑罢了,说到底,玛卡都还没有完全相信这个老头儿是否真的是那个尤恩·拉文克劳本人。

    在一大坨未知突然就统统堆积在你面前时,除了怀疑,你还真就没法儿让自己产生其他的念头了。

    “罗伊纳没告诉你她把东西藏在哪儿了吗?”玛卡一边兀自琢磨着,一边随口问道。

    “是的,我想这主要得靠你了,”老尤恩坦然道,“因为,她虽然没有告诉我具体位置……但她曾说过,线索,就在霍格沃兹城堡。”

    还能有什么线索,不就是那面早就已经碎了的“厄里斯魔镜”吗?虽说玛卡当初没有在上头察觉到什么有关地理位置的痕迹,但是那面镜子的碎片还在玛卡腰间的袋子里,随时都可以再研究一下。

    “可以,”玛卡不动声色地应声道,“我会去找找看的。”

    “很好,希望计划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上千年了!”老头儿说着说着,又咳了几声,脸上随之多了几分疲惫之色。

    “当然,这个计划本身,也注定了我们是急不得的……”

    正说着,他忽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哨塔方向。可以看到,米莉安和希曼已经在往这边过来了。

    “还有一点我必须得说——”老头儿当即道,“离开这里以后,你我就仍是敌人。不要小看‘那个人’,他有可能选择任何他所能掌控的人,并设法复活!不论是威逼、利诱还是欺骗……”

    到了最后,他又着重道:“记住,随时小心身边的人。”

    不用说,玛卡也一直都在注意这一点。海尔波不是伏地魔,那家伙可是活了数千年的魔法界活化石了,哪怕对方使出任何手段玛卡都不会感到惊讶。

    他能借着信息量的不对等坑死对方一次,却不能保证下一次也一样。

    “真是个棘手的难题。”

    玛卡的双眼之中,也不禁掠过了一丝疲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