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皇后系统〕〔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左苏〕〔全能护花学生〕〔开局从杀猪开始〕〔相爱时时光刚刚好〕〔农门春来早〕〔国公府的庶女〕〔从千万家产被骗开〕〔马过江河〕〔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大明星超级时代〕〔山野闲云〕〔我的专业是神祇〕〔网恋一线牵之彼岸〕〔大道从心〕〔木叶的路人女主〕〔我有了兆亿余额〕〔玩家请自重〕〔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七百七十九章 研究魔法的少女
    “卢娜?”

    “哦,晚上好,玛卡。”

    当玛卡来到霍格沃兹图书馆,迈着轻不可闻的脚步靠近某两个书架之间时,他当即便看到了那头温润的淡金色长发。

    这色泽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以至于玛卡下意识地就唤出了对方的名字。

    可就连玛卡也没料到,正捧着一本书凝神细读的卢娜听到有人叫自己,竟是非常自然地转过头来应了一声。

    那给玛卡的感觉,就好像是相约下午茶的好友在打招呼一般,又哪里像是在这黑夜的图书馆相遇的场面景象?

    “呃,晚上好……”玛卡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暗道这丫头也太过随意了,“对了,我看你最近总是在打瞌睡,是因为晚上一直来这里的缘故吗?”

    “是的。”卢娜看着玛卡,慢悠悠地眨了眨眼,“我觉得我该多学点有用的东西,将来可能会用得着的那种……”

    玛卡闻言,不由得饶有兴致地凑了上去,低头看向了卢娜手中那本厚厚的书籍。

    “喜欢学习是不错啦,”他边看边道,“可晚上就应该是睡觉的时间——事实上,本学期一开始,我就也在尽可能地恢复正常作息时间了。”

    在随口说着劝导的话的同时,玛卡大致上看了看书页中的内容。

    可以看到,这是一本研究魔法与心灵的理论性魔法书,而至少在这两页上,基本是在讨论各种魔咒与施放者心灵的一些联系与例证。

    这个方向其实是不错的,玛卡也曾看过这本书。只是这上面的论述还是太过于粗略了,细节上大都不尽完整,仅能给阅读者提供大概的参考。

    “我记得,上回你好像也在看类似的书?”玛卡想了想,随口问道,“你是想学什么‘有用的东西’?”

    “是摄神取念咒。,”卢娜忽而露出了一个朦胧的微笑,“我在你的资料上看到过有关它的描述——这个魔咒能让我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

    “喔,是吗?”玛卡略显诧异地道,“可我记得,这道魔咒我只写上了一些介绍……你总不会想要自己把它给琢磨出来吧?”

    在编纂那些赠予r.a.成员们的资料时,玛卡在挑选魔咒方面自然是有选择性的。

    像摄神取念术这种魔法,由于它和被魔法部严格管制的吐真剂作用相仿,其存在本身就比较特殊。

    只是因为摄神取念咒学习难度很高,学习资料流传度不广,这才没有和吐真剂一样被添加入某些相关条例的修改提案当中。

    以这道魔咒为例,一部分既难学难练、又颇受争议的魔咒解析,玛卡是从一开始就将它们从那叠资料中抽掉了的。

    然而,对于玛卡的话,卢娜却显得有些奇怪。

    “不能自己研究吗?”她疑惑地问道。

    “当然不能!”玛卡无奈地从她手中拿过了那本书,轻轻地合了起来,“魔咒的学习并不都是没有危险的——你难道忘了你妈妈的事情了吗?”

    “没有……”卢娜微微摇了摇头,“我会小心的,而且我没有想要尝试使用……我只是在研究它的原理。”

    在说起自己母亲的时候,卢娜眼中的迷蒙少了一些。但是就和玛卡当初第一次遇见她的那天晚上一样,她对母亲的过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自然。

    “而且,”她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更轻盈了,“慢慢地,我好像能够明白妈妈当时的那种感受了——魔法是美妙的,同样也是深奥的,我们可以在解开一个个困惑的过程中找到最单纯的乐趣。”

    说到这里,卢娜伸手摩挲了一下玛卡手中的那本书,悠然地道:“我想它说得对,我可能确实更擅长这一类的魔法……”

    听得卢娜这么说,玛卡心头不禁猛然一跳。

    “什么?”他立马匆匆问道,“‘它’是什么?”

    由于今天下午才刚从老尤恩那里听到了一些事,在那个老头儿最后的提醒之下,玛卡对身边的一切异常都相当敏感。

    尤其,是发生在在卢娜身上的。

    “就是‘它’呀?”卢娜歪了歪脑袋,“那只灰绿色的小鹰,它不是也去找过你了吗?我记得它说过的……”

    “唔?”

    一听到是青铜小鹰,玛卡不免稍稍松了口气——现阶段他最担心的,无疑就是海尔波的存在,其他都还要放在次一级的位置上。

    只是……

    “哦,是它呀……”玛卡愣了一愣,但很快却又果断地摇了下头,“卢娜,你要是相信我,就尽量别去接触它。它要是主动出现在你面前,你就直接带着它来找我,明白了吗?”

    “好的?”

    卢娜对玛卡的话自是有些不解,却还是很快就答应了下来。玛卡听着她这句疑问式的回应,脸上也不由得多了一丝不知是高兴还是无奈的笑容。

    略微想了想,玛卡将手上的书本放回了书架上,随即冲着图书馆门口的方向撇头示意了一下。

    “走吧!”他说,“如果仅仅是对摄神取念术的书面研究,只要不涉及实际的应用,它就还是安全的……但是,有些魔咒就未必是这样了!”

    玛卡带着卢娜,一边往前走一边继续道:“还记得我在课上是怎么说的吗?凡是文字就必然拥有魔力,而凡是文字的组合,就必然拥有多种魔力的干涉……”

    “实际上,就连麻瓜们在研究一些神秘学的时候,也有可能引发未知的危险。”

    说着说着,两人就一前一后都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玛卡在转身将门扇合拢之际,又特意地嘱咐道:

    “今后要是有什么想法,最好和我、或者和其他教授先说一声,好吗?”

    “嗯。”卢娜随之便微微地点了下头。

    这短短的几步路间,玛卡注意到,卢娜居然听得格外认真,这就不免令玛卡感到有些惊奇了。

    要知道,虽然近年来这个女孩儿已经有了不小的成长,早先的恍惚神情也可以说是少见了很多。可自顾自的那种散漫性子,却是前不久都还很明显的。

    是什么让她有了如此“懂事”的变化?是之前在图书馆的那一夜使她产生了某种触动吗?

    “那么,来吧!我送你回公共休息室——”

    在为卢娜仔细感应了一下之后,没发现任何异样的玛卡,只得承认自己或许是有点多疑了。

    “不知道一会儿门环的问题会是什么呢?”

    玛卡跟在卢娜的身后,听着她自得其乐地念叨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不禁也暂时放下了内心的犹疑。

    这个金发女孩儿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自己随时随地放松下来,享受一段难能可贵的悠闲时光。

    两人一路经过走廊,拐过两个弯,很快就来到了那道螺旋向上的塔楼楼梯。直到这时,玛卡的步伐已经和卢娜差不多轻快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来自远方的声音,忽而便从楼梯外侧的窗洞口幽幽地传了过来。

    “哇吼——”

    玛卡一听见这熟悉的声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玛卡,”卢娜蓦地在一个窗洞边停了下来,侧着头倾听道,“你听到了吗?那是什么声响?”

    “哦,是……我刚才就听到了。”玛卡表情微妙地道,“兴许是风吹过缝隙的声音吧……这在大自然中并不少见。”

    在城堡这边听,其实已经相当微弱了,可眼下这夜深人静的,扒在窗口还是能隐隐约约地听见。

    “快走吧!你该睡觉了……”玛卡摆了摆手道,“事实上,我也有点困了。”

    见玛卡这么说了,卢娜也不再继续驻足不前,两人继续往上层走去。不多久,他们便来到了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门口。

    随着卢娜伸手轻叩门扉,不大的声音在走廊里很快回荡着散去,过了片刻,门上的青铜门环忽然就又动了起来。

    “你先把门打开,我是来送她回寝室睡觉的。”卢娜身后的玛卡见状,当即便催促着道,“先干好你的本职工作行不行?”

    然而,青铜小鹰既然已经苏醒,变化过程就不会因为玛卡的一句话就终止了。

    很快,那小小的灰绿色身影便在二人的视线当中显现了出来,并且一下子就振翅越过卢娜,蹦到了玛卡的头顶上。

    “嘎嘎,本职工作没必要非得留在门上做,”它毫不在意地笑着道,“当然,流程就是流程,鹰爷我可不会因为熟人而违反规则……听好了,这一次的问题是……”

    “嗯?”正说着,它忽地就是一愣,“外面是什么玩意儿在那儿鬼叫鬼叫的?大晚上的烦不烦人啊!”

    玛卡一听,顿时无力地叹了口气,跟着前跨一步,伸手就把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的大门给拉开了。

    “卢娜,去睡个好觉吧!晚安——”在冲着少女笑了笑之后,玛卡才翻着白眼往头顶方向瞧了一瞧,“问问题倒确实不用呆在门上问,可你这把‘门锁’都下来了,还有问问题的必要吗?”

    “嘎!”青铜小鹰登时用翅膀一拍玛卡的头顶,恍然道,“对呀!”

    “明天见!”

    玛卡看着卢娜走进休息室,顺手就为对方关上了门。

    “下来吧!这回,我可有不少事需要问问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