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八百二十章 那我就放了你吧!
    “时候差不多了,把那个‘亚萨’叫过来吧!”

    维特宅邸的地下密室二层中,一个令人熟悉而又陌生的嗓音蓦然响起,自某两个值守在外时时等候的维特家族成员耳畔一掠而过。

    “我这就向家主传达。”

    其中一个立刻欠了欠身,随即便抬腿往外面的楼梯方向行去。而另外那个,则仍旧站在石室门外不敢擅动,只是忍不住偷偷往石室内瞟了一眼。

    仅是匆匆一瞥,他便将视线收了回来,复又挺直腰杆站稳了脚跟。只是刚才那一瞬间的画面,却已然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呼——”

    他紧闭着双眼,尽可能轻地长吁了一口气。

    从老家主离开这间密室起,已经有几个人被送进来了?

    五个,还是十个?又或者是二十个?

    他没去数,也根本没有那个兴致去数……事实上,他一开始也没觉得怎么样,毕竟在这黑市里几乎每天都有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丢掉性命。

    而今天被送进这间石室的,也不过是一些被老家主临时派人出去抓回来的无关紧要之人罢了。

    可当他发现,被送进去的人数逐步逐步地增加,并依旧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之时,即便他自问也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由得打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气。

    那里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他刚才禁不住想去瞄上一眼的缘由所在。

    但是现在,他看倒是看到了,却依然没有理解那个占据了老巴诺身体的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又或者说,那家伙为什么会想要杀害那么多的人?

    在石室的地板上,横七竖八地倒着一地的人。那些男男女女明显都没有了呼吸,就仿佛是一件件被抛弃了的玩具般散落着。

    没有预想中的鲜血残肢,也没有什么狰狞恐怖的面容,唯有冰冷的空气才好像是在意味深长地描绘着,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死寂。

    而他这个从最初就守在门外的人,居然连那些人是怎么死的都全然不知。

    就在他抽回目光恢复到靠墙站立的姿势之际,里面的一双眼睛倏然睁开,面无表情地朝密室门口扫了一眼。

    “那个年轻人,这回制作的封印倒比地宫里的那些要牢靠了不少……哼,很新奇的魔法阵嘛?”

    海尔波一脸平静地暗自嘀咕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吞噬之镜暂时就先交由你来保管吧……”

    ……

    “米莉安小姐,你确定《阿巴太尔》的召唤学一卷,剩下的部分都还在你们‘拉文爷爷’的手中?”

    “反正现在药效也已经过去了,我说什么你也未必会信……还有,不许你用那个叫法称呼老板!”

    正如米莉安所说,吐真剂的效果已经彻底消散了,而玛卡也没有再用一次的打算。但是他却仍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问题,令米莉安心下也是暗暗不解。

    不过,现在最让她感到松了一口气的便是,刚才玛卡并没有引导她说出一些最不该说的东西来。

    比如说,老板目前所在的详细位置;又比如说,亚萨那边的具体任务内容。

    嗯,虽然她几乎已经把她活到现在的所有经历都大致说了个遍……要知道,有些话就算是亚萨、乃至老板问起,她都是绝不可能会说出来的。

    哪怕这些东西,其实大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往事罢了。

    “哦,不,”玛卡随意笑了笑道,“你所说的,我都可以相信……你瞧!我到现在都还留在这里和你闲聊,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

    米莉安抿着嘴斜倚在巷道的墙上,即使被蹭脏了漂亮的衣物也并不在意。她只是又多瞥了玛卡一眼,随即便再度别过了头。

    “留下做什么?我还巴不得你赶紧走呢!”她没好气地道。

    可同样靠着砖墙的玛卡却轻笑着摇了摇头。

    “要我走?你确定?”他略一挑眉道,“我这会儿要是离开,就只有一个去处了——难道你还盼着我去维特家族门口蹲守那位亚萨先生?”

    “你想去那就去……不,不准去!”米莉安颇有些别扭地改了改口,却不料越说越感觉不对劲。

    按理来说,玛卡可就是她和亚萨的敌人。

    可当玛卡猜到了她们要拉拢维特、奥古斯丁两大家族共同对付自己之后,居然还能如此漫不经心地和她说话,这就令她相当费解了。

    而现在,她居然还说出了“不准去”这种使人发笑的幼稚言论。

    “我、我是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米莉安猛地又转过了头来,瞪着玛卡似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你既不杀了我这个敌人,也不杀了地上这个奥古斯丁家族的继承人,甚至连亚萨那边你都不去——”

    “我说,”玛卡摊了摊双手,打断她道,“你就那么想让我去破坏你同伴的行动吗?”

    “我是在问你,你究竟在想些什么!”米莉安忽然咬了咬下唇,忍不住道,“或者说,你只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吗!”

    她的声音在这无人的巷子里扩散开去,一直传向了比这里更为幽深的地方。很显然,她这句话喊得的确有点儿太大声了。

    “嘘——”玛卡示意她轻点,但接着却又不置可否地一笑,“如果你觉得我这是在羞辱你的话……嗯,我也不介意你这么去想。”

    看着玛卡那张淡然的脸,以及脸上那份若有似无的笑,米莉安便禁不住感到一阵厌恶。可是就在下一刻,她仿佛是回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忽而又变得微妙了起来。

    “难不成……你是在同情我的身世?”

    大概玛卡也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就怔了一下。

    是的,这位米莉安小姐的人生的确很可悲,可这世上又何曾缺少过那些叫人可悲可怜可叹的人生?

    不说别人,玛卡自己的命运就够曲折离奇的了,即使是到了霍格沃兹,这一路上也都是坎坷不断。

    要让他去同情别人的身世,这就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了。

    然而在眼下的玛卡看来,这兴许也不失为一个比较说得过去的借口,不是吗?

    “我想你肯定也不止一次地猜测过,伏地魔就是导致你父母离奇失踪的凶手,”他倏然转念一想,眼中便登时多出了一份淡淡的怜悯,“之前他复活时,你没有去找过他吗?”

    “复活?”

    米莉安闻言,一下子就瞪大了双眼,那副诧异的神情就如同第一次听说有这回事。

    “什么时候?他怎么会——”

    “噢,原来你不知道?”

    就玛卡而言,这却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之喜。

    不过,在一阵惊诧之后,米莉安复又迫使自己平静了下来。

    对她来说,儿时的那段悲伤过往已经随着当年伏地魔死去的消息而淡去了,就算是现在回忆起来,也只剩下了一丝不甚起眼的空虚。

    没错,要是她知道伏地魔还活着,那她一定会设法去为父母、为自己而报仇雪恨。可现在告诉她这件事的,却是玛卡这个显而易见的“敌人”。

    敌人的话能信吗?

    她可不是眼前这莫名其妙的玛卡·麦克莱恩,就敌人说出来的话,她铁定是不会轻易相信的!

    “对,我确实不知道,”米莉安盯着玛卡,一脸淡漠地道,“但是我也不想知道。”

    在说出这句话后,她似是略略思考了一下,然后才满目坚定地道:

    “麦克莱恩先生,我不需要你那不知所谓的同情。”

    “是,我今天落在了你的手中,这证明了我还远不够强大……可你要是还想用这种手段来欺骗我,那是绝不可能成功的!”

    “所以,要不就放我走,要不……现在就杀了我吧!”

    这番话听得玛卡甚是无奈,却见他从靠着的砖墙上直起身来,随手拍了拍后背,进而便踱着步子走到了米莉安的身前。

    他也同样直视着对方的双眼,一词一顿地问道: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是那种一言不合就下杀手的人?”

    这一句,还真就把米莉安问住了。

    说实在的,她对玛卡的了解就如不久前玛卡对她的了解那样,大体都是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

    玛卡的名头显然要比她响亮得多,可那些都是别人对他形成的印象而已。而这种公众印象,可不都是能随意塑造的事物吗?

    所以,米莉安一直都认为,这玛卡·麦克莱恩多半也和这世上的某些人一样,是那种打着“仁义的旗号却行卑猥之事”的货色。

    要不然,以他的年纪,能在全球魔法界创出这么大的名声来吗?

    而事实上,世间总有些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家伙,和米莉安有同样想法的人其实还真的不少。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她蓦地轻哼了一声道,“我只是在执行任务,而你,就是我的敌人。我就问你一句——你是杀我、还是放了我?”

    见她终于开始不讲道理了,玛卡也只得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往后退了一步。

    “时候也差不多了,”他算了算时间,这才抬起头来继续道,“好吧!既然你非要这么问的话……”

    “那我就放了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