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八百六十二章 开不了口
    有一种恋爱,叫做“我在水里,你却在岸上”……这种相隔咫尺却似天涯的感觉,总叫人不免唏嘘。

    可如今罗恩却觉得,自己这条咸鱼都已经主动跳进锅里了,人家姑娘却只是开了火,就把他搁那儿不管了。

    “这究竟……究竟是为什么啊?”

    他坐在长桌旁,一边轻声嘟哝着,一边用勺子一下一下地戳着餐盘里的煮豆子。瞧他那豆子,几乎都被戳成了豆泥,也不知道他到底还打不打算吃了。

    而就在这时,赫敏突然就从侧廊那边出现了。却见她远远地就注意到了坐在格兰芬多长桌中段的罗恩,然后她的脚步就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很显然,她比哈利和金妮两人早了一步抵达礼堂——这会儿那一对还在楼梯上往下走着呢!

    然而,赫敏她现在可一点儿都不想与罗恩打照面呀!

    “哦……”她抿了抿嘴,忍不住暗暗地想道,“我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偷偷拿两片面包,然后就立刻回图书馆去?”

    就这个问题,她在来的一路上都想过好几回了,可是直到现在却都仍然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答案。

    “不,还是应该让他早点知道,这种事不是拖得越久、将来面对真相的时候就会越痛苦吗?”

    如此一想,赫敏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就往罗恩对面那个座位走去。

    拉开椅子、放下书包、轻轻坐下,这套每天都会做的动作早已如同行云流水,简直就是一气呵成。

    可是在那之后,赫敏就发现有些不自在了。

    在面对朋友时,她不是那种心里能藏得住事的人。平日里她就显得很直爽开朗,偶尔也有些骄傲,是那种敢说敢做的类型。

    而当她心中有事的时候,就立马会变成现在这种张口欲言,但又好似欲语还休的纠结模样了。

    好在,这会儿罗恩明显状态也不好,正沉浸在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里头。即使桌对面这就多了一个大活人,他却根本没能注意到,只顾着用他那汤匙戳豆子玩儿呢!

    见罗恩没有理会自己,赫敏反倒是小小地松了口气——刚才在侧廊门口时,她确实是做好了开口的准备,可等到这会儿两人面对面了,才发现那种感觉真是截然不同的。

    罗恩是她从入学直到现在的朋友,虽说时常有些不靠谱,但这些年来也一直都在见证着他的成长。

    而现在,罗恩似乎终于遇上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姑娘,这使得赫敏都有些不忍将某些她也才刚知道的真相告诉对方了。

    只是,赫敏这才犹豫了一小会儿,她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正在往这边缓缓走来的哈利和金妮。

    “嘿!赫敏,也到了啊?你已经和罗恩说过了吗?”

    哈利仍旧是一如既往的读不懂脸色和气氛,他都还没走到桌边,就已经在一脸轻松地打招呼了。

    而且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那种。

    “……赫敏?”

    一听到哈利那熟悉的嗓音,罗恩终于回过了神来。而就当他一抬头,便瞧见了坐在对面满脸微妙之色的赫敏。

    紧接着,他便再顾不上自怜自艾,就仿佛是抓住了仅剩的那根救命稻草般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赫敏,”他忙不迭地道,“快说说,你从卢娜那里听到了什么?快说说!”

    兴许是因为心中正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得到一个好的消息,罗恩也没留意到,此时的赫敏除了一脸的微妙,更是多了些许为难与无奈。

    “抱歉,我……嗯……事实上……”她一连张了几次口,可最终还是叹息道,“总之,罗恩,我劝你还是忘了对方吧!”

    “这……”罗恩闻言,顿时愕然道,“可是……为什么?难道你是说……她其实对我根本没兴趣?那她舞会上又为什么……”

    断断续续地说到最后,他不由得微微摇头道:“……她又为什么会笑得那么开心呢?”

    实际上,罗恩对那晚在舞会上的感觉还是很清晰的。

    当晚两人虽然都没说太多的话,就算是说,也基本上是他说。那姑娘往往只充当一个倾听者,偶尔才会轻声应上一两句话。

    可即便如此,罗恩还是能从对方的笑容中体会到那份纯粹的快乐。

    “赫敏……我明白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哈利与金妮的面面相觑中开口道,“相信你从卢娜那里问到的结果很糟糕,也相信你正在为了不伤害到我而感到为难……”

    “但是,请你也相信我能承受任何的结局……我只希望,我能够听到最真实的答案,而不是糊里糊涂的,就结束了这段对我来说格外短暂的感情。”

    话到此处,罗恩异常坦然地道:

    “赫敏,告诉我吧!对于我的承受能力,你不才是最清楚的那一个吗?”

    当初罗恩主动去找赫敏索要一份“拒绝”,这件事赫敏当然忘不了。但是赫敏现在却想说,这两者其实根本就是两回事儿啊!

    因而,就算罗恩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赫敏却仍旧是在迟疑着。她的视线略略地偏向了一旁,完全没办法落到罗恩那边去。

    但就在下一秒……

    “你们……这是怎么了?”

    在场四个神情各异的格兰芬多听到这声音,忽而便齐齐望向了不远处——却见那个手里举着餐叉、餐叉上又插着一根香肠的男子,不是玛卡又还能是谁?

    他这会儿其实也才刚来到礼堂,可就当他在教工席上坐下来叉起了一根烤肠,便远远地就发现了这边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嘿,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别都不说话呀?”

    玛卡轻轻晃了晃烤肠,示意他们四个随便谁来给解释一下。

    “就是罗恩和拉文克劳的那个三年级女生的事,那天舞会上认识的……”哈利眨了眨眼,怔怔地道,“哦,那天你也看到的!”

    “嗯。”

    玛卡微微颔首——说起来,不久前他还在办公室的窗前看了出好戏呢!

    “对,当时我是看到了……”他说,“所以呢?我看你们的表情从刚才起就都怪怪的,又怎么了?”

    知道玛卡肯定不清楚罗恩和那姑娘这几天的情况,哈利顿时好意地为玛卡解释了起来。或许他觉得,脑袋灵活的玛卡一定能帮着安抚一下罗恩什么的。

    没错,经罗恩刚才那一通明说,哈利即使再迟钝也多少是品出点味儿来了。

    至于玛卡这边,在听过哈利一连串的讲解之后,便也了解到了罗恩最近那可歌可泣的遭遇。

    “原来是这样啊?”

    他点点头,随即望向了赫敏。

    “既然罗恩自己都那么说了,那你就告诉她吧!他迟早是要接受现实的,你替他这么藏着掖着,反而会让他变得难以割舍,不是吗?”

    这道理赫敏自然是早就明白了的,只不过……

    “……玛卡,”她又暗自斟酌了一会儿,跟着突然就站起了身来,走到玛卡身边一把就拽着衣服往远处拖,“你先过来一下,我……我得先和你说。”

    被赫敏拉着一路走到了礼堂的侧墙边,却见她先是又朝罗恩的方向确认了好几回,之后才凑在玛卡身边小声地说了起来。

    而玛卡这边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产生了颇为精彩的变化。

    老实说,经历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事件之后,玛卡的内心已经极为强大了。甚至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这两年都有向邓布利多的方向靠拢了。

    先不提什么“天塌不惊”之类的夸张之词,单单说自己处事淡然,玛卡自觉还是有点儿底气的了。

    可非要说的话,那所谓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分好几个类型的,有些事儿会相当容易就触及一个人的承受底线。

    “……这都是卢娜告诉你的?”

    在听完赫敏的简单陈述后,玛卡渐渐收起了他那副诡异的表情,只是稍稍紧皱的眉头却仍没放松下来。

    “是的,就刚刚在图书馆里的时候,”赫敏回答得很快,而且随之又特意解释道,“我知道,卢娜太单纯了,总会对一些未必存在的传言信以为真……但这件事却是她亲眼所见的,而且事实其实很简单明了……我想应该不会错!”

    “我可宁愿她弄错了!”

    玛卡摇了摇头,然后回头往拉文克劳学院的长桌那边来回扫了几眼。

    赫敏知道他在找什么,是以很快就道:

    “别找了,她这会儿应该还在图书馆……她说还要在找找另一本书,所以我就一个人先下来了。”

    “唔……”

    听她这么说,玛卡便收回了寻觅的视线,左右想了想。

    “这样吧!”他说,“这事儿暂时先不说,免得最后发现弄错了……我一会儿去替罗恩看一看吧!拉文克劳学院的三年级生是吗?名字是什么?”

    等赫敏报出了一个姓名,玛卡才又和她一块儿回到了哈利他们几个那边。而在看到罗恩脸上那好似看破了什么的平静之时,他也不禁有些无奈了起来。

    “罗恩,这件事我基本上已经了解了……你先等等吧!等我去替你弄个明白,然后我再告诉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说完,玛卡将到现在都还没吃的烤肠一口塞进了嘴里。

    果然,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