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八百七十章 又战海尔波
    “高峰雪蛛群?”

    仍是起初那栋高楼的楼顶,海尔波看着下方街道中密密麻麻地用过一大群蜘蛛,并好似源源不绝般往另一头跑去。

    即使那些蜘蛛实际上有很多都比人还高,可从他所在的这个高度望下去,其实最大的也不过是拳头大小罢了。

    可就算离得很远、就算夜晚的环境很昏暗,海尔波却依然可以将它们身上的每个细节都看得非常清楚。

    “不,”等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后,便又忽然摇了下头,“高峰雪蛛不会有暗绿色的鳞片,是近代演化出来的新品种吗?还是说……”

    在那下头路过的,当然就是玛卡的异化八眼巨蛛。

    天敌为蛇怪的它们,物种繁衍的历史自然也很悠久,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海尔波出生前的那个年代。

    而在当时,它们的祖先因为常在高山的峰顶雪地中出没,所以当时的巫师就直接用古希腊语中的“高峰”当做了它们的称谓。

    只是因为某些未可知的原因,它们中的大部分开始了几次规模不小的迁移,随着年月累积,它们也就逐渐变成了现如今的八眼巨蛛一族。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海尔波和八眼巨蛛的祖先还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这也正是导致他后来培育出世上第一条蛇怪的原因之一。

    此时,海尔波的神情终于不再如一开始那般平静,而是微微眯起了双眼。

    这些突然出现在这城市里的大蜘蛛,显然不可能是野生的。而既然如此的话,那必定就是有人驯养的了!

    “……蜘蛛。”

    他轻轻念叨了一下这个词汇,随即不由得产生了一些可能性较大的联想,就比如说——

    “是那个‘老板’吗?”

    由于海尔波对魔法书《阿巴太尔》中的恶魔召唤术始终心存惦记,而米莉安与亚萨二人身上又充斥着血脉改造的痕迹,是以他下意识地就记起了那两人记忆中的“老板”。

    就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他想要的东西必然是在那个始终保持神秘的老板手里的。

    反倒是那些异化八眼巨蛛真正的主人——玛卡,因为他从来就没在对方身上发现过任何关于血脉改造的东西,所以自然很难将对方放到优先序列当中去考虑。

    然而,不管下面这些蜘蛛的主人究竟是谁,实际上对眼下的海尔波来说都暂时是无关紧要的了。

    只见海尔波倏然就伸出了右手,在身前空中迅速地一点。顿时,随着一道毫不起眼的空间波动在他指尖一瞬即逝,那里便显现出了一枚半透明的符文轮廓。

    就在下一刻,海尔波正对着那枚若隐若现的符文,开口道:

    “都回来!”

    如果这些仅仅是他所熟知的那种“高峰雪蛛”,那他肯定不可能太过在意,因为他要的只是海法市的局势混乱而已。

    可是当他发现,下面的街道中居然有一些手下正开始无可抑制地发生缓慢的石化状况时,他就不得不临时决定让那些被改造过的希伯赫师生撤退了。

    毕竟,就算是以命搏命,只要能产生效果就是好的。但是当他们连任何作用都无法发挥就被迫失去战斗力时,那就完全是一种浪费式的牺牲了。

    作为一名追求自身利益的巫师,海尔波是绝不愿意做这种赔本的买卖的。

    “这些蜘蛛过来的方向……是那边吗?”

    他在发出命令之后,便反手挥散了规则符文,然后抬头往巨蛛群来时的方向往了过去。

    从他这里看,玛卡与阿金巴德所在的那片广场刚好就被另一栋商场挡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东西。

    但是根据远处街头巷尾的蜘蛛潮所涌动的方向就可以判断,那附近绝对就是形成这片巨蛛海洋的最终源头。

    海尔波左右思考了片刻,仍是认为蜘蛛群的主人是那个“老板”的可能性最高。抱着去看一眼的心态,他还是动了。

    遂即,就在转瞬间,高楼顶端那道始终静立的身影便骤然消失了。

    ……

    广场上,空无一人。

    当然了,蜘蛛还是有的,虽说比刚开始的少了很多,但却仍然可以看到有米粒大小的黑点正从那个皮口袋里头往外爬。

    只是刚才还在这里的玛卡和阿金巴德,这会儿却已然不知所踪了。

    至于海尔波,他也没有直接就移动到这片广场中来,而是选择了附近那座商场的楼顶。只需站在这里,便可将这座广场周围的绝大多数区域尽皆一览无遗。

    他目前的状态还不是最佳,即使他几乎就看不起现代巫师的魔法能力,可该小心的时候他是绝不会大意马虎的。

    “嗯?”

    一见广场上除了蜘蛛就什么活物都没发现,海尔波还暗暗失望了一下。不过很快的,他的视线便是一凝,目光直直地就落在了广场边的某张长椅上。

    “是人类的灵魂……隐形了吗?”

    在隐然发现了那长椅上有人之后,原本还为自己没能看到那个“老板”而有些失望的海尔波,此刻却蓦地后退了一小步,用建筑掩起了自己的大半身形。

    这是因为,他除了借助规则才略微察觉到的灵魂痕迹以外,居然没能一眼就看破对方的隐身魔法。

    然则,就在海尔波后撤一步的那一瞬间,他只觉视野中蓦地就多出了一道身影来。

    “海尔波先生,不下来聊两句吗?”

    正当海尔波愈发戒备起来的时候,不想下面那坐在长椅上的人忽然就回过了头来,遥遥望向了他的所在之处。

    “玛卡·麦克莱恩……”

    那当然就是玛卡,打从一开始放出这些小家伙,他就做好了将海尔波吸引过来的准备。不过对他来说,这个可能性最多也就是五五开而已。

    而就刚才,由于海尔波通过灵魂意识到了他的存在,于是他事先服下的仙隐药剂也就立刻失去了效用。

    说实话,这似乎还是玛卡所发明的仙隐药剂第一次被人给当场破解掉了……

    另一头,楼顶上的海尔波则又一次眯起了双眼,视线中也跟着多了几分深邃。

    就单纯的正面交手而言,海尔波知道,目前自己还拿这个年轻人没什么办法。而与此相对应的,玛卡虽然多半能做到设法击杀海尔波,可他能毁掉的也只是一具本属于其他人的身体罢了。

    哦,对了!那具身躯的原拥有人,似乎就是希伯赫魔法学院的那位老院长来着?

    “年轻人……你我之间,这会儿似乎也没什么好聊的了吧?”海尔波顿了顿,随即朗声道,“要是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想我会希望和你好好做一场魔法方面的交流的——但那肯定不是现在。”

    玛卡听他这么说,反倒是不失和气地笑了笑。

    “我想是的,”他仍坐在长椅上,翘着腿悠然道,“那你就走吧——”

    见玛卡如此轻描淡写地就说出了“你走吧”这句话,海尔波不禁淡淡地瞧了他一眼。

    这种话,谁信呢?

    果不其然,玛卡紧接着却又摊开了双手,坦然道:“……没错,我原来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就在我听闻海法市出现这么大的混乱之前。”

    他说着,伸手指向了远处的空中,朝着还在那里盘旋着的直升机戳了两下手指。

    “可谁知道,这边现在居然闹出了如此大的场面,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这个时代可是要大变天了啊!”

    “哼。”

    海尔波远远地瞥着玛卡在那里侃侃而谈,却只是毫不在意地冷哼了一声,仿佛在说这一切都和他无关。

    而玛卡这边,当然也没有必要点破其中关碍,因为就算海尔波已经知道了那是小天狼星挑的事,他也只会就当自己不知道。

    因为这满满一盆脏水,是注定了要泼在海尔波身上的。

    见对方满不在乎,玛卡便最后说道:

    “因此,在这座城市恢复原状之前,我肯定是不能给你继续搅和的机会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可以下来一趟……海尔波先生,你看如何?”

    他这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句话:海尔波先生,你能下来让我给你一个痛快的吗?

    这对海尔波来说,本质上是没有多少损失的。在失去这具身躯之后,其后果不过是短时间内无法再去夺取下一具肉身而已。

    然而,这“里子”倒是过得去,可他的面子上肯定是不过不去的啊?所以像玛卡这种“过分的要求”,海尔波显见不可能去配合。

    “若是我要走,你认为你能拦得住吗?年轻人……我是很看好你的天赋和努力,可要是你真就如此‘自信’,这对你来说可是没什么好处的。”

    到底是活了那么久的老妖怪,即使目前实力稍显不济,也始终是相当地从容不迫。面对玛卡那隐晦的挑衅,海尔波仍是面不改色,一脸淡然地俯视着玛卡的所在。

    对此,玛卡这回什么也没说……倒不如讲,他这次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是吗?

    倏忽间,却见他手中蓦地多了根法杖,如闪电般朝着海尔波所在的楼顶方向猛然挥动了一下。

    当即,一道冰蓝色光柱划破了黑夜,在海法市上空留下了一束纤细而倾斜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