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兵王的〕〔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快穿之别打扰我修〕〔深渊审判〕〔斗破之神级反派选〕〔火星治安官〕〔九劫逆命〕〔仁德皇帝传奇〕〔校园全能王牌少女〕〔少年逆袭传奇〕〔都市之无敌医仙〕〔余生有你,甜又暖〕〔我气哭了百万修炼〕〔相思入梦恨别离〕〔噬天丹皇〕〔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三国第一鬼才〕〔帝国老公狠狠爱〕〔我成了小乌鸦嘴他〕〔山村透视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八百七十七章 床脚上的凹痕
    “……我们已经尝试过很多遍了,可是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没能破除这间休息室上的防御魔咒。不过收获还是有的——”

    “我们发现,被附加在周围墙壁上的魔咒,似乎和埃及一座金字塔的古魔法有些相似之处!”

    玛卡一边听着阿金巴德在旁说明状况,一边左右打量着面前的这扇门。

    当然了,这间院长室内除了这扇门以外,两侧未受魔咒保护的墙壁已经都被打通了,而他们便正是用这种方法去尝试破坏徐徐上古另一侧的外壁的。

    只可惜,他们显然并没有成功。

    “嗯,总之,我先来试试吧!”

    不再等阿金巴德继续说下去,玛卡忽然就取出了法杖,直往眼前的门扉抵去。可就当他打算用某种粗暴却有效的手段将其打破之际,却又很快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哦,在这儿乱来可能会不太合适……”

    一想到里面还有可能关着活物,在最终辨明敌我之前,他可不想一不留神误伤了谁——要是真出了那种事,可是会对他的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的。

    可是由于海尔波留下的防御性魔法魔力波动很强,以至于若不先行将其接触,还真没法儿知道里头到底有没有人。

    “……我再看看。”

    见玛卡忽而又将手中那根长长的法杖收回了一些,在这院长室里的一众解咒员竟都有些失望地“噢”了一声。

    没错,近代巫师确实是早就不用长杆法杖了,可像他们这些专门与古物打交道的解咒员们,却都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而在明确知道长杖非常难用,甚至他们中也有人亲自尝试、并失败过的情况下,他们特别想瞧瞧玛卡到底是怎么使用这根玩意儿的。

    因为这极有可能会让这帮子深爱着魔法研究的家伙一窥古代巫师的奥秘。

    “这是长杖啊……壁画上那种不是弯的吗?顶上还带个钩的那种……”

    “带钩的那是仪杖!”

    “谁说的,据我的研究来看……”

    听到身后蓦地响起一阵嗡嗡讨论,玛卡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很快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那扇门上。

    单说门本身,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古怪的地方,只是一扇很普通的木制房门。可在其中隐隐扩散着的魔力波动,却显示着它并不简单。

    托了罗伊纳的福,玛卡在她的密室里看过一些关于千年前的典籍。可在那里头,大多却都是讲述深层魔法理论的,至于真正介绍古魔法的文献,却几乎是一本都没有。

    想想也是,就拿玛卡的办公室来举例,他那里的资料虽多,却也同样大部分都是研究材料和手记。以己度人,这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可也因此,他对古魔法的了解其实有很多漏洞,眼界倒是足够了,但又几乎不成体系。

    而在此刻,对于玛卡自那魔力波动中所分析出来的东西,他却并不能很快就将其理解。

    片刻后,玛卡摇了摇头。

    “算了,我还是从屋顶上进去吧!只要小心点,上面应该没什么问题……”

    正要去解析古魔法,那就太费时间了,他可不想在这里停留一整天。

    随手将法杖朝这天花板一挥,一个能直接看到天空的大窟窿瞬间成型。这回他连魔法书都没有,直接拽着法杖就飞身而起,穿过天花板上的洞来到了这座公馆式建筑的最顶上。

    大致上打量了一下位置,却见玛卡又往前迈了几步,然后开始就地往下拆起了屋顶。

    当他发现自己用切割咒没法儿再继续破坏屋顶砖块时,便立刻明白已经到地方的。

    “喀啦啦……咔!”

    玛卡将法杖抵在下面的砖顶之上,伴着冷却符文对其迅速降温,这屋顶中的魔法也随之生效。由于他只在一瞬间便令冷却规则骤放骤停,白霜蔓延的面积并不大,但却依旧很快就响起了一阵龟裂的脆响声。

    随即,他将手中的法杖往下一顿,整个人都和崩碎的砖石碎块一起掉进了那间怎么也进不去的休息室中。

    可还没等身体着地,他就控制着那些碎石漂浮了起来,托着下坠的自己稳稳落到了地板上。

    和外面所见到的感觉差不多,这是一间同样没什么特别之处的房间。

    地上铺着一层绒毛地毯、墙上挂着两幅优美的风景画,内侧的书架上塞满了各色书籍、角落里还搁着一个落地的大花瓶。

    说实话,除了那张铜管床上没有床垫和被褥以外,好像一切都很正常。

    哦,对了!值得一提的是,玛卡之前虽然不确定这里头是不是有人,可现在来看,却是半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搞了半天,纯粹就是一间空房间吗?”

    他暗暗嘀咕着,又挥动起了法杖,似乎是想将室内的东西都挪开看看是否藏着什么东西。毕竟这是魔法界,虽然外面是上下左右前后都已经有人给查了一遍了,可物理结构上的常识在魔法面前却未必有效的。

    但是就当玛卡这便要动手时,某处不怎么显眼的痕迹让他顿了一顿。

    “那是什么?”

    他边想着,边往那张空荡荡的铜管床走去,并俯身下去仔细看了看床脚上的一处复杂凹痕。

    可以看得出来,那一定是有人故意敲打出来的痕迹,而且还是敲击了很多次的那种。甚至在那敲击的凹痕中,还留下了一些早已经变成了黑色的血渍。

    “是亚萨或者米莉安吗?”

    玛卡伸手在凹痕出蹭了蹭手指,沾着一些干涸后的血渍粉末,放到鼻尖处轻轻闻了闻。

    因为血液在干掉后,气味也会随之变淡许多,他本以为自己闻不到什么明显的气味的。可谁知道,才刚放到鼻子前,一股类似于麝香的奇特味道顿时冲进了他的鼻腔。

    那种味道也一样已经很淡了,可离得这么近还是能闻得出来的——不得不说,有点儿难闻!

    玛卡先是立刻拿开了手指,然后很快就蹙起了眉,似乎是在思考着刚才那到底是什么味道。而过了片刻,他蓦地愣住了,半晌才用一种诡异的表情砸了咂嘴。

    “这么说……是米莉安啊!”

    也不知怎么的,他这就已经知道曾被困在这里的具体是谁了。

    只见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然后很快就又回到了外面的院长室里,冲着阿金巴德招了招手。

    “阿金巴德先生,我进去看了一下——虽然没有仔细查看,可那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去里头整体再搜索一遍。”

    门和墙上的防御性魔法还在,可屋顶上的却已经被玛卡强行破除掉了,想要进去不再是什么难事。

    至于剩下几面墙上的魔法,接下来反而会成为一笔珍贵的研究材料。

    等阿金巴德连番感谢了一阵,然后带着解咒员们匆匆翻上屋顶往里头进的时候,玛卡却伸手拦住了想要跟进去瞧个新鲜的比尔·韦斯莱。

    “我这就临时有事,很快就要走了……”他道,“你应该也听说了,圣诞节霍格沃兹会举办活动,到时候你也一定要来啊!而且……说真的,作为罗恩的大哥,你得替他想想办法了……他最近遇到了一些‘小问题’。”

    “罗恩?”比尔奇道,“他的生活中什么时候缺过‘小问题’了?没事,我相信他能自己挺过来的……”

    见比尔满不在乎地笑着,玛卡只得耸了耸肩。

    “好吧!我可能把事情说得太随便了……事实上,那是一个‘不那么小’的问题,我担心他这次解决不了,到时候你们这些做家人的也要跟着一块儿头痛!”

    “呃……”比尔歪着脑袋,疑惑地道,“是什么类型的问题?先说好,要是他又惹了麻烦,我可是不会去帮他的——我们韦斯莱家的男人就该敢作敢当。”

    “哦,其实……准确来说,是‘情感方面’的问题。”玛卡想了想,微妙地道,“你在霍格沃兹上学的时候,不是据说曾经拒绝过好几个女生的追求吗?我觉得,你得把你这项本事教给罗恩了。”

    说实在的,玛卡这话还真是给比尔都听得猛然一惊。

    “罗恩那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欢迎了?”他立马凑到玛卡身边,愕然地道,“真的假的?那哪儿变了?是用了什么爱情魔药吗?违禁品?”

    “这个……咳咳,”玛卡一本正经地道,“这件事我不方便替他说,你去找他本人问问就明白了!”

    “嗯……”

    比尔听罢,兀自沉吟了片刻,接着便叹息了一声。

    “老妈要是知道了,非得高兴得蹦起来不可!罗恩居然也有姑娘追了……这有什么好拒绝的?就算丑得半夜里出门吓死人,我们韦斯莱家也是不会嫌弃的。难道是人家姑娘人品不好?”

    看着比尔自顾自地在那里瞎嘀咕,玛卡这会儿也不想继续耗着了。反正他该说的话是都说完了,罗恩这位大哥回头肯定会去霍格沃兹走一趟,也不用他跟着操心了。

    随口与比尔道了声别,也不管对方听没听进去,他就边往楼梯上走,边在自己腰间的兜里翻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六宫凤华〕〔穿梭时空的侠客〕〔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