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九百二十章 不再是麻瓜的麻瓜
    当小维克托在金斯莱的帮助下结束了他的横冲直撞之旅后,他本已经放弃了。

    是的,他发现自己居然能骑着扫帚飞上天了。可是,无法自己掌控方向和速度的飞行,不是拿命在开玩笑又还能是什么?

    至于那个好心的小姑娘……瞧,那位巫师先生不是已经去救了吗?

    自觉已经不需要自己再插手了的小维克托,便也不再去考虑其他了,只是默默地悬在半空中,腿脚发软地等待一切结束。

    然而,玛卡在他身上施放的幻身咒持续时间倒是确实很长,却可不是每一个巫师的魔咒都能维持那么久的!

    事实上,金斯莱为了制止他继续飞行,所用的无非就只是一道普通的漂浮咒而已。

    当时,小维克托虽然不敢乱动,但还是费力地抬着头。她望着金斯莱的身影,看着对方迅速拔高,很快就也缩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小维克托的感觉里,他似乎觉得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可实际上,最多也就是在金斯莱离开了的一分多钟之后。

    就在那一刻,他忽然就觉得身下的扫帚有些不大平稳。那就仿佛是一张椅子上有颗螺帽松了一般,稍稍一动屁股,就会感觉到轻微的晃动。

    起初小维克托还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这在巫师的世界里一定是正常的状况罢了。可就在他感到那种晃动感越来越大之时,他就实在是无法靠自我安慰来平复心绪了。

    不过,金斯莱的漂浮咒其实没有给他带去过多的困惑,因为没一会儿他就再也不用坐在那里胆战心惊了。

    下一秒,漂浮咒终于彻底失效,而没了干扰的飞天扫帚立马就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似的,腾地一下就窜了出去。

    “哦——”

    小维克托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要飞第二回!

    “天呐!上帝……啊不,这是魔法世界的东西,那么谁能来告诉我一下,巫师的信仰是什么来着?”

    他一边抓着扫帚柄、顶着猛烈的气流一动不动,一边还一个劲儿地哀嚎着。但是,现在的他显然要比之前更加适应了——至少他已经能腾出精力来吐槽了,不是吗?

    “等等——等等——不!”

    小维克托拼命高呼着,在缩在扫帚上僵硬了一会儿之后,忽然间又开始尝试着捣鼓起了飞天扫帚的控制方式。

    由于之前刚刚才眼睁睁看着金斯莱飞行,现在也就该尽可能地尝试一下了。

    如果能够将自己看到的都活学活用起来的话……他自然不指望自己能掌控飞行技巧,可说不定就能避免将自己摔成一滩烂泥的惨剧发生。

    “加速?将扫帚柄往前推是加速吗……嗷!该死的,是往下……”

    小维克托来来回回地扯动着身下的扫帚,不断拨动其试图搞明白方向,却也随之发出了一声声地高呼低喊。

    又因为他身上的幻身咒还在生效中,以至于空中就只能看到一柄扫帚在自由飞翔,划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大小弧线。

    要不是他此刻所在的位置比较高,怕是早就出事了。

    又是好一会儿过去,当小维克托带着满头大汗、终于勉强弄明白了该如何把控自己的飞行轨迹时,他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离地面越来越高了。

    对于这份高度,他毕竟还是心存畏惧的。

    眼看着刚初步掌握飞行小窍门的小维克托正想快点降落下去,可他蓦地又想起了追往高空的那名男巫师,于是便下意识地再次仰头望去。

    “喔!那银光闪闪的是什么?一只大猫?”

    “那小姑娘还被怪物提在手里呀?她……她看起来似乎失去了意识?没事吧……哦!爆炸了!”

    “我的上帝!那怪物吃了一发火箭炮,居然只烤焦了一点儿斗篷?那个巫师先生没问题吧?”

    “哇!又爆炸了……”

    小维克托一惊一乍地看着高空中的战斗,心中既为芙蕾娜担忧,却又在为那些绚丽多样的魔咒惊叹不已,时而还会对怪物的丑陋与强大而暗自畏惧。

    要知道,就这些形同魔幻的奇妙景象,前不久他还完全无法看见呢!

    不知不觉间,他前倾着身子拉高扫帚柄,一点点往那边靠拢过去。

    “哦,巫师先生是要做什么?”

    正当他还沉浸在金斯莱与怪物的对决中时,一道使人不由心悸的绿光猛地自金斯莱的魔杖杖尖爆发而出,形成一道如同高压电弧般的光束直奔怪物而去。

    而几乎又在同一时间,那怪物勉力往旁边横移了一下。

    一看那道绿光极有可能直接击穿怪物左手下的位置,小维克托的脸色顿时剧变——由于同是玛卡给予的幻身咒,他可是能明明白白地看到芙蕾娜的所在的!

    瞬间,小维克托根本来不及思考什么,纯粹凭借着本能开始加速往更高处冲去。

    然则,如果当时金斯莱没有重燃永不放弃的意志,那他的守护神就没可能再度焕发主动性。

    而要是那样的话,金斯莱的猞猁守护神就不会松口转而将怪物往回顶,那么芙蕾娜就必然会被索命咒击中。

    在那种情况下,即便小维克托再怎么加速,一切也都将成为徒劳。

    但事实便是事实,金斯莱一直持有的精神挽回了芙蕾娜的生命。

    当怪物被绿色光弧击中、松开了提着芙蕾娜的左手时,小维克托也出奇准确地掠过它的下方,将仍在失神昏迷当中的姑娘险之又险地接住了。

    那一刻,他距离怪物最近时的距离恐怕只有十余英尺,但是他却早已忘记了害怕是什么东西。

    “呼——”

    接到了芙蕾娜的小维克托虽说登时就是一阵不稳,可他到底还是把住了扫帚柄,没有出现他和芙蕾娜一块儿掉下去的事情发生。

    只可惜,金斯莱那边显见就远没有他俩这么走运了。

    倏然间,一道速度丝毫不比索命咒慢的灰黑色火焰自怪物口中吐出,划过一条近乎笔直的灰线,准确无比地击中了金斯莱的后肩。

    误以为索命咒至少已经解除对方战斗力的金斯莱,终究还是在想要去救人质的瞬间中了一招。

    偏偏这一招还是格外地阴狠强力。

    “嗯?”

    勉强救到了芙蕾娜的小维克托,突然就听见金斯莱发出的痛吼声,他连忙又抬头看了过去。

    于是,他立即就瞧见了此刻正位于他上方不远处的金斯莱。

    “……刚刚那几秒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火焰吗?怎么是灰色的?”

    “我……该怎么办?”

    可以看到,这时的金斯莱虽然被那怪物喷吐出的火焰不停灼烧着灵魂,那等痛苦常人都难以想象。可他还是一边呼痛一边却稳稳抱住了扫帚,没有因为那难堪忍受的痛楚而从高空跌落。

    在金斯莱的身边不远处,则是看上去有些无力为继的怪物,似乎隐隐有着再难维持凭空悬浮的能力。

    对此,小维克托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才好。

    幸好,他没有为难太久的时间,大约也就是十分钟左右,终于又有一道身影自下面的广场上出现了。

    “金斯莱呢?”

    来的是小天狼星,他与卢平原本是负责在伦敦市内展开暗中巡查的。像这种怪物,总得有个在这里冒出来的理由,也总会有个进入城市的位置。

    现在,他俩虽然没能找到什么理由与方位,但却发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伦敦市区出现了更多的同种类不明生物!

    所以,小天狼星其实是来找金斯莱传达紧急情报的。

    “室长?他去追一条床单了——”一名在广场上留守的傲罗指了指天空道。

    “什么?”

    小天狼星虽对那名傲罗的说法很是不解,但是他与金斯莱也是认识了那么多年了,知道以对方那性子,突然离开就准是有所发现。

    再一联想到他和卢平发现的状况,他心里很快就有了一些大致的猜想。

    不多时,当他也同样冲向高空,并发现正扛着芙蕾娜一脸苦恼的小维克托时,金斯莱那张扭曲的面孔也一同映入了他的眼帘。

    “你是——”

    小维克托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小天狼星就从他身边一掠而过,直接来到了金斯莱的身旁。

    “嘿!这是怎么回事——你还好吗?”

    可金斯莱现在除了死命抱住扫帚柄外,他的精力已经全都放在了与剧烈痛苦的对抗之上,还哪儿有那个回答小天狼星的本事。

    实际上,他就连小天狼星的到来都全然没有注意到……即便他早将自己的双眼睁得老大。

    见金斯莱没做任何回应,小天狼星就知道事情有些大条了。他盯着对方肩头的灰黑色火焰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全然不知道那是什么。

    下意识的,他正想伸手以身试险,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这种不经大脑的行为。

    “你是谁?具体发生了什么?快跟我说说!”

    小天狼星总算是意识到了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大活人,于是他蓦地回过头,向那依旧手足无措的小维克托问道。

    “呃……我是那什么……哦,我是‘麻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