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九百八十八章 多此一举的厄运
    这是一间墓室。

    我是说,它并不是像外面那样四处打通,并用现代材料支撑加固后被改造而成的酒吧。而是一间仅仅经过了普通的打扫,被当作酒窖使用的真正墓穴。

    在将门口的杂物清理到一边以后,玛卡便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随即他就来到了这间仅用砖石与泥土夯造而成的墓室当中。

    若是能够适应这里的昏暗环境的话,就不难发现这里除了有大量酒桶堆叠以外,地面上甚至还残留着棺椁被移除后的清晰印迹。

    由此可见,这家“墓穴酒吧”的老板确实并未虚言,想必在若干年以前,这里还真就是一处货真价实的地下墓穴。

    然而,这对现如今的玛卡来说,其实就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打从一开始,他就只是循着那丝魔力残留摸索而来,至于这里具体是个什么地方,他可一点儿都不关心。

    而事实上,眼下他便已然明白,自己的确是找对地方了!

    只需稍稍闭上双眼,玛卡就在他对魔力的感知中,清晰地观察到了这间墓室内存在的巨大异常。

    他可以“看”到,这里的魔力显然是乱中有序,它们就像是一团被揉乱的丝线那般互相缠绕在一起,但却又无比顺畅地交织着、蜷缩着、运动着。

    时不常的,便有一两根丝线从里面探出头来。它们毫无阻碍地穿透了墓室的墙壁,并一路向外界延伸而去,谁都不知道它们的目的地会是哪里。

    可至少玛卡是明白的——他知道,这纠缠如毛线球般的众多魔力丝线所编织的东西,被叫做“厄运”。

    但是,这里就真的只是在制造、并散布厄运吗?

    不,恐怕事情还没那么简单。

    却见玛卡蓦地取出了他的法杖,并当场勾勒出了一枚灵魂规则符文。而在灵魂规则的排斥之下,那些魔力丝线顿时便被强行“挤”开了一些,将隐藏在中心位置的一组符文暴露在了玛卡的感知当中。

    这散布厄运、导致了许多麻瓜离奇死亡的厄运源头,明显就是由某个心怀不轨的巫师布置在这里的。

    而那名黑巫师既然这么做了,就必然有着更进一步的缘由。

    要不然,单单是散布厄运致人死亡又没有什么好处可得,对方又为什么要做呢?难道真就只是为了满足自身的愉悦?

    “是为了制造恐惧、并借此收集负面情绪的能量?又或者,干脆就是为了收集众多死者的灵魂?”

    根据自古以来的诸多黑魔法资料,玛卡便不难得出这两个可能性最高的猜想。

    “不用说,这多半又是海尔波那家伙的‘杰作’了。”

    话音未落,他倏地就挥起了手中的法杖,灵魂规则的力量随之奔涌而去。那用于制造厄运的符文组合虽然特殊,但却并非规则符文,又岂能抵挡真正的规则侵袭。

    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整个构架便被玛卡的灵魂规则一冲而散,化作一团猛然爆发的紊乱魔力波动消失了。

    而先前在这墓室中不断纠缠的那些魔力丝线没了根基,也很快就出现了溃散的趋势。

    只不过,迅速解决了这一处厄运之源的玛卡,却并没有就这么放松下来。

    就适才的观察而言,那些编织着厄运的丝线虽然看起来可怕,然则还并不足以导致有那么多麻瓜身死。

    如此一来其实也不难想到,那厄运的源头明显还不止这一处。

    这么一琢磨,玛卡自然不愿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要知道,或许就在他思考的这短短几分钟里,外面便又有几个麻瓜遭受厄运缠身,出于某些无聊的理由而丢掉了自己宝贵的性命。

    ……

    自当日下午开始,玛卡便投入到了清除厄运根源的作业当中。不仅如此,他在一次次追索厄运的过程当中,也从没忘记留意观察海尔波可能会留下的痕迹。

    事到如今,能做到这一切、并且还持有这般动机的黑巫师,除海尔波之外他已经不做他想了。

    而他这么好一阵的埋头追迹,不知不觉间竟是一直忙活到了第二天早晨。

    老实说,一整夜的探究,不能说是没有任何收获。但也正是这期间的唯一一个发现,却反而令玛卡心中生出了更多的疑惑。

    当然,具体还要从玛卡首次直接看见,有麻瓜被厄运的丝线“缠绕”起来的那一个瞬间说起。

    约莫在凌晨两点左右,当时的玛卡正在一条街道上空飞行。

    那是一条仅有路灯还亮着的普通街道,两边都是一户户早已安睡的人家。在路灯灯光所不及之处,夜晚的漆黑便成了这里的主色调。

    可玛卡毕竟不仅仅是依靠双眼去观察的,哪怕环境再怎么黑暗,他也一样从那条街道边的花园树丛里发现了一个正趴在那儿呼呼大睡的麻瓜男子。

    当即,低空掠过的玛卡便返身回来,迅速落到了那片树丛边。

    “这么长时间都只是跟着魔力丝线的残留痕迹进行追踪,这次运气倒是不错,直接找到了一个正被丝线缠绕着的对象……”

    如此想着,他跨过并不算高的树丛,俯身往那黑黢黢的草地上看去。

    躺在这儿的,是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子。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人给弄到这里来的,还是他自己梦游过来的。总之,在他来到这里之前不是正在睡觉,就必定是在去睡觉的路上。

    而又因为他正被厄运的丝线缠绕着的缘故,玛卡其实也对他的现状并不感到诧异——无论他是怎么过来的,显然都不足为奇。

    玛卡现在最在意的,实际上却是这名男子的状态。

    在俯身仔细检查了一下之后玛卡就发现,这个男人确实还活着,并且还活得很好!无缘无故降临在他身上的厄运,虽说让他大半夜躺在了树丛里,但却并没有让他悲惨地死去。

    嗯,要是任由他继续趴在这里,最多也就是明天会被冻得感冒而已。

    那么,他接下来会死吗?

    玛卡直起腰来,往四周来来去去地望了几眼——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会死他不清楚,他只知道,短时间内估计是死不掉的了。

    不过,事关“运气”这种东西,显见是没有什么迹象可循的。

    他正这么想着,却不料那一根缠绕在男人身上的厄运丝线,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松开了!

    “什么?”

    玛卡看着那根魔力丝线一点点地脱离了男子的身体,并自行消散了起来。只是片刻间,它就再没了原有的形态,仅在空气中留下了隐约可辨的残余波动。

    “这就……结束了?”

    这只是一种由符文组合凝聚出来的产物罢了,可不会因为玛卡的出现就主动散去——它可不存在什么自我意识!

    如此一来,答案似乎就只剩下一个了。

    “难不成,是我从一开始就先入为主地想岔了?其实这厄运所导致的根本就只是‘失踪’,而并非‘死亡’?”

    在蒙顿格斯的报告中,有人失踪也有人死亡,并且两者几乎就是互相伴随着的。

    可如果这厄运只到了会让人失踪的程度的话,那海尔波特地行这多此一举之事,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混淆视听?明显不是。

    因为能感应到魔力的只是极少一部分巫师,而在伦敦的恐怕就只有玛卡。海尔波若是这么做,不仅不会对玛卡造成什么误导,反倒是还免费给他提供了有迹可循的线索。

    如果说海尔波是想令玛卡陷入困惑,那他倒也算是成功了,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此,玛卡显得很疑惑,但是他也没有因此便过多地纠结。在将树丛里的男子随便往某户人家门口一丢之后,他便又循着残留的魔力波动,继续去做他的清理工作了。

    而这一继续,他就一下子做到了黎明时分。

    ……

    天刚亮,玛卡便暂时中止了在伦敦市区内外的忙碌,重新回到了圣芒戈。

    他再怎么能力出众,也只是一个正常的人而已,也需要休息和睡眠来补充魔药所无法彻底补足的精力消耗。

    在给凤凰社那边送了封密信过去之后,他就回到魔药制备室内的临时床铺上,老老实实地补起了觉。

    而在他睡觉的几个小时里,卢平将会把探查工作陆续分配出去,交由更多的凤凰社成员去做。

    虽然普通巫师哪怕有炼金工具,也很难追踪那么模糊的魔力波动,但是像蒙顿格斯那样去隐秘地关注麻瓜案件还是没问题的。

    而今最重要的,就是线索还不够多,尤其是海尔波可能会留下的。

    只是,就在凤凰社的部分成员和玛卡都逐步开始忙活起来的同时,这圣诞假期的最后几天似乎也在渐渐地流失殆尽。

    以目前的状态,就连玛卡自己都吃不准,在开学之后他还能不能回去给大家上课了。

    可让他更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圣诞假期的最后一日,他却还遇到了一名身份来历都相当可疑,甚至连敌我都难以分辨的强大巫师。

    如果说海尔波是一个早已经确定了的巨大危害的话,那这另一名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巫师,就是一个新出现的危险征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