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九百九十四章 平凡的葬礼
    今天虽然是个大阴天,但却意外地明朗。当玛卡抵达目的地时,这片开阔的小山坡上正吹拂着一阵阵略显惬意的微风。

    他左右顾盼了几下,随即便与小天狼星一道,沿着铲过了雪的石板路缓缓前行。

    可以发现,小天狼星这次过来,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巫师正装袍服。而原本在麻瓜世界行走的玛卡,也已然脱下那普普通通的麻瓜服饰,穿回了他那套用蛇怪的材料制作而成的暗色巫师袍。

    今日的此处,是一个需要庄重得体的地方。

    “看起来……人不多啊?”

    抬头眺望,就在那山坡上的一些黑色铁围栏附近,聚集着一些同样身着暗色服饰的男女巫师。

    由于他们都背对着这边的缘故,玛卡和小天狼星暂时还只能看到一个个后脑勺。但即使是离得这么远,两人却依旧能够感受得到那份逐渐迫近的沉重。

    “是有点少,”小天狼星轻声道,“皮尔斯夫妇都没有兄弟姐妹,朋友倒是有一些,可也实在称不上多。而且……由于夫人的要求,这事办得是有些急了,还有一部分人至今没能联系上。”

    被小天狼星说到这儿,事情其实已经很明显了——是的,小凯茜的母亲皮尔斯夫人,她的一生终究还是这么快便走到了尽头。

    而根据她临终前的意愿,这场葬礼多少就显得有些仓促了。

    “也许,这同样是在为女儿的心情考虑吧!”玛卡边走边道,“这段时间整日与小凯茜在一起,哭也哭过了、笑也笑过了……要是能早些下葬,也好让小凯茜尽快踏上新的人生。”

    听得玛卡如此说,小天狼星想了想,也不禁点了下头。

    “大概吧!”

    当然,无论如何地仓促行事,葬礼也总是会令人感觉到压抑与沉痛的。

    待得玛卡与小天狼星很快地来到了墓园外的空地上,周围的氛围也随之变得愈发憋闷了起来。

    老实说,像这种气氛,玛卡其实并不觉得陌生。

    “你好,两位就是玛卡·麦克莱恩先生和小天狼星·布莱克先生吗?”

    刚到地方不久,一个年龄与生前的皮尔斯夫人有些相近的女士就排开众人走了过来,礼貌地开口询问了一句。

    玛卡能感受到,她那略显低沉的语调中也夹杂着一股浓郁的忧伤。

    “是的,你好!我就是麦克莱恩,这是布莱克——”他微微颔首道,“之前我们收到圣芒戈送出的消息了,院长让我们来这里稍微等一等。”

    “哦,是这样的,院长先生也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不过能见到你们,真的很荣幸。”

    那位女士闻言,顿时变得更拘谨了一些。

    “我是麦琪·格林尼,和她们夫妻是曾经的同学,也是这么多年来的好朋友……说真的,要是她早些告诉我一声,我也不会一直到她走了才知道了……”

    正说着,麦琪却又很快哭丧着脸摇了摇头。

    “算了,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我也能明白,她这一定是想把最后的时间都留给小凯茜。”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玛卡略略递了个笑容给她,接着便回过头,好似不经意般望向了自己来时的那条石板路路口。

    而就在下一刻,伴随着那处空间的一阵扭曲,一口黑色的棺木与几道人影便一同从中出现了。

    “来了。”

    在这片空地上的大家都没有动,只是先前还在看玛卡和小天狼星的视线,此时却都纷纷投向了石板路的方向。

    棺木在空中漂浮着,由走在前面的圣芒戈院长博恩瑟先生控制着一同前行。而在棺材的后方,除了微垂着眼帘面无表情的小凯茜以外,还有一对老夫妇跟在她的身旁一起走着。

    因为他们出现的位置就已经距离墓园这边很近了,所以并没有再让大家等多久,没一会儿那口棺木便也来到了这空地近前。

    这时,玛卡身后的麦琪就像是再也忍耐不住了似的,快步就迎了上去。

    “劳伦……哦,劳伦……”

    麦琪用额头靠在棺木上,一边流着泪一边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

    从她和皮尔斯夫妇的同学生活说起,到夫妇俩当年的婚礼、到小凯茜的出生,再到皮尔斯先生早亡。

    一词一句,都伴随着悲伤的呜咽。

    能够看得出来,她与皮尔斯夫人的感情很深厚,两人也曾有过很多共同的喜怒哀乐——她们是对一辈子的好闺蜜。

    而在那之后,稍稍冷静了一些的麦琪又拖着步子去到了小凯茜的面前,紧紧地将她拥在了怀里。

    “亲爱的,或许哭出来会更好受一些,这么忍着会憋坏身子的……”

    麦琪的话就像是蕴含着魔力似的,才刚出口,刚刚一直在忍耐的一些亲友都禁不住留下了泪来。包括那互相搀扶着,站在小凯茜身后的老夫妻,也不由得老泪纵横。

    那想必是皮尔斯夫妇的父母吧!就不知道是夫人的,还是她曾经的亡夫的。

    然而,即便有不少人都跟着哭了出来,被麦琪抱在怀里的小凯茜却仍旧是面无表情地靠在她的身上。

    甚至,她忽然还轻轻挣脱了对方的手臂,稍微后撤了一步。

    “麦琪阿姨,我早已经想好了,今天我是不会哭的。”小凯茜扬起头,一双清透的碧眼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因为,妈妈不会喜欢我看着她哭泣的。我想,她一定更希望我能够笑着送她离开,不是吗?”

    这真的是一个异常懂事的孩子——玛卡已然不止一次地这样想了。只可惜,今天这孩子可未必能够笑得出来吧?

    暗暗想着,他也随之迈开双腿,往那边走了过去。

    “小凯茜,上午好。”

    “……麦克莱恩先生。”小凯茜一看是玛卡,当即倾身行了一礼。

    难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小丫头如此乖巧地向自己打招呼,却是在这般的场合,玛卡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感到高兴。

    可不等玛卡再度开口,小凯茜却忽然又深深地鞠了一躬,并抢先道:

    “麦克莱恩先生,在妈妈下葬前,我必须先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这一礼不仅仅是代表我自己的,也同样是妈妈托我代她行的……是您让我能够送她最后一程,也是您让她最后能够没有痛苦……微笑着离开。”

    小凯茜说的确实是实话,且不提玛卡引导着皮尔斯夫人说出了一直憋着心里的真相,更是借助强大的魔法抑制住了她那每日被黑焰灼烧灵魂的剧烈疼痛。

    要是没有她,皮尔斯夫人怕是早就被折磨得像纳威父母那样疯掉了。

    然则对此,玛卡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是吗?”他说,“你们的谢意我已经收到了,但是……我想我也得对你们母女俩表示感谢。尤其是你的妈妈,在尝试着对她进行治疗时,她的伤情也为我的研究提供了大量宝贵的信息,这也让我救下了另外几位伤势较轻的患者的性命。”

    “不仅如此,那些数据和资料,现在都已经被我送去霍格沃兹了。我相信,它们会成为更多人的研究课题,让那些怪物就算再次出现,也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地可怕。”

    说到这儿,玛卡也不由叹了口气。

    “只是可惜,到最后我都还是没能有让你妈妈康复的办法。”

    小凯茜连忙摇了摇头,只是也再没多说什么。

    随即,在后面那对老夫妇也冲着玛卡行了一礼后,棺木便在大家的视线中再次开始移动,往那墓园门口飘了过去。

    进到墓园后,整场葬礼与下葬过程都显得有些沉闷。

    主持葬礼的是院长博恩瑟先生,以他在英国魔法界的地位,即便这场葬礼到场人数着实不多,这份送葬的规格也绝对不小了。

    更何况,今日的墓前还有玛卡这样名气已然散播全球魔法界的年轻巫师。

    待得博恩瑟院长的悼词过后,玛卡也因为被对方点了下名而上前说了几句。

    至于他具体都说了些什么,那无非也就是些抚慰生人的话而已。毕竟逝者已去,皮尔斯夫人肯定是听不到的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棺木落入土坑之际,小凯茜到底还是没能忍耐到最后盖土立碑,扑在棺盖上流下了她今天第一串晶莹的泪珠。

    末了,玛卡与小天狼星缓缓地走出墓地,复又回到了外面的山坡上。

    “这就走了么?”小天狼星不禁回了下头,朝里面望了一眼,“以你的性格,我还以为你会留到最后呢!”

    小凯茜的坚强,反而更让人觉得心疼,就连小天狼星这般对生死早已看淡了的家伙都有点儿不忍心这就离开。

    可玛卡却轻摇其头,幽幽地道:

    “那个麦琪说得对,有时候……哭出来就好了。”

    不多久,两人便在瞬息间消失在了原地,谁都没有打扰地离去了。

    只不过玛卡却并没有料到,就在他走后十分钟不到,又一道身影倏地伴着空间的扭曲悄然自不远处出现。

    是那个总穿着风衣、将自己的脸都藏在帽檐阴影中的神秘巫师。

    此人怎么会来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