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九百九十五章 墓地的交谈
    “让小凯茜再在那儿多陪她妈妈一会儿吧!”

    因为大家伙儿心中的怜意,凯茜此时正独自蹲在墓碑前,怔怔地看着上面那个稍显冷清的姓名。

    大概是由于刚才已经将压抑在心底里的悲伤和依恋都爆发了出来的缘故,她的泪水已经止住了……虽然眼眶仍旧红红的,一双眸子也闪烁着雾蒙蒙的光泽。

    “妈妈,我相信,麦克莱恩先生会为您报仇的。不仅如此,今后我也会努力学习各种魔法……我知道那个叫‘海尔波’的黑巫师非常非常强大,可起码,我也要出一份力才行。”

    小凯茜轻轻抚摸着冰凉的墓碑,喃喃地说着……这里现在没有其他人,就只有她自己而已,所以她才能说出报仇这种话来。

    因为她心里其实很明白,要是这种话被人给听到了的话,哪怕是那麦克莱恩先生也必然会对她进行劝阻的吧?

    可是没办法,即便小凯茜再怎么拥有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她也还没大度到连害死母亲的凶手都能原谅的程度。

    不,倒不如说,她原本就是一个相当记仇的女孩儿。

    至于进来的乖巧懂事,那只是出于让妈妈能在临走前对她感到放心,才默默地将某些危险的想法给隐藏起来了而已。

    而这,似乎就连玛卡都没有发现。

    然而……

    “咳咳……海尔波可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得多呢!”

    一个略显单薄的沙哑嗓音蓦地自小凯茜身后响起,突然就把她吓得脖子缩了缩,随即飞快地往身后看去。

    那是一名身上穿着长款暗色风衣,头上还带着顶宽檐帽的奇怪巫师。

    从小凯茜的角度去看的话,对方似乎显得有些高大。可事实上,这只是因为小凯茜不仅正蹲着,实际年龄也还不大的缘故罢了。

    若是近距离看的话,说实话,这个总让人看不清面目的巫师身形其实一点儿都不大。

    “抱歉,可、咳咳……可能不小心吓到你了。”那神神秘秘的巫师微低着头,仍用那沙哑的嗓音轻轻地道,“虽说原本是打算不出来的,可是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来和你说几句话了……”

    要说这风衣巫师在之前都是一副冷漠的态度,不管是对海尔波还是对玛卡,几乎都不怎么开口。

    是以,眼下这好像还是此人第一次和别人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说话呢!

    小凯茜犹豫地看着面前这个藏头露尾的“怪人”,见对方在说了两句后,便冲着妈妈的墓碑无言地鞠躬行了一礼,她这才道:

    “请问,您是妈妈的熟人吗?”

    但是这一次,就算小凯茜再怎么聪明,也没能猜到对方的回答。

    “皮尔斯夫人的?”那奇怪的巫师直起腰来,随即缓缓道,“不,非要说的话,我应该只能算是你的‘熟人’吧……凯瑟琳·皮尔斯小姐。”

    是的,凯茜实际上只是她的昵称,而“凯瑟琳”才是她完整的名字。不过,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呢?而且还说是她的熟人?

    “对不起,我……”小凯茜略有些疑惑地道,“我不认识你。”

    可谁知道,对方听到她这么说,反而似乎是不着痕迹地笑了两声。

    “……嗯,不认识才好。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也不想认识你……咳咳咳,一点儿都不想。”

    ……

    当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两个学院的六年级生都去了海格那边,去上本学期第一堂保护神奇生物课时,拉文克劳同赫奇帕奇们却正跟随斯普劳特教授走在前往第七温室的路上。

    霍格沃兹一共有七间种植魔法植物用的温室,根据序列编号的不同,数字越大的温室里面的魔法植物就越是危险。

    而第六、第七两间温室,则是只有已经上了n.e.w.ts药草学课程的学生,才能获准进入的最危险的温室区域。

    尤其是第七温室,除非是在上课时由教授带领着,不然就必须得得到本学院院长、与任课教授的签字才行。

    这里,无疑是霍格沃兹里最危险的几个地方之一了。

    不多时,胖胖的斯普劳特终于领着大家走到了温室的入口处。而此时此刻,即便是平日里始终和蔼可亲的她,也变得非常严肃认真了起来。

    “这里是第七温室,哪怕是圣诞活动期间,它也没有被完全开放给大家,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里面很危险!”

    一名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立刻开口回答了一句。

    “没错,因为里面很危险。”

    斯普劳特教授没有在意学生不举手就回答问题,因为在她的课上通常都是这样,大家均可以畅所欲言。

    因而可以看得出来,就算是在最认真的时候,她也依然是那么地温和,就像是小巫师们的奶奶一样宽容和善。

    “但是,”可斯普劳特却又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嗓音,“哪怕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得不一再地提醒大家——这里面‘很危险’!那是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的危险!”

    “一会儿在进去之前,我会将大家所需要做的准备都仔细重申一遍,所以请大家千万要牢记在心。而在具体操作时,也请务必不要犯任何的错误——各位都是n.e.w.ts班的学生了,我相信大家是能做好这一点的。”

    到这里,大家都知道这课前的提醒应该是都说完了,接下来估计就是讲一下注意要点,然后就能进那第七温室看看那些“最危险的魔法植物”都是些什么了。

    不得不说,虽然由于危险程度貌似着实不一般,可大家也不由得随之生出了浓重的期盼之情。

    毕竟,事到如今还能选修这门课程的,也必然都是特别喜欢魔法植物的人了。

    就比如说,卢娜其实也挺喜爱各种花花草草的,虽然在程度上肯定是不如眼下还在布洛瓦堡的维莉就是了……

    可是没想到,斯普劳特这时却接着道:

    “那么,在进入温室进行实际操作前,我们先来学习一下今天的课程——有谁还记得在各位二年级时,是什么魔药让那些受到了石化伤害的同学恢复健康的?”

    这都已经快四年过去了,若非当初被蛇怪石化过的受害者,恐怕是没人能记得那么清楚了。

    所以对这里绝大多数学生而言,与其去搜索那早已变得模糊的记忆,倒还不如直接去思考石化效果的解药来得更方便一些。

    然则,前不久在圣芒戈里才刚出现过有人被石化的事件,不是吗?

    “是曼德拉草复活药剂。”

    这次回答问题的竟然是卢娜——要知道,她平时在课堂上可是极少会主动发言的。这回听到那风铃般悦耳的声音蓦然响起,很多人都遂即惊讶地回了下头。

    “哦,没错,我代斯拉格霍恩教授、给拉文克劳学院加5分!”斯普劳特微笑着道,“所以大家或许能够猜到了——我们今天要学习的,便正是大家曾在二年级时就接触过的曼德拉草,不过这次却是已经成年的!”

    “嗯,既然如此……”她正说着,忽然又看了看卢娜,“洛夫古德小姐,你能再回答一下,已经成年的曼德拉草和幼年期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不同点吗?”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的卢娜似乎异常地主动。在听到斯普劳特教授这么问后,她便立马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听到幼年曼德拉草的哭泣声不会死掉,可成年的就会……而且,成年的曼德拉草能够把自己从土里拔起来,逃跑的速度比五岁的小孩儿还快。”

    “非常正确!”斯普劳特教授高兴地道,“洛夫古德小姐,再给拉文克劳加五分!”

    在为卢娜加过分以后,她才转而道:

    “所以,已经成年的曼德拉草都需要换成特制的带盖子的花盆,并且在换盆的时候需要非常非常地小心!万一它们逃跑了,结果有可能会变得非常糟糕——因为一旦出了事,就连庞弗雷夫人都救不了你!”

    说完这些,斯普劳特终于开始为大家分发手套、小铲子和隔音耳罩。其实这也是她为什么非要先把该讲的都讲完的原因之一,因为一旦戴上了这玩意儿,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而在那之后,她才当着大家的面,一脸慎重地转身打开了第七温室的大门。

    说真的,这间温室里头看起来很大,但是光线却并不怎么充足。很显然,种植在这里头的魔法植物都不怎么喜欢阳光,黑夜才是它们的最爱。

    当卢娜也跟随着大家伙儿一同进去之后,她便一眼就瞧见了桌上的一个个花盆。

    现在那些花盆上面都被盖着一个个大盘子,上面还压着重物。等他们都各自分组去到那些花盆前,就该为那些刚刚成年的曼德拉草换盆了。

    斯普劳特指了指门口旁边的角落,示意大家都去拿一个堆放在那里的特制花盆。

    但就在这时,卢娜的视线却忽地往温室深处飘去——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会动的东西,在那边……冲大家打着招呼?

    “唔?什么?”

    卢娜轻轻地嘟哝了一声,可因为同学们都戴着耳罩,谁都没有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