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异变的麻瓜
    “看够了吗?要是看够了的话,那就出来吧!”

    当玛卡与那风衣巫师仍在黑白色的伦敦四处转悠之际,一道身影自那空间之外显现。

    毫无疑问的,那便是海尔波——虽然他没有进到玛卡所在的那片空间,可他又仿佛能亲眼看见里面正在发生的情况似的,目光遥遥地望向了远处的大本钟方向。

    而在那之后的下一瞬间,被玛卡送进魔法部地牢的麻瓜便尽数开始了可怕的异变。

    很显然,那些麻瓜若只是个别出现问题,那还可以称之为“偶然”。可要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发作的话,那说是没有人在背后操作估计也没人会相信了。

    ……

    “目前,地牢所在的地下十层已经被完全隔离了,而之前派遣下去的傲罗,却一个都没有回来……”

    此刻在魔法部的会议室中,斯内普和斯拉格霍恩正听着关于现状的汇报。

    从汇报中所讲述的整个已知经过来看,那地牢中所爆发的麻瓜异变是相当突然的。若非有玛卡和金斯莱在事先就仔细定下了紧急情况的应对,现在恐怕是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按照室长的指示,当时正有两组队员在地牢外的走廊里看守巡逻。而圣芒戈派来的几位治疗师,也刚好是在为那些麻瓜进行过例行检查后马上离开了牢房……”

    “所以,当牢门被破坏之后,仅有一组留守的队员牺牲了。而其他包括治疗师在内的所有人,眼下都已确认生还。”

    听过那名当时负责护送治疗师的傲罗的情况汇报后,斯内普想了想,很快便问道:

    “所以呢?有关那些麻瓜,你们有没有更具体的细节?”

    “哦,关于这个,汉金斯比我清楚。”

    那名傲罗见他问起,当即转身朝自己身后的另一名傲罗示意了一下。

    “他是汤米·汉金斯,今早是负责在治疗师的检查时间后巡逻的队员——”他介绍着道,“那时他们小组也是在我们护送走治疗师以后才离开的,只比留在最后为我们争取时间的第三小组早离开了十多分钟左右。”

    说到这儿,那傲罗也不禁稍稍一顿。

    他们是傲罗,像因公牺牲这种事情,在当上傲罗的同时便已然有了心理准备。然则,同事为保证自己两个小队完成任务而死亡,这到底还是令人感到悲伤的。

    不过,他们毕竟是拥有觉悟的,在小小地停顿了一下后,他就面色一整道:

    “另外,汉金斯的小组也是负责开启多重防护魔咒的小组,将地下十层紧急隔离的任务就是他们完成的。”

    “我代表魔法部,再次感谢你们的付出。”斯克林杰在旁边表情诚挚地点了点头。

    斯内普当然没去理会斯克林杰的话,待得那名傲罗将同事的工作简单陈述了一下之后,他的视线就随之放到了那个姓汉金斯的傲罗身上。

    “您好,斯内普先生。”

    汉金斯跨出了一步,那硬朗的面部轮廓显露出了他那坚毅的内心。

    “我当时确实有特别留意过哪些麻瓜的状态,”他认真地道,“其实,最初让我们察觉到异常的变化是一种黑气。哪些黑气紧贴着地面,从牢房的大门缝隙中一点点弥漫了出来——我觉得那和当初伏地魔的黑死徒有点相像,当然,我没办法分辨具体是否有所区别。”

    “而没过多久,坚固的金属牢门就被某种巨力破坏,那些麻瓜从里头冲了出来。”

    斯内普略略颔首,眉头紧蹙着道:

    “也和黑死徒那样,浑身都冒着黑气?”

    “不,那倒不是,”汉金斯摇头道,“黑气很快就消失了,而那些麻瓜出现时,基本上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话至于此,他忽地有转而道:

    “不过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他们应该至少是还保留着一定智慧的——当三组留下来阻拦时,其中一些麻瓜明显有试图绕过他们的想法。要不是三组的同僚拼命阻挡,或许我们二组也就没办法完成隔离的任务了。”

    魔法部地下十层的地牢、和地下九层的神秘事务司,都是从魔法部的前身——巫师议会时期就存在的,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现今用于隔离的多重防护魔法。

    而这,也便是麦格与斯内普选择先拖延观望一下的凭依所在。

    不过事实上,能作为临时倚仗的,其实也就只有地下十层与九层之间的隔离罢了。

    毕竟地下九层的神秘事务司实在过于特殊,要是被那些异化了的麻瓜闯进那一层,那事态怕就真的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得到了麻瓜异变后的初步表现,斯内普当即陷入了思索当中。一旁的斯拉格霍恩见他不再接着开口,就顺势接过了话头。

    “斯克林杰部长,”这秃顶胖老头儿在目前这等紧急状况之下,终于也不再像平时那么笑眯眯的了,“我记得刚才这位傲罗提到了,之后你们又派人下去看过?”

    “是啊!斯拉格霍恩教授。”

    斯克林杰当初,自然也曾是霍格沃兹的学生。而对于面前这位曾经的斯莱特林学院院长,他这条曾经的小蛇,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尊敬。

    “先后一共又派遣了四名打击手和两名傲罗,都是暂时解除了魔法部的反幻影显形咒后,通过幻影移形下去的。只可惜,六个人都没能回来,”他说,“在到达了视线约定的十五分钟以后,我们又多等了五分钟左右,最后只能再次开启了反幻影显形并不再冒险让更多的人下去了。”

    “看来,这下边的情况似乎不容乐观啊!”斯拉格霍恩遗憾地摇着头道,“斯克林杰部长,我想你的做法是正确的,放弃也是没办法的事。”

    而在这之后,会议长桌上终于陷入了一阵静默之中,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末了,斯克林杰才又突然道:

    “我这就再去给国际巫师联合会送一封信过去——别的不说,起码得先得到那边的回应再说。”

    光从他这话里就可以知道,他其实早已发出过信件了,而且多半还是和派人去霍格沃兹时一同进行的求援行为。

    可是,联合会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

    ……

    先不说魔法部那边的沉默,而今在这个当口,卢娜却正在弗立维的陪同下去到了玛卡消失的那处街道公园。

    可以看到,几天前由玛卡亲手施魔法挖出来的深坑,一直都没有填平。而在这公园四周各处,也都被金斯莱带人设下了驱逐麻瓜咒,以免不明所以的麻瓜接近这个或许仍旧危险暗藏的地方。

    “洛夫古德小姐,小心点儿!别走太快!”

    小个子弗立维甩着他的短胳膊短腿,紧紧地跟在卢娜身后。

    而卢娜却并没有怎么在意弗立维教授的尖声呼唤,她似是对这里感到十分地好奇,东跑西忙几乎每一寸空间都没有放过的意思。

    由于阿不福思毕竟没有直接参与到玛卡的消失事件中去,甚至连大致情况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是以昨晚并没有带卢娜来过这儿。

    不,实际上,昨天一整个夜晚都是卢娜自顾自地在伦敦市内瞎逛而已。

    “洛夫古德小姐,有什么发现吗?”

    “哦,嗯……”卢娜一边弯着腰俯身望着坑底,一边却答非所问地道,“弗立维教授,你觉得这个坑有多深?我这么跳下去,会不会把腿给摔断呀?”

    “哎哟!”弗立维连忙拿稳了魔杖,尖声道,“别跳,可别跳——先不说摔不摔得断腿,谁知道这下面是不是还有海尔波布置的魔法呢?”

    “诶?”卢娜顿时直起腰来道,“海尔波布置的魔法……会有吗?”

    说实话,时间也已经过去几天了,就算当时还留有什么魔力痕迹,现在也多半是早就淡化了去。所以卢娜虽然检查得很认真,可直至此刻都还没有什么发现。

    而要说这座小公园里还有什么地方没感应过的话,那无疑便是身前这个看上去就相当深的垂直坑洞了。

    “弗立维教授,我想下去看看。”

    “不不不,这绝对不行!”弗立维连忙摆着手道,“而且,小天狼星他们也一定没有漏掉对这下面的查看,要是有线索的话,他们肯定是会说出来的。”

    “可这里除了下面,别的地方真的都看过了呀?至于那公园外面,能找到玛卡的可能性肯定就更低了……”

    话音未落,却见卢娜抽出魔杖便朝地上一挥,那些因为玛卡挖坑而翻出来的泥土当即被她聚拢了部分,并很快就变形成了一捆结实的绳索。

    在将绳索的两头分别缠在了附近的树干和自己的腰间后,卢娜倏地便往那坑里一下跳了进去。

    “哎!”

    弗立维有心要阻止莫名鲁莽起来的卢娜,却也没想到对方的速度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快得多。尤其是他没料到,卢娜居然连半点儿犹豫都不存在,腾地一下就跃入了其中。

    好在,弗立维的反应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在一个措手不及之下,只见他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快步追到坑边,而手中的魔杖更是飞快地抛出了一道无声漂浮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