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婚礼上的一巴掌
    “现在有请,今日的两位新娘,和她们最亲爱的父母携手入场——”

    随着陋居的大门自动缓缓开启,一对身着白色婚纱的美丽女孩儿在父母二人的带领下踏上地毯。

    她们一个温婉一个大方,搭配着长短两种款式的厚裙走在一起,却全然不会给人以不协调的感觉。

    在乐队奏响婉转乐曲之际,她们那略有些紧张的身姿反而更显娉婷,甫一出场就引得宾客们好一阵的叹息。

    而在她们身后,卢娜与赫敏这对伴娘也随之轻轻走出。那并不逊色于今天主角的气质,就是手中捧着的两束鲜花也仿佛黯淡了几分颜色。

    客人们在一时的愣神之后,便纷纷为新娘与伴娘的美丽动人而轻轻鼓起了掌来,大家都满载着祝福的笑容将她们目送到了婚礼帐篷前转身站定。

    主持婚礼的是威森加摩中一名在英国魔法界颇有威望的成员,虽然魔法天赋不算很高,但不论出身还是为人,都很值得大家信任。

    想当初,他和邓布利多的关系就一直很不错。那时邓布利多的葬礼若非有阿金巴德先生亲自出面,其实原本是打算请他做主持人的。

    而现在,与这位小个子老巫师有些交情的韦斯莱先生,便请他来负责起了这场婚礼的主持任务。

    见到新娘已然在帐篷前站好了,这小个子巫师才又一挥银杖,高声道:

    “女士们、先生们!今日我等共举笑容欢聚在此,正是为了庆祝两对忠贞的灵魂互相融合。他们相遇、相知、相许,从青涩走向成熟、从懵懂走向坚定,直至今天这个晴朗而又美妙的下午……”

    主持人用一种缓慢而悠扬的声调似颂似吟,引导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绪,与新娘共同迈向那份由衷的期待。

    片刻之后,他才继续道:

    “……那么,为了证明这份邂逅终将圆满,我们再有请今日的两位新郎、以及他们信赖的父母共同现身,一步步走向含泪等待的新娘!”

    话音稍落,客人们又匆匆将脑袋扭回陋居门口,看他们中某些人那副模样,简直就好像是比新娘都还要急切。

    然则,三秒钟过去了……五秒钟过去了……十秒钟过去了。

    该出现在那里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而就在这时,大家忽然看到韦斯莱夫人从里面一脸惊慌地冲了出来,在环首四顾之后,大声地问道:

    “弗雷德和乔治呢?他们去哪儿了?”

    这话一出口,一部分熟识这对活宝的人就都傻眼了——那两个不靠谱的家伙,难不成还要在这最后关头折腾点不靠谱的事情出来?

    “他们不会是跑了吧?”

    坐在前排的罗恩侧了侧头,对身旁的金妮这么说了一句。而听他这么一提,金妮也忍不住抿起了嘴。

    “要是别人的话,我肯定不信,”比尔小声道,“不过这可是弗雷德和乔治的婚礼,弄成什么场面我都不会感到奇怪!”

    “是啊!”查理点点头,“倒不如说,这几天他们居然会老老实实地配合老妈做那些繁杂的准备,我反而还觉得奇怪呢!”

    “弗雷德——乔治——”韦斯莱夫人尖声喊道,“你们去哪儿了!快出来!”

    听着老妈那就快要爆发的怒喊声,罗恩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说起来……玛卡呢?他和纳威这对伴郎又去哪儿了?”

    正当罗恩为玛卡的去向感到疑惑时,他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弗雷德和乔治出现在霍格沃兹的那一次。那日在副堡的客房里,玛卡好像还对弗雷德和乔治说了什么悄悄话来着?

    难道这还是玛卡出的主意不成?

    “不对劲呀?”想到这里,罗恩不禁自言自语道,“按理来说,就算是玛卡给他俩出了什么主意,也不会是这种临阵脱逃的馊主意才对……”

    就在罗恩兀自琢磨之际,正陪着一对新娘站在帐篷前的赫敏和卢娜也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不过,她们俩看起来就比其他人要冷静多了。

    “放心吧!阿什莉、玛丽,你们别担心……”卢娜自然而然地微笑着,拉了拉阿什莉的手道,“玛卡和弗雷德、乔治在一块儿呢!一定会没事的!”

    另一边,为了让姐妹俩安心,赫敏也和卢娜一样握紧了玛丽的手。她能感觉到,后者的手心里隐隐泛着些湿热,显见是太紧张了。

    “是啊!”赫敏道,“卢娜说得没错——只要有玛卡和弗雷德、乔治在一起,他就肯定会把他们带到你们的跟前来的。”

    然而就在此刻,当韦斯莱夫人扭头便想往陋居里冲回去的瞬间,大家却看到里面倏地便走出来一个人。

    是的,仅仅是只身一人,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韦斯莱夫人,别着急!他们很快就要来了。”

    那是玛卡,本应该作为伴郎之一、陪伴在新郎身边的玛卡出现了!

    不止如此,大家还发现,他身上却并没有穿着那套伴郎应该穿着的白色礼服,而只是穿了一身他自己的巫师礼袍。

    就见他将韦斯莱夫人稍稍拦下,然后转身一挥手,在场所有人便看到四个身影施施然就从那敞开着的大门里踱步而出。

    走在前面的两个自然是身为新郎的弗雷尔和乔治,他们都穿着一身气派十足的镶金线的白西服,恰到好处的勾线使得本就很挺拔的身姿变得更为挺拔。

    韦斯莱夫人一看到这对活宝,当场就挑起了眉毛,可就待她要发作的下一秒,跟随着在两位新郎身后的伴郎却让她怔在了原地。

    其中之一当然就是纳威了。

    老实说,以他现如今的资本,穿上伴郎服装之后简直要比新郎还要引人瞩目。但是他似乎是记住了玛卡先前的叮嘱,故意把自己的背稍微缩了一些起来,让自己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地精神。

    然而,就算纳威再怎么夺人眼球,此时的韦斯莱夫人却也没工夫去多瞧他一眼了。

    因为她的目光,已然完全被那另一名伴郎所吸引。

    “珀西?”她在一度愣神过后,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往前跨了两步,“真的是珀西?哦,我的孩子……你、你醒了?”

    “……妈妈。”

    那确实是珀西——因为长期出于沉睡当中,连食物和水都需要人用魔咒送进他的肚子里,所以他看起来身体状况很有些糟糕。

    但由于这会儿正穿着伴郎的服饰,略显消瘦的他精神头倒是还不错。

    眼下见到母亲热泪盈眶地朝自己走来,他也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什么缘故,只是颤巍着双手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对不起。”

    距离珀西因为伏地魔的夺魂咒而陷入沉睡,到现在已然过去很久了。当年玛卡就为他看过,却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直接唤醒他。

    没办法,毕竟除了伏地魔的夺魂咒对他的灵魂影响太过巨大之外,实则还有另一个最关键的因素。而正是那个因素,才使得一切外界的帮助都是徒劳。

    因为,珀西他之所以沉睡,更多的却是因为他自己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幸福感中,迟迟不愿醒来。

    俗话说,不要试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这话若是用在珀西身上,恐怕便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对不起,爸爸、妈妈。”

    “不,没关系,你只是——”

    作为一个母亲,韦斯莱夫人根本就已经不在乎珀西曾经的那些过错了。在她看来,现在任何事都比不上儿子能够苏醒过来更加重要,不是吗?

    更何况,当初珀西虽因为担心影响自己在魔法部的工作和前途,而主动断绝了与家人的联系。可如今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连伏地魔都早已成了往事,韦斯莱夫人又怎么可能还会在意这些?

    哪怕,当年对珀西的行径最为气愤而失望的,就是她自己。

    然而,在发觉韦斯莱夫人这就想将珀西的道歉一句话揭过去的瞬间,站在一旁的玛卡却又微微阖动了几下嘴唇。

    他的几句话语,在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钻进了韦斯莱夫人的耳中。

    “啪!”

    伴随着一记清脆响亮的声音掠过,包括许多知晓内情的客人都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韦斯莱夫人居然当场就一巴掌扇在了珀西的脸上。

    而紧接着,才刚给珀西来了一记大耳刮子的韦斯莱夫人就牢牢地抱住了瘦削的珀西,两行清泪滚滚地落在了他的脖颈间。

    “妈妈——”

    看着只会来回倒腾这几个词儿、宛如智障一般的珀西,玛卡与弗雷德、乔治二人互相对视着笑了出来。

    “你刚才对老妈说什么了?”弗雷德凑上来悄声问道,“老妈居然舍得打珀西,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

    一边的乔治也跟着连连点头,眼中混杂着见证兄弟归来的激动,以及身心放松之后的好笑。

    玛卡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摇了摇头道:

    “对于我们一直醒着的人来说,珀西的沉睡时间确实很是漫长;可对于珀西自己而言,那却根本就是昨天才刚发生过的事情。而刚才,当他从我们口中得知了有那么多人为他而操心以后……”

    “……你们觉得他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