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命运之魔途〕〔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崛起黎南〕〔超级小神医〕〔重生王者归来〕〔重生五零巧媳妇〕〔千里江山不如君〕〔逆袭〕〔黎南〕〔寻宝全世界〕〔全球诸天时代〕〔秦立楚清音〕〔快穿之女配使我骄〕〔重生过去当传奇〕〔万古神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零六十章 地下教堂中的集会
    咔嗒。

    随着表盘上的时针准确地指向十点,一道道空间扭曲自墓地中显现,碰撞出了一阵阵混乱不堪的魔力波动。

    这些深夜出现在墓地中的男女巫师,在现身以后均是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互相之间甚至都还不认识。

    在那些巫师里,只有寥寥数人似乎是从周围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两个稍有些熟悉的身影。但又因为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遮头掩面的穿着打扮,所以一时间也并没有人去确认其他人的具体身份。

    这是自然的,毕竟,今天这可不是一场朋友之间的聚会。

    墓园外的树林里,玛卡将怀表的表盖轻轻扣上,然后冲着站在对面阴影中的风衣巫师稍稍点了点头。

    而紧接着,他就将套在外面的灰布斗篷拽了拽,随即戴上了垂在背后的兜帽。

    趁着墓地里还有人在陆续幻影显形出现的当口,玛卡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人群当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至于那风衣巫师,出于只截取的一封信的缘故,她显然是不能像玛卡一样混进参加集会的人堆里的。

    因此,具体要不要隐身跟来,那就看她自己的决定了。

    正当玛卡感应着四周的魔力波动,想看看对方有没有在自己身边之时,又一道身影蓦地出现在了距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座墓碑前。

    那人穿着一身灰黑色的巫师袍,略显宽大的袍服将他的身形遮盖得让人分辨不清胖瘦。但是,他却并没有和玛卡周围的巫师那样将脸面遮住,反而肆无忌惮地让自己的面容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而也正因如此,玛卡才连魔力波动都用不着分析辨认,只是一眼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毫无疑问的,那就是上次在倒吊人酒吧与他畅谈了一番的老板泰德。

    “首先我要恭喜一下收到了信件的各位,”就见前方的泰德在大致看了看到场人数以后,随即开口道,“能够成功制备出魔药,并用鲜血与生魂淬炼了自我的人,都将拥有比过去更为强大的潜力……想必,大家对此已然有了初步的体会了吧?”

    在泰德的话语中,玛卡周围的男女巫师都纷纷左右环视了起来,似是直至现在才知道,其他人其实都是和自己一样的。

    他们从各自不同的渠道收获了一份黑魔法仪式的清单,然后怀揣着或是兴奋、或是忐忑的心情,按照步骤一点点地犯下了罪恶。

    很显然,就玛卡得自女巫希格斯的羊皮纸来看,那个黑魔法仪式需要进行一串相当残忍的谋杀。而也就是说,玛卡在这里见到的所有人手上,都已经沾染了大量的鲜血。

    而根据泰德刚才的说法,最初获取了那份黑魔法仪式的巫师,肯定要比这还多得多吧!

    就在玛卡暗暗思考的同时,却听得前面的泰德继续道:

    “当然,这里还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请进吧诸位!我想我们可以先去到真正的集会场所,然后再来讨论今日的正题!”

    话音未落,就见那泰德倏地抽出魔杖一挥,在他身旁的墓碑顿时往后移开,露出了一道往下去的石阶楼梯。

    玛卡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他只是跟着周人的脚步,与大家一同往那位于墓穴之下的地道行去。

    这是一条颇有些深度的下行地道,长长的阶梯好似没有尽头一般,越往下走就越是昏暗得出奇。

    玛卡想了想,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使用魔杖发光咒,他只是借着其他人的亮光亦步亦趋地往下行去。

    纷乱的脚步声,在这幽深的下行通道中层层叠叠,掩去了空洞的回音。

    大概在过了约十五分钟以后,一行数十人在最前方泰德的带领下,终于是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

    当视野瞬间开阔起来的那一瞬间,只见得泰德又一挥魔杖,一支支火把带来的昏黄亮光将这间稍显空旷的大厅室逐渐展现了出来。

    看样子,这似乎是一座地下教堂。

    典型的哥特风格与略有些崩碎的壁砖,显现出了它建造起来的年代;稍显磨损的祷告长椅,又诉说起了它曾经的辉煌。

    当然,且先不提泰德与这间教堂的关系。要说起这类地下教堂,就不得不让人想起过去曾在欧洲各地发展过的其他宗教。

    这些教派自然都并非主流,可它们也各自都有过兴起和颓败。相信这间位于墓地之下的特殊教堂,也必然拥有着一段只属于它的兴衰往事。

    末了,玛卡才将视线又移向教堂最深处——在那颂诗台的正后方,一座手执带叶树枝、身披连帽斗篷的神像,便告诉了玛卡这座教堂最初的归属。

    这里原是一间崇尚自然的德鲁伊教的教堂。

    在基督教占据英国之前,古德鲁伊教便是这片土地最大的宗教。

    由于创立德鲁伊教的本就是巫师的关系,其根本理念并非敬拜神明,而是尊崇自然。在古英国,有着包括巫师与麻瓜在内,数量众多的教徒。

    遥想那个时期,德鲁伊教甚至有可与国王匹敌的权利。

    然则,再强盛的宗教也会有衰落的时候,事到如今,它终究还是成为了一段往事……也不知道这泰德会选择这间教堂,其实是否还有着某些未可知的关联。

    就当玛卡和其他人一样,一边看着这间教堂、一边在心里暗暗猜测之际,那泰德却已经独自走到了深处高台上的颂诗台前。

    “诸位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一下!”

    就听到对方先是轻咳了一声,随即便双手一抬,开口说道:

    “相信大家在收到我送出的信件之后,都是存有一定疑虑的。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似乎根本就未曾接触过……而大家之所以会来参加这场集会,却只是由于那份古代魔法仪式的字迹,和我在信中所用的字迹完全相同。”

    只是这两句话,他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没错,眼下几乎所有人都对这场集会的本意很是疑惑。准确来说,他们其实完全就不知道写信的人召集自己过去究竟是要干什么的。

    不过,虽然对泰德的意图不甚了然,但是来参加集会的这些巫师却都抱有一个共同的目的。

    那就是,他们想要更多的关于那个魔法仪式的内容。

    在实际进行过那黑魔法仪式之后,每一个从中得益的巫师在取得了一份前所未有的体验过后,便同时感受到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而紧接着他们就隐约发现,这项仪式或许还有后续!

    而现如今,已然体会过力量增长的这些人,又怎么还能抗拒得了更大的诱惑呢?

    “……所以,”泰德在稍稍一顿后,当即便又接着道,“我在这里先明确地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对,这道由一位强大巫师赐予我等的古魔法仪式,确实还有下一个步骤!”

    话音未落,本来一直都各自静默的巫师们,终于纷纷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此起彼伏的沉吟与低呼。

    乃至玛卡都能听到,耳边的众多呼吸声一下子就变得急促了起来。

    “这么乱来的黑魔法仪式不仅有这么多人相信,而且还有胆子去尝试……看来,魔法界的乱象从以前的战争时期开始出现以后,怕是一直到现在都还远远没有平息啊!”

    玛卡感受着四周那众多“*的声音”,也禁不住暗暗摇头。

    说实话,距离最后一场妖精的叛乱之后,整个欧洲魔法界就可以说是没什么太可怕的混乱了。

    巫师们的生活变得轻松了起来,魔法界的社会运转和教育事业也在茁壮成长,曾经经历过诸多战火的老一代巫师也逐渐被下一代所接替。

    然而就在这个随着战争的逝去而平复下来的时期,两代黑魔王的兴起却打乱了魔法界恢复和平的节奏。

    本来玛卡还觉得,伏地魔和格林沃德的所作所为或许并没有影响到整个魔法界的根本。可眼下从这些人身上看来,事情怕是没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至于目前正在四处闹腾的海尔波,他现在反而还只是乘着过去的波涛在前进。而他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或许要到将来才会逐渐体现出来。

    当然,现在说这些其实还太早了,前提可得是玛卡这一批巫师至少能死守住眼前的局面才行。

    “砰!”

    倏然间,泰德反手一拍颂诗台,遂意便再度开口道:

    “诸位,先静一静。”

    这冷不丁的一记闷响,让在场所有人都收束了因为猜想得到确认而激昂起来的心绪,微蹙着眉头望向了台上。

    老实说,他们都对泰德那一巴掌感到有些不满——你这家伙,我们能来参加这场集会都是给你面子了,拍什么拍?

    可等泰德的下一句话一出口,教堂中的巫师们便都压下的心头的不快。

    “我不得不先提醒各位,”泰德悠然道,“魔法仪式的后续步骤就在我的手中……而想必各位也明白,想要获得这么好的东西,自然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下一刻,整座地下教堂内,便又一次回到了最初的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