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没有姓氏的伊露莉
    马丁往地上砸的,是一种名为“雾瓜”的魔法植物果实。

    顾名思义,这种果实会在被咬破、或摔裂时释放出大量浓郁的雾气,借此让试图用它们来果腹的生物迷失在热带雨林之中。

    当然,由于这种果实在外观上非常像是缩小了的南瓜,所以也常被巫师们戏称为“迷雾万圣果”。据说在过去,当魔法界每一年开始举办万圣节晚会的时候,便都会往地上砸个几颗,以增添一些气氛。

    在当时那个年代,这种无害且又讨喜的果实一下子就风靡了整个欧洲魔法界,成为了一种相当受欢迎的节日商品。

    然而,由于这种果实本身并没什么药用价值,每年也只会在万圣节前后才会畅销,所以一直都没什么人会特意去种植。

    年复一年,产量本就不算太大的雾瓜因为总有人会在万圣节前跑去几处产地采摘,自然就变得越来越少。

    直至现今,也就只有一家为了拯救濒危植物的魔法植物园,才偶尔会为了宣传保护动植物的理念而在万圣节期间举办限量赠送的活动了。

    也不知道这马丁是不是在哪一年的万圣节去那家植物园参观过,并顺手领了这么一颗“万圣节限量版”的雾瓜,才在今晚恰巧用上了。

    说实话,当卢修斯和德拉科被这么一大片浓雾瞬间包围了起来的时候,他们俩的内心都同样是崩溃的。

    不过要说马丁的这颗雾瓜也确实用得很是巧妙——像地下教堂这种几近全封闭的室内空间,不仅能让雾瓜所产生的迷雾维持更长的时间,而且还尤其地难以驱散。

    就在迷雾充斥了整个教堂的下一刻,跟着卢修斯过来的巫师们便有不少人都习惯性地施放了卷动气流的魔咒。可除了让室内的雾气不住地翻腾起来以外,就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效果了。

    “消失咒!用消失咒——”

    卢修斯一边在浓郁的雾气中挥舞着魔杖,一边大声提醒其他人也按照他的话去做。

    而紧跟着,当迷雾因为一片片地消失而变得稀薄了许多之后,他们却见到刚才还和他们打得有来有回的教众已经一个不剩地都幻影移形了。

    对此,由卢修斯召集来的巫师们均显得很是懊恼,有的人甚至都因为丢了功劳而低声抱怨了起来。

    可唯独站在教堂前头的马尔福父子俩,此刻却反倒是互相对视着点了下头。

    “有谁带了幻影移形检测球?趁着他们才刚走,快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家伙都去哪儿了!”有人急忙高声道,“就算能探测到大致的方向和距离也行啊!”

    话音稍落,整个地下教堂里的巫师们便再次行动了起来,一时间看起来甚是忙碌。

    只可惜,这个时代的炼金术工具普遍上精度都太低了。像这种时候,或许得把玛卡叫过来一下,才能让他这个“人形检测仪”判断出马丁那一伙人到底逃去了什么地方。

    然则,如果非要知道他们现在的具体位置的话,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太过麻烦的事情,不是吗?

    “德拉科,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出色——尤其是那道粉碎咒,差点儿就让那家伙吃了大亏!”

    卢修斯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冲着自家儿子夸赞了一句,之后才道:

    “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上课,你这就回学校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能够得到父亲的表扬,德拉科心里自然也很高兴。不过更令他感到欣喜的是,从今晚开始,他的父亲终于又能够毫无负担地在人前现身了。

    对于当初自己受到神秘力量的蛊惑时,曾对父亲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德拉科虽然嘴上没再提起过,可是心底里到底还是感到有所歉疚的。

    而今,虽说主要还是依靠了麦克莱恩那个家伙给予的机会。但这不仅能让父亲不必再成天躲在家里,更是让马尔福家族多了个起死回生的可能性,这显见是一次相当值得的交易。

    “好的,父亲。”

    哪怕心底里有很多话想说,可德拉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讲,只是默默地应了一声。而紧接着,他便施展幻影移形自这地下教堂离开了。

    ……

    德拉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在那之后的事情,便都将交由他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去做。至于今后的马尔福家族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发展,那就要看卢修斯的觉悟了。

    毕竟,他们家现在就相当于是完全站到了海尔波的对立面,可没法儿再像以前那样当一株摇摆不定的墙头草了。

    而与此同时,此刻的潘西却正同那名身怀妖精血统的女巫出现在了伦敦街头。

    事实上,她虽然也趁着马丁弄出来的浓雾离开了地下教堂,可显形的位置却只是胡乱选择的。

    当时她只是想要找个偏僻的地方,于是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泰晤士河的某个沿滩角落,然后下意识地就带着身边的小个子女巫一同出现在了这里。

    “……这是哪里?”

    在潘西正因为后肩的伤势而轻蹙着眉宇之际,她就听得身边的小个子女巫疑惑地自语了一声。

    可是很快,对方就看到了身后的河面。

    虽然眼下正值夜晚,但伦敦城的灯光却是五彩斑斓,倒映在一片漆黑的河面上,满目皆是灯红酒绿的风光。

    潘西用拿着魔杖的手扶着肩膀,稍事犹豫便随即道: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然后,你家里有没有疗伤用的魔药?我想我需要治疗一下我肩膀上的伤口。”

    然则,那小个子女巫闻言便是一怔,接着又连忙摇了摇头。虽然因为兜帽的缘故,潘西看不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可她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心中的那份歉然。

    “对不起,”就听她用那尖细的声音回答道,“我……我那边不能去,真的很抱歉!而且,你最好也别再用幻影移形咒了,带着伤施咒的话,很有可能会发生分体事故的!”

    潘西知道,对方其实说得没错——尤其是她使用幻影移形咒还并不能说是很熟练,刚才带着个人一起就已经很勉强了,再这么来一次的话很难说能不能成功。

    这般一想,她便用清理咒先除去了身上的血污,之后便招呼着小个子女巫一块儿走到了位于河滩附近的道路旁边。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叫一下骑士巴士吧!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再去破釜酒吧那边开一间房间处理一下伤口……虽然对角巷的商店多半已经打烊了,可翻倒巷那边应该还有魔药店正在营业。”

    很显然,她的伤是不可能去圣芒戈接受治疗的,即使魔法医院在晚上也同样会接收需要紧急治疗的病患。

    正说话间,潘西已经在路边挥下了自己的魔杖。

    “嘎吱——”

    “哦,不……先不回去了,我也陪你一块儿去破釜酒吧!”

    骑士巴士可是出了名的随叫随到,就当小个子女巫开口的同时,两束明晃晃的灯光便随着由虚转实的车身,一下子就从远处蹿到了二人的面前。

    “欢迎乘坐骑士巴士,这是为处于困境的女巫或男巫开设的应急客运……”

    这套一成不变的服务用语从那靠在车门边的售票员口中絮絮叨叨地响起,语调也依旧是那么地乏味不堪,潘西根本连听都不想去听。

    比起几乎就不会乘坐骑士巴士的德拉科来,潘西倒是已经坐过很多次了。就见她熟稔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银西可,数了一部分出来放到了售票员的手中。

    “你确定不先回去吗?”她回了回头道,“要是太迟回去的话,家里会不会有人发现你在晚上外出的事情?”

    “啊,没事的!只要天亮之前回去就行。”

    小个子女巫一边说着,一边也开始掏起了钱币,可潘西却很大方地帮她的份也给一起付了。

    帕金森家虽说的确有些缺钱,但还不至于连这点儿坐车的小钱也缺。

    不多久,在一阵令人不大愉快的左冲右突之后,她们很快就下了巴士,来到了破釜酒吧所在的那条街道边。

    在车上因为还有其他人在,两人基本上没有过太多的交流。而待得此时下了车,潘西这才随口问道:

    “对了,我是潘西·帕金森……或许你知道的,纯血的帕金森家族。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呃……你叫我伊露莉就行了,”小个子女巫忙道,“抱歉,我没有姓氏。”

    可以听得出来,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多少显得有些低落。由此想来,她的妖精血统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于她的父亲。

    “这不用道歉,因为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需要对此感到羞愧的事情……而且,我觉得你可以用你父亲的名字当做姓氏,这个主意怎么样?”

    潘西在心里暗暗地挑选着措辞,以期能让自己和对方的关系更进一步。

    只可惜,像这种安慰人的事情她可从没有尝试着去做过,眼下临时应变起来,明显就有点儿僵硬。

    好在,走在旁边的伊露莉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我知道帕金森家族,可是没想到,纯血家族中还有像你这样的好人……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说纯血巫师的坏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