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技能生成器〕〔我有一册技能书〕〔修仙防沉迷系统〕〔小楼大厦〕〔万界基因〕〔皇天战尊〕〔基因狂徒〕〔重生军工子弟〕〔我来自缪星〕〔巅峰都市强少〕〔战神,你家萌狐要〕〔天国情缘劫〕〔婚途陌路〕〔我成了天尊传承人〕〔我真是太忙了〕〔狂龙归来〕〔我在深渊养魔王〕〔江湖大镖客〕〔路不是很难〕〔魔法篮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擦肩而过
    金斯莱无疑是一名“优秀”的巫师,而马丁虽说站在了海尔波那一边,可他本身的魔法才能却也同样是毋庸置疑的。

    事实上,就连双方各自选择的阵营不同这件事,其实也并不能说是谁对谁错。

    毕竟,即便是玛卡自己也还不清楚,他与海尔波之间的交锋最终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当然,就马丁那一系列不上不下的计策与行动而言,单在智谋上,或许还是金斯莱更强一些就是了。

    可不管怎么说,眼下金斯莱与马丁二人的决斗还在进行当中,而这两个“优秀”的当代巫师中到底谁能摘得最后的胜果,目前显然尚未可知。

    只可惜,他们那悬念十足的交手,怕是没人能亲眼得见了。

    ……

    就当金斯莱正在翻倒巷的那处废弃房屋内和马丁打得有来有回之际,对此一无所知的潘西却只得干坐在他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等待他的归来。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

    对于使用了复方汤剂的潘西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可既然玛卡都说了让她务必先来见一趟金斯莱,那她也就只能继续等等看再说了。

    又端起杯子来轻轻抿了一口红茶,潘西愣愣地看着这间办公室内的陈设布置,间或发一会儿呆。

    没办法,外面那群傲罗不分男女,基本上都很忙,自然是没什么功夫来招待她的。像刚才那名独眼女傲罗,能给她泡一壶茶送过来,这就已经算是相当尽心了。

    片刻之后,潘西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就见她看看墙上的挂钟,又看看逐渐没了热气的茶水,最后再又摸了摸放在兜里的剩余几个魔药瓶。

    左右一想,她觉得不能再怎么等下去了。

    “麦克莱恩也不是先知,不可能连意外也计算在内——虽然他让我来见一下金斯莱·沙克尔,肯定能给她的“偷人行动”带来不小的帮助,可凡是也都是需要随机应变才行的。”

    将杯子里已经凉了的剩下小半杯红茶喝干,她终于是耐不住复方汤剂持续时间的不断减少,蓦地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抱歉,打扰了……请问一下盥洗室在哪儿?”

    “嗯?”

    先前那个女傲罗,眼下正对着一支自动书写的羽毛笔口述一份汇报文件。听得潘西的声音突然在自己身后响起,她不由得稍稍一顿,然后挥了挥手将羽毛笔先掸到了一边去。

    “盥洗室?”就见她似是略有些疑惑地道,“金斯莱的办公室里不是有盥洗室吗?而且还是独立的个人盥洗室——”

    “哦,抱歉,”潘西当即道,“或许你能明白……就是因为是个人盥洗室,我总觉得不太方便。”

    “唔……也是,让一个年轻女士用一个只有男性用过的……好像是有点儿不大合适。”对方笑了笑,可随即又耸了耸肩道,“虽然我觉得这其实也没什么。”

    这般大大咧咧地发表了一下个人感受以后,她才指了指门外的走廊。

    “出门右拐一直走到底,那里是我们傲罗办公室的公用盥洗室——放心,那儿可是好好分清了男用和女用的!”

    在那独眼女傲罗的玩笑声中,潘西抿着嘴匆匆离开了傲罗办公室。

    虽然她刚才确实喝了两杯茶,但是去盥洗室的话却显然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在沿着走廊右手边走了一小会儿之后,她便立刻返身往回走,在傲罗办公室的门前小心翼翼地又路过了一次,没有惊动任何人。

    不多时,在来时的电梯门口稍稍地等了一下,跟着就乘坐电梯直往下层而去。

    “三层,魔法事故灾害司;本层包含记忆注销指挥部、麻瓜问题调解……”

    伴随着电梯栅栏门打开的哗啦声,那个报层的温和女声又自顾自地开始念起了当层的部门办公区域。而与此同时,有人出去也有人进来,总体而言这电梯里是又多了几个人。

    “哦,这位美丽的女士——我看你正佩戴着的来宾徽章,想必应该是来自国外的巫师吧?”

    潘西没想到,在电梯重新开动的下一刻,却有一位年轻的男巫忽然就开口找她搭起了话。

    “啊……嗯,是的。”

    潘西点了下头,多少算是打了个招呼。

    “我来自美国。”

    她一边回忆着自己曾在某几次晚宴上见过的真正的美国巫师,一边尽可能地模仿着记忆中那几个人的口音,结果却偏偏变成了一种谁都没有听过的古怪强调。

    在对方一脸好奇的神情当中,潘西不禁暗想着,一会儿可一定要记得把胸前这枚徽章给取下来才行!

    “喔!你的英国口音用得真不赖,听起来很像是利物浦那边的调子……”

    听着对方那生硬的赞美,潘西是真想拿针线帮他把嘴巴缝上——有这么夸人的吗?要知道,利物浦的英语就连绝大多数英国人也根本听不懂!

    可是,随着电梯降了又停、停了又降,那个不知趣的年轻男巫却一直在她旁边啰嗦个没完,以至于潘西只能勉强回应。

    当电梯在国际魔法合作司所在的第三层处复又停了一下之时,她被逼无奈,只得选择在这里走了出去。

    没办法,由于那个家伙一直在没完没了地寻找着话题,那里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为她是要在这一层下电梯了。

    然而她却并不知道,其实要是她愿意再随便找个借口忍耐一下的话,或许就不必与那刚巧从翻倒巷赶回来的金斯莱擦肩而过了。

    很快,等潘西摘下徽章并重新搭下一趟电梯继续往下去时,她刚刚乘坐的那一趟电梯就已然抵达了最底层。在等待这趟电梯重又回到中庭那层,面色稍显凝重的金斯莱就乘着那趟电梯,直往傲罗办公室去了。

    或许没有人发现,他那藏在袖子里的左手正微微颤抖着,一滴鲜血顺着中指滑落向了地面。

    ……

    没过多久,潘西搭乘的那趟电梯一路向下。在来到中庭那层时,她尽可能地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双脚伫立在原地没有动弹。

    因为她接下来就要往神秘事务司那层去了,而去到那一层的人,往往都少得可怜。

    老实说,这一步想要蒙混过去,显见是最难的。

    不过幸好,虽然在电梯里的人都走空以后,门外正在排队等待的男女巫师都有些疑惑地盯着她瞧了好几眼,但却并没有人来特地询问她为什么要去神秘事务司。

    看着电梯门再度“哗啦”一声自动关上,潘西便随着电梯往下降去,直至那些巫师彻底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

    事实上,曾经在父亲的口中听说过神秘事务司的潘西,对这个需要签订保密协议才能在其中任职的魔法部特殊部门有过很大的好奇心。

    可现在,她却只是想要路过一下而已。

    比起在外界有着许多传闻的神秘事务司来,她更关心自己在没得到金斯莱帮助的情况下,到底还能不能成功地将伊露莉带出魔法部。

    哦,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把那位名叫穆丽尔的邋遢女巫一块儿带走,让马丁实实在在地欠她一个人情……

    当潘西从电梯里出去时,映入眼帘的尽是一片如墨般漆黑的锃亮黑砖。这些砖块都是被施了魔法加固过的,一般的魔咒几乎很难对它们造成显著的破坏。

    而想要去到伊露莉与穆丽尔最有可能被关押拘禁的所在——地牢,就必须沿着这条走廊去往另一边的石阶楼梯。

    她只希望,这一路上最好不要碰到任何人,即使她已经开启了隐身衣也一样如此。

    放轻脚步、屏气凝神……在如此安静的走廊里,任何声响都会被无限地放大,让这条走廊里位于任何一个位置的巫师都能听见。

    实际上,这条位于神秘事务司那圆形房间之外的走廊并不算长,要是能小跑一下的话,甚至都花不了两分钟时间就能走到底。

    可潘西却只觉得,自己仿佛在这里走了大半个小时那么久!

    好在,一直到最后,她都没有遇见任何一名在神秘事务司工作的“缄默人”。

    待得潘西下到这魔法部里真正的最后一层,一种比上面神秘事务司走廊的安静更为诡异的死寂顿时充斥了她的感官,这使得她甚至都有些怀念起电梯里那负责报层的温和女声了。

    可以看得出来,地牢的地板和墙壁还都是自古代沿用至今的岩石质地,有些地方几乎还看得出来开凿的痕迹。而用于保持清洁的古魔法,使得这里纤尘不染,却偏偏对那些蜘蛛所结的蛛网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楼梯上下来的正前方,一条笔直的长廊不断向远处延伸而去,在一支支火把所散发的些许光辉之中,走廊左侧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道牢门隐约可辨。

    至于这条走廊的右侧,便大都是荒废已久审判室了——现代不比过去战时,没有那么多罪犯需要同时受审,就连大多数牢房都荒废了许久,这些审判室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而也就是在这时,潘西倏然便听到了一个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微弱动静,令得她当即便是脚下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